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六章 七罪宗(11)

    “女娲那边有消息了吗?”留意到成默正在认真的看手机,于是谢旻韫问道。

    “是的。”成默抬头看向了谢旻韫的侧脸,犹豫了一下,他决定把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分享给谢旻韫,于是他说道:“我把他们的对话念给你听,我觉得挺有趣的。”

    谢旻韫没有说话,开着奥迪a6在高速公路上用并不算快的速度奔驰,她静静的望着前方等待着成默的下文。

    成默将头扭了过来,他拿起手机开始模仿胖子的音调念诵:“老大,我们被Fbi的人搞了,就在刚才尼奥菲托斯被揍了一顿,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了一个老大{Father}的whats账号”

    停顿了一下成默用他想象中的黑帮老大的声音,满腔怒火的说道:“Fbi?你是傻子吗?Fbi的人怎么可能跑到希腊来!”

    “Fu*k,你个笨蛋,我就说对方连Fbi的黑色夹克都没有穿,怎么可能是Fbi不,不,老大,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尼奥菲托斯这个蠢货!他被那个假Fbi给吓傻了!还尿了裤子”

    “你也是蠢货!现在给我打电话,不是暴露我吗?赶紧滚去基地,呆在哪里不要到处乱跑,等我去找你”

    模仿完这一段对话,成默转头看向了谢旻韫问道:“是不是很有趣?”

    “是挺呆萌的,让我想起了米国搞笑电影里面的笨贼!真没想到现实中真会有这样的人。”谢旻韫的用词很考究,很显然她并不觉得有趣,不过为了鼓励成默,她选择了去努力get成默的笑点。

    成默当然明白谢旻韫的笑点高的令人发指,不像颜亦童,随便说个什么笑话,都会乐不可支的笑上半天,他耸了耸肩膀说道:“嗯其实我是说的有趣你没注意到我第一句话念的两个‘老大’之间有那么些许的不和谐吗?”

    “好像是感觉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里就是有趣的地方,第一个‘老大’女娲还特意给出了一个备注‘capo’,这个单词在华夏语中没有对应的词汇,勉强可以翻译成‘头目’,但并不准确。因为‘capo’往往是指的二号头目。后面一个‘老大’女娲给出的备注是‘Father’‘Father’这是学的hēi shǒu dǎng对领袖的尊称。毫无疑问第一个老大是胖子的老大,第二个老大是贝雷特”停顿了一下成默感叹道:“女娲不仅给出了最正确的翻译,还特意进行了备注,和前面的‘老大’区分,让我不得不怀疑这究竟是女娲翻译的,还是请翻译翻译的,如果真是女娲翻译的,那可太了不起了。”

    “肯定是女娲翻译的,她能够很轻易的通过图灵测试,甚至能觉察到你情绪的波动,主动安慰你。”这一句话谢旻韫还说的饶有兴致,但下一句谢旻韫的声音就低了下来,“人工智能的时代越来越近了,我们站在这个十字路口,一边通向天堂,一边通向地狱”

    成默猜测那个被女娲安慰的人就是谢旻韫,不过他并没有问是什么事情,只是若有所思的说道:“经济学告诉我,人类往往会走出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的那条路。不用担心《未来简史》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成为无用阶级的事情会发生,也不要奢望人人都不用工作的xxxx{世界大同}会实现。”{《未来简史》全篇基石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取代,变的毫无用处,因此诞生了一个新的阶级叫做无用阶级}

    “也许天选者系统才是人类的未来。”谢旻韫说。

    成默却摇了摇头:“只有人类自己才是人类的未来。不过未来怎样其实无关紧要就算人类被人工智能统治也没什么不好当然我觉得像《黑客帝国》那种极端现象纯粹是杞人忧天”

    “你现在追踪到对方的位置了吗?我们该往哪里走?”谢旻韫没有就“天选者系统”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转而问道。

    成默低头看了眼mars,他已经在上面输入了刚才胖子拨打过的电话,火星标志在旋转了几分钟之后给出了具体的坐标,令成默吃惊的是刚才胖子拨打的电话的主人也在皇家奥林匹克酒店,只是并不在第17层,而是在18层的1801房。成默觉得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按照资料贝雷特在希腊混的如此牛逼,那么那个叫做阿亚拉的女人是贝雷特的手下也就是件大概率的事件。

    成默觉得这个九头蛇的老大贝雷特十有**是“潜行者”,也许条了不起的大鱼,这让成默稍稍有些小兴奋,他想了一下说道:“我们去皇家奥林匹克酒店。”

    “好。”谢旻韫叮嘱道:“在哪里下去提前告诉我。”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表情有些许紧张,对于谢旻韫这个完美主义者来说,走错路是她最容易犯的错误,因此她一向开车都不会开很快,除非是一条直路不需要辨别方向的情况下,她才会开的稍微快一点。

    谢旻韫不能允许自己犯错,即便不过是走错路。

    ————————————————————————

    成默在皇家奥林匹克酒店停车场一个隐蔽的角落联络了克雷塔斯,将说好的“二十万小费”给了克雷斯塔一半,并借口1801房的人可能是自己老婆的姘头叫克雷斯塔帮忙查一下资料。拿到十万欧元的克雷斯塔自然是满口答应。

    中午的时候成默又叫克雷斯塔弄了两套酒店服务生的衣服,和谢旻韫化妆成了服务生去1710房和1801房安装了监控器就回归了本体。

    接下来只要找到对方是潜行者的证据,或者找出对方背后的潜行者,就等着赚钱。当然,如果能找到那个神秘兮兮的贝雷特就更好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成默的意料,成默监控了这两个房间两天,却没有任何发现,那个叫做阿亚拉的模特白天出去玩,晚上回来睡觉,完全就像个游客。

    至于那个1801房的黑道二哥,整天就和一群人在房间里打牌,皇家奥林匹克的套房对于他来说似乎只是一个聚赌的地方。

    在第三天成默联络了阿亚拉,阿亚拉十分高兴的表示还以为成默把她忘记了,接着她约了成默晚上去一家叫做“Le gocce”的酒吧。成默欣然答应,并做好了应对袭击的准备,不过奇怪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两个人只是喝酒喝到凌晨三点多,即便成默表现的醉意熏熏,阿亚拉也没有对成默做什么,这让成默有些怀疑自己判断。

    但就在第四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昨天夜里太极龙的新学员里有三个人失踪了,在昨天晚上不仅八点没有回酒店,连“雅典卫城遗迹之地”都没去,这其中还包括陈放

    成默在晚上和付远卓吃饭的时候,从付远卓的嘴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对这个“大消息”成默表现的相当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对付远卓说道:“所以我说叫你不要到处乱跑,雅典现在十分危险。”

    付远卓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觉得陈放他们也许是喝酒喝多了还在别的酒店昏睡,又或者在街头寻衅滋事被警察抓了,当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去雅典的hóng dēng qū体验生活,沉醉在女人的温柔乡里。付远卓不以为然的说道:“你这就是危言耸听了?有人说陈放他们是去亚里士多德路那里是欧罗巴都有名的hóng dēng qū估计几个人是玩大洋马玩的乐不思蜀,完全忘记时间了这可把我们这些老实人给害苦了,现在教官下了禁令,任何人都不准出酒店”

    听到亚里士多德路这个名字成默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因为昨天夜里他和阿亚拉去的名叫“Le gocce”的酒吧就在亚里士多德附近,不过转瞬成默就觉得自己想多了,hóng dēng qū和酒吧在一起很正常,于是成默说道:“反正你是要努力学习的人,能不能出酒店和你有什么关系?”

    “嘿嘿,也是不过,我其实开心的很,等他们回来,估计有好果子吃了!”付远卓幸灾乐祸的说。

    就在这时陈放的哥哥,副队长陈少华走了到成默和付远卓这一桌,付远卓立刻噤若寒蝉,上一秒还笑的很开心,这一秒就如丧考妣,暗骂了一声“艹”!

    但陈少华似乎完全没听见付远卓说什么,他只是面带寒霜的对成默说道:“成默,你跟我过来,有事情找你!”

    成默没想到陈少华是来找他的,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有什么事情吗?”他已经意识到应该是和陈放的失踪有关,只是成默想不通为什么会和自己扯上关系。

    陈少华此时因为陈放的事情心急如焚又焦头烂额,加上常年做教官,没想到成默一个学员居然还敢这么问,楞了一下,但马上他就厉声说道:“长官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需要问为什么!这点基本的道理难道你都还不懂?”

    本来陈少华进餐厅就吸引了不少学员的注意,此刻见陈少华大发雷霆的样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付远卓知道陈少华向来对学员都很严苛,连忙在桌子下面踢了成默一脚,又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成默不要和陈少华起冲突。

    成默也没有和陈少华争执的意思,放下筷子默默的站了起来。

    脸色铁青的陈少华转身就走,成默拉开椅子跟着陈少华向着餐厅外面走,他已经知道了陈少华找他肯定是和陈放他们失踪有关,失踪也就意味着陈放凶多吉少,难道是因为阿亚拉?可根据这几天成默的观察阿亚拉不像是潜行者。

    成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但陈少华心情如此糟糕成默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理解不代表谅解。他一向认为一个人心情越是糟糕的时候,才越能体现出一个人的真实性情。总之成默不喜欢陈少华,加上亢龙组的人多少都沾染了一些谢广令的直男癌气质,这就让成默更加反感了。

    相比之下潜龙组就好很多,坑人都坑的让人感受上要愉快一些。要不是考虑到安全上的因素,成默百分之百愿意进潜龙组而不是亢龙组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来到了三楼的会议室,刚进去陈少华就把门关上,急切的问道:“成默,昨天晚上使用载体没有?你用载体去哪里了?”

    成默并没有立刻回答陈少华,而是环顾了一下会议室,会议室里的人不多,但除了谢广令,其他几个队长都在,其中包括白秀秀,此时所有人都站着,甚至都没有坐在椅子上,都面色凝重的望着他。

    同时失踪三个学员对于太极龙来说是件不得不重视的大事情,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是陈家的人,成默看了眼白秀秀,就觉得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便毫不隐瞒的直接说道:“我昨天有使用载体和一个名叫阿亚拉的女人去了酒吧。”

    “酒吧的名字是不是叫做‘Le gocce’?”陈少华抓住成默的胳膊大声问道。

    成默面无表情的点头说道:“是的。”

    白秀秀怕陈少华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开口阻止道:“陈队,没必要这样激动,你让成默慢慢说。”

    成默看了眼陈少华急切的面容,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就在Le gocce和那个叫做阿亚拉的女人喝酒喝到凌晨大约三点二十分,就回了酒店,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说的事情。”

    “你看下这个。”白秀秀从桌子上拿起开关按了一下,会议室前方的投影开始播放画面,白秀秀将遥控放下,看向了成默,“这是陈放他们失踪前,通过徽章最后传过来的影像”

    成默定睛向荧幕看去,俨然正是他昨天去过的Le gocce酒吧,画面上他和阿亚拉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陈放竟然就在隔壁桌,接着醉醺醺的陈放和他起了争执,身为载体的成默几下就把陈放他们三个撂倒在地,随后他弯腰扯掉了陈放他们的太极龙徽章

    看到本不该和他有关的事情发生在眼前,成默表现的仍然很淡定,他耸了下肩膀说道:“那不是我。”

    {从昨天到今天,只睡了四个小时,却只写了四千多字,说实话我很焦虑,感觉自己写的完全没有灵气,真的非常愧对大家,今天还会努力更新}18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