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1984之狂潮 >

第770章赚钱和兴趣

    荆建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习惯,不在公开场合谈论任何政治话题,尤其是在国外:“其实刚才我所说的网络,目的就是在未来打造地球村。到那个时候,也许人类的许多已有习惯都要改变,社会形态也肯定与现在不同。抱歉,我对社会科学没什么研究,所以具体会怎么样?我同样不能想象,只能说肯定能改变每个人的生活。”

    “那么教授,首先感谢您精彩的讲座,并且对您的成就表达敬意。我想请教,刚才您曾经提出地球村的概念,那是否认为,未来各国人民会自由的交流,并且不会被极权国家掩盖住真相”

    荆建无视那名学生最后的那句话,那不是引战吗?他微微一笑:“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想做好眼前力所能及的事。让知识的传播更加便利,蓝星网准备新推出网络百科全书系统。只要你拥有一台终端,随时就能够查询各类知识。”

    果然,话题被吸引过去,一旁的霍费尔教授很感兴趣:“博……教授,编写百科全书你准备投入多少?邀请多少专家编辑审核?”

    无论是哪个国家,百科全书都是个极其浩大的工程,要人要钱还需要很长的水磨时间。

    荆建对霍费尔教授笑道:“全开放系统。每个人都能创建条目,每个人都能编写,每个人都能查询,而且全免费。”

    荆建借用了以后维基百科的概念。反正事实上,维基百科在前世的名声极其响亮,而且能给蓝星网带来惊人的流量。至于以后是否独立经营?商业化还是非盈利?到时候再说。

    果然,这个概念吸引住了在场所有的人。围绕着这个话题,众人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口中随口应答,荆建心中暗暗得意。今天的讲座是赶鸭子上架,对内容是否受欢迎?荆建没什么把握,但起码也不能出丑出到国外去吧?

    而且在另一方面,荆建很怕出现什么喧宾夺主。如果是在美国,保证一大半感兴趣电影什么的,肯定全部对麦婷或者露米娜的绯闻感兴趣。这就有点不像话了,毕竟面对的不是什么狗仔队,而是在大学里做学术报告。

    然而越不想来什么,就越来什么。突然间,站起一位卷发青年,他带着好奇的微笑:“布兰布尔教授,听说您是英格兰足球俱乐部的老板?”

    在笑声和起哄声中,荆建点点头:“是的。”

    “您当时为什么想到买足球俱乐部?”

    其实并非欧洲人不八卦,无非是欧洲北美八卦的角度不同。此时媒体的影响力依然巨大,所以欧洲的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荆建的什么绯闻,也没兴趣了解电影里的某位导演,反而“买下英格兰队”许多人都知道,顺便了解到有个靠网络股成为一日首富的中国人。

    荆建倒是无所谓闲聊几句:“很简单啊?我是球迷,我当然希望能看到世界上最优秀的球星同场竞技。难道你们不喜欢吗?汉堡或者拜仁每年都和皇马或者AC米兰较量个高下?”

    “我们当然喜欢,可是……那您不觉得过多的金钱可能玷污足球这项运动吗?”那青年突然变得尖刻起来。不过这也是此时的风气,认为足球就应该让金钱离开,尤其这就是普通球迷的普遍观点。

    荆建微微一笑,他知道根本不需要几年,那些球迷就会哭着喊着“求土豪包养”。荆建耸耸肩:“你认为巴塞罗那奥运会即将出场的梦之队玷污了篮球运动吗?你认为F1玷污了赛车运动吗?你认为四大公开赛玷污了网球运动吗?反而足球作为第一运动显得很业余,根本没有充分发掘出它的商业价值。”

    这时又起立了一位文秀的女学生,可是她的话却咄咄逼人:“也许我很冒昧,教授您真的来自红色中国吗?我发觉您很崇拜金钱。”

    全场一阵骚动,在欧洲大学中,可以说是左派当道,要不然,也不会酝酿出很极端的赤旗旅。当然,欧美的左派与中国人眼中的左派有很大不同,可以说根本的政治观点都是南辕北辙,但在反对资本家、蔑视金钱和挑战权威方面还是相当接近的。

    对于这样的中二问题,荆建在前世就耳中听出了老茧。和赵霞一起生活在华清园,又怎么会不遇到几个愤青呢?

    “金钱其实很有用,可以用作兴趣的足球俱乐部,也可以用作免费的网络百科全书。至于是否有益于社会发展?我可以作为参考,但主要就是——我喜欢!”

    “呃?”对荆建这个回答,那女学生很意外,“抱歉,布兰布尔教授,你们中国人都是这样的吗?还是……您是个例外?”

    “和你们德国或者其他国家的人一样,中国人之中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并非是贴了标签的面具人。”荆建笑着解释说,“不过在大的社会形态上很类似。学生以成绩作为成功的标志,商人以赚钱作为成功的标志。这并不丢脸,总不能我有能力赚钱不赚,有兴趣花钱不花,显示出那种莫名其妙的清高吧?”

    那位女学生点点头,若有所思的坐回原位。而她边上有位男青年立刻问道:“那您对已经失败的苏联体制怎么看?难道人类社会就一定要金钱至上吗?”

    荆建露出笑容:“我感觉有些偏题了,今天的讲座应该与社会科学无关。”

    在轻笑声中,荆建继续道:“那好,我就最后说说我的观点。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而且留下了完整的历史文献。因此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几十年上百年根本就不算什么,也就谈不上什么得失成败。至于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模样?什么制度?我真的不知道。但已经犯过的错误,我们需要吸取教训,我们绝不能再犯……”

    “……”

    而在门口的位置,海因茨、苏珊娜等几个赤旗旅成员默默的听着荆建的讲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