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四十五章 暗通款曲

    鱼道真跟着山宗走了一趟,回来后坐在旁边笑的前仰后合,徐佑没搭理她,忙着处理手头的文件,等她笑的够了,主动说道:“柳女郎估计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心意,她不愿意嫁人,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山宗。依我看,她第一次刺杀,是真的想杀死山宗,可被抓后山宗没难为她,直接放了,从那开始就应该没太多恨意……”

    女人的心思千奇百怪,很多事真的连自个都不明白,柳红玉对山宗是爱是恨,徐佑不感兴趣,只要确认山宗安全无虞,其他的事,交给天意和缘分吧。

    “那就让山宗先关着柳红玉,不要对外宣扬,柳权找不到人,就没法子和袁阶结亲。等两人真的培养出感情,我出面做媒,让柳权嫁女儿!”

    “柳权肯定不会答应的,顶级门阀的女郎,连次等士族都不会嫁,何况山宗还是溟海盗出身……”

    “山宗是河内山氏的子弟,出身不差,只是和族内有些旧事未了,等益州平定,先帮他和家族和解,认祖归宗,再议和柳氏的婚事。”

    正说着话,冬至急匆匆的进来,满脸兴奋之色,道:“小郎,杨顺他们回来了!”

    徐佑腾的站起,道:“快请!”

    自知道益州兵败的消息后,在鱼道真的操作下,先由扬州方面秘密控制了冯氏全族,然后派杨顺前往益州,朱信同行保护,将近月余,终于安全回京。

    入门口台阶处见到徐佑,杨顺忙行军礼,徐佑回了一礼,对朱信笑道:“你也辛苦了,先去休息,稍后我在后花园摆酒,给你和杨顺接风洗尘。”

    朱信拱手离去,徐佑拉着杨顺往屋里走,道:“大事如何?”

    “成了!”

    徐佑精神一振,道:“张长夜答应了?”

    冬至冷哼道:“由不得他不答应!”

    杨顺笑道:“司主说的是!我拿出了冯解的贴身玉诀,还有冯氏宗主的亲笔信,张长夜看过之后,已经没了斗志,我又说大将军答应他归顺后的功名富贵,保他阖家安全无虞,只用了两日,张长夜就下了决心投靠。”

    冯解就是张长夜养在冯氏的独子,那枚玉诀是他送给儿子的护身符,有此为证,说明秘府不是无的放矢,张长夜年事已高,人生几乎走到了尽头,所求无非是有个后人延续血脉,冯解的暴露,让他再没有了选择。

    进了房内,杨顺道:“这是张长夜亲笔写的归降书,还有益州的兵力分布图,以及一封转呈大将军的密信。”

    徐佑拆开密信,看完之后,递给了冬至。冬至一看,大喜道:“狄夏的死,终于有眉目了。”

    益州之败,原因很多,但最直接的原因是狄夏遇刺身亡,三军失了统帅,导致全面崩盘。

    败兵回京后,廷尉署一直在查,可当夜的战局太过惨烈,狄夏的亲兵死伤殆尽,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千头万绪,无从查起,始终没找到突破口。

    徐佑起复之后,此案交由冬至接手,秘府的能力远超廷尉,很快查出刺客装扮成兵卒,趁夜巡的间隙,潜入了帅帐。

    问题是狄夏也是入了品的武者,生性悍勇,就算刺客是小宗师,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就杀了狄夏,除非孙冠亲自动手……

    然而,据可靠情报,事发当晚,孙冠在鹤鸣山为道众讲法,不可能出现在涪县,且以他的身份,也不至于亲自出手刺杀。

    所以,冬至给了大胆的推断,事发当晚,狄夏先中毒,后被杀!

    怎么中毒?

    途径和办法太多了,这根本无从查起。

    直到看到了张长夜送来的密信。

    涪县之战的前日,张长夜突然收到六天鬼师的邀请,两人私底下见了一次,鬼师言道因酆都山被毁,六天和大楚势不两立,特来相助天师道破敌。

    张长夜原是不信,毕竟天师道和六天数百年的恩怨,哪是一时半会能够放下的?

    可鬼师解释说大天主已死,诸天主树倒猢狲散,失踪的失踪,投敌的投敌,六天算是完了。而他是半路加入的六天,对六天和天师道之争并不在意,现在只求报复朝廷,为大天主报仇,其他的都不重要。

    张长夜面对狄夏大军,压力特别大,宁可信其有,反正试一试又没有损失,和鬼师约定,由他在狄夏身边安排了奸细,告知那天夜里的口令,再下药迷晕狄夏,由天师道派出刺客行刺。

    然后,双方里应外合,奸细在营内放火制造混乱,外面天师道大军偷袭,涪县之战,因此大获全胜。

    “鬼师……”

    徐佑叹道:“酆都山放跑了他,果然后患无穷。”

    冬至道:“我提议,对长云军和奉节军进行大范围筛查,能够接触狄夏饮食的人是少数,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张槐的平江军另外扎营,可以摆脱嫌疑。

    徐佑道:“先别查,免得打草惊蛇,等其翼从仓垣回来,听听他的意见再说。”

    何濡协助叶珉稳定洛州局势,整整五个月,把方方面面理顺,于十天前启程返京,算算时日,也在这一两天。

    “况且,你该成亲了!”

    “小郎,说正经事呢,怎么突然,突然提到这个?”

    冬至俏脸红透,低着头,露出几分羞涩。

    天大地大,昏礼最大,这才是正经事,你最近不要出府,也不要管事,秘府的差事交给鱼道真,你好好在家准备。文君守孝不在,我就是你的兄长,长兄如父,总得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五月初六,冬至成亲,嫁为人妇。

    徐佑带着张玄机、徐秋分、方斯年、清明等回到钱塘,他和张玄机作为至亲为冬至送行,结果就是整个扬州的官员士族都赶着来捧场。

    开玩笑,大将军的昏礼,品阶不够的巴结不上,可冬至的昏礼,扬州叫得出名号的人,谁不想来混个脸熟?

    再说了,大将军看着礼单,或许不知道你是谁,可要是大家都来,你没来,恐怕大将军就真的记住你是谁了。

    当然,这是典型的小人之心,徐佑不愿意惊动地方,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来了,又不好撵,况且很多都是借口和沈孟那边的亲朋好友有联系,总不能不给夫家这个面子。

    秋分全程陪伴冬至,目睹闺中好友成为幸福的新娘,忍不住多次流泪,为她由衷的感到高兴。方斯年也同样的高兴,可她修习佛门功法,已有出尘的心境,并不会像秋分那样动情。

    等入了夜,张玄机乏累早睡,方斯年去找了佛经练功,徐佑单独带着秋分登上明玉山顶,坐在悬崖边的凉亭里,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宫里待的习惯吗?”

    秋分点点头,道:“皇后对我极好,没什么不习惯的。”

    “我原本打算西征回来后,就让你回府里住,只是现在有些突发状况,还需要你在皇后身边多待些时日。”

    秋分柔柔的道:“我听小郎的……”

    月色侵染栏杆,洒落满地的银白。

    漫山遍野的花,弥漫着让人忘记忧愁和痛苦的清香。

    徐佑依偎着栏杆,望着远处县城的灯火,那么的宁静和安详,氤氲的烟火气是乱世最美的风景,也是他如今最想守护的东西,道:“你能破五品,要多谢宁真人,他对我,对你,都有大恩,等平定益州,杀了孙冠,我会请主上封他为新天师,虽不能报大恩于万一,但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嗯!”

    秋分顿了顿,似乎觉得只说一个字不好,道:“师父应该会开心的……”

    徐佑回过头,笑道:“我怎么感觉这次见面,你和我生份了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