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二章 无边幻境

    人因欲望而生,也因欲望而死!

    徐佑自然也不例外。

    重生以来,他真正称得上清心寡欲,遇到的几个女子,无不是江东女郎里的翘楚,偶有动心,也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有缘无分。加之心性坚毅,又时常在生死边缘挣扎,尚能勉强把持的住,可那深埋在本能里的欲望却一点点的聚沙成塔,一旦遇到不可遏制的狂风暴雨,立刻就会轰然倒塌。

    第一个出现在无边欲海里的人,竟然是徐舜华!

    昔年的江东第一名媛,依然是那个风情万种的俊俏模样,身穿薄如蝉翼的轻纱,雪白的肌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泽,满头青丝如瀑垂下,堪堪遮住点点 嫣红,柔软的仿佛年少时那常常溢出唇边的微微笑意。

    她款款走来,双腿笔直又修长,开 合之间,自有无穷妙处。徐佑同样光着身子,躺在山涧流泉之中,桃花朵朵,漂浮其间,清澈中透着沁人心扉的香。徐舜华的娇躯没入泉水,荡起了层层涟漪,薄纱湿透,就那么不发一言,悄无声息的趴到徐佑身上。炽热的喘 息从耳垂缓慢的钻到胸口和下腹,然后骚乱不安的扭动着,摩擦着,触碰着,似乎这天地笼罩的幕帐里,只有两人的心跳声,在猛烈的冲击着彼此的灵魂。

    徐佑的丹田之内,骤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这火不是实质,而是道家所说的君火,也称为神火,由心而发,随心而盛,若不能制,将从丹田烧透九窍,成为彻彻底底的废人。

    “七弟,七弟……”

    呢喃细语,吐气如兰,徐舜华这么多年丝毫未变。往事乍现心头,儿时的追逐嬉戏,少时的捉弄折磨,义兴之变后的生死离别,天各一方,那些模糊的清晰的记忆略微压制住焚烧一切的君火,让徐佑恢复了一丝清醒。

    “阿姊!”

    徐佑的嗓音有些干涩,双手扶住她的肩头,轻轻却又有力的抱入怀里,神色悲伤,低声道:“你还好吗?”

    徐舜华抬起头,眼角的春意浓郁的冻结了出深秋的暮色,舌尖舔着湿润的红唇,道:“我好着呢……倒是七弟你……我瞧瞧,几年未见,真是长大了呢……”纤手往下探去,娴熟的挑逗着徐佑。

    不知是何缘故,身体的感知被放大了无数倍,徐佑逐渐失去了抵抗意识,仿佛冥冥中有个声音在脑海里不停的说:放弃吧,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放弃吧,情仇恩怨,哪里及得上美人在怀、共赴巫山的神仙快活?

    放弃吧……

    放弃吧……

    君火的火焰再次窜起十余丈!

    “阿姊……我们是堂亲,这样悖逆人伦……”

    “人伦?呵,正是要悖逆才有趣,是不是?”

    “可你还是宜都王的王妃……”

    “王妃又如何?他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人!”徐舜华媚眼如丝,咬着徐佑的耳垂,充满诱惑的脸蛋让人色授魂消,吃吃笑道:“何况,你难道不想试试殿下的女人吗?”

    一股异香入鼻,徐佑忘了今夕何夕,忘了身份和地位,忘了伦理和道德,眼前心里,只有这个媚态入骨的女郎。

    时光流逝,山中不知日月,徐佑和徐舜华胡天胡帝的度过了无数个日夜,身子早被折腾的不成样子。这天刚入夜,徐佑朦胧中看到一个人出现在身旁,他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始终看不真切。

    “你是谁?”

    那人冷冷道:“你这个废物,沉湎温柔乡里不思进取,可还记得义兴徐氏的血仇吗?”

    徐佑悚然,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急剧的咳嗽了几声,喘着气道:“你……你说什么?”

    那人俯下头,讥嘲道:“徐佑,你其实早该死了!侥幸活到今日,却要被这些邪念幻化的妖物吸尽精 血,羞也不羞?”

    徐佑又怒又悔,伸手去抓,却穿过那人身子,轰的一声,化成团团黑雾消散在空气里,刹那之间,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竟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

    惊惧如泰山压来,徐佑气血攻心,眼前一黑,昏死过去。再醒过来时,徐舜华毫无担心的神色,只是趴在他身上放肆的起伏着,徐佑看着眼前的尤物,却突然从极致的愉悦中解脱出来,无情而有性,不过一场空,他推开徐舜华,缓慢又坚定的道:“阿姊,我要走了!”

    “七弟,外面那些打打杀杀的日子,你还没过够吗?这里多好,有阿姊陪你,无忧无虑……”

    徐舜华媚笑着还想过来求欢,徐佑摇了摇头,从泉水里起身,道:“我大业未成,不能老死山林,现在是要走的时候了!”

    说完就准备离开,徐舜华突然放声大笑,青丝飞舞张扬,雪白的身子一半赤红一半黝黑,美貌不可方物的容颜变得狰狞如幽冥中的厉鬼,尖利的嗓音激得整座山林震动,道:“大业?大业?就算成了大业,又能如何?负心薄幸,世间男子皆该杀!”

    胸口剧痛,徐佑低头看着插入心脏的利爪,人间的权势荣华皆化为泡影,他似乎触摸到了一扇门,却又无力推开,低声道:“阿姊,你不知道,我其实早该死了!”

    等再次醒来,却发现身处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高不见顶,目光所及,无有尽头,周边雾气缭绕,仿若仙境。两侧站着成百上千个女官,身着紫衣袍,头戴进贤冠,腰挂金鱼佩,皆悬剑,端庄秀丽中不失肃穆。而徐佑仅着青色单衣,披头散发,跟乞儿无异,他正迷惑的时候,听到大殿的尽头传来悦耳清音:“微之!”

    循着声音,徐佑踉跄前行,破开层层云雾,只见一女郎高居金漆镂空雕凤宝座之上,戴着只有帝王才可以佩戴的通天冠,冠前加金博山颜,穿朱衣绛纱褶裙,虽俏脸含笑,却自有种威临天下的气势。

    “袁青杞?”

    “大胆,竟然称主上名讳!”宝座旁侍立的女官戴繁冠,加金珰附蝉,插貂尾,却是水希。

    “嗯?”袁青杞目视水希,斥道:“别惊扰了我的贵客!”她站起身,从宽大的袍袖伸出晶莹玉手,对徐佑招了招,笑道:“微之,近前来!”

    徐佑浑浑噩噩,想要迈步,可眼眸里却流露出痛苦之色,双手双足颤抖着,始终不肯上前。袁青杞微微一笑,突然不经意的扭了扭腰身,弯腰以极慢极慢的速度撩起裙裾,先是足踝,再是小腿,然后露出完美无瑕的大腿。

    冰肌玉骨,不外如是!

    “微之,你原是我的夫君,难道就不想和我共同坐在栖霞凤座上,君临这片洞天福地吗?你看,只要你上前来,我是你的,水希是你的,这殿里的所有女官都是你的,还有这大殿外的天下都是你的。只要你喜欢,可以予取予求,生杀予夺,一言可决……”

    袁青杞秀美无匹的容颜从来都是那么的超凡脱俗,可她的举止和言语,却又像极了徐舜华的妖媚,两种极端的气质交织一起,就算九天神佛在此,也无法抵御。

    徐佑的眸子复归于混沌,木然登上台阶,握住了袁青杞的手,冰凉,柔软,细腻,可就是没有生气。

    光阴流转,殿内全是褪尽衣衫的美貌女官,徐佑游弋其间,吃异果,饮佳酿,歌舞升平,过得好不惬意。偶尔驾车出游,断官讼,杀贪贿,听着万民齐呼圣明,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再分不清是真是幻。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两人恩爱有加,日夜不离,称得上神仙伴侣,人人艳羡。只不过徐佑逐渐的两鬓斑白,老态龙钟,可袁青杞反而越来越美,还是当年初见时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徐佑抚摸着她的满头青丝,叹了口气,道:“等我死了,独留你一人,该何等的孤独和寂寞……”

    袁青杞笑意盈盈,道:“夫君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这天下的美女和为君上的权势?”

    徐佑摇头道:“天下女子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你的衣角,君上的权势固然迷人,可也比不得你微微一笑。”

    袁青杞坐起身子,倾尽江河之水,也难以说尽她的美貌,道:“那我来回夫君的话……若你死了,我有权势在手,什么样的男子得不到?自会遴选男妃来宫中作伴,勿以为念!”

    徐佑愕然半响,怒火直冲云霄,扑到墙边,抽出悬挂着的宝剑,指着袁青杞的心口,说不出的恨意,道:“贱人,我还没死呢,你竟敢背叛我?”

    袁青杞挺了挺胸,隔着小衣可以感触到那美不胜收的弧度,秀眸透着淡淡的笑意,道:“夫君,你舍得杀我吗?”

    徐佑的脑袋骤然绷紧,如同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疼的无以复加,手中宝剑无力垂下。袁青杞轻移莲步,柔声道:“我知道的,你不舍得,那就安心死去,只要我活着安康幸福,那就是你最大的心愿,对不对?”

    徐佑踉跄后退,撞上雕着异兽的石柱才停了下来,颤抖着声音问道:“那这数十年的恩爱……”

    “傻子!”

    袁青杞走到跟前,抚摸着徐佑的脸颊,眼眸里哪里还有往日的深情款款,略带嘲讽的道:“我能一步步登上栖霞凤座,可知杀了多少人?被血浸泡过的心,哪里还懂得什么恩爱?不过瞧你顺眼罢了,这些年也算有几分欢愉。如今蓬头历齿,死便死吧,还跟我谈什么恩爱?”

    哀莫大于心死,徐佑一时间万念俱灰,手中宝剑横架脖颈,正要用力一划,心口处传来阵阵温凉,直透肺腑,浸润五脏,仿佛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消除了那缠绕在灵魂深处的荆棘之锁。

    电光火石的刹那,他重新恢复了神智,毫不犹豫的剑出如风,刺入袁青杞的脖颈。袁青杞几乎难以置信,眼眸里的恐惧放到到无数倍,然后砰的四碎,化为了虚无。

    徐佑急促的喘着气,念及方才的异状,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木牌,上面以古篆刻着守心二字。他这才想起,这是取自天师道第二代天师张衡张灵真的守心木牌,当时只觉得有中正平和之神韵,其他的倒也没什么稀奇,哪知道竟在这幻境里救了他一命。

    其实仔细想想,能被放入嗣师张衡的神主像里的东西,必定珍贵异常,也许只有这件东西,才能抵挡住这无边欲海的诡异和强大。

    以他意志之坚毅,对女色之淡薄,却仍旧两次差点坠入欲海幻境里不能翻身,可想而知,道心玄微大法的山门到底有多高,怪不得这么多年,孙冠不敢拿出来修习,更别说传之弟子,发扬光大,助近年来逐渐式微的天师道再现昔年的荣光。

    徐佑不清楚的是,这无边欲海是以欲念为引子,激发人心深处的阴暗面,并将之放大到不可控制的地步,然后在幻象的诱惑下慢慢的自己走向死亡。

    只有自己受不了诱惑去死,无边欲海里受到重创的道心才会映射到现实世界,要么从此疯癫痴傻,要么自今沉睡不醒,要么于武学再无寸进,要么成为真正的行尸走肉!

    徐舜华如此,是要他肾阳耗尽而死,却阴差阳错的被那个奇怪的人打乱了计划,一怒之下杀掉了徐佑;袁青杞也是如此,用了几十年的时光来一步步摧毁徐佑的意志,要他挥剑自刎,却终究败在了张灵真的守心木牌上。

    修习道心玄微大法的第一道难关,就是断欲!

    天师道和佛门不同,一向不怎么讲究断绝七情六欲,最上等的功法往往都是男女双修之术,魏元思悖逆祖宗道法而行,想要踏入神为一的虚境,必须断欲。

    断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

    如何断欲?

    魏元思在功法里说的很清楚: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其欲自断。能悟之者,可传大道。

    欲海无边,回头无岸!

    只有观其心,观其行,观其物,然后心无其心,形无其形,物无其物,才能断欲脱困而出。当徐佑困在山林深潭时,从头到尾都是浑浑噩噩,虽恢复片刻神智,最后还是被杀身亡。再到这金殿胜地,却不仅可以恢复神智,还能反杀而胜。

    对他而言,这殿堂是空,这美色是空,这权势是空,可以观物而无物,观形而无形,只是心里还有牵绊、不舍和执念。

    九天雷声阵阵,大殿开始摇晃,倒塌,无数人的惨叫声传来,徐佑安然而立,静静等待下一个轮回。

    接着是张玄机、詹文君、履霜、秋分等等,曾经出现在徐佑生命里的女郎一个个以各种各样的身份进入这欲海幻境之内,和徐舜华的隐居山林,和袁青杞的权势巅峰,分别代表着出世和入世两种状态,而在此之后,和张玄机的知心合意,和詹文君的举案齐眉,和履霜的肆意放纵,和秋分的亲情友情,徐佑隐而不得安,居宝座而不得宁,琴瑟和谐而不得鸣,相敬如宾却不得欢喜,放纵之后唯有寂寥,连那亲情也禁不住时光的侵蚀,变得越来越淡。

    欲望昭彰之下的险恶人心,背叛和血腥结伴同行,一世,二世,三世乃至千百年,徐佑在无边欲海里经历了太多太多,心志如百炼成金,一一破关而行,断其情,去其欲,澄其心,忘其虑,而安其神,最后心无其心,只手撕开欲海之上的苍穹,一步踏出。

    密库之内,徐佑入定的身子冒出了丝丝赤气!

    道之初,其气赤!

    虚境的山门,终于大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