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63章 韩湛的心思

    看着高顺的兵马沿着驿道,朝着南面退去,张飞率领手下的兵马离开了营寨,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对方快,他们也快;对方慢,他们也同样慢。甚至到午时,高顺地陷阵营停下,在一条小溪旁喝水吃干粮,张飞的兵马也有样学样,停留在小溪的上流饮水吃干粮。

    对于张飞的这种举动,高顺是怒不可遏,每次调头去进攻时,张飞的兵力就立即后退,不和陷阵营有任何接触。但只要陷阵营继续向南撤,他们就追上来。无奈之下,高顺只能给陷阵营下达了继续行军的命令,只要张飞的兵马不靠近,就完全可以不予理睬。

    傍晚时分,张飞的兵马忽然停止了前进。看到两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高顺的心里变得不踏实起来,他心里暗想:这是怎么回事,冀州军为什么不跟上来了?莫非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

    其实高顺的担心是多余的,张飞的兵马之所以停止了前进,是因为接到韩湛的将令,让他停止追击高顺,并尽快返回利城。

    高顺不知道张飞退兵的真实原因,连忙派出了两名亲信尾随其后,搞清楚冀州军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而自己则率领兵马停留在驿道上等待。

    过了两炷香的工夫,派出的两名亲信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向高顺报告:“启禀将军,小的已经看清楚了,冀州军正沿着驿道往利城的方向而去。”

    “你确认是回利城,而不是在什么地方埋伏吗?”

    亲信摇摇头,继续说道:“小的也担心冀州军是明着退兵,暗中却在什么地方隐藏起来,以便在天黑之后,前来偷袭我们。因此小的又朝前走两三里,见到又一支兵马前来接应,深怕被他们发现,便调头回来向将军报讯。”

    得知冀州军真的是回利城去了,高顺的心里稍稍感到踏实了一些。只听亲信又问:“将军,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既然冀州军已经返回利城,我们也继续赶路。”为了能追上吕布他们,高顺便决定冒一下险,便吩咐道:“解散作战队形,改为行军队形,务必要尽快赶上温侯他们。”

    韩湛所率领的大军,是在午时到达的利城。他见到前来迎接自己的只有关羽和太史慈,还特意问关羽:“云长兄,不知翼德兄人在何处?”

    听到韩湛的询问,关羽连忙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启禀安阳侯,今日吕布退兵,末将让三弟带兵尾随其后,迫使他们尽快离开此地。”

    韩湛等关羽说完后,向他询问了一番昨日的战斗情况,沉吟了片刻,扭头问旁边的郭嘉:“奉孝,你怎么看?”

    郭嘉听到韩湛问自己,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韩湛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难道一切事情的发展,不都与主公的设想不谋而合吗?”

    见郭嘉当众拆穿了自己,韩湛干笑了两声,随后吩咐关羽:“云长,立即派人把翼德叫回来。从种种迹象来看,吕布并不想与我军为敌,不必逼他太紧,免得他狗急跳墙,被迫与我军拼个你死我活。”

    “属下遵命!”关羽答应一声,便叫过一名亲信,让他前去追赶张飞,让他不必再继续追赶高顺等人,速速撤兵回来。

    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太史慈,等关羽的使者离开后,才走到韩湛的面前,羞愧难当地说:“主公,属下无能,还需要您远道前来救援。”

    韩湛下马扶住了太史慈,笑着对他说:“子义说哪里话,你为本侯去招募新兵,遭到敌军的追击,本侯怎么能对你置之不理呢。”

    太史慈感慨了一番后,向韩湛请示:“主公,属下看您带来的兵马有数万之众,不知是在城外驻扎,还是入城安顿?”

    韩湛抬头朝不远处的城墙看了片刻,随后说道:“城池容纳不了那么多的兵马,我们还是在城外扎营吧。子龙将军!”

    赵云听到韩湛叫自己,连忙催马上前,态度恭谨地问:“主公有何吩咐?”

    “大军就在城外扎营。”韩湛吩咐赵云说:“本侯与军师先随子义将军入城,扎好营寨之后,你也到城里来。”

    赵云连忙答道:“属下遵命!”

    赵云留下在城外指挥兵马安营扎寨,韩湛则跟着太史慈入城。在半路上,太史慈好奇地问韩湛:“主公,我们明明有实力消灭吕布,为何却偏偏要放他走?”

    韩湛听到太史慈的这个问题,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关羽,随后有些意外地问:“怎么,云长不曾给你分析过此事?”

    “分析过。”太史慈点着头说:“不过属下还是想亲耳听听主公是怎么说的。”

    韩湛左右张望了一下,见街道的两侧还是有不少的百姓,正战战兢兢地望着自己一行人。他轻轻地咳嗽一声,说道:“子义,此处不是说话之所在,等到了地方之后,本侯自然会告诉你原因。”

    来到县衙之中,韩湛在正中的位置就坐后,看看没什么外人在场,才开口说道:“子义,你不是想知道,本侯为何要放走吕布么?”

    太史慈连忙起身,朝韩湛施礼:“属下愿闻其详!”

    “原因有二。”韩湛伸出两根手指,说道:“第一,本侯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地统一冀、青、幽、并四州,在达成这个目地之前,没有必要多树强敌;第二,吕布既然被称为三姓家奴,就表明他不是一个甘于久居人下的人。别看他此时在袁术的手下,但早晚必有异心,有他的牵制,袁术就无法分心前来对付我们,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安心地统一北方。”

    听完韩湛的解释,太史慈总算是恍然大悟,他连忙奉承说:“主公真是深谋远虑,属下佩服,佩服得紧!”

    虽说知道太史慈是在拍自己的马屁,但这奉承话听着,心里还是蛮舒服的。韩湛朝太史慈摆了摆手,对他说道:“子义,我们都坐了这么久了,为何酒菜还没有上来啊?”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