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药供应商 >

第二二零章 和医术无关

    经历过春夏秋冬,经历过枯荣交替,这些山柴是生命的结束,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开始,但是今天它们却要挥另外一种作用,生火。

    王耀在山上熬制药剂使用的都是山柴,而不是现在那些门诊或者医院之中普遍使用的电能或者是天然气,这是一种对传统的尊重和继承,也是对药剂的效果一种保证。

    一上午的功夫,王耀寻遍了附近的几座山,收集了不少的山柴,就堆积在小屋的后面。

    “看着天气,多半是好不了了。”

    王耀抬头看着天空,还是阴沉着,也不下雨,只是风吹在身上稍微有些凉意。

    中午的时候他也没有回家吃饭,直接在山上凑合了一顿。

    一卷道经在手,诵读了一遍。

    休息一下,

    收好道经,他直接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午休。

    嗡,他刚刚躺下,床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田远图的电话,可是有段时间没有见过这个大忙人了,他从王明宝他们那里听说这位田大哥最近忙着公司的事情,连平日里的聚会都没有参加过。

    “田大哥,最近很忙啊?”王耀接起电话之后笑着道。

    “是我啊,王医生。”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确实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

    “嫂子,有什么事吗?”王耀一愣旋即知道对方是徐佳慧。

    “远图的身体不他舒服,头晕的厉害,可是去医院去没检查出什么来,想请你给看看。”

    “好啊。”

    “你下午有空吗?”

    “有。”

    “我们下午过去找你。”

    “行。”

    本来王耀还想出诊的,却没想到对方先说了,他便不在多说些什么。

    他在床上小睡了片刻,然后被犬吠声吵醒。

    有人上山了。

    来人是一对夫妇,正是田远图和徐佳慧。

    田远图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是看上去不健康的蜡黄色,而且看上去十分疲敝的样子,眼神也有些暗淡,他旁边的妻子则满是担忧。

    “进来坐吧。”

    王耀将两个人请进来屋子里,然后为他们泡了一杯茶。

    “先稍微休息一下,然后我给你看看。”

    不过是上山这段路,田远图就有些气喘了,这在以前可是不曾生的事情。

    一杯清茶,鸟语花香。

    “这几天很累吧?”王耀在为田远图号脉诊断之后轻声问道。

    “嗯,忙着公司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加班。”

    “生意都做到这样的程度还用得着这么拼吗?”

    其实田远图的病因很简单,过度的劳累,而且颈椎有些受损,因此会有头晕目眩的情况生,只要进行简单的按摩治疗就能够有效的解决,更重要的事情是要好好休息,注意不能够过度的劳累。

    人到中年,身体健康要格外的注意,一些疾病往往是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开始产生,这个时候如果不加注意和治疗,这些你平日里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疾病很可能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之下展成为顽疾,让你在接下来几十年的生活之中后悔不已。

    “我准备忙完这一阵子就退休。”田远图笑着道。

    王耀听后也是笑了笑,这话他不会当真。有许多人都说过类似的话,

    这是我最后一次誓,

    我要从明天开始努力,

    下次绝对不会生了,

    ……

    诸如这般。

    钱,没有人会嫌多,就看你是否能够看得开。

    “怎么样?”

    “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要注意休息。”王耀道。

    “坐直身体,我给你按摩一下。”

    王耀给田远图按摩了一下,主要是颈部和背部。

    “好舒服啊!”

    不过几分钟,田远图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舒服了很多,颈部不在那么僵硬难受,连头晕的感觉也好了很多。

    “是你工作的太久了,颈部受伤。”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种按摩技术?”田远图好奇道。

    “推拿按摩本来就是最基本的医术之一。”王耀道。

    为他推宫过穴之后,王耀停下来。

    田远图和徐佳慧也没急着离开,而是在小屋里喝着茶,跟王耀说说话。

    “说实话,好一段时间没这么放松过了。”田远图道,这段时间他的确是绷得很紧的,他需要管理太多的事情,可是越是管,事情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越来越多,这就像是进入了某种特别怪圈一般。

    “你下面不还是有各个分公司的副总吗,交给他们不就行了?”王耀道。

    “有些事情我还是不放心。”

    呵呵,

    有些老板就是这样,自己攥的太紧了,不愿意大胆的放权给下面的人,这样公司是管理不好的。

    李嘉诚管理长江实业总不会连在盖什么户型的房子,建设几层这样的问题都过问吧?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徐佳慧轻声道。

    “嗯。”田远图只是应了一声,显然是有什么心事的。

    “谢谢,感觉舒服多了。”这是田远图离开之前队对王耀说的话。

    “没事,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吧?”这是王耀的建议。

    眼前的这个田远图和他曾经认识的那个人可是有些判若两人的意思,从前的田远图可远没有如此这般的事业狂人,他是个把家庭摆在第一位置上的好好先生,事业永远是第二位。

    “怎么了,远图,有些事情你连我都不告诉吗?”下山的时候,徐佳慧轻声道。

    “公司里出了问题。”田远图沉默了片刻,停住脚步道。

    “出了问题,什么问题?”徐佳慧听后急忙问道。

    “资金。”

    “资金,怎么可能?”徐佳慧听后吃惊道,丈夫的公司她可是再清楚不过,实际上,这个诺大的集团能够展到现在,少不了她的支持和帮助,只是随着丈夫事业做大,她渐渐的转到了背后,开始在家相夫教子。

    “前一段时间,集团耗资在岛城马下了一大块地皮,准备开,但是手续似乎遇到些问题,被当地政府暂时叫停了。”

    “岛城?!”

    岛城的房价最近飙升到了什么程度,徐佳慧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就是你想上市的原因?”

    “算是吧,其实也是兵行险招。”田远图道。

    “银行那边怎么说?”

    “那边暂时还没有问题,但是公司为了那块地皮,一下子投进去了数亿元啊!”

    在国内,做实体经济是很累的,一年下来累得要死,还要面临着环保、税务各种检查和审核,到头来没赚着几个钱,反倒是搭进去了不少,所以不少的企业家都不愿做实体经济了,而房地产就不同了,绝对的暴利行业,但是也是有高风险在里面的,一旦资金链断裂,那就是雪崩式的危险。

    “这么大的投资怎么没听你说过?”徐佳慧吃惊道。

    在平日里,但凡是稍大些的投资,田远图一般都会和自己的妻子商量,徐佳慧虽然是温柔的女子,但是在投资理财方面却有着惊人的直觉和判断能力。

    “我也是被迷了心窍了。”田远图道。

    其实,他是上当了!

    “那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明天我会去趟岛城,看看那里的情况如何,是不是会有变化,如果现在当地的政府松口,就算是把那块地皮转手,也能够盈利!”田远图道。

    “我陪你一起去。”

    “都这样了,还要什么啊?!”

    王耀站在山上看着相伴下山而去的那对夫妇。

    温柔的妻子,和睦的家庭,一份基业,

    这些东西,在绝大部分人看来,都是值得羡慕的事情,还要追逐些什么?

    人的一些痛苦来源于不切实际的追求和理想。

    就像现在的王耀,他就想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山上种种药草,去山下看看病,然后娶一个温柔对妻子,过平静的生活,再远一点,出一本书,将自己学到的一些东西展传承下去。

    这听上去像是无病呻吟。

    有人说,一生要轰轰烈烈,要成就一番事业,但是这个星球上绝大部分人的人还是平平淡淡的过了一生。都轰轰烈烈了,那些平淡的事情谁来做?

    天空依旧阴沉,但是却迟迟不肯下雨。

    将熬制“生肌散”所需要的药材全部准备好之后,王耀便下了山。

    “那些人真是该死!”一进屋,王耀就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

    “咱村里今天进来偷孩子的了!”

    “什么?!”王耀听后一愣。

    “谁家孩子让人偷了?”

    “没偷成,还好现的早。”张秀英道。

    “那就好。”王耀听后松了口气。

    “村里的监控拍到了吗?”

    “拍到了,但是没看清人,已经报警了。”张秀英道,“下沟的李家屯昨天丢了个孩子,也不知道找到了没。”

    王耀听后沉默了片刻,然后转身进了屋子,到了一杯水。

    这些事情和医术无关,他有心无力。

    这只是个插曲,生活还是要进行的,吃过饭,王耀给父亲按摩,电视上出来了一条寻人启事。

    一个三岁的男孩,长得十分的可爱。

    这个孩子多半是找不到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