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毒尊 >

第2227章 要是不来

    宁菱儿一直以来都不属于感性的人,从前是,现在也是。

    当她知道苏玄还活着,并且真的来找自己的时候,第一念头并不是多么感动,而是考虑起了现状,微微蹙起眉头,说道:

    “你是如何进来的,他们难道没有为难你?”

    为了掩人耳目,她仍旧背对着苏玄而坐,只是言语间,的的确确增添了许多的情愫。

    苏玄也早就料想到了会是这样,他也没想过要如何如何感动对方,此次前来,本就是既兑现了诺言,也是来帮忙的。

    于是他干脆实话实说,将自己借助了天苍神变改变容貌及气息的事情告知了对方。

    再加上刚才那个偶然喝得醉醺醺的家伙出去方便,又被自己直接解决掉一事,也同样没瞒着。

    话说了差不多,苏玄又问道:“这里附近,有没有你的死士或者忠心部下?”

    之前还在真神秘境的时候,宁菱儿还在暗中藏了几十名死士,如今回到了彼岸花,理应比在那里更多才对。

    闻言,宁菱儿颔首道:“有五百死士,他们一直在堡内原地待命,只要这七天时间我没有被放出来,他们便会想办法闯囚天牢救我。”

    苏玄若有所思,随后微微一笑:“看来你并不是非常担忧现状,这样的话,我来与不来,倒是无关紧要了。”

    “你要是不来,我便告诉他们不必来救我了。”宁菱儿冷哼一声,忍不住挥拳向后面打去。

    苏玄没有闪躲这一拳,任由粉拳捶打在自己的腿上,他低声道:“现在已经见过面了,我并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所以待会儿我还要再离开,你告诉我,你那些死士的位置,我去想办法召集他们,过几日,便将你救出来。”

    “不需要救我。”宁菱儿摇了摇头。

    没等苏玄开口,她又说道:“这件事情,说来有些复杂,但是那老东西不可能让我死的。”

    “我令他在魔界深渊里丢尽颜面,但至少不会真正影响到彼岸花的处境,所以他顶多会做一些事情挽救一下颜面,若是杀了我,那就真的什么也找不回了。”

    苏玄若有所思,没有出声。

    他跟宁菱儿口中的那个“老东西”,也就是现任彼岸花的真正君主,压根一点都不熟,他不清楚对方心中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后者到底准备要做些什么。

    或许身为彼岸花公主的宁菱儿,自己心中会有数吧。

    苏玄沉思的这一阵子,宁菱儿等了一会儿,才继续开了口:“不过死罪可以免去,其他责罚必不可少,那老东西肯定不会轻易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最简单的,比如他可能会挑个日子,宣布我即将失去公主这个身份;另外,我之前既然杀了那什么风王,接下来搞不好,他会废除我的修为,要么便是暂时压制住我的经脉,然后再随意给我指派一门婚事,就当做是将此事压下来了。”

    苏玄眉头顿时皱起来了,他回头望了一眼背后,暂时没看见有人过来,于是又立即开口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根据我的猜测,他要么会再联系几个周围的深渊,挑那么几个有名无实的深渊君主之子,让我与他们成婚;要么……便是直接干脆举办一场特殊的仪式,等我的身份被撤去之后,也许会直接在彼岸花里举行一场对决,最后的胜者获得资格。”

    苏玄听明白了,此时皱眉道:“不管是哪种可能,总而言之,对你都是不公平的对吧?”

    “呵……我差一点就让这老东西没脸见人,他心中早就恨透了我,岂会轻易放过我。”

    苏玄放在对方肩上的手,稍微用力了些,沉声开口:“那这几日,我先去探探口风,如果是第一种可能,这事情你就不需要问了,我去找你的部下,先将你救出来,以后的事情就留着以后再说。”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不过是对决而已,真神之境的敌人都杀不了我,彼岸花里又能有谁威胁到我。”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苏玄正准备再说几句话,就退出去的时候,恰好背后也开始传来脚步声。

    苏玄迅速收回手掌,将面容变幻成刚刚那个喝醉的家伙,而后摇摇晃晃的朝另一方走去。

    刚走了不远,迎面就差点撞上一个人。

    苏玄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眯着眼睛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

    这一看,才发现自己撞上的,恰恰就是刚才的那个金发男人。

    “不是让你去醒酒么,还在这里闲逛什么?!”对方一见到苏玄,没来由的一阵怒起,伸手便揪住了后者的衣领,冷声质问道。

    苏玄自然不能在这里就撕破伪装,他嘿嘿笑了下,说道:“走错了……”

    “抓紧滚,下午若还是没有醒酒,以后你便给我滚出囚天牢!”

    一把将苏玄丢开,那人手里提着一个饭盒,朝苏玄背对的位置走去。

    余光稍微一瞥,苏玄便注意到,这家伙居然也是去见宁菱儿的。

    莫非是她的某个死士之一?

    注意到这个细节,苏玄没有马上离开,借助着轮回珠的气息遮掩,他屏住呼吸,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

    宁菱儿听见脚步声,差点以为是苏玄去而复返,仔细一辨知,发觉脚步声轻重不同,才明白来者是另有其人。

    她神情冷漠的坐下来,甚至远离了牢门位置,心中涌起一股厌恶,对她来说,除了苏玄以外,别人哪怕是触碰一下自己的衣角,都会令她恶心半天。

    刚坐下约莫过去了十几息,对方便已走至牢笼前。

    “宁公主,吃点东西吧。”金发男人主动弯下腰去,将饭盒送进了牢笼之中,轻声微笑道。

    当然,结果还是跟第一次送饭一样,对方不仅不理会自己,而且就连一点动作也没有。

    仿佛完全把自己当成是一团空气,完全可存在可不存在。

    饶是这样,金发男人仍旧不感到生气,倘若送几趟饭就会令宁公主对自己暗许芳心,他反倒会觉得根本不符合宁公主的作风。

    如果那么容易就可以得到对方,那整个彼岸花也就不用每天都处在自己的精神思维里,默默在心中想着对方了。

    正因为这样,金发男人走近了些,打算这一次来点狠的:“宁公主,我知道你非常想要出去,其实……我也有办法帮助你离开这座牢笼,只不过……”

    “需要宁公主的配合才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