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四十一章 雀舌虽好

    徐佑觉得太子的焦虑指数还不够,至少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那样他就不会发疯,不发疯怎么挖坑给他跳?所以应付完购买麒麟车的人群,徐佑得出空来派清明给沈越送了拜帖,附赠的还有十砖青雀舌。

    沈越住在三桥篱门附近,属于东长干和青溪里的交界处,多是在京做官的外地州郡的世家子弟。三桥门这里房价不低,租金更贵,以沈越的财力是置办不了宅子的,他非沈氏嫡系,早年在家族里也不受重视。后来京漂了这些年,混出了名头,这才重新纳入沈穆之的视野,推举到东宫为官,算是苦尽甘来,连现在住的宅子都是太子赐的,也刚搬进来没多久,连油漆都是新鲜的味。

    午时刚过,徐佑登门,沈越站在门口迎接。对这个不速之客,他虽然不想见,可也没办法拒绝。毕竟两人曾经那么的要好过,不亚于兄弟之情,一文一武,相得益彰,一动一静,相映成趣,连沈家和徐家的人都觉得怪,明明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却能结交成好友,也是异数!

    “微之!”

    “行道!”

    “好久不见!”

    异口同声的问候,依稀可见当年的默契,但更多的是两姓成仇的默然和各奔东西的隔阂。虽然心里都清楚,过去的友情终究淹没在命运的长河里,可四目相对,往事浮上心头,岂能真的无动于衷?

    沈越一袭青衫,俊秀的脸庞不减当年,唯独曾经明澈而又灵动的双眸历经沧桑,变得世故许多,他侧过身子,做出邀请的手势,道:“进来吧,我备了酒,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徐佑咳嗽几声,笑道:“好,不醉不归!”

    沈越微微叹了口气,道:“我忘了你受伤,酒不喝了,还是饮你送来的青雀舌……这茶等闲买不到,我也买不起,借你的光,可以开怀畅饮。”

    徐佑此次来京总共带了五百砖青雀舌,冬至送出去搞交际用了三百多砖,还有不到一百砖作为储备,道:“喜欢啊?明日我让人再给你送些过来!”

    “那倒不必,茶须饮三分,取得是片刻悠闲。若真的当饭吃,可就是牛嚼牡丹,无味之极。”沈越突然住口,方才那样的说话又像是回到了多年前,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徐佑在一旁安静的听着。那时候的徐佑白虎劲刚刚大成,声名在外,动辄拳脚伤人,却偏偏只愿意听沈越的话,或许臭味相投的缘故,一个打手,一个军师,并肩游荡江左,活的好不快意。

    “要是都像你这么冷静的饮茶,我的青雀舌还赚什么钱?”徐佑笑着打趣了两句,进了庭院,里里外外透着江南独有的雅致,有石、有池、有竹,三样足矣。

    沈越没让他去正堂,而是穿过竹林的小道,去了后院的凉亭。石桌上摆放几碟小菜和一壶温酒,沈越让人撤了酒,重新上茶,等候的间隙,突然道:“我原以为你不会来!”

    “为何?”

    “就如同你来金陵后,哪怕受伤,我都没去看你!”

    徐佑倚着栏杆,轻声道:“可我并不是你!行道,你胸怀匡济天下之志,很多时候心思未免太深。可我不同,我一介武夫,动手的时候多过动脑,所以觉得今天该来看看你,于是就来了,哪有那么多的理由?”

    沈越摇头道:“武夫?可见过写《三都赋》的武夫?可见过写《五经正义》的武夫?说来也怪,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你的诗赋文章竟然通达到这样的境界?别说我远远不如,世间能比过你的,屈指可数。”

    “家破人亡,死而复生,又武功尽废,脑海里的灵窍似乎多开了几处。其实你知道的,我是懒得读书,而不是不读书。从小到大,家学里的先生换了几十个,好歹也学了不少东西,只是没有融会贯通,显得浑浑噩噩而已。”

    徐佑知道瞒不过沈越,可他再聪明,也不会脑洞大到能够理解穿越重生这种事,只要身体是真的,至于灵魂,谁说的清楚呢?

    “我之前还曾怀疑是不是有人假冒你,今天见了才放心!”身后传来脚步声,沈越转过头,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宠溺的笑容,道:“雀儿,你怎么过来了?乏了歇着就是,这些琐事让下人们做……”

    李雀儿端着茶具进了凉亭,她梳着百花髻,眉目如画,鹅蛋脸露出梨涡,眼波似水,妩媚动人,身段更是婀娜,走起路来若风摆杨柳,一颦一笑,充满了让人心跳加速的独特风情。

    若鱼道真是以媚入神,位列神品,那李雀儿就是以媚入骨,位列上品,难怪沈越甘之如饴。他这些年一心追逐功名,加上囊中羞涩,甚少亲近女色,去画舫也都是中下品的妓家,怎么受得了李雀儿这种媚骨天生的女郎的诱惑?

    “雀儿闲来无事,听闻郎君待客便过来瞧瞧。”李雀儿虽是婢女出身,可养在公主府,日常所用所见所学哪怕大家闺秀也未必比得上,说话时不急不缓,神态娴静,举止优雅,声音糯米似的酥软,可放茶具时微微弯腰,脖颈里的白肉露出点滴,腰臀的弧线骤然扩大,要不是徐佑身怀道心玄微,换了别人,早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此致敬礼了。

    美人在骨不在皮,这话说的极好,太子若非有了鱼道真,恐怕不会把李雀儿便宜送给沈越,但从这也可以看出沈越在太子眼里的地位十分重要。

    沈越有这个才干,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这位就是微之郎君吗?”李雀儿斟了茶,亲手奉给徐佑,道:“整日听夫君说起,你们二人是幼时玩伴,彼此比兄弟还亲近。哦,对了,他还说了你不少的糗事呢!”说完捂嘴浅笑,却并不显得放浪。但这并不说明李雀儿是良家女子,能跟养子私通的能有什么好货色,只不过真正的骚浪贱都会换上另外一幅面孔来蒙蔽那些**迷心的蠢货。

    徐佑笑道:“我和行道相识多年,他的糗事可不比我的少。夫人若想听,不如同坐共饮几杯?”也只有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才能不加避讳的邀请别**妾同桌共饮,而不必担忧被主人打的满头血包。

    “好啊!”李雀儿果然没有拒绝,落座后径自问道:“我看你们两个的脾性大不相同,怎么凑到一起的?”

    徐佑和沈越相视而笑,讲起那些少年时期纵马狂歌的桀骜不驯,李雀儿听得津津有味,偶尔插句话,却又能把气氛烘托到**。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来报,说山阳王内史庚渚有急事拜见。沈越犹豫着看向徐佑,徐佑无奈道:“我来一次不容易,要不你先去见客,我等着就是!”

    沈越明白徐佑无事不登三宝殿,还没切入正题,哪里肯离开?点点头,道:“雀儿,你替我招呼微之,我去去就来。”

    李雀儿大大方方的应了,等沈越离开,徐佑为她斟了茶,递了过去,笑道:“夫人觉得青雀舌如何?”

    “香气绕鼻,茶中圣品!”李雀儿伸手去接,指尖却碰到了徐佑的手背,肌肤相触,心头猛然跳动,再看过去,眼眸已然春水流淌。

    徐佑目光灼灼,上身前倾,道:“茶,其实算不得圣品!但此茶的名字却甚得我心……”举杯示意,放到唇边,轻轻啜吸了半口。

    青雀舌,李雀儿。

    雀儿的舌头,恣意品尝?

    “当初偶得此名,今日见了夫人,才知冥冥中自有天意!”

    李雀儿只觉得浑身燥热,她天生媚骨,在始安公主府和应天兴偷 情后尝到了滋味,自此沉溺其中,每隔几日,哪怕冒着暴露的风险,也要和应天兴大战一番。后来嫁入沈府,更是夜夜承欢,欢愉之极,可那样的欢愉总归是正常的,是夫妻间的敦伦大道,爽则爽矣,却少了几分和应天兴母子偷情的刺激。

    而面前的徐郎君丰神俊朗,单论样貌,远在应天兴之上,比沈越也要多几分秀美,至于名声,显赫天下,更不是两人可以比拟。加上和沈越又是朋友,和东宫却是仇雠,多种身份夹杂一起,比起应天兴那样的假子和沈越这样的夫君更让她觉得兴奋莫名。

    徐佑好色,这是很多外人对他的认知,所以他突如其来的勾搭,李雀儿并不觉得突兀,反而暗自得意。

    女人嘛,被人勾搭,总比被人无视的好。

    可是……

    李雀儿硬是忍住了冲动,她以婢女之卑贱,能够嫁给沈氏的子弟为妾,从此鱼跃龙门,子子孙孙不必再受门第之苦,这样的造化,几辈子才修得来?何况沈越对她极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不愿意重蹈覆辙,所以哪怕脑海里已经对徐佑张开了双腿,可现实里仍旧不得不婉转回绝。

    可惜不能春风一度,但也别伤了俊俏郎君的心!

    她垂着头,幽幽道:“雀舌虽好,君已赠他人,徒呼奈何?”

    徐佑叹了口气,仰头饮尽杯中香茶,道:“是啊,徒呼奈何!”他颇为萧索的起身告辞,道:“今日谈兴已尽,请夫人代我问候行道!”

    留之不得,目送他离开,李雀儿双眸浮起层层雾气,尚未开始就已结束的情意,最容易打动自己。

    沈越匆匆赶回,讶然道:“人呢?”

    “久候夫君不来,徐郎君告辞去了!”

    沈越皱着眉,道:“微之今日突然来此,必定有要事,怎会不告而别?”

    “不是告诉我了么?”李雀儿抱住了他的脖子,腻声道:“他又不是官,能有什么要事?怕是见夫君得到太子重用,想要厚颜求你说情而已。”

    沈越没有做声,他认识的徐佑莽撞又焦躁,心机城府也就比婴儿强一些,可这些年听到的那些传闻,徐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化,刚才见到,体会颇深,已经很难像以前那样轻易揣摩到他的心思。

    离间计?想挑拨他和太子的关系?

    不会!

    太子根本没把徐佑放在眼里,就算两人私下来往又能怎样?落地的凤凰不如鸡,破败的士族连狗都不如,难道会因为今日徐佑登门,太子就不再信任他了吗?

    那是痴人说梦话!

    再者,他故意让雀儿来奉茶,就是防范在先,有雀儿在,和徐佑说什么话太子一问便知,离间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或许,真如雀儿所言,徐佑察觉到京城的局势不太对头,所以想厚着脸皮求个生路?

    沈越叹了口气,他对徐佑没有敌意,可沈氏和徐氏的恩怨,岂是一句没有敌意就可以撇清的吗?

    他不是五年前的他了,

    徐佑,更不是五年前的徐佑,

    时间让他们长大,世事让他们无情,

    这才是真正的徒呼奈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