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大千劫主 >

第2069章 遗忘的尽头 逝去的英灵

    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四周流淌着稠密的法则,支撑起一个巨大岛屿悬在空中。

    这是天空之城,基本上每个大城市都有这种东西,不然还有资格叫大城市?

    天空之城的云端餐厅之中,一个巨大的屏幕渐渐熄灭,上边只剩下短短的话语:“神魔都陨落了,但世界活下来了,或许在许多年以后,早已没人能记得他们,但他们却永恒存在。”

    “因为世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他们的鲜血,每一缕空气,都凝聚着他们的灵识。”

    阵法录像终于结束,四周众人常常出了口气,又纷纷笑了起来,开始干杯。

    衣着光鲜的人们,纷纷谈论着这个录像作品。

    “拍得很不错,剧情很走心,就是最后太煽情了。”

    “是啊,这个导演一直走的这个路子,虽然他很擅长做构架和体系,但也总是很狗血。”

    “拍玄幻录像不好好拍,非要扯什么苍生,什么付出拜托,这都什么时代了,这种神啊魔啊的,骗得了谁啊。”

    一个胖子点头道:“不错,虚构的东西,还扯得那么高大上,大家就是图一乐,又不是他妈上政治课来了。”

    “还为世界而死?世界就在那里,谁需要为它死?唯物主义不好好学,非要搞这些玄学。”

    四周的声音不绝,餐厅的角落,一个年轻人攥紧了拳头,气得饭都吃不下。

    凯瑟连忙拍了拍他的背,无奈道:“你啊你,都几万年了,还是这么个臭脾气,你跟一群凡人计较什么嘛。”

    “我就是听不下去!”

    吉娃哼了一声,猛喝了几口酒,才叹声道:“我是按照最真实的历史来拍的,并没有过分修饰,该夸的夸,该批评的也批评了,这群傻货不懂,还说老子煽情。”

    “要没有神雀撑着,要没要那群至尊心怀天下,他们哪有今天的好日子。”

    凯瑟苦笑道:“好啦,每年都抱怨这些东西,凡人本就不需要记住这些啊,他们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就行。”

    吉娃道:“我看他们就是欠揍,不行,我得去揍他们一顿。”

    “别别!”

    凯瑟连忙拉住他,急道:“你都进监狱三次了,我可不想一等就是好几年,你知道我离不开你的,一天都离不开呀。”

    说到最后,她已经抱紧了吉娃,娇声道:“你听我的嘛。”

    “行行行。”

    吉娃无奈摇头,每次生气,凯瑟就来这一招,几万年了,偏偏自己每次都受不住。

    旁边那个胖子看到了这边的情况,眼中露出惊艳之色,不禁道:“好好的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吉娃大怒,直接站了起来道:“我们天造地设的一对,轮得到你这个妖怪来反对?”

    胖子瞪眼道:“我靠,隔那么远你都能听到,你是修真者吗?”

    “他并非修真者,他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之一,与你相同。”

    一个清澈的声音传来,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僧袍的年轻和尚缓步走了进来,他头顶发亮,眉如横剑,目中似有星辰,五官俊美,丰神如玉,双手合十,自有一番出尘气质。

    “无量般若。”

    他微微施礼,轻声道:“吉娃施主,凯瑟施主,神交已久,而今终见了。”

    静!

    无比寂静!

    整个餐厅落针可闻!

    然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声尖叫!

    “天啊!好帅的和尚啊!”

    “我愿意!我可以!”

    “我虽然怀着孕,但我可以等!”

    “呜呜呜快,快用阵法相机拍下来,我要发到规则心灵世界去。”

    “怎么可以有这么帅的人啊!”

    吉娃没有理会四周的喧嚣,他的脸色早已变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知道他名字的人已经不多了。

    他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道:“不知高僧是何人,竟然认识我们夫妻。”

    四周的姑娘们也连忙安静了下来,她们太想知道这个僧人的名字了。

    僧人轻轻道:“贫僧法号无望。”

    “辜望!”

    凯瑟已然是惊呼出声。

    吉娃身影一震,张了张嘴,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

    良久之后,他才又鞠一躬,颤声道:“原来是神雀之子,在下以前有听过你的传说,据说你很早就行走寰宇去了,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见,真是缘法。”

    辜望缓缓一笑,道:“万般皆在彼岸,一切都是缘法。”

    “靠原来是拍录像的啊!”

    “还神雀之子,神雀就是那个传说中拯救天地的人物呗?”

    “看来要出续集了,连子嗣都安排上了。”

    吉娃额头青筋暴现,低吼道:“住口!你们知道什么!你们就是”

    “施主。”

    辜望忽然开口,打断了吉娃的话。

    吉娃愣了愣,才叹声道:“我并非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只是听来太气了。”

    他面露苦涩,眼中尽是沧桑,遗憾道:“世界变得很繁荣了,人们都过得很好了,但伟大的存在,却被遗忘了。”

    辜望轻笑道:“施主,你怎么又知道,这不是伟大所想要见到的呢?”

    “啊?”

    吉娃张大了嘴。

    辜望道:“遗忘伟大,即是伟大存在之所愿啊。”

    “世界最好的时候,就是不需要神祇的时候。”

    这两句话钻进了吉娃的心,令他呆了十多个呼吸。

    然后他才苦笑道:“或许如此吧,我勘不破,也无法理解,这应该是我无法成就至尊的原因。”

    “你信他个鬼!”

    一个暴躁的声音忽然传来,只见一个穿着连衣裙,戴着大墨镜的美女大步走进来。

    她取下墨镜,大声道:“臭弟弟!你怎么天天装神棍啊你!都装到吉娃这里来了!”

    辜望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凯瑟惊喜道:“希儿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辜希笑道:“我和韩秋娘亲来看这个臭弟弟,他不回家,只好我们来找他啦,没想到你俩也在,真是巧了。”

    吉娃道:“我们在这里住了几百年了。”

    辜希点了点头,道:“回头再找你们聚,我先把我这个臭弟弟带去见韩秋娘亲去。”

    辜望连忙道:“施主,贫僧已经出家,正游历大千寰宇,追寻心中”

    “追你个大头鬼啊!”

    辜希一把扣住他肩膀,咬牙切齿道:“臭小子你跟谁说话呢!在哪里装神棍都可以,别在你姐面前装,小心我揍你。”

    辜望道:“你不是贫僧的对手。”

    辜希冷冷一笑,道:“好啊,瞧不起我这个圣雄巅峰是吧?你现在不也只是圣雄吗。”

    吉娃道:“可是我看他,好像是在刻意压制”

    辜希笑得更加灿烂,眯眼道:“辜望你想好了,现在是我来找你,等会儿可就是韩秋娘亲来找你咯。”

    “我回”

    辜望果断点头。

    辜希捂着肚子大笑,韩秋娘亲的名头果然很好用,大家都怕她。

    她拉住辜望的手,道:“走吧!回家看看!多少年了都!”

    辜望道:“父亲何在?”

    辜希的笑容瞬间僵硬,低声道:“韩秋娘亲说,父亲在战斗。”

    遥远的大衍,混乱的规则深处,数十道齐天一般的身影摇摇欲坠。

    他们的躯体早已崩灭,他们的灵魂疲倦不堪。

    鲜血早已流进,淹没了不知道多远。

    那一个恐怖的黑洞,已经只剩下最后的力量在挣扎。

    “它终于要灭了,它撑不住了。”

    “是啊,多少年了,石尊你还记得吗?”

    “又过了七千多年了吧,我们这些老骨头啊,总算是熬过来了。”

    “神雀呢,他还好吗?”

    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同时朝另外一个方向看去,那里只有无边的血海,什么也看不见。

    七千多年前,他一个人去面对生命源头,召唤了镇界灵柩棺,以死克生。

    那一战惊天动地,法则将一切都淹没,爆炸持续了上千年。

    如今早已没了声息,生命源头和神雀都已经消失了。

    不知道他们都活着,还是都死了,亦或者只活下来了一个。

    几千年了啊,神雀你在哪里

    “神雀!”

    “辜雀你还活着吗!”

    “你不能死啊,你太年轻了,你还有希望。”

    “是啊,我们这些老东西,只有这个成就了,但你不一样啊。”

    “不对,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了,似乎和生命源头一起崩碎了。”

    “不可能!他虽然不是太强,但他有太大的韧性了,绝不该这么灭亡的。”

    “可那是生命源头规则啊。”

    大衍规则涤荡,所有的声音都如泥牛入海,没有荡起任何波涛。

    一种莫名的悲哀从众人心底涌出,即使是至尊,即使他们已经存活了无数亿年,此刻都不禁绝望。

    一个最有希望的年轻人,陨落了。

    “我们太孤独了,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们活着。”

    “身后的世界吗?”

    “是啊,身后的世界,可是神雀死了,没有希望了。”

    一号大吼道:“他死了!大千我们来守!”

    石尊也怒声道:“对!我们来守!我们绝不放弃!就算是死,又如何?”

    “保不住大千,也保不住我们自己的寰宇,倒不如,死在这里。”

    “如果有觉醒的后来者,他们会看到我们的鲜血。”

    “即使是大衍,也抹灭不了我们几十个人流淌在这里的鲜血。”

    “来吧!无论面对什么!我们守住大千!”

    怒吼声纷纷传出,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这里的声音。

    这里隐秘,这里伟大。

    这里孤独到极致,却又决定了一切

    神魔学院,院长办公室。

    一个中年男子靠在椅子上,淡笑道:“同学,你的天赋很不错,但要进神魔学院还不够,就差一点点。”

    一个年轻女子就坐在他对面,沉默了片刻,才轻轻道:“可是我考试完全通过了。”

    中年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饶有意味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女子。

    说实话,他活了三百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味道的女人。

    她很漂亮,漂亮得让人自惭形秽,可相比于她的气质来说,漂亮已经并不出彩了。

    她总有一种冷冷的感觉,像是机械姬,但又是活生生的人。

    她说话的语速很慢,也没有什么语气,但却足以让人浑身发热。

    尤其是她嘴角那颗红痣,该死,那太诱人了。

    院长几乎都忍不住搓了搓手,笑道:“你说得没错,但我还是认为你天赋差了一点,要知道我们神魔学院可是宇宙连锁,收的必须是天才中的天才。”

    “你虽然考试过了,但我不同意,你还是进不去。”

    女子缓缓点头,道:“那我走吧。”

    “哎等等。”

    院长暗道这小姑娘不开窍,眯眼笑道:“只差一点点,我还是可以通融一下的。”

    女子道:“那多谢院长。”

    院长打量着她,舔着嘴唇道:“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女子的脸色几乎更加冷了,她淡淡道:“院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院长大笑了起来,点头道:“懂事,今晚就住这里吧,我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天赋,以后也随时跟进,查看你的学习成果。”

    女子站了起来,目光渐渐凝聚起来。

    院长脸上的笑容僵硬,一时间汗水都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压力。

    这压力,正是来自于这个小女孩。

    女子寒声道:“神魔学院建立的宗旨,是为了帮助那些身具天赋而有没有机会修炼的天才,是为了普及修炼之道,加快世界发展”

    “是为了给寰宇宣扬一种意志,一种公平,一种包容。”

    院长浑身发抖,颤声道:“你你是谁!”

    女子继续道:“而你身为一院之长,神阶修者,却将神魔学院的宗旨抛之脑后,利用职权之便,行无耻之事,实为最大恶极。”

    院长猛然站起来,聚起全身元气,厉吼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女子缓缓道:“你配知道吗?”

    她抬起头来,淡淡喊道:“李道尘,来一趟。”

    院长瞪大了眼,已经是吓得脸色惨白。

    她她竟然敢直呼星主之名!李道尘,可是七千余岁的苍穹之境啊!他是这几个星球的最高统治者啊!

    仅仅十多个呼吸,一个身穿道袍的身影便直接出现在了办公室内。

    他并不苍老,看起来反而很年轻,一身淡淡的出尘之意,颇有些仙风道骨。

    见到韩秋,他眉头紧皱,抱拳道:“这位前辈是谁?光临本地,不知有什么事?”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但他却能感受到对方的恐怖,那种完全无法探知的可怕。

    女子缓缓道:“我是韩秋。”

    李道尘身影剧震,忍不住猛退数步,几乎都站不稳了。

    他张大了嘴,深深吸了口气,连忙鞠躬而下。

    “参见韩秋至尊。”

    他的语气极为恭敬,不单单是因为韩秋的强大,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出自于哪里,他知道自己恩从于何人,也知道韩秋的丈夫是谁。

    韩秋淡淡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神魔学院出来的?”

    张道尘连忙点头道:“是,七千四百六十一年前,入学神魔学院,后被破格录取至高级研修班,有幸见到过一次轩辕轻灵院长,此乃学生一生之荣耀。”

    旁边的院长都傻眼了,他不知道韩秋是谁,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轩辕轻灵是谁啊。

    后边墙上还挂着她的简笔画像呢,那可是神魔学院的创始人之一啊,天知道多大的来头,反正每个星球基本上都有神魔学院,无论多么牛逼的大佬,多么可怕的恶魔,都不会去神魔学院闹事,这是众所周知的。

    曾经也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去闹过,杀了神魔学院几十个学生,第二天就跪在了神魔学院校门口,被神雷鞭笞三百年,活活打死,震惊了整个星系。

    这这和创始人都扯上关系了吗?

    韩秋道:“你的地方,神魔学院出问题了,什么问题你自己去查,该怎么处理你也明白,我只要一个结果,就是我下次来的时候,神魔学院没有问题。”

    张道尘满脸涨红,大声道:“请至尊放心,张道尘,心中有数了。”

    他抬起头来,却发现韩秋已然消失了。

    院长在旁边喃喃道:“星主,她人呢?”

    张道尘看着远方天空,深深叹了口气,鞠躬三次,方才擦了擦汗水。

    紧接着,他回头朝院长看去,咬牙道:“我张道尘出生于神魔学院,始终秉持大义,却没想到有一天会招来韩秋至尊”

    “你让我颜面尽失,这无所谓,但你却让我北帝星蒙羞啊!”

    他一掌按在了院长头上,直接读取了他的记忆。

    于是,张道尘都傻了。

    他看着院长,瞪眼道:“你刚刚,敢qian规则韩秋至尊?你他娘的疯了吗!”

    而学院的操场上,韩秋看着眼前的僧人,罕见的露出了笑意。

    她点头笑道:“很不错,圣雄大圆满,只差一步便可证道九五至尊,大千寰宇,你当是第一天才,算是没有辱了你爹娘赋予你的天赋。”

    说到这里,她眉头微微一皱,又道:“不对,能证至尊而不入?为什么?”

    辜望哪里敢装逼,他啥也不怕,啥也淡然,但就怕眼前这号人物。

    看到她皱眉,辜望的心就在打颤。

    吞了吞口水,恭敬道:“韩秋娘亲,我大道还未圆满,即使证得九五至尊,境界也不会稳定,所以想再等时机成熟。”

    辜希撇了撇嘴,刚刚不是自称贫僧吗?现在怎么开始说“我”了?哼!

    韩秋点头道:“不急不躁,心境坚固,很好。”

    “你最近有空去看看你娘亲,我感觉她快要醒来了。”

    听到此话,辜希辜望都不禁大喜。

    辜望连忙道:“娘亲真的要醒来了?她醒来恐怕便是九五至尊了吧?”

    辜希瞪了他一眼,大声道:“怎么可能才九五至尊,娘亲必然已经是混元大罗至尊了,韩秋娘亲在四千年前,就证得混元大罗了。“

    韩秋摇头道:“你们娘亲醒来,即是万道鸿蒙。”

    “啊!”

    两人彻底傻了。

    韩秋缓缓笑道:“大离渡惘觉正未来佛,真正的般若之境,真正的智慧彼岸。”

    她抬头朝天望去,呢喃道:“她之醒来,是否在冥冥中预示着什么呢?或许我该去大衍看一看了。”

    黑暗的大衍深处,有一群伫立的雕像。

    那并非实体,只是灵魂而已。

    他们近乎透明了,却依旧散发着惊天动地的大道之光,每一缕大道之光,都足以压塌一方世界。

    而这里的光,数之不尽,照耀无尽大衍之域。

    大衍早已涌动,如潮水一般浩浩荡荡,不断冲击着他们,已不知冲击了多少年。

    无数的规则崩溃,无数的规则又衍生出来,继续冲击过来。

    大衍的力量是无穷尽的,他们的意志也像是无穷尽一般。

    “呼这一波我们又挡下来了。”

    “持续了多少年?”

    “好像是两千多年吧。”

    “奇怪,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啊,为什么只是这些小打小闹,没有出现真正的规则聚合体?”

    “是因为大衍规则从静止又开始运动了吗?”

    “按照道理来说,高级大道一旦处于稳定期,便很可能诞生意识规则,但这些年来,大衍却越来越活跃,难道是所谓的惩戒停止了?”

    “不应该啊,惩戒并未真正降临界域之中,而是全被我们挡下来了,大衍不可能就此罢休才对。”

    一号试着说道:“会不会有其他原因?”

    众人面面相觑,满脸疑惑。

    “有什么东西可以左右大衍?”

    “没有,即使是我们合力,都无法影响到大衍。”

    一号想了很久,忽然道:“这一次的惩戒是因为道祖鸿钧的牺牲,惩戒的对象是大千寰宇,我的意思是惩戒的对象,是不是可以影响大衍?”

    此话一出,众人眼睛顿时一亮。

    这句话,似乎有那么点道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只有两种情况!”

    石尊大声道:“一,神雀已死,大千寰宇再无万道鸿蒙至尊,惩戒已然完成。”

    “二神雀未死!所有的惩戒,都被他承载了。”

    众人呆住了。

    神雀未死!

    多么令人激动的四个字。

    他们几乎都忽略了其他,只有这句话在脑中回荡。

    “感受到了吗?”

    一号的声音都在哽咽,他咬牙道:“没有身影,没有动静,没有任何气息,但身为万道鸿蒙至尊,尤其是我这种专注于灵魂的万道鸿蒙至尊,总会有一丝冥冥之中的感受。”

    他看向四周,呢喃道:“我似乎感受到了神雀的存在。”

    “可是我们都没有感受到。”

    石尊沉声道:“他没有了,完完全全的没有了。

    “不!”

    一号摇头道:“你们在灵魂方面的研究不如我,我真的感受到了他的存在,虽然我找不到原因,但冥冥之中的感悟不会错的。”

    “甚至,我也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但我确信他一定活着。”

    一号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四周众人,郑重道:“诸位,在我们之中,我最了解神雀,他的事情我都清楚。”

    “我坚信他是一个伟大的灵魂,是一个坚韧不拔的生命。”

    他呢喃说道:“我们之中,几乎都是天资卓绝,一路无敌,越级乱杀,从无败绩,仿佛注定伟大一般,走到了今天。”

    “大家都是传奇,都是人中龙凤,都是最强者。”

    “但辜雀不是,他的一生充满了坎坷。”

    “他多次失去修为,从头修炼,多次陷入死亡的绝境,靠着最后一丝执念活下来。”

    一号沉声道:“无论你们信不信,但我相信,他现在或许就处于这样的状态。”

    “不!我们相信!”

    “对,我们都相信他。”

    “年轻的力量,是世界最有希望的力量。”

    众人互相大吼着,似乎这样才能找到一点信心,让自己的道心更加坚固。

    哪怕是冥冥中的希望,他们也想相信一次。

    而事实上,正如一号所料,辜雀的确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

    将近一万年前,他召来镇界灵柩棺,于生命源头的规则决一死战。

    但因为镇界灵柩棺只是代表着大千寰宇的死亡规则,法则总量不足以和生命源头抗衡,所以很快就落了下风。

    在最极端危险的时候,辜雀被迫感悟大衍,灵魂进入了“空”的状态,企图再一次找到那所谓的“内壁”,短暂触及大衍。

    可是大衍是无穷变化的,“内壁”的触碰是随机的,辜雀这一次失败了,他一直都没能等来“内壁”。

    于是灵魂不可遏制的散开,无限散开,直至稀薄,只是还没有最终消亡。

    因为有另外一股力量牵扯着他的灵魂——冰洛。

    说来也是复杂,冰洛是大千寰宇最古老的一片大陆诞生灵识,又由各大强者的规则诞生魂识。

    如今魂识被埋葬于永恒世界,灵识留在了大千世界。

    或许是自己和她的结合,导致刚才灵魂无限拉扯散开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丝莫名的羁绊。

    大千寰宇的物质,不能离开寰宇,这一丝羁绊,就像是大千寰宇遥遥拉扯着辜雀灵魂的线,让他还有最基础的意识。

    而也正是如此,大衍的惩戒几乎全部朝他涌来。

    但他的灵魂已经陷入了“空”,这种空是感悟大衍而来的,竟然让大衍的惩戒晕头转向,各处乱炸,却总是找不到自己。

    辜雀万万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听到一号的话,他也不禁感叹一号对灵魂的研究很牛逼,自己都陷入“空”了,他竟然还有冥冥之中的感受。

    但辜雀却无法回应,他只有这样一直吊着,继续等待“内壁”的出现,也就是那一缕异数。

    可外边的诸天至尊,快要承受不住了啊。

    时间成了最大的难题,天知道自己会这样多久,或许是几万年,万一是几百亿年呢,黄花菜都凉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在辜雀和诸天至尊都陷入困惑和迷惘的时候,一声叹息却响起了。

    “唉”

    这一声叹息,让诸天至尊瞬间变色,甚至辜雀都吓了一大跳。

    这声音不该属于世间啊!

    “道祖鸿钧!”

    石尊惊呼出声:“不可能吧!”

    “但的确是他的声音,我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一号都不禁爆了粗口。

    “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道祖鸿钧的声音响起,只见一缕道韵从大衍之中飘来,化作鸿钧的虚影。

    辜雀都傻了,要不是他处于这个状态,他恐怕也要惊叫出声。

    一号道:“鸿钧你怎么回事,你是人是鬼!哎不对,这不是灵魂。”

    “别猜了。”

    鸿钧虚影叹道:“灵魂早已灭了,连一缕灵识都留不下来,大衍的力量太浩瀚了。”

    “这是我留下的声音而已,主要是给你们说几个关键的点。”

    他看了四周一圈,忽然道:“辜雀呢?”

    众人对视一眼,无奈摇头。

    一号道:“我只能告诉你,他没死。”

    鸿钧叹声道:“我以死亡的代价,弄懂了一个关键的信息。”

    “什么信息?”

    鸿钧道:“大衍,并不是无穷不循环永恒变化的。”

    “正如之前辜雀论道所说,如果大衍是永恒变化的,那么变化的本身,就成了一种‘不变',这显然与大衍的本质违背了。”

    “我去了大衍深处,终于发现,大衍的确不是永恒变化的。”

    “它有轮回!”

    话音很虚弱,却如惊世宏声,震得众人灵魂发颤。

    “还有一句话,也很重要。”

    鸿钧一字一句道:“不要认为世界是死的,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我们从不孤独。”

    鸿钧的话像是震彻了万古,但他的虚影也终于消逝。

    这是他最后的力量了,他只能承载着这么多信息,在大衍之中漂流着,依照着冥冥之中的感应,来找寻辜雀等人。

    他找了一万多年,才终于找到。

    声音说出,一切便如云烟一般消散。

    逝去的英灵,早已被遗忘的存在,依旧没有放弃这个世界。

    这里也是被遗忘的尽头,凡人们可以大放厥词说不存在所谓的神灵,他们不在乎。

    他们永远不会放弃世界。

    “唉安息吧鸿钧!安息吧!失去的英灵!”

    众人叹息着,却很难明白鸿钧的话。

    但辜雀明白!

    他似乎找到了一条路,一条真正的路。

    “鸿钧,你的牺牲是伟大的。”

    “我一直认为你的路是错的,但也没有真正找到正确的路,而今天,你带着正确的路回来了。”

    “我们终于走到了一条路上。”

    “安息吧!伟大的道祖!”

    “安息吧!大千文明之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