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六十二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安休林再次设宴款待徐佑,席间推杯换盏,人人兴高采烈,有个叫车丘的门客饮酒十数杯,突然伏案大哭,屋内顿时安静下来。

    旁人问道车郎君为何悲伤,车丘拭泪道:“我昨夜登楼望北,见风景仍如同往日,可心里却知道,这山河已有了异样!”

    金陵正在东北,车丘话里有话,众人听得出来,无不默默放下酒杯,相顾无言。车丘站起身,醉眼惺忪,手指依次点过,道:“山河已异,诸君还耽于享乐,沉醉酒色之中,车某位卑,却羞于同座。”

    说完走到席位中间,对安休林作揖跪拜,然后抬头骂道:“殿下受封郡国,恩赏实重,今父死于白刃,兄篡于穷弑,四海泣血,幽冥同愤。可殿下日夜欢歌,顺逆不辨,以致天理沦亡,国祸怨深,将来何以见先帝,何以见列宗?”

    狄夏怒起,拔出腰间长剑,对着车丘,斥道:“殿下待你不薄,为何口出狂言,说,谁人指使的?”

    安休林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弯着身子,以手抚心,艰难的喘着气,道:“狄……狄夏,让他说,让他说!”

    车丘丝毫不惧,凛然道:“丘虽不才,实在不愿意看着殿下为群贼所误,乃至遗臭万年,为天下所笑。”

    他把王府其他门客指为群贼,狄夏忍无可忍,腾身而至,剑尖抵住心口,道:“跪下认错,饶你不死!”

    车丘轻蔑一笑,道:“狗贼!死则死矣,有何惧哉?”

    安休林惊呼道:“车丘,不要……”

    话音未落,车丘猛然前踏了一步,任由长剑穿胸而过,血迹喷射而出,染红了衣袍,也染红了所有人眼眸的颜色。

    狄夏震惊当场,握着剑的手轻微的颤抖,仿佛又千斤之重,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安休林悲愤交加,道:“我负车丘!”仰天吐出大口鲜血,栽倒在案几上,生死不知。

    “殿下,殿下!”

    “快快,请大夫,去请大夫!”

    “狄夏,若殿下有事,我定不饶你!”

    “殿下……”

    屋里彻底乱成一团,徐佑默默的望着车丘的尸体,心中不无敬服之意。车丘是安休林找的托,计划借他的辱骂,让安休林吐血大病不起,然后徐佑再使手段,断了他的生脉,足可瞒天过海,骗过安休明派来的使者,可没想到车丘竟主动慷慨赴死,让这出戏更加的完美,且不留下任何的破绽。

    毕竟除了安休林和徐佑,只有车丘知道这个计划的详情,他一死,就能保证计划的绝对安全。而且死谏带来的冲击力和感染力,让安休林的病变得更合理和

    古有要离豫让,名流千古,今有车丘,比之毫不逊色!

    拥有这样无双的死士,怕是天下人都小瞧了安休林!

    五日后,太子使者刘寿抵达临川,入府后见人们大都面带悲戚,私下打探,得知安休林宴席上被门客辱骂而大病,呕血三升不停,昏迷多日未曾醒来,经大夫诊断,说是熬不过这个冬天,要府内准备后事。

    刘寿喜形于色,和同来的司隶府江州假佐乔珩道:“临川王天不假年,为主上省却了多少麻烦,也该咱们有运道,这差事办的可比潘阳王那边轻松多了。”

    乔珩为人谨慎,道:“还是请高将军确认一下,免得临川王装病欺主……”

    “对对!”刘寿忙不迭的道:“还是假佐思虑周全,万一临川王不想赴京,故意装病,日后追究起来,我等都是死罪。”转头对另一人道:“高将军,等会见到临川王,有劳你出手为他诊断!”

    高阖是司隶府豢养的小宗师之一,他们在司隶府没有职位,只是受了鹰扬将军的封号,平时拿着俸禄,地位很高,遇事则拼命效死,类似于供奉之职。

    徐舜华出面接待了使者一行,谢希文、陶绛、魏不屈等作陪,刘寿传了旨意,提出探望安休林。这是题中应有之意,徐舜华没有拒绝,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病榻上的安休林容颜枯槁,乍一看去,仿若五六十岁的老人。就是刘寿不懂医术,也看得出他时日不多,不过苟延残喘的续命罢了。

    高阖懒得装模作样,直接坐到床榻旁边为安休林把脉,顷刻之后,对刘寿点了点头。刘寿心中大定,和徐舜华说了几句场面话,自去别院休息。

    是夜,宗羽拜访刘寿,送了整整两箱子金银财物。刘寿笑口颜开,对宗羽多加安抚,并让他转告徐舜华,京城方面不必担忧,他自会美言,且好生照顾临川王,将养身子才是。若日后痊愈,和陛下还有兄弟再见之日。

    之后,刘寿又在临川县停留两天,歇息的别院接待了了几个不速之客。这几人都是安休林器重的门客,此时见主人将死,大厦将倾,已经开始毫不避忌的另寻出路了。

    人心复杂,既有车丘这样的忠义死士,自然也会有见利忘义的无耻之徒,原本也在徐佑的预料当中,设下此局,骗刘寿是一,试人心是二。

    这么多门客,只有三五人大难来临各自飞,算是对安休林这些年礼贤下士最好的回报!

    这日一早,刘寿启程辞行离开临川,回金陵复命。坐在牛车上回望县城,眼里全是志得意满的笑容。

    对他而言,安休林死在临川,比死在金陵更好,可笑王府众人还怕他逼迫过甚,送了这么多的钱财。由此可见,人说安休林三百门客,可比古之孟尝,其实皆是酒囊饭袋,难堪大用。就是不染重疾,想必也得乖顺的跟他回京,远远不足为虑。

    派出去的探子确认刘寿一行从旴水登船离境,安休林召谢希文、魏不屈等四个心腹入见,谢希文了解前因,大喜过望,对徐佑的手段很是敬服。魏不屈则请示那几个背叛的人该如何处理,安休林不忍责罚,道:“我装病瞒着众人,已是不该。然良禽择木而栖,怪不得他人,赐他们各十万钱,礼送出城即可……”

    狄夏反对,道:“对不忠之人这般礼遇,又该如何奖赏忠心的部曲呢?这几人必须处死,否则后患无穷。”

    陶绛向来不怎么作声,商议事情时听得多说的少,这次却断然道:“决不可如此!我知殿下仁心,可若想和朝廷对抗,首先得赏罚严明,有过不罚,何以明威?这几人背主求荣,其心当诛,依我之见,也不必当即斩杀,暂且稳住他们,当义军起事之日,斩其首级祭旗,可壮声色!”

    两人意见坚决,安休林犹豫了会,叹道:“好吧,此事先不予理会,容后再议!”转头问徐佑道:“微之几时动身?”

    “此间事了,我打算今夜就走!”徐佑答道:“我先去九江拜访朱刺史,他会安排接下来的事宜。殿下,朱刺史绝对可以信任,他的话就是我的话,请殿下务必采纳,不可听人谗言,以至于贻误战机。”

    安休林毅然道:“微之放心,我意已决,不会再摇动分毫。等你离开,我会分派众人,联络各地,囤积粮草,招募兵士,和那逆贼拼了!”

    “殿下有此决心,必定无往不利!”徐佑赞了一句,再次提醒,道:“这些事都要秘密进行,可藉由开垦荒田、修造水利的名义,不可过早泄露真实意图。还有,若时机成熟,朱刺史会遣精兵良将护卫殿下前往吴县……”

    这个计划谢希文还是初闻,疑虑道:“去吴县?为何不前往九江,静等江夏王顺江而来,和他兵和一处?”

    徐佑冷静的眼眸来尽显智慧的光芒,道:“谢郎君,江夏王手握十万雄兵,以临川一地,可募兵几何?”

    “这……三五千人,总是有的!”

    “好,三五千人,哪怕江州都督府的部曲全交给殿下,也不过一两万人而已,以这么点兵力和江夏王回合,你觉得殿下会不会彻底变成江夏王的附庸?”

    谢希文终于明白徐佑的意思,眼睛闪过震惊之色,道:“会!”

    徐佑淡淡的道:“可殿下若是到了吴县,有顾陆朱张为羽翼,再合扬州、江州两州之力,足可开霸府,立东军,逆流而上,对金陵发起攻势。到了那时,江夏王西来,殿下东去,两军并立,平分秋色,就算日后推江夏王为君,殿下也可凭借军功谋取最大的利益,诸位郎君水涨船高,封侯拜相,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番话极具煽动性,谢希文还未回答,狄夏忍不住激动的抚掌道:“听郎君一席话,胜过十万雄兵。就这么办,谁敢反对,我第一个取他脑袋!”

    这个狄夏说话不过脑子,幸亏跟得是安休林这样的仁主,换了曹操那样的雄主,怕是活不过一集就得身首异处。

    不过有他鼓动气氛,安休林也觉得热血沸腾,再不好权位,可若能领兵灭贼,谁又能拒绝那样的诱惑?

    “皆从君言!”

    商议已定,徐佑的行程先到九江,再去江陵,然后沿长江直接回吴县。为了方便日后联络,也为了便于取信江夏王,安休林决定派心腹随同徐佑一道,挑来选去,还是选中了左丘司锦和宗羽。他们两人和徐佑不打不相识,算是聊得来的熟人和朋友,左丘司锦又是靠得住的自家妹子,忠心无虞,行事干练,自是最佳人选。

    动身这天大雨倾盆,徐舜华送了三十里,直到盱水码头才依依不舍挥手作别,姐弟俩匆匆一见,又天各一方,徐佑倚着大船的二层栏杆,正是: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