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尾声

    季泽宇果真已打定了主意,次日朝会便递上了折子。

    逄枭却依旧是那句话:“阿岚,你若想四处走走,那便尽管去,只是别忘了回来。京城里有你的家,你的国公府和爵位、官职、我都给你留着。”

    高高在上上的帝王,对季泽宇说出这番话时自称依旧是“我”。

    他不是在故作亲密的惺惺作态,也不是为了彰显气度而表现的平易近人,季泽宇知道,逄枭对他一直都是发自真心的信任和亲近。不似李启天,当初践祚后就高高在上起来,就连亲近的说几句话都是在做戏给别人看。

    季泽宇眼眶一热,这样好的逄枭……

    他连忙低下头掩饰住滂湃的情绪,许久方沙哑的行礼道:“多谢皇上,臣,感激不尽。”

    “做什么如此客气。”逄枭忙双手搀扶起他,叹息道:“你可定下哪一日启程?想先去什么地方?到时去送你。”

    “皇上朝务繁忙……”

    “再忙,这个时间是有的。”逄枭不等季泽宇将拒绝之语说完,便已强势的下了决定。

    季泽宇只觉得心里又甜又苦,忽然又有些不想走了。

    但是他并未言语,只是垂首默认。

    大朝会后,同僚们都对季泽宇的决定表示了惋惜。他虽然已经辞官不做,可看皇上的态度,也知道这位就算做个闲人,那也是皇上的拜把子弟兄,是最尊贵的闲人。是以他们对季泽宇的态度只有更加亲近恭敬,全然不敢有半分怠慢。

    而季泽宇回到国公府,看着偌大的宅院,竟觉得无所适从。

    沉重的担子在肩头背负的太久,骤然卸下,他却已不知如何才能过好的自己的人生了。

    季泽宇漫无目的的在府中游走,回过神时已又到了马厩。

    雪白的马儿骄傲的拴在马厩中,只看骨形便知它的与众不同 ,它似是有灵性的,见了季泽宇便扬起了头,光亮的毛色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一层亚光,显得格外的漂亮。

    季泽宇走上前,白云便凑到近前低下头,亲昵的去蹭蹭季泽宇的脸。

    疲惫的伸展双臂抱住了马颈,季泽宇闭上眼,将脸埋在其中。

    罢了,就这样吧。

    %

    次日,鸿胪寺接待了从南燕远道而来的使臣。那使臣恭敬的乘上了一份鲜血淋漓的“厚礼”,简直称得上震惊朝野。

    金銮殿上,两个精致锦盒里放置的,是经过特殊防腐处置的两颗人头 ,那一老一少,死相安然,众人都瞧的十分清楚。

    那是顾世雄和尉迟燕。

    “参见大新天子!我国皇上素来敬佩大新天子才德,即便与臣子们闲谈,三五句也必会提起当初大新天子荡平宇内的英勇事迹。这尉迟燕和顾世雄乃是大燕余孽,前些日躲避到了南燕,竟有心联络旧部!

    “如今大新朝治下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好容易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又岂能容他们这等人来败坏?我国皇上当机立断,将二人首级献上,一则,为稳固江山,二则,也向大新皇上表明我国友好相交的真诚之心,还望大新朝皇上明鉴。”

    逄枭垂首看着锦盒之中尉迟燕和顾世雄的首级,一时默然,许久才道:“尉迟燕虽是亡国之君,可也是一国之君,燕朝当年皇陵所在还有陵位,便将尉迟燕送反回燕朝旧都的皇陵吧,至于顾世雄老大人,他辅佐三位帝王,虽然与咱们立场不同,也不能否认他的忠心义胆,这位老人家只得尊重,也厚葬了吧。”

    “皇上圣明!”臣子们齐齐口呼万岁。逄枭此举,让他们心里佩服的很。尉迟燕投靠李启天后,没少与当时还是忠顺亲王的皇上作对,如今皇上却肯让他葬入尉迟家的皇陵,还给予尉迟燕和顾世雄体面,百年已是仁慈了。

    南燕使臣见逄枭是这般态度,冷汗都快流下来了,又道:“皇上,我南燕偏居沿海一隅,国小势弱,着实无心再起任何争端,这些年来我国也只是为了稳定发展罢了。”

    逄枭笑了笑,只是点头。

    南燕使臣低着头不敢直视天颜,又道:“是以,大新皇上着实不必如此谨慎,即便是南燕边境没有平南军,南燕的海防外没有几十艘战船瞄准着,南燕也绝不会对大新潮生出二心来的!”

    平南军如今镇守在南方两国边境,那群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汉子,就连精气神都与寻常的兵卒不一样,他们往那一戳,杀气腾腾,随便吼一嗓子都吓的南燕边军胆战心惊,生怕对方是要直接打过来。

    南燕靠海,本以为海上也是他们说了算,可谁知道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有大大小小数十艘战船靠近,将南燕的海疆团团围住。

    南燕君臣着实是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这才将逃难到南燕境内的尉迟燕和顾世雄骗了去,杀掉后献上首级以示诚心,求的就是一个平安。

    听闻数十艘战船围绕在南燕的海防外,大臣们并不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

    逄枭笑着道:“这些战船都是当初北冀国停靠在金港的那些,当初先帝意图拆掉战船修建皇陵,多亏得吕韵吕先生多番运转,才保下了这些战船,否则我大新的海防还是一大隐患,若拨款再修造战船,一则老工匠难寻,二则花费巨大,朕着实感激吕先生高义。”

    臣子们都恍然大悟,有那头脑简单一些的,都只当是吕韵为护着这些战船鞠躬尽瘁。可有那心思活泛的,已经猜出这其中当今皇上必定也做出了一番努力,否则单凭吕韵一个文人,就算家族的势力再庞大,恐怕也难以从金港将战船运走。

    朝臣们议论之时,南燕使臣早已汗流浃背,见逄枭不理会他,他急忙又道:“大新皇上,我们南燕皇帝一直感念当初您救命之恩,也深知大新的雄厚能力,我南燕愿年年纳贡岁岁称臣,甘为大新附属。”

    说着额头紧紧贴着地面,生怕逄枭不答应,眼睛一等就打过去。

    事实上,刚刚经历过战争洗礼的军队是最难以抵抗的。若真大动干戈,遭殃的还是百姓。

    逄枭笑了下,安抚了使臣几句,吩咐人好生招待不可怠慢,并未明确的表态。

    而逄枭越是这样的态度,使臣就越是不安,待到离开京城赶回南燕时,一路都提心吊胆,生怕逄枭命人打过去。

    对于南燕的问题,朝臣们也分成了两排,有主战的,也有觉得英赶暂缓再议的。

    这话题足讨论了半个月也没有个结果。

    而秦槐远一行,也已在这一段时间将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京城三十里的郊外,秦宜宁做寻常贵妇的打扮,眸中含泪的跪在秦槐远与孙氏、郑氏跟前,郑重的叩头。

    “父亲,母亲,外祖母。此番归去,不知咱们何时才能再见。还请父亲、母亲、外祖母千万保重身体。不要为国事太过操劳,女儿在这里,也会时时刻刻祈祷您们身体康健,待到这里的事情平稳了,女儿就去看你们。”

    秦槐远笑着上前搀扶秦宜宁。

    可秦宜宁却不肯起来,哽咽道:“若不是为了我,父亲、母亲也不会决定留在那样的地方受苦。女儿不能在身边尽孝,还要带累父亲母亲,女儿心中着实有亏。”

    “傻孩子。”秦槐远扶着秦宜宁起身,大手拍了拍她的背,“你只管留在此处相夫教子,为父做的决定也不单纯全是为了你。这也是为父真心想去做的事,在哪里为父找得到努力的方向,心甘情愿的努力着,这成就感让人甘之如饴,你不必有如此重的心里负担。”

    秦宜宁点了点头,忍着泪不让它落下。

    曹雨晴搂着昭哥儿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昭哥儿,保准下次见了,昭哥儿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小男子汉了。”

    一提到要分别的孩子,秦宜宁的眼泪差一点忍不住。

    昭哥儿却是小大人一般仰头,“娘亲。”

    秦宜宁蹲在昭哥儿面前,摸了摸他白皙的小脸蛋,点了下他眉心的小红痣,笑了。

    昭哥儿也笑,“娘亲,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晗哥儿在一旁不服气:“有我在,才不会有人欺负娘亲呢!”

    两个孩子相互吐舌头做鬼脸,原本悲伤的氛围一下子就被冲淡了。

    逄枭这时恭敬的给秦槐远等长辈行了一礼,“岳父请放心,我绝不会食言,这一生就只对宜姐儿一人好。如今我说什么都是徒劳,好在天长日久,时间会证明我所说的一切。”

    秦槐远冁然一笑,并不作答,只道:“多保重。”

    “多保重。”

    廖知秉等人带着青天盟的弟兄已经等候多时了,扶着秦槐远一行人上车。

    逄枭便拍了拍穆静湖的肩膀道:“木头,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放心吧,我会送秦伯父一行到了安全所在,之后我们再回天机谷。”

    逄枭笑道:“有你在,我自然是放心的。”

    穆静湖身边的秋飞珊抱着焱哥儿,方海玲牵着连小粥的手,一同给逄枭和秦宜宁行礼。

    “姐姐,我们走了。”连小粥眼睛红肿的核桃一样,上前来抱住秦宜宁。

    秦宜宁拍拍她的背,依旧强忍着没有落泪,笑道:“傻丫头,别哭。往后就是你自己的人生了,好好过日子,若是不如意了,你就回来。我说过的,我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娘家。”

    “嗯!”连小粥重重的点头,又去抱住了冰糖和寄云,“冰糖姐姐,寄云姐姐,你们多保重。”

    “你也是。”冰糖抽噎了一声,连小粥被秦宜宁带回来后,一直都喜欢跟在她身边,她也格外疼惜当时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姑娘,到如今,他们都各自成家了,有了各自的生活。

    也不知这一别,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

    众人分别上了马车,秋飞珊也抱着焱哥儿坐上车,穆静湖策马跟在车队旁边,笑着对秦宜宁和逄枭挥手作别。

    “驾!”驭夫一挥马鞭,队伍便启程往官道而去。

    秦宜宁与逄枭带着晗哥儿站在原地。

    昭哥儿则是从车窗探出半个小身子来,用力的向秦宜宁和逄枭挥着小手。

    眼看是真的分别了,才刚还笑着做鬼脸的晗哥儿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哥哥!哥哥!”晗哥儿追着跑了两步,却生生停下了,捂着脸哇哇大哭。

    回应他的,是马车上昭哥儿同样的哭声。

    秦宜宁忍了一早上的泪水终于潸然落下,却依旧不肯放下挥动的手,直到车队彻底消失在视野中。

    %

    这是一处幽静的山谷。入目皆是苍翠,风乍起,送来阵阵青草特有的幽香。

    山谷之中依山傍水建造了一座大宅。

    此时,一个身材圆滚,头发半长不短,穿着一件宽修道袍的女子,正坐在醉翁椅上摇着蒲扇。她面前摆着两个小板凳,一男一女一左一右面对她而坐。场面有些肃穆。

    “本仙姑可是通天彻地的本事,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掐指一算,皇上心里想的是什么我能不知道?我若活着,他必不容我!不如卖给他个人情,你看看,本仙姑现在的日子多自在,再也不搀和那些烂事儿喽!”

    “师尊,您……您真是……骗的我好苦,让我白掉了多少眼泪!”

    穆静湖的脸色铁青,刚抱怨完,就被天机子在脑门上拍了一扇子。

    “小兔崽子,我老人家没怪你只顾着你那好兄弟,不管我的死活,你倒是怪我没死透了?当初为了救秦氏,我半条名都丢了,就算我算计她,还想过杀她,现在该还的我也还了,她男人也登基做皇帝了,还要我怎样,啊?难道非要我老人家死翘翘了你才甘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这样欺骗之曦是不是不好?”

    “不好?”天机子噌的一下坐直了身子:“你知道当初我装死多辛苦吗!那秦氏精的猴儿似的,稍微有一点破绽我都不能脱身,我告诉你,我好容易才有了现在的平静日子,你要是敢给我说出去,往后你就不是天机门的门人!”

    穆静湖沉默了。

    他毕竟受天机门大恩,叛出师门的事他不想做。

    秋飞珊道:“就听师尊的吧,何况瞒着师尊的生死,对皇上与皇后的事也并无影响不是?”

    穆静湖抬眸看了看天机子,内心天人交战了许久,终究还是点了下头。

    反正有他看着,天机子假死后也不方便出去继续招摇撞骗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幺蛾子,吧?

    天机子再度靠回醉翁椅,优哉游哉的摇晃起来。

    “哎,你们呀,可别当当今皇上是个傻子。他可比李启天那个家伙精明的多了。李启天就不是当皇帝的料,还非要猪鼻子插大葱,看看,他现在落个什么下场?终身监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这也是他非要强求带来的恶果!

    “像当初的陆家,那样盘根错节的大家族,李启天那蠢货居然也能允许它存在?世家那般壮大,对皇权来说可是一大威胁!李启天不想着如何瓦解拔除,居然还依靠起世家来,简直自己将自己往傀儡的路上推,呸!”

    天机子啐了一口,转头时,正看到了秋飞珊。

    她放慢了语速,却是字字铿锵有力的道:“当今换上,不会允许陆家那样的家族存在。不会容许世家庞大到能够渗透朝中官场,因为他已经亲眼见证过这样的世家对朝廷的危害了。”

    秋飞珊面色有些僵。

    天机子则毫不客气的白了她一眼,“哎,有些人自诩聪明,最终却是要自掘坟墓的,就算骗傻子也要适可而止啊。”

    穆静湖眨眨眼,道:“师尊,她已经与秋家断绝越关系了,就算皇上要清算秋家也与她无关了。”

    “是吗?那就好啊。”天机子笑了笑,摇着蒲扇,“我要吃西瓜,要吃咕咾肉,要吃东坡肘子!”

    话题转换的太快,让穆静湖又愣了一下。

    秋飞珊忙站起身,撂下一句“我去厨房预备。”就飞快的走了。

    院中又是一片寂静,天机子将蒲扇盖住脸,像是睡着了。

    穆静湖则是站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

    一轮红日缓缓跃出云层,满天朝霞翻涌,几乎与远方金色的海面连成一片。

    秦宜宁看着不远处的两个男人,并没有言语。

    逄枭拧眉看着一身宽袖白衣的季泽宇:“阿岚,你真的打算随商船出海?你想散心,何处去不得?海上风浪大,危险的很,若是遇上夷人又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到了海上往哪里看都是水,有什么好玩的?”

    季泽宇笑了笑,扬起马鞭道:“就算出海,这鞭子我也是带着的。若是我回不来了,将来你找到了这个鞭子,就说明……”

    “胡说!”逄枭怒斥。

    他当年为寻秦宜宁,情况最为严峻时,季泽宇为了让他方便调度自己的手下,将马鞭送给了他,在北疆的龙骧军将士是都认那根马鞭的。作为交换,逄枭也将自己的马鞭给了季泽宇,而季泽宇就那么用着逄枭的马鞭,一直用到了现在。

    季泽宇回头看向不远处的秦宜宁,笑了笑,从身后的仆从手中接过缰绳,牵着毛色光亮的白马缓缓走了过来。

    秦宜宁目光复杂的看着季泽宇。

    “皇后娘娘。这匹马当年是我从您这里劫了去的,之后一直随我南征北战。如今我却要出海了,就将它换给您。还望您好生照顾。”

    说着就将缰绳递给了秦宜宁。

    晨光之下,季泽宇骨节分明的手一半敛在宽袖中,将缰绳递到了秦宜宁跟前。

    秦宜宁缓缓抬手接了过去。

    白云仿佛知道主人要离开,俯下修长的马颈,依恋的蹭着季泽宇,季泽宇笑着拍了拍它,温和的笑容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

    季泽宇笑了。

    “皇后娘娘,是您的终归是您的,如今也算物归原主了。”

    “你多保重。”秦宜宁喉咙仿佛有什么东西堵着,也只说出了这一句。

    季泽宇笑着点头,转身拍了拍逄枭的肩膀,是随即提着马鞭,大步走向了停靠在金港旁的小船,借力一程往大型商船方向而去,几个随行的仆从和侍卫连忙给逄枭和秦宜宁行礼,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看着他修长的背影从小船潇洒的一跃跳上绳梯,踏着踏板几步登上大船,逄枭紧拧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大声道:“注意安全,早些回来!”

    船舷上的季泽宇也不知听见了不曾,只是对着他挥了挥手。

    船工们呼喊着号子,商船扬帆,好风一送,向着一片晨光的大海中行驶而去。

    秦宜宁牵着白马站在逄枭的身旁,看着那帆船越来越远,直到变作海平面上的一点黑点,才看向彼此。

    逄枭笑道:“走吧,金港好久没来了,我带你玩两天再回去。”

    秦宜宁挑眉,剪水大眼中满是戏谑:“陪着我玩,你不怕又有言官弹劾你不务朝政了?”

    “随他们去。等我真耽搁了朝政再想这些不迟。”说着霸道的大手一揽,拥着秦宜宁往金港城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虎子连忙带着几个精虎卫笑嘻嘻的快步跟了上去。

    一阵带着海腥味的夏风扑面卷来,拂过秦宜宁鬓边的碎发,拂过逄枭含笑的俊脸,拂过他们身后留下淡淡足印的草地,发出愉快的沙沙声。

    朝阳已升起。

    又是崭新的一天。

    ——全文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