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武御群雄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情意?突如其来

    一片深山老林。

    一栋幽雅庄院。

    庄院匾额提名“音绝庄”。

    沈长汐领着楚仁良落入院中,立即走到了一间房间门外。

    沈长汐和楚仁良都不禁鼻子一缩,眉头一皱。

    好浓郁的药味!

    极为苦涩!

    “开门!”沈长汐高声喝令。

    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出来四名黄衣少女。

    “庄主。”四名黄衣少女向沈长汐躬身行礼。

    “准备得怎么样了?”沈长汐神情紧张,急声发问。

    其中一黄衣少女答话道:“禀庄主,都准备好了。”

    沈长汐欣然一笑:“很好,你们好好在外守卫!”

    “是!”四名黄衣少女齐声一应。

    沈长汐看了楚仁良一眼,手一摆:“跟我进来!”

    “是!”楚仁良应声而随,跟着沈长汐进入了房间内。

    沈长汐则赶紧将房门掩上。

    只见……

    房间里放着一只大木桶,大木桶中装着满满的淡紫色的水,热气腾腾的水。

    楚仁良不明就里,心里暗自思索道:“这姓沈的女人搞什么名堂?她不是要我帮她杀人的吗?”

    思索之际,但听得沈长汐的声音响起:“把衣服裤子脱了!”

    把衣服裤子脱了?

    这姓沈的女人莫不是要自己到眼前这个大木桶里去洗澡?

    这搞什么名堂?

    饶是楚仁良再处变不惊,镇定自若,也忍不住大吃一惊,不知所措。

    沈长汐看着无动于衷的楚仁良,不由得大怒道:“我叫你把衣服裤子脱了,听到没有?”

    “是!”楚仁良回过神来,也静下心来,抛羞于脑后,开始动手开始脱下衣裤。

    两件衣服落地,两条裤子落地。

    楚仁良上身已是光溜溜,下身只剩下一条短裤衩。

    沈长汐忙开口道:“可以了,进木桶里面去坐下泡澡,我不叫你起来,你就不准起来!”

    “是!”楚仁良言听计从,进入大木桶中坐好,一脸茫然,一双疑惑不解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长汐。

    这姓沈的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这泡澡之举意欲何为?

    楚仁良是百思不得其解。

    沈长汐阴沉着脸,郑重其事地对楚仁良道:“我叫沈长汐,我是在救你,我是在帮你解毒,知道吗?”

    真正晴天霹雳!

    楚仁良差点儿惊得跳了起来,一颗心都快要从胸腔跳到嗓子眼了。

    天啦!

    这女人如此做法,竟是为了帮自己解毒!

    解什么毒?

    毋庸多想,肯定是为了解郑虎擎给自己下的得毒。

    但,这是为什么呢?

    她为什么要救自己?

    楚仁良故作傻愣之态,茫然相问:“我中毒了?”

    沈长汐苦笑了笑:“你自己当然不知道了,可怜,唉!你要是没有中毒,你要是个正常心智的人,我要你当着我一个女人的面脱下衣服裤子,你岂能愿意,岂能唯唯诺诺,言听计从?至少,你也会质问我才对,可惜,你没有,没有!”

    楚仁良沉默,无动于衷。

    他不清楚这个沈长汐的真正意图,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因此不便多言,也不想多言,以免露馅自己并未中毒之事实。

    她虽嘴上说是在帮自己解毒,但实际情况如何,自己并不清楚。

    鬼知道她是不是玩什么把戏?

    亦或是和郑虎擎一起玩的这个把戏?

    目的在于,测试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中了毒?

    楚仁良所想并不是没有道理,这是正常思维,换做任何一个人身处他的这种境地,思维都会是如此。

    这叫沈长汐的女人摆明白了就是和郑虎擎一路货色,而且两人的关系还不错。

    岂会一个下毒,一个又解毒?

    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见楚仁良无动于衷,沈长汐自言自语道:“我不知道郑虎擎给你下了什么药,什么毒,也不知道我自己究竟能不能替你解毒,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因为,我喜欢你!”

    楚仁良瞪圆了眼,如遭雷击。

    这女人喜欢自己?

    可是,自己与她今日不过第一次见面,何来喜欢一说,喜欢又从何说起?

    莫非……这女人是个花痴?

    或是……精神有些不正常?

    楚仁良哭笑不得。

    沈长汐又缓缓道:“美女都爱英雄,我沈长汐也是一样,你还记得吗?那夜与你一战的黑衣公子,他叫蛊云极,他是蛊幽庄的庄主,其实,他和我,和郑虎擎,都是认识的朋友,那夜,蛊云极并非是为了郑虎擎的徒弟苏宁韵才与你一战的,那只是个借口,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蛊云极为了试试,试试你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厉害,那时,我和郑虎擎都在暗处看着,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看上你了……”

    顿了顿,沈长汐接着道:“你知道蛊云极为什么要试你的实力吗?因为他不放心,不放心你究竟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厉害的杀人武器,没错,明天荒绝崖一聚,郑虎擎将龙蛇刺交给你之后,就会控制你的心智,要你这个杀人武器大开杀戒,将所去群雄全部杀光!”

    原来竟是这么回事儿!

    郑虎擎下药控制自己的目的在于借刀杀人!

    好狠毒的郑虎擎!

    楚仁良目露凶光,脸色急剧地变化。

    沈长汐并未注意到楚仁良脸上的表情变化,犹自道:“至于郑虎擎为什么要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他要腾龙庄、蛊幽庄、及我的音绝庄,要我们三大庄的势力掘起,但是,我不想,我不要什么势力,我只要英雄,我喜欢的英雄!”

    事情彻底清楚了!

    楚仁良也已拿定了主意!

    相信这个沈长汐说的话!

    毋庸犹豫,楚仁良立即起身,出了木桶。

    沈长汐大惊失色:“你……谁叫你出来了?”

    楚仁良也不理会,微微运功,身子已经干透,随即捡起地上的衣服裤子穿好了。

    沈长汐疑惑不解:“你……”

    楚仁良不慌不忙,客客气气拱手向沈长汐道谢:“沈庄主,谢谢你!”

    沈长汐先是一愣,继而欣喜异常:“你的毒解了?”

    楚仁良微微一笑:“实不相瞒,我本就没有中毒,郑虎擎打从一开始就没能够真正的控制住我,我只是在配合他演戏而已。”

    “你说什么?”沈长汐花容失色,惊骇万分,甚至有些惊恐地看着楚仁良。

    楚仁良一直保持着微笑:“不必害怕,我要是准备伤害你,刚才就不会对你说谢谢了。”

    沈长汐松了口气,冷静下来,不解地问:“为什么郑虎擎没能够控制你?”

    楚仁良淡然道:“他千算万算,这么也不会算到,我是百毒不侵之体。”

    “原来是这样。”沈长汐顿时恍然大悟,而后又是一脸茫然,“你为什么要配合郑虎擎演戏?”

    楚仁良如实相告:“因为我想要龙蛇刺,我需要等到明天到荒绝崖,他亲手将龙蛇刺交给我。”

    沈长汐点点头:“我明白了。”

    楚仁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谢谢沈庄主的一片好心,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回腾龙庄去了。”

    沈长汐含情脉脉直勾勾地盯着楚仁良:“仅仅只是我的一片好心?还有我的一片真情呢?”

    “这……”楚仁良顿觉尴尬,不知所措。

    沈长汐神情激动地道:“虽说我喜欢英雄,但也不是见个英雄就喜欢一个,我一旦认定,终生不变,我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还请你不要误会了!”

    楚仁良哭笑不得:“沈庄主,我没有误会……”

    “就冲着我为你解毒的这份情意,你就不能叫我沈姐姐吗?”沈长汐目光如火,有些咄咄逼人。

    楚仁良无奈,只好道:“沈姐姐。”

    “楚弟!”沈长汐猛地伸出双手,将楚仁良拦腰环抱。

    “别……别这样。”楚仁良说着,用力地推开了沈长汐。

    沈长汐乞求似地盯着楚仁良:“楚弟,我不在意什么身份尊卑,更不会介意做大做小,即使你有喜欢的人我也不会计较的,只求你让我跟随在你身边,哪怕你天天把我当丫环使唤,我也无怨无悔,真的!”

    “我……”楚仁良的内心彻底崩溃了,是真的无语了。

    这喜欢英雄也实在是喜欢的太疯狂了些!

    自己怎么就走了这霉运成了她心中的英雄了?

    楚仁良哭丧着脸,心中叫苦不迭。

    沈长汐神色黯然起来:“楚弟,你是不是嫌我老?”

    楚仁良断然道:“绝无此意!”

    沈长汐幽幽地道:“你十八二十年华,我却足足长你十岁,再怎么说,我也已经是三十年华的人了,你……你肯定是不可能会喜欢我的。”

    楚仁良正想要开口安慰,沈长汐却是自我安慰了起来:“你现在觉得我老,你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不久以后会改变的,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楚仁良不由得身子一抖。

    这疯狂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她想要干什么?

    沉默。

    一阵短暂的沉默。

    沈长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本正经地向楚仁良问道:“楚弟,荒绝崖上,你准备怎么做?”

    楚仁良毫不迟疑,立即道:“郑虎擎一将龙蛇刺交到我的手上,我便立刻将其击杀!这个人留不得,否则必定为非作歹,兴风作浪。”

    沈长汐想了想道:“那个蛊云极其实也不算太坏的一个人,我和他毕竟朋友一场,你就放他一马好了。”

    楚仁良不假思索:“听你的!”

    沈长汐深深地看了楚仁良一眼,打开了房门,依依不舍地道:“你走吧!”

    楚仁良点点头,唯恐沈长汐又改变主意,又死缠烂打起来,于是不再多言,不敢逗留,飞身扬长而去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