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三十一节 见贤思齐赵充国

    建章宫,温室殿。

    刚刚下过小雨,天气冷的有些让人发抖。

    几个宫人,围着一个炉火,勉力取暖。

    赵充国快步走过帷幕之间的回廊,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这些三三两两的聚拢在一起烤火的人,没有作声。

    今年冬天,这些小巧的铁皮炉子,就开始在长安内外,风行起来。

    几块蜂窝煤,就能让人烤上一整天,又暖和又安逸,还可以用来烧水热饭。

    更紧要的是廉价。

    蜂窝煤两个才卖一钱,长安城内,几乎人人都消费得起!

    不像往年,一家若是要取暖,木炭一项的花费,就是三百钱往上走。

    而似那种小炉子,更是这股全新风潮里的宠儿。

    据说,最开始是新丰那边推出来的产品。

    体型很小,最多也就能放下两块蜂窝煤的样子。

    但,便宜、皮实!

    市面上售价,也就二十钱到三十钱左右。

    而且,轻便易用,甚至可以提着到处走。

    所以,一下子就畅销了起来。

    然后,引来八方山寨,甚至有些无钱的穷汉,自己动手,打制一个,居然也可以提着到处跑。

    “那位张侍中,还真是有些奇谋妙想……”赵充国在心里想着,脚下的步子,却是忍不住快了起来。

    进了内殿,一位天子身边的近臣,立刻迎上前来,说道:“赵侍中,您可来了……陛下,已在等候多时呢!”

    赵充国认得这人,知道他是现在这宫中资历最老,权势最大的黄门侍郎领内廷谒者令郭穰。

    数月前,一场风波,令这宫廷宦官势力洗牌。

    此人,成为了那场风波中的幸存者,由之一飞冲天。

    据说,那场风波的始作俑者,也是那位张子重……

    “还真是那里都有他……”赵充国心里叹着,不得不佩服那位同僚的能耐。

    一个人能到处搞新闻,不是大事。

    但若他能每次都搞一个大新闻,然后全身而退,这就是本事了。

    嘴上,赵充国却是笑着拱手行礼,问道:“郭令吏,却是不知,陛下何故诏我?还望令吏提点……”

    说着,便塞了一枚麟趾金到郭穰手里。

    郭穰摸着麟趾金,脸上露出笑容,轻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新丰那边长孙殿下急奏,向陛下禀报了一件事情……”

    “陛下,有些拿不准,所以请侍中来询问一二……”

    “何事?”赵充国面色严肃起来。

    他是现役军人!

    哪怕如今拜为侍中,也依然兼着假玉门校尉的职务。

    这等这次长安镀金完成,就可以回到玉门关,然后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将军。

    所以,天子找他咨询事务,肯定和军事有关。

    而西域那边,最近可真是风起云涌,好戏连连!

    虽然,自冬十月后,居延方面的信使就渐渐稀疏。

    但也保持了五日一报的密度。

    所以,虽然在长安,赵充国也能及时掌握前方的情报。

    就听着郭穰道:“张侍中和乌孙使者,谈了一个新条件,陛下闻而甚喜,只是,因西域路远,故而想咨询侍中,西域之事……”

    赵充国听着,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他还以为……

    有仗打了呢!

    不过……

    他还是勉强露出笑容,对郭穰拜道:“谢过令吏!”

    …………………………

    在郭穰引领下,赵充国来到了天子的寝殿中。

    “臣充国恭问圣安……”和往常一般,规规矩矩的叩首顿拜,然后抬头。

    赵充国这才发现,原来,天子不止召见了他一人。

    天子还同时召来了如今还未启程动身南下的太子刘据,赵充国立刻明白,事情比想象的要大。

    因为……

    太子刘据,素来和军方尿不到一个壶里。

    特别是边塞军人,对这位储君的观感,真的是好的有限!

    谁叫,这位殿下自成年以来,多次呼吁‘和亲’,甚至力主推动汉匈和谈!

    关键是,差点被他真的谈成功了!

    汉军自什长以上,可没有一个人稀罕什么劳什子‘和平’。

    便是士兵们,大约也不喜欢。

    没了战争,这上上下下几十万人马,做什么?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若是如此,那大家伙从小就刻苦磨砺武艺,打熬身体,甘冒奇险,背井离乡,在居延一带又是图啥?

    所以,边塞军人,真的很难对主和派的太子,有什么好感。

    甚至连忠诚心,也是浅薄的很。

    越上层,越是如此。

    到了将军一级,平日喝酒喝醉了,对着长安方向大骂‘竖子’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赵充国知道,贰师将军李广利对类似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鼓励、默许的。

    整个边塞都知道,只是没人说破罢了。

    在心里微微想了想,赵充国忽然想起了方才郭穰告诉自己的话。

    “陛下闻而甚喜……”

    在心里微微琢磨了一会,他便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了。

    而天子的声音,也从上方传来:“赵卿平身……赐座……”

    “臣谢陛下隆恩……”赵充国爬起来,然后装作刚刚看到刘据的样子,赶忙上前拜道:“臣见过家上,家上千秋……”

    “卿免礼……”刘据矜持的紧了紧衣领,然后就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赵充国在一个宦官的带领下,坐到下首的席位上。

    立刻,就有着侍女,奉上一些零食。

    主要是红枣、杏仁一类的干果,此外,还有着一小碟的鱼酱。

    这是最近才出现在宫廷供应上的东西,据说是大司农一力推动的结果。

    不过,赵充国之所以关注这些鱼酱,却是因为,大司农在上个月正式开始在给居延的军需物资里,配备鱼干、鱼胶。

    数量虽然不多,但居延方面非常感兴趣,贰师将军据说已经派人回朝,想要大司农加大供应。

    听说,这是因为这两种物资,在野战部队广受好评。

    据说,鱼干的效果,不下于肉干。

    骑兵带上一袋,足可坚持数日。

    而那鱼胶就更了不得了!

    已经化身万能产品,无论是战车修补,还是弩机修复、粘黏鞋履,效果都好的出奇。

    哪怕是在严冬季节,这些海鱼炼的鱼胶,效果也不打折扣,比过去用的鹿胶、牛胶、驴胶好多了。

    更关键的是便宜!

    而这些……

    “似乎也是那位张侍中的手笔……”赵充国在心里呢喃着。

    海官船队北上,便是那位在背后怂恿的。

    却想不到,这一北上,不仅仅发现了全新的超级渔场,有着近乎捕不完的鱼群。

    更皆是大鱼!

    肉多、皮厚,吃起来味道也很棒!

    想到这里,赵充国就忍不住低下头来。

    坊间说,那位号称张蚩尤。

    但赵充国看来,哪里是什么张蚩尤?

    这怕是张乌鰂吧……

    这么多手,什么地方都能见到他的影子。

    心里面虽然吐槽着,赵充国却忍不住拿着刀叉,叉起一块鱼酱,往嘴里送。

    仔细嚼了嚼,味道好像有些甜。

    便听着天子问道:“卿久在玉门,想必熟知西域之事……”

    “朕闻西域诸国,有陋俗,恶妇人……不知道爱卿可有听说?”天子轻笑着,笑容灿烂。

    赵充国赶紧放下刀叉,咽下嘴里的鱼酱,答道:“回禀陛下,臣略有所闻……”

    “哦……”天子听着,笑着点点头。

    一侧的太子,看上去也是神色肃然。

    赵充国心有疑惑,但也是不敢多问,只是低着头,一副恭听圣训的样子。

    良久,他听到天子道:“朕久闻胡人之俗,多恶、陋之习,奈何朕德薄,无以致远方,不能教化六合,使王化远播……”

    赵充国立刻拜道:“臣死罪,未能尽力为陛下驱逐匈奴,拯救万民……”

    “卿何罪之有?”天子道:“快快起来!”

    “太子……”天子却是扭头看向一侧的太子:“如今,太子还有何顾虑?”

    “儿臣没有了!”太子起身,对着天子恭身拜道:“救人于水火之中,乃是大德!”

    “汤武网开三面,致有天下!”

    “儿臣不才,请父皇准长孙之请,令父皇之德,亦可泽于四海之外,六合之中的夷狄,譬如汤武,泽被天下!”

    赵充国在一旁看着,虽然依旧云里雾里,但差不多摸到一些脉络了。

    ………………………………

    太子拜辞后,赵充国本来也想走,他实在是太好奇,新丰那位又玩了怎样的花活?

    打算去学习学习。

    孔子不是说了吗?

    见贤思齐。

    遇到君子,就要请教和学习。

    这样才能贴近君子的境界,提升自我。

    而赵充国现在深感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特别是与那位‘张乌鰂’相比,大大不如,需要仔细学习,认真领会。

    可惜,天子却是留下了他。

    “卿来长安,也有两月了吧?”天子问着。

    “托陛下洪福,如今已是七十二日……”赵充国低头答道。

    “卿在长安,住的如何?可还习惯?”天子又问。

    “陛下厚爱,臣在长安,如在家宅,倍感亲切!”赵充国立刻答道。

    天子听着非常满意,起身上前,伸出手来,撘在赵充国身上,这让赵充国真的是感动不已,就差当场泪奔。

    对于大臣而言,能与天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这说明了天子对自己的信任,已经达到了亲信的地步。

    毫无疑问,这是人臣的最高追求!

    “卿久在玉门关,对西域诸国,应该是了解通透……”天子轻声道:“便与朕仔细介绍一下西域各国的情况吧……”

    赵充国听着,更是陷入亢奋的情绪之中。

    汉家经营西域,虽然始于博望侯张骞,但,数十年来国家对西域的关注,根本不够!

    旁的不说,长安的三公九卿,几个知道西域有多大?有多少国家?

    边塞将领,屡屡发回各色情报,可惜,却都不受重视。

    国家的战略目标,只有一个匈奴!

    顶多,还能关注一下大宛、楼兰、乌孙这样的王国。

    至于其他人?

    抱歉……

    即使是天子,其实也不关心除乌孙外的西域各国。

    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但……

    赵充国知道,这是好事。

    意味着国家将会把资源向西域方向倾斜,而不是死死的盯着浚稽山方向。

    作为从前线回来的军人,赵充国始终认为,西域才是破局的关键。

    浚稽山……

    实在不适合作为突破方向。

    因为,当地山高林密,河谷众多,大军行进非常艰难,也不利展开。

    西域就不一样了。

    突破蒲类海后,直趋天山,只要拿下天山,整个西域就敞开在汉军兵锋面前,予取予求。

    ………………………………

    三个时辰后,赵充国才走出温室殿。

    此刻,他满脸惊愕。

    天子不仅仅听了他仔细介绍的西域情况,还多次向他提问。

    这让赵充国,真的是兴奋不已。

    以为国家,打算重启天山会战,将战略重心重新倾斜。

    可是……

    在将要辞别的时候,赵充国却从天子口中,听到了一些讯息。

    “张子重和乌孙人达成了一项协议……”

    “以允许乌孙遣使来汉太学学习的条件,换取乌孙贡汉女子……”

    这个事情,让赵充国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事情,肯定是好事!

    作为假玉门校尉,身处汉与西域贸易的最前线之一。

    赵充国在玉门关见过各色胡姬。

    边塞汉军将士,也有许多娶了胡姬为妻为妾者。

    这些胡姬,在赵充国看来,都是勤劳、肯做,能吃苦,善于持家的女子。

    虽然,不如诸夏女子血统尊贵,习俗相近。

    但……

    这些胡姬有一个优势好生养!

    许多娶了胡姬的将士,基本没有遇到过难产。

    若能引进胡姬,赐给中国平民,赵充国知道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

    但问题是……

    “张乌鰂……”

    “还真没说错呢……”赵充国砸吧了一下舌头:“连这样的办法和主意都想的出来……”

    “难怪,其年纪轻轻,便深得圣眷,更有长孙信重……”

    他抬起头,望向前方,轻声道:“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

    “诚哉斯言……”

    “俺是得找时间去新丰,当面请教了……”

    “如何才能练得出这样的本领和智慧……”

    说到这里,赵充国就舔了舔舌头,内心充满了期待。

    事实证明,带兵打仗的将军,每一个能成功的,都是集疯狂、冷静、大胆、谨慎、贪婪、小心、残暴、有义等无数矛盾于一体的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