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一九章 欧罗巴阴影(1)

    {感谢“书友150528232634866”为童童赞助的十五万起点币,感谢“小紫瞳的爸爸”的三个万赏,感谢“风之荆棘”、“黑与白的夜”、“无敌帆哥哥”的万赏}

    【Ps:昨天之所以断更是因为我手头根本就没有‘克里斯钦费尔德’的资料,这个地方不太出名,几乎没有国人去,度娘无能为力,可我也不能瞎写啊,只能想办法翻阅围墙,用英文去检索,然而我英文不太过关,所以耗费了一天的时间去查资料,望大家见谅】

    白秀秀走出民宿的两层红砖楼,北欧的冬天天黑的早,虽然不过才七点,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抬头能看见星星点点的星光,白秀秀踩着石子路走到白色木质篱笆外面的公路旁上了大切诺基的驾驶席,先是换了双平底鞋,然后启动黑色的大切诺基向着十多公里以外的克里斯钦费尔德疾驰而去。

    双车道的公路两侧没有路灯,除了头顶的星光和似乎触手可及的云,就只有亮着灯的独栋房屋错落有致的撒在一片平原之上,在如此空寂辽阔的原野上疾驰,让白秀秀的心情也不由变的舒畅起来。她点开收音机,随意的切换着频道,直到听见一首旋律抓耳的歌曲。

    然而当有些孤独的古典吉他旋律响起的时候,白秀秀脑海里就随之浮现成默那张寂静无声的面容,想起早上成默从安徒生说到克尔凯郭尔,从童话故事说到存在主义,从他的父母说到爱的方式这可谓是口若悬河舌灿莲花,尽管白秀秀不是第一次体验成默的能言善辩,但还是被成默巧妙的切入角度和丰富的联想能力给震撼到了,尤其是成默问她能不能完全忘记高旭的时候,她竟无言以对。

    其实不少大牛人的心态似乎都跟成默一样,对于他们来说道德伦理并不是束缚自己的框架,只要自己高兴,身边的人幸福,他们并不介意在别人看来自己德行有亏,比如娶了相差54岁的娇妻的杨振宁;比如传说中有自闭症,却是个撩妹达人的爱因斯坦,曾经理直气壮的说过:“我为什么不能同时爱妻子和"qingren"?”,同时还公开抨击过一夫一妻制;另外霍金也不是什么好人,遇到了年轻貌美的护士就抛弃了默默照顾他25年之久的妻子简

    科学家相对来说还不算“渣男”重灾区,艺术家那就真是渣男集中营,高更、毕加索、梵高等等都是杰出代表相比之下科学家们还算有点节操,艺术家们简直没有下限。

    原本白秀秀以为成默要跟自己辩解也会从这方面入手,结果成默却选择了一个看似渣男,实际上又不是渣男的克尔凯郭尔,告诉自己真正的爱是给予对方更大的自由,这话说的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并且也在无限的接近爱的本质。白秀秀又想起了成默说的“真正的爱情是永不停息的相思”,这让白秀秀又有些心乱如麻,因为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想起成默的时候有点多,虽然并不是那种情侣之间“思念”的感觉,但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成默。

    就像刚才,前奏里那空灵又沉闷的古典吉他声,倏然就唤醒了关于成默的记忆。

    白秀秀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想要将这些纷杂的思绪全部甩出脑海,她狠狠的踩了脚油门,大切诺基有些疲乏的嘶吼被小贝尔特海峡的海风吹向了南日德兰半岛的深处。

    很快白秀秀就到了克里斯钦费尔德小镇,夜幕笼罩下的小镇像极了《权利的游戏》中的场景,让人恍若置身中世纪的丹麦。小镇之内没有水泥路,全是石块铺成路,汽车也不被允许进入城镇,白秀秀看了眼地图,她要去的“摩拉维亚弟兄会”在一横一纵像是十字架的横向干道尽头。因为汽车不能进入,她只能走城镇wài wéi的公路绕到另一端,幸好克里斯钦费尔德实在不大,十多分钟之后她就到了小镇的另一端。

    白秀秀随意的将大切诺基停在路边的草地上,重新换上了高筒靴,提起她的白色亚光鳄鱼皮铂金包下了车,白秀秀从包里拿出手机,脱掉右手手套开了导航,便跟着导航向镇子里面走。石板街道空无一人,只有刷着黑漆的铁艺古典样式路灯撒下一圈一圈光晕。白秀秀沿着街道没走多远就看见了地图上亮着红点的建筑。

    尽管她并没有看见“摩拉维亚弟兄会”,但他确定眼前这座由米色砖石、白色门窗和黑色欧瓦组成的建筑就是“摩拉维亚弟兄会”,乍一看这座楼没什么出奇的,但仔细看,北欧建筑有其独特的魅力,就拿这座看似普通的双层砖楼来说,在低沉的夜色里就散发着诡异的美,楼顶正中央的圆形钟塔和前面的圆形喷泉巧妙的位于同一条中轴线上,走到中间就会发现喷泉里的铜柱也和钟塔形形成了巧妙的对应,除此之外左右两侧所有的门窗,就连庭院里的树木和椅子都严丝合缝的对称,让人想起了《潘神的迷宫》里的建筑,庄严又妖异,但这极其对称的构图又让人不得不想起鬼才导演韦斯·安德森的电影。

    白秀秀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警惕,她屏息凝神的踩着鹅卵石铺就的石子路走过宽敞的庭院,在到达砖楼右侧的大门时,十一月的寒风呼啸而过,镶嵌着白色棉纸玻璃的白色木门两侧站着穿着深蓝色宫廷套装带着熊皮高帽的卫士,像是《胡桃夹子》里的玩具兵的卫士冲着白秀秀挥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用英文说道:“抱歉,这里不对游客开放。”

    白秀秀停住脚步,双手提着铂金包优雅的说道:“我是应阿基姆王子的邀请,前来拜访的。”

    卫士毕恭毕敬的对白秀秀说了稍等,推门进了砖楼,片刻之后就出现了一个穿着欧宇制服的金发女郎站在了门口,笑着对白秀秀说道:“白女士,请跟我进来,王子殿下已经等候您许久了。”

    白秀秀稍稍点头,便跟着穿着欧宇制服的金发女郎进了前身是摩拉维亚弟兄会的砖楼,进门之后白秀秀不得不感叹北欧人的想象力超凡脱俗,这长长的一条走廊竟一反常规的运用了正三角形的穹顶,想起来丹麦人似乎对于三角形格外偏执,许多教堂都是三角形尖顶。

    高高的三角形穹顶和如墨一般黑的大理石地板形成了极其庄严肃穆的感觉,白秀秀跟着金发女郎向里面走,似乎还能带起一阵风,吹的两侧墙壁上燃烧着的蜡烛忽暗忽明。

    大约走了两三分钟,还没有走到尽头的时候金发女郎就带着白秀秀拐进了另一条狭窄一些的走廊,接着走到了一间关着门房间,她推开门做了一里面请的手势就站在了门口。

    白秀秀道了声谢,进了门脱掉大衣挂在门边的衣架上,房间很是宽敞,一侧是挂着白纱的窗户,一侧是高耸的书架,里面没有过于奢华的摆设,只有一圈沙发围在跳跃着火苗的壁炉旁,此刻长相斯文秀气又儒雅的阿基姆王子正坐在套着白麻椅套的安乐椅上,交叉起穿着马靴的双腿,举着红酒杯和另一个白人男子正在对饮,房间里响着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音乐的声音不是很大,但耸立在墙角的长方形音箱却让人感觉到声音格外的清晰激越。

    如果是成默在这里,就一定能听出来这是富尔特文格勒版本的《贝九》,被乐迷们称之为黑暗《贝九》的版本。

    听到脚步声的阿基姆王子从安乐椅上站了起来,高瘦的阿基姆王子有着一双宝石蓝的瞳孔,加上一身深蓝色的皇家双排扣礼服真是帅气极了。

    “欢迎您白女士,您的到来真是让我的国家都蓬荜生辉。”

    “您真是客气,我还没有谢谢您答应我无理的拜访请求。”说完白秀秀就脱掉了手套,阿基姆王子虚握住白秀秀白皙的纤手,做了一个吻手礼{吻手礼是亲吻的自己的手背}。

    白秀秀放下手,阿基姆王子便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穿着一身黑西装头发微卷的白人男子,介绍道:“这位是斯特恩.金阁下,星门的驻欧洲总领,也是星门的超级新星达尼尔.金的哥哥”

    白秀秀向着达尼尔.斯特恩伸出了手,优雅的笑着说道:“您好,金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斯特恩.金见白秀秀主动伸出手才慢悠悠的站起来,他敷衍的和白秀秀轻握了一下手,神情倨傲的看了白秀秀一眼,弯着嘴角略带嘲弄的对阿基姆王子说道:“我记得王子殿下的前妻就是香江人吧?太极龙这还是要对王子殿下使用美人计啊!”

    见自己刚来斯特恩.金就毫不客气的直揭疮疤,白秀秀也不生气,甚至脸色都没有变,轻笑着说道:“我和文雅女士是闺蜜,对她和王子阁下谈恋爱的事情略有所知,那时香江还没有回归,另外文雅女士可是华英混血,文家和红狮的关系匪浅,金先生没必要把普通的恋爱故事上升到阴谋论哦!对了,好像也就星门最爱用美人计吧?连总统遗孀都可以逼她嫁给奥纳西斯家族,估计最没下限的就是你们星门了吧?”

    阿基姆虽然有意叫了斯特恩.金过来,但没想到两个人刚一见面就huǒ yào味十足,他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尴尬的笑容,连忙打断两个人似乎要继续下去的唇枪舌战,对白秀秀说道:“白女士您先坐下来,我跟您倒杯红酒,我们边喝边聊。”

    白秀秀笑了一下,优雅的坐在了斯特恩.金的对面,心中却想这一次估计将会无功而返,阿基姆王子将斯特恩.金叫过来,明显就是不会和她私底下接触,更不会透露任何有关阿斯加德的信息给她,尽管文雅和丹麦皇室的关系非常好,尤其是丹麦女皇陛下,甚至在她和阿基姆王子离婚之后都被封为腓特烈堡女伯爵,但这并不足够弥补欧宇和太极龙两年多前因为上帝基因产生的裂痕,尽管事后给予了欧宇不少补偿以修补关系,但欧宇暗中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可能不耿耿于怀?

    原本白秀秀认为阿基姆王子因为是皇室的原因和欧宇的关系并不那么密切,说不定有机可乘,现在看来对方并不想给机会。

    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阿基姆王子在星门和太极龙之间待价而沽。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