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元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元尊 (大结局)

     /

    当那嘹亮而蕴含着神秘韵味的歌吟声响彻于诸天之内的那一瞬,只见得周元天灵盖处,有一道气流冲天而起。

    那道气流,呈现玄黄之色,其中所蕴含的原始之意,仿佛是这天地间最为古老的力量。

    玄黄之气升腾,然后陷入惊慌恐惧的诸天生灵便是震惊的见到,那原本从破碎天穹中倾泻而下的黑白洪水,竟是在此时直接凝滞了下来。

    那一幕,仿佛是时间与空间皆被冻结。

    远远看去,宛如一副波澜壮阔的画卷。

    冻结持续了一息,然后黑白洪水便是开始倒卷而回,那种感觉,仿佛是在承受着一股无法抵御的力量一般。

    短短不过片刻的时间,那肆虐于诸天的灭世洪水,便是尽数的被吸出了天穹。

    而此时,在那混沌虚空中,一道玄黄之气于周元上方形成了一道光环,而黑白洪水滚滚而至,被尽数的吸入那玄黄光环内,然后被消融殆尽。

    在吸尽了落入诸天的灭世洪水后,周元张嘴一吐,一朵玄黄莲花冉冉绽放,莲花直接是落进了那席卷整个天地的黑白洪水中,紧接着那黑白洪水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消退,最终彻彻底底的消失于天地间。

    而那朵玄黄莲花,却依旧是明亮神秘,它徐徐的飘飞到了周元脚下。

    此时的周元,面容平静,眼中原本璀璨的神光仿佛是尽数的消失,双目温和而深邃,他的气息,在此时同样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那是一种最为原始,古老的威压。

    仿若天地初开时,那祖龙的诞生。

    砰!

    突然间,周元前方的虚空破碎开来,有一道力量破空袭来,那道力量,蕴含着至高之意,与周元体内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力量,如出一辙。

    这正是圣神倾尽所有而凝炼出来的一道至高神力!

    不过这道神力在片刻之前,能够给周元带来致命般的危机,可此时此刻,那种感觉,却是截然不同。

    周元面色平静的伸出手掌,轻轻覆盖而下。

    那一掌,犹如是覆盖了整个天源界,无数生灵抬头,都是见到一只看不见尽头的巨掌落来,那股威压,足以让人神魂都为之颤抖。

    手掌覆下,与那一道至高神力相撞,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声,因为当手掌落下时,那道至高神力悄然的破碎开来。

    因为,在那手掌之中所蕴含的至高神力,比其更为的强横。

    灭掉了这一道圣神倾尽所有修炼而来的至高神力,周元的目光,淡漠的注视着虚空的某处。

    而在他的注视下,那里的虚空开始扭曲,下一瞬,一道身影有些狼狈的被吐了出来,正是圣神。

    此时的他,面色难以置信的望着周元:“你,你踏出那最后一步了?不可能,不可能!”

    此时的周元,给祂带来了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而且在周元的身上,祂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那股力量,是祂无数年中梦寐以求的,为此,祂布置了无数的谋划,可祂怎么都难以想象,这股力量,会先一步的出现在周元的身上。

    那是祖龙之气!也是天源界的至高神力!

    这一幕对于圣神的打击可谓是巨大的,祂以先天神灵自傲,视诸天生灵为蝼蚁,即便是周元这种凡人成神者,也被其视为低贱,然而眼下,就是祂认为的低贱之神,却是先祂一步,掌控了祖龙之气!

    周元神色淡漠,从他将圣龙,怨龙相合,完成了最后一步的进化,真正的将祖龙经修炼到最高境界时,这场双神之战,其实就已经是有了结果。

    只是稍微让他有些感慨的是,原来那曾经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怨龙毒,竟然对他而言,会有着如此巨大的作用。

    果然,这个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磨难,因为只要能够坚持下去,这些磨难终会使你变得更为的强大。

    “你输了。”周元淡淡的道。

    圣神沉默了片刻,道:“吾从来都只是将第三神当做潜在的敌人,没想到,一个区区凡人竟然能够比吾更快一步就抵达那个境界。”

    周元眼目平静,并不见多少的欢喜之色,只是道:“圣神,天源界潜力无穷,可惜被你耽误了这无数年,你的存在,这天地皆厌,如今,你应该消失了。”

    圣神面目阴沉,道:“胡说八道,当年是祖龙放弃了先天神灵,祂觉得我们无法掌控这方世界,所以想要创造万物,可在吾看来,若是任由我等先天神灵发展下去,这方世界的成就将会远远的超越现在。”

    周元摇摇头,道:“天源界未来会如何,你应该是看不见了。”

    圣神冷笑一声,道:“周元,你也莫要得意,就算你赢了又如何?你想要的人,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夭夭已经化为了你的神骨,你如果将神骨取出,你的境界会瞬间跌落,而失去那至高神力,神骨就算取了出来,你也没能力将她点化唤醒了。”

    “这是一个死结,所以,周元,你赢了吾,但也找不回你想要的人了,这个世间,想要得到,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你成为了第一神,那个代价,就是失去你所爱的人。”

    周元面色冰冷,双掌轻轻的合拢。

    轰!

    只见得天地间,出现了两只玄黄巨手,一上一下,对准了圣神所在,缓缓的合拢。

    而圣神周身爆发的浩瀚神力并没有取到任何的作用,最后其身躯便是轰然间爆碎,化为一汪黑白色的阴阳汪洋。

    而玄黄之气席卷而下,磨灭着那混沌阴阳海中圣神的意志。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于天源界内响彻而起。

    “吾不甘心啊!”

    周元神色漠然,他的身影于虚空盘坐,双目渐渐的闭拢,而那两只玄黄巨手维持着镇压混沌阴阳海的姿势。

    双神之战已经结束,可想要磨灭圣神的意志,却还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这个时间,周元等得起。

    当他于混沌虚空中盘坐时,玄黄之气自其天灵盖升腾而起,隐隐间,似是化为了一头看不见尽头的古老巨龙,祂仰天长啸,似是在宣布着天源界的一个新的时代来临。

    诸天中,有充斥着极为精纯源气的暴雨倾盆而下,诸天生灵在此时感受到了自身源气开始节节攀升。

    这仿佛是一场大胜之后的喜宴。

    于是,诸天生灵爆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欢呼神,无数人喜极而泣,跪地拜倒。

    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那笼罩于诸天头顶上无数年的恐惧阴影,于这一刻,终于是消失了。

    往后,诸天生灵,将会开启新的篇章。

    苍玄宗内,苍渊,金罗,帝龙,赤姬四位古尊也是怔怔的仰望着苍穹,他们能够看见混沌虚空中那合拢的两只玄黄巨手,在那中央,镇压着圣神。

    他们看了片刻,突然间老泪纵横,因为只有他们这种经历过当年第一场灭界之战的人,才会明白眼前这一幕是何等的珍贵。

    诸天生灵无数先辈,前仆后继不断的牺牲,所为的就是延续着诸天的存亡,而他们的牺牲并没有白费,最终,他们等到了拯救。

    这一刻,四位古尊缓缓的跪伏在地,对着虚空之外郑重的拜下。

    哗啦啦。

    其他的圣者,也是满脸的激动与狂热,恭敬的跪拜下来。

    周元力挽狂澜,镇压圣神,拯救了诸天无数生灵,这救世之功,必将永远的流传于这天源界的历史长河之中。

    而当诸天陷入狂欢的海洋时,那圣族中,却是被绝望恐惧的气氛所笼罩。

    那圣山上,太弥等圣族的古圣,个个面色惨白,他们望着混沌虚空的方向,难以相信他们的圣神,竟然会败在周元的手中。

    可事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立于圣山上,他们能够听见有无数圣族族人在绝望哀嚎,无数人忍耐不住那种信仰崩塌的感觉,竟是选择了自爆。

    “我圣族就这样的完了吗?”南冥古圣瘫坐下来,艰涩的道。

    其他古圣也是面色灰暗,犹如丧失了所有的精气神。

    毕竟连圣神都被镇压,虽说上古时期,圣神已被镇压过一次,但这一次显然不一样,那周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他不是祖龙的残缺意志,所以他必然会将圣神的意志,镇压到磨灭为止。

    面对着这一幕,莫说是圣族寻常人,就算是他们这些古圣,都不由得失去了信仰变得迷茫起来。

    “不要沮丧,圣神虽然失败了,但我圣族并没有结束!”突然间,太弥古圣沉声说道。

    其他古圣有些惊疑不定的看来,他们不明白太弥古圣这话的意思。

    迎着他们疑惑的目光,太弥古圣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曾得到过圣神的一道神谕,如今来看,对于这个结果,圣神或许也冥冥中看见过一些模糊的痕迹”

    太弥古圣撕开衣衫,指尖划开血肉,然后其他古圣便是震惊的见到,在太弥古圣的血肉中,竟是有着一颗让人望而生畏的神秘黑卵。

    “这是圣神从诞生之时,就在思考的另外一条道路,从某种意义而言,这算是圣神的子嗣,祂继承了圣神的所有精华,假以时日,祂会比圣神更为的强大。”

    其他古圣震惊的望着那一颗于血肉中微微颤动的黑卵,片刻后,眼神也是渐渐的狂热起来。

    “可想要等到祂成长起来,那得什么时候?如今那周元如此强大,若是他发现的话,我圣族何谈未来?”不过也有古圣担忧的说道。

    太弥古圣点点头,缓缓道:“所以,我们需要离开,离开天源界!”

    其他古圣惊呆了,他们震撼的望着太弥,如果不是那黑卵散发的气息让得他们明白这的确是源自圣神,恐怕他们都会以为太弥疯了。

    因为天源界在他们的眼中是如此的浩瀚,而离开天源界,那会是什么地方?

    “圣神曾与我说过,天源界虽是大界,可大界之外,还有大宙天源界于那大宙中,不过是一方大陆于整个天源界而已。”

    “圣神此前被镇压的岁月中,曾有分身离界而去,祂为我们安排过一条退路。”

    “只要我们离开天源界,前往界外之宙,等待小圣神壮大,未来我们圣族就会有机会再度的杀回天源界!”说到最后,太弥已是眼神狂热起来。

    其他古圣,也是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如今圣族已是面临灭亡的绝境,虽说前往那神秘的大宙让人感到忐忑畏惧,可总比留下来被灭绝来得好。

    “可要如何前往界外?我们的能力,恐怕不足以穿行。”天斩古圣迟疑道。

    太弥古圣笑了笑,转身走入那座圣殿中,在圣殿的中央,是那幽黑不见底的黑洞。

    这里正是圣神沉睡之处,然而谁都不知晓,这座黑洞,便是圣神打造的能够与界外相连的一处穿界之道。

    其他古圣目光停留在那黑洞中许久,最终皆是狠狠的一咬牙。

    “准备通知圣族人马,立即集结,逃离天源界!”

    混沌虚空中的镇压,足足持续了十年。

    当十年之后,周元睁开眼目时,那矗立于虚空间的玄黄巨手已是消散,只见得一汪黑白色的湖泊静静的悬浮的着,散发着一种最为纯粹的神威。

    那正是圣神的根脚,那座混沌阴阳海。

    只不过此时其中属于圣神的意志已经被尽数的抹除,而留下来的,只是一道纯粹的先天神物。

    至此,这位给天源界带来了无数麻烦的存在,算是在周元的手中被终结。

    “恭喜元尊,十年之功大成,诸天生灵,当为此贺。”而此时,在那不远处,突有恭敬声传来。

    周元转头,便是见到金罗,苍渊,帝龙,赤姬四位古尊立于那里,面带敬意的望着他。

    “元尊?”周元笑了笑。

    金罗古尊笑道:“这十年诸天生灵为感念您的救世之功,都称您为元尊。”

    周元一笑,他对此倒是兴趣不大,不过别人要如此称,他也懒得去做更改,而是将目光转向那一汪混沌阴阳海。

    “不知元尊要如何处置此物?”金罗古尊问道。

    周元凝视着阴阳海许久,而后面容平静的道:“我打算完成祖龙创世时,那未曾完成的最后一步,以此物,为诸天生灵,种神骨,开神路。”

    金罗,苍渊等人身躯猛的一震,他们难以置信的望着周元,他们没想到,周元竟然会打算舍弃这先天神物为己用,反而用来造福诸天。

    如此一来,诸天生灵未来,皆有成神之望,这之中,也包括他们。

    一时间,他们竟是激动到有些哽咽起来,最终只能对着周元深深的拜下。

    “我等代诸天生灵,谢元尊!”

    周元笑了笑,不再多言,他双掌一合,只见得那混沌阴阳海便是在此时陡然的炸裂开来。

    哗啦!

    黑白色的雨滴倾泻而下,于此时洒遍了天源界的每一个角落。

    无数生灵仰头,任由那黑白雨水落在身躯上,这一刻,他们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似乎在他们的身体最深处,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在渐渐的生根发芽。

    这个东西,代表着未来。

    而与此同时,周元那洪亮的声音,也是于这天地间无数生灵耳中响彻而起。

    “我愿未来,我天源界人人如龙,人人皆可入神。”

    洪亮之声,久久回荡。

    无数生灵似有所悟,震撼激动,最终跪拜于天地间。

    混度虚空外,随着周元布施诸天结束,金罗等四位古尊方才将激荡的心情平复下来,然后道:“启禀元尊,此前您镇压圣神时,我诸天大军再度征伐了圣族天域,但却发现其中,空无一人。”

    周元目光深邃,似是洞穿了时空,他淡淡一笑,道:“他们离开了。”

    “离开?”金罗等人一脸的惊愕。

    “天源界虽然浩瀚辽阔,但界外别有玄妙,可称为宙那是圣神为圣族留的一条后路,不仅如此,祂还留了一枚神卵,那是祂精心所打造,未来若是能够成长起来,或许会青出于蓝。”周元说道。

    “界外之宙?神卵?!”金罗古尊等人满眼都是震撼,旋即急道:“那岂不是放虎归山?”

    “等他们真能归来,那时的天源界,也不是现在了而且,我十年冥想间,也曾偶然看见了未来的一角,那圣神之子,自会有盖世存在将其收拾,不必为虑。”

    周元望着浩瀚虚空之外,眼中则是有一丝兴趣升起,因为他在偶然间窥探到未来一角时,看见了那圣神之子的陨落。

    在那个画面中,圣神之子的前方,隐隐有三道看不清模样的伟岸光影凌空,光照万古,而一方世界,能孕育出三位此等人物,可见那一界之潜力,强盛。

    这界外之宙,当真是神秘而充满着魅力啊。

    只不过如今的他,却无心于那里,因为他还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周元收回目光,转向四位古尊,道:“如今诸天之事,我已处理完毕,之后,便是该我自己的事情了。”

    旋即他又是对着虚空轻笑一声,自语道:“圣神,你说我无法做到,可我,偏要做给你看。”

    话音落下时,周元手掌猛的插入了自己体内,然后缓缓的扯出,隐约间,似是有一道金色的骨骼,在被其抽离身体最深处。

    金罗等人见状,顿时惊骇欲绝,急忙扑上:“元尊,不可啊,这是神骨!您一旦抽离,毕生神力都会化为乌有啊!”

    苍渊声音嘶哑的道:“周元,不要鲁莽,你就算抽离了神骨,可没有了第一神的力量,也无法将夭夭点化回来啊!”

    然而周元并没有回应他们,神力喷涌间,四人的身影便是被震退而去,而最终,神骨被抽离。

    周元望着掌心间那一截金色的神骨,眼中流露出一些温柔笑意,他轻声道:“夭夭,再等等我。”

    他手掌一抛,金色神骨顿时坠落而下,化为金光落入了苍玄天,射进了苍玄宗那座洞府内,最后直接钻进了洞府中那颗桃树之中。

    镇守于洞口的吞吞猛的站起身,因为它听见了周元的声音传进耳中。

    “吞吞,你镇守此处百年,百年之后,我自归来。”

    吞吞似是明白了什么,兽瞳之中涌现出浓浓的不舍之意,但最终,只是发出了低低的吼声。

    与此同时,混沌虚空外,周元的身影开始渐渐的虚化,最后在金罗,苍渊等人那悲伤的目光中,轰然碎裂。

    亿万光点,倾洒至诸天。

    这一日,为祸天源界无数年的圣神,被真正的抹除,而元尊以混沌阴阳海为媒介,施展神通,为诸天生灵种下神骨,此后,其抽离神骨,自碎了神体,再无踪迹。

    这一日,被永远的铭记在了天源界的历史之中。

    此后,天源界进入到了新的篇章,是为神元纪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间,便是数十年过去。

    这数十年间,天源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是天地间源气变得更为的雄厚,精纯,这无疑是创造了一个修炼大世,无数的天骄,强者,层出不穷。

    而且诸天生灵还发现,在那无数的次空间中,也开始有生灵痕迹,无数的玄妙于混沌虚空中出现。

    甚至,还有穿梭混沌虚空中的圣者发现新的天域在诞生。

    这个纪元,显然是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而其中最轰动的消息,无疑是天源界中,真正的有人开始踏入到那传说之中的神境!

    不,倒也不完全是神境,因为他们将其称为准神境,据说距离真正的神境还有一些距离,但不管如何,这个准神境,也已远远的超越了所谓的三莲圣者境,这代表着诸天生灵真的有希望踏入那个以往不敢想象的境界。

    诸天因此大庆。

    而那新晋之神,有六尊。

    武神,武瑶。

    吞噬之神,赵牧神。

    紫霄女神,苏幼微。

    剑神,李纯钧。

    青神,楚青。

    祖饕之神,吞吞。

    除了吞吞之外,其余五人,皆是当世天赋最为卓越者,他们的晋升,让得天源界的无数生灵充满了希望。

    六大准神之名,响彻世界。

    而时间,依旧是在不停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已是将近百年。

    百年时间,能够遗忘很多东西,但那有关于元尊的传说,却始终未曾停息。

    这百年间,元尊再无任何消息传出,这引起了诸天无数生灵的猜测。

    有人说,元尊抽离了神骨,身化亿万于诸天中苦修,当其再出现时,就将会重回神位。

    也有人说,元尊于那无数的化身中,迷失了自我,再难找回曾经的记忆。

    然而不管那世间如何的猜测,时间流逝间,百年之期已到。

    苍玄宗那座洞府之外。

    一头巨兽如石像般的静静趴伏在洞口处,历经风雨。

    远处有苍玄宗的弟子投来敬畏的目光。

    这头巨兽,正是如今天源界中六大准神之一的祖饕之神也就是吞吞。

    百年过去,吞吞显得要稳重许多,但今日的它,显得尤为的焦躁,时不时鼻息间传出的呼吸声,宛如炸雷般的响彻天地间。

    因为今日,就是百年之期。

    吞吞看了一眼天色,眼中焦躁更甚,因为它所等待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出现的迹象。

    夕阳斜落,最终将最后一道光辉洒下,跌落了大地。

    天地间的光线顿时昏暗了下来。

    吞吞兽瞳中的暴躁陡然涌现而出,它咆哮出身,吼声炸响诸天。

    他没有出现!

    他没有出现!

    吞吞兽瞳中布满着悲伤,吼声中充斥着一种被抛弃般的愤怒与痛苦。

    苍玄宗上方虚空扭曲,有五道散发着神威的身影闪现而出,正是武瑶,苏幼微,楚青等人。

    六大准神,同时现身。

    他们望着暴怒中的吞吞,神色也是渐渐的变得黯然了下来,因为他们也没有察觉到任何一道可能会是周元的痕迹。

    显然,他没有出现。

    他,真的失败了吗?

    吼!

    暴怒中的吞吞,发出震天的咆哮声,不过就当它因为暴怒而将要暴走的那一瞬,它猛然间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当即庞大的身躯突然缩小,化为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现的迷你形态,然后转头疯一般的对着洞府内冲去。

    武瑶,苏幼微五人也是一惊,身影一闪,急追而去。

    六大准神几乎是同时间的出现在了洞府深处,不过当他们刚刚现身时,他们的身形仿佛就突兀的凝滞了下来。

    他们有些呆呆的望着前方。

    因为此时,在那一颗桃树下,有一道身影,负手而立。

    即便只是一道背影,但他们依旧是生出了一股无比的熟悉之意。

    “周,周元?”苏幼微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那道人影缓缓的转过身来,他望着现身的五人,面庞上有一抹笑容浮现出来,打趣道:“哟,都踏入准神境了?厉害啊。”

    那张面孔,赫然是那已百年未曾再出现的周元!

    他对着五人一兽挥了挥手,道:“你们再急,都没我急,先等我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好吧。”

    说完,他伸出手掌,面前的桃树顿时绽放出光芒,一道金光缓缓的升起,最后化为了一截金骨悬浮在周元的前方。

    周元凝视着这截金骨,眼前有着那张刻骨铭心的容颜浮现出来,这张面孔,不知道多少次的在梦中出现。

    这一刻,即便是历经无数的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心潮翻涌,眼中有丝丝的湿润。

    “夭夭,回来吧,我在等着你。”

    他伸出手掌,轻抚着金骨,那一瞬,有一股让苏幼微等人都感到心悸的神力于其掌心间爆发,最后灌注于金骨之中。

    金骨中,有亿万道金光暴射而出。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光眨也不眨的望着那金光弥漫处,紧张的气氛,让得他们这些如今已是天源界中最顶尖的存在,都是再度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心跳如雷。

    金光越来越强烈,到得后来,连他们都是忍不住的虚眯了眼睛。

    周元同样是闭拢了眼睛,他不是怕那金光刺眼,而是怕这百年间,神骨出现了什么差池,导致最终无法将他想要的人儿点化苏醒。

    那种结果,他无法接受。

    闭拢的眼睛,持续了半晌,周元突然听见了身前的细微脚步声,而也就是这道脚步声,让得他几乎整个身子都垮掉。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在那前方,茂盛的桃树下,有桃花飞舞,一道绝美的白裙倩影,俏然的立于桃花落下间,一对清澈美眸,带着湿润与笑意,静静的看着他。

    那一眼,已是百年。

    周元凝视着那道仿佛刻入灵魂深处的倩影,他怔怔的失神了片刻,然后冲着她咧嘴笑起来,一如当年初见时,那莽撞而懵懂的少年郎。

    只是在他的眼角,却是有着泪水忍不住的滑落下来。

    百年努力,终于是得到了结果。

    他轻声道:“夭夭,欢迎回来。”

    这些年间,最为轰动的大事,自然要数元尊重现天地。

    而元尊的回归,宛如是给诸天打了一剂强心剂般,诸天生灵都愈发的有安全感,与此同时,由元尊出手,天源界内,新生的天域在不断的诞生,从而令得天源界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十数年后。

    天源界内的壮大,已是有些挡不住那些新神的脚步,于是他们开始将目光投向了天源界之外。

    昔日圣祖天的圣山所在。

    有两道倩影立于通往不知名处的黑暗通道边缘,一袭大红裙与紫裙,正是武瑶与苏幼微。

    “你真打算去天源界外历练冒险?”苏幼微柳眉微蹙,望着武瑶说道。

    “我感觉想要更进一步的话,在天源界怕是很难了。”武瑶螓首微点,旋即她看着苏幼微,有些期盼的道:“你跟我一起去闯荡吧!”

    苏幼微有些犹豫,轻声道:“我不想走。”

    武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那家伙成天恩爱,你留下来看得不难受吗?”

    苏幼微无奈的摇摇头。

    武瑶见状,只能一咬银牙,发动杀招:“你到底跟我走不走?你如果愿意让我们娘俩独自去冒险,那你就别来。”

    苏幼微目瞪口呆,没好气的道:“你瞎说个什么呢。”

    武瑶抓住苏幼微的小手,突然放在了其小腹上,后者手掌顿时一僵,美目渐渐的瞪圆了起来。

    因为她竟然发现,在武瑶的小腹中,隐隐约约存在着一个极为模糊的生命波动。

    “你你你,这怎么回事?你分明,分明还是个处子!”苏幼微震惊了,自从踏入神境后,她已经很少如此的失态了,但发生在武瑶身上的事情,还是让得她震撼了。

    武瑶苦恼的抓了抓头发,道:“这道生命气息中,蕴含着三道灵魂烙印,你知道都是谁的吗?”

    苏幼微沉默了数息,艰难的道:“你不会说是我,你还有周元的?”

    武瑶点点头,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想要离开天源界?”

    “这怎么可能。”苏幼微急急的摇头。

    武瑶叹了一口气,道:“还记得当年我将那最后一道圣龙气运还给周元的时候吗?那时候我们三人的神魂,有过交融”

    苏幼微脸颊通红,道:“那只是神魂!”

    “这些变化,都是在周元成为第一神后,方才渐渐出现的。”武瑶神色也是有些复杂。

    苏幼微哑然,周元成为第一神后,其自身形态已是有些难以想象,如果说当年那场神魂交融,导致三人的神魂在武瑶的体内形成了某种结合,之后又是因为周元的强大,渐渐的产生了一种极为特殊的变化的话,其实倒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这么来说,武瑶体内这特殊的生命气息,还真有可能是他们三人的?

    这一刻,连苏幼微都忍不住的有点晕眩感,只是在那之后,却无端的多了一些莫名的欢喜与寄托。

    苏幼微眨了眨修长的睫毛,忍不住的伸出小手,好奇的摸了摸武瑶平坦柔韧的小腹。

    这里面的生命也算是她的孩子吗?或者说她与周元的孩子?

    此前听说夭夭也怀孕了呢

    武瑶突然伸手打开了苏幼微的小手,作势要对着黑洞中跳下去:“你如果不跟我走的话,那我就自己去了啊。”

    苏幼微见状,急忙一把将她拉住,武瑶有时候行事颇为的凶悍,那界外神秘未知,让她一个人走,苏幼微真是一点都放心不下。

    “这,要不跟周元说一下?”苏幼微提议道。

    武瑶闻言,顿时脸色一板,道:“凭什么,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你敢去跟他说,我直接就走了。”

    苏幼微微微沉默,最终无奈的一叹,举起手来。

    “好吧好吧,就依你,我跟你去界外看看。”

    武瑶见状,顿时一声娇笑,然后一把揽住了苏幼微纤细腰肢,迈步就直接跳入了黑洞之中。

    “哈哈,咱们过日子去咯,管那家伙去死。”

    与此同时。

    苍玄天某处云雾缭绕的深山中,有一颗巨大的桃树茂密生长。

    正揽着夭夭在桃树下假寐的周元,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望着虚空某处,眼中掠过一抹无奈之色。

    “你就让她这么胡来?”怀中突然有着声音传来。

    周元低头,夭夭那绝美的容颜印入眼帘中,他低头在其光洁额头间轻吻了一下,苦笑道:“拦不住的,而且这情况,真是莫名其妙不过我在她们的身上都留下了烙印,一旦有事,我会感应到的。”

    “天源界愈发的壮大,未来终归是会要与界外相连,由她们先去探探路,也好。”

    说着话时,他的目光却是停留在了夭夭那微微凸起的小腹上,面庞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你说,这小家伙是男是女?”

    “你应该能感应得出来的吧?”

    “嗨,这多没意思。”

    “那你喜欢小周元还是小夭夭?”

    “肯定小夭夭啊,小周元多讨嫌啊。”

    “你这是重女轻男。”

    “那我不管,你要给我生个小夭夭。”

    “”

    桃花飞舞,男女间细碎的笑语传开,卷起桃花,飞向了天边,带走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

    不知何时,何地。

    黑暗的空间中。

    有无数狰狞而漆黑的巨舰滑过,所过处,湮灭了一座座的小世界。

    在那为首的战舰中,一名白袍男子负手而立,望着划过的光流,他立于那里,自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势在弥漫。

    突然间,他淡淡的开口道:“如今我圣族,应该比离开那天源界时,更为的强大了吧?”

    在其后方的阴影中,有声音传来:“禀圣神,我圣族在您的率领下,早已今非昔比。”

    眼前之人,赫然是当年圣神所留下的神卵,显然,这位二代圣神,已是诞生并且成长了起来。

    白袍男子轻轻点头,道:“此前发现了一座大世界的存在?”

    “是,而且那座大世界还并未有守护神的诞生。”

    圣神微微一笑,道:“将这次发现的大世界占据后,就可以此为大本营,此后便可找寻机会,再回那天源界了。”

    “吩咐下去,准备动手吧。”

    “是!”黑暗中有人退去。

    圣神也是闭拢双目,而当其再度感应到动静缓缓睁开眼时,已是不知道过去多久。

    “圣神,大军已至那座大世界之外。”

    “我等与其内土著已经交过手,他们的实力并不弱。”

    “好歹是一方大世界,底蕴自然是有的。”圣神并不意外。

    “不过这些土著在与我们厮杀间,倒是给我们取了另外的名字叫做,域外邪族?”

    圣神唇边泛起一抹笑意。

    “域外邪族吗?其实倒也很贴切”

    “也罢,那些曾经的过去,并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圣族之名,也已是过去式”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域外邪族了。”

    “而我”

    “就叫做”

    “天邪神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