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斗争

    小孩儿精明的很,不论是智力、学识和体能都要远超同龄人。只是就算再厉害,到底也还小,他们根本没注意自己的话全都叫不远处暗中藏身的逄枭和虎子给听了去。

    虎子低着头默默地憋着笑。

    孩子们奶声奶气的说着小大人似的话,又是担心婆媳关系,又是担心亲爹纳妾的欺负亲娘的,简直可爱到让他心痒痒,什么时候他与冰糖也能有个这样活泼可爱的儿子就好了。

    逄枭也是哭笑不得。想不到他们眼中的自己是那种会给媳妇受气的人?

    不过逄枭并不为此生气,反而在反省自己。孩子们跟秦槐远住在夕月,才与他们夫妇团圆也没多久,并不存在跟着娘亲久就多偏心娘亲的事。

    所以造成他们这样的想法,他自己占了八成的原因。

    两个孩子并没打算立即回去,而是手拉着手找了个背风的角落,看了看正对着自己守在远处的宫人,这才低声咬起耳朵。

    “才刚吃饭,娘亲都被欺负哭了。都没吃多少。”昭哥儿低着头,手指一下一下的揪着袖口上的白兔毛。

    “娘亲不是被欺负哭了,是焦急哭了。外祖父说要离开,你也说要离开。娘亲那个人啊,最希望全家人聚在一起了。”晗哥儿小大人似的叹气,“可是外祖父是要做大事的人,你也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总是陪着娘亲呀。”

    晗哥儿叹着气,忽然凑近昭哥儿便低声道:

    “其实还是祖母不好。祖母一见到娘亲就撇嘴瞪眼睛,说的话也难听。还总说咱们是杂种。我听人说,咱们出生之前,娘亲被人绑架了,在外面吃了很多苦,所以有人怀疑咱们不是爹爹亲生的。”

    “真的?”

    “当然是假的,咱们是爹亲生的,要不爹爹也不会那么喜欢我们呀,也不知道祖母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不喜欢咱们。”

    看着晗哥儿苦恼的皱眉,昭哥儿摇摇头,“一定是娘亲生的漂亮,祖母嫉妒娘亲,所以也不喜欢咱们。”

    ……

    不远处听墙角的逄枭脸色渐渐黑沉下来,周身上下都弥漫着浓郁怒气。

    虎子见逄枭动了真怒,心下焦急,生怕逄枭要去揍儿子,毕竟小小孩童就会在背后编排自己的祖母是不对的。

    可逄枭气的却不是这些。

    姚氏竟然在孩子们面前说这种话!

    也不知姚氏和姚成谷是怎么想的,他是孩子的爹,怎么会不知道那俩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

    可姚氏就是咬死了这一点,偏说两个孩子血脉不纯,偏要将绿帽子往他头上扣。这还不算,他们如此诋毁宜姐儿,还敢在孩子们跟前乱说!

    这也就是孩子们被秦槐远教导的好,有了自己的判断力。若是个寻常小孩,整日都被亲祖母不喜,还总说他是杂种,那样的孩子能长成什么模样?

    况且,一个毫无大局观的深宅妇人,总是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若是让孩子跟随在她身边,将来会学成什么样子?长舌妇吗?

    逄枭的拳头紧握成拳,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虽然夜幕之下看不清他的神色,可他周身上下散发出的骇人气场却是难以忽视的。

    虎子担忧不已,又不知该如何劝说。

    逄枭却是大步走出了阴影,直奔着两个孩子而去。

    昭哥儿和晗哥儿还在说悄悄话,听见脚步声靠近猛然回头,立即看到亲爹正大步而来。他们仰头看着高大威武的父亲,那种仿佛站在高山之下的压迫感前所未有的剧烈,让孩子们都紧张的抿着嘴,连请安都忘了。

    走到近前,逄枭问:“你们怎么不回坤宁宫去休息?”

    “爹爹,我们说会话就回去了。”晗哥儿笑嘻嘻的去拉住了逄枭的手。

    昭哥儿立马拉住逄枭另一只手,仰着脖子道:“爹爹,娘亲在哭吗?你是不是要去处理朝务,不想去陪娘亲?”

    逄枭本来要问俩孩子的话还没出口,反而被问问住了。

    他之前还没反应过来,方才宜姐儿哭的那么伤心,如今留她独自一人,怕不是要更伤心了?他原是想去陪着秦宜宁的,谁料遇上俩孩子说悄悄话就给忘了。

    如今却是神色一凛,“时辰不早,咱们都回去吧。”

    孩子们一起点头。

    在逄枭抬起头大步流星走在中间时,昭哥儿在逄枭背后得意的向着晗哥儿眨了眨眼,眉间的一点美人痣衬着他漂亮精致的五官,显出几分俏皮来。

    晗哥儿咧着嘴笑,一边抓着逄枭的手倒腾着小短腿快速跟上亲爹的步伐,一面着急的说着话:“爹爹,以后要是太后欺负娘亲,您是帮着你娘亲,还是帮我娘亲?”

    逄枭一窒,无奈,“我不会让你们娘亲受委屈的。”

    “可是娘亲一直都受委屈啊。”晗哥儿像是不懂逄枭的自信从何而来,“他们都说,以后娘亲就算是皇后了,也还是要被太后管,民间的媳妇做什么我娘亲就要做什么。还有,太后还说,我娘亲对逄家有愧疚,所以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爹爹,到底是什么愧疚啊?我们是不是真的像太后说的那样,不是您的儿子?”

    逄枭猛然停下脚步,低头看着仰头望着自己的晗哥儿。

    晗哥儿有一双与秦宜宁极为相似的眼睛,眼睛大而明亮,笑起来是眼角弯弯的,十分惹人怜惜。

    晗哥儿被生父帝王威仪压迫也没示弱,依旧歪着头看着逄枭:“爹爹,你怎么不说话了?”

    逄枭沉默片刻才道:“你很聪明,还学会在你爹面前迂回着告你祖母的状了?”

    “才没有呢,爹爹什么都知道。才不用我们告状。”

    晗哥儿一吐舌头,拉着昭哥儿的手就往前跑。小小的身子速度倒是不慢。

    逄枭看着他们的背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晗哥儿刚才怕不是在讽刺他,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给他们的娘亲出气?

    孩子才五岁就学会这么说话,显然是继承了他岳父的厉害,如此长大还得了?

    逄枭心里愉快了许多,此时无比感激秦槐远的付出,将他的两个孩子培养的如此懂事,敢与在大场合发言,且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去屈从旁人的看法,甚至还会引经据典的阐述自己的观点,还会在亲爹跟前迂回着耍心眼。

    这样的小孩,怕是个寻常的大人也未必能及。

    “臭小子,你们两个回去先给朕抄孝经!别想去找你们母后给你们求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