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665章 我见青山

    “这位柳师叔真是个怪人,来峰间赏景倒罢了,居然开口便要峰主最喜欢的梨花酿,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一名清容峰少女看着秋语台上的那个亭子,细眉微挑说道:“这时候还敢盯着峰主看,难道就不怕惹得峰主不喜,将他打杀了?”

    那位长老说道:“休得胡言乱语,放尊重些,要知道他可是掌门真人最得意的传人。”

    那位少女眼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说道:“景阳祖师最得意的传人不是神末峰主吗?”

    那位长老说道:“柳师弟与神末峰主的境界孰高孰低无人知道,但他肯定是掌门真人最信任的人。”

    ……

    ……

    喝完那罐梨花酿,柳十岁便离了清容峰,去了云行峰。

    云行峰里剑意太盛,除了赵腊月等极品人物之外,无法在里面长期修行生活,所以长老弟子们都生活在峰下。

    那片宅院里到处都可以看到青烟,能听到法器轰鸣的声音,都是修复飞剑的动静。

    柳十岁报上身份,求见云行峰主。

    前任云行峰主金思道自然无脸再留在这里,但也没有勇气进隐峰,最终选择了出外云游。

    现在的云行峰主是平咏佳,他在神末峰赖了好几天,最后还是被顾清赶到了这里,哪怕赵腊月曾经暗示过他可以住在神末峰……顾清用的理由是门规,而且平咏佳的修行与所有人都不同,就应该在这里。

    前些天,柳十岁与平咏佳还在神末峰里一起吃火锅,不知道这时候为何又要见他。

    那些长老与弟子们听到柳十岁的要求,苦笑连连,说道新任峰主来了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上了峰,便再也没有下来。

    听到这个答案,柳十岁觉得好生有趣,婉拒了众人的陪伴请求,自己一个人向着云行峰上走去。

    云行峰就是剑峰,峰里除了石头便是剑,没有花草树木,也没有溪流美景。

    所以与在神末峰和清容峰不同,这一路上他没有看什么风景,很快便消失在云里。

    没过多长时间,他便到了剑峰极高处,阳光终于可以穿透云层,把荒芜的山崖照亮。

    几只铁鹰发出金石相击般的叫声,振翅飞起,绕着山崖不停飞舞。

    柳十岁走到崖前,看到了并排的三个洞口,有些好奇地坐进了左手边的那一个,摸了摸四周紧密的石壁,心想这和果成寺里面壁的苦行僧也没什么区别。

    他跳了下来,走到最右手边的洞前,歪头望向里面闭着眼睛、仿佛沉睡的平咏佳。

    他看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直起身体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是有些古怪。”

    然后他便下了云行峰,仿佛就是专程过来看平咏佳一眼。

    接下来他去了适越峰,找到一片看着已然荒芜的药园,在某块石头下摘了片明显不凡的七叶莲,送进嘴里生嚼了,然后去了一间停火多年的废弃丹房,在某个架子下面摸出一瓶丹药尽数倒进了腹中。

    不管是那片荒芜的药园还是那间废弃丹房,都在适越峰极偏僻的地方,根本无人打理,就连适越峰的长老弟子都不见得知道其存在,也不知道柳十岁是怎么能知道这两个地方,还能从里面找到那两样东西,更令人不解的是,那片七叶莲与那瓶丹药的药力应该极为霸道,他就这么服了下去,难道就不怕出问题?

    柳十岁吃完丹药后,在丹鼎里静坐了片刻,稍微消化了些药力,便从丹房后方的窗子里跳了下去。

    山风呼啸扑面而至,接着便是常见的云雾,啪的一声闷响,他的双脚落在实地上,却不是峰底,而是一道隐藏在云雾里的石梁。

    石梁上那些如竹叶般的足迹早就已经被百余年的山风拂没。

    柳十岁顺着石梁走到昔来峰,没有惊动任何人,去了后峰某处,取了些书册看了片刻。

    接着他去了两忘峰,顺着那道绕崖而上、没有任何分岔的山道向着峰顶而去。

    见着天空里的剑光与那些年轻有朝气的弟子,他的眼里露出欣慰的神情。

    来到峰顶,便再无去处,顾寒闻信离开洞府来到崖边,还没有来得及与他说句话,便见着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照亮天空,投往了远处的上德峰。

    一名两忘峰弟子带着羡慕与向往的神情说道:“那就是不二剑吗?”

    顾寒点了点头。

    有弟子带着些不服说道:“掌门真人也是偏心,柳师叔现在已经是一茅斋的人,不二剑是青山重宝,怎么还能由他保管?”

    顾寒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知道他曾经为青山立下多少大功,便不会有这样愚蠢的问题。”

    ……

    ……

    上德峰的崖壁上到处都是积雪,就连空气都是那般寒冷,吸一口进去,仿佛吞下了无数把小刀子。

    雪松簌簌而动,落了一场小雪,柳十岁没有理会脸上与身上的雪屑,深深地吸了口空气,流露出想念与满足的神情。

    他悄无声息经过上德峰弟子们的居所,掠向后峰那片陡峭的崖壁,落在一块大石上。

    很多年前,元曲与玉山曾经在这里看过星星。

    柳十岁不知道这件事情,站在石上看着青山诸峰,神情渐渐冷峻,就像是上德峰的风雪,然后他转身一闪便消失在了崖间。

    那道天光从极高处落下,照亮地面。

    尸狗静静趴在那道天光下,如一座黑山。

    剑狱一切如常,还是那样的安静。

    仿佛没有人来过。

    那道通往隐峰的门不知何时却已经开了。

    柳十岁行走在青青的丘陵与矮峰之间,最终驻足于一片野花之前。

    那片野花生得极好,满山遍野,甚至有些遮天蔽日的感觉。

    他没有拾起野花间的那根竹笛,只是静静看着那座山峰某处。

    隔着花海、黑土与石壁,他看到了昏睡中的方景天。

    他踩花而起,带着花香上了仿佛静止的云海,破海而前,来到了极遥远处的那座石山前。石山里有很多洞穴,洞穴里有很多青山前人的遗蜕,都是未能通天而死,至于青山历史上那些曾经通天、却未能飞升的强者,大部分都像柳词与元骑鲸那样,化作了春雨冬雪或者光点。

    “如果我死了,不会化作虚无,将一切归还给这个世界。”

    柳十岁说道:“到时候就把我放在这里,将来若有哪个青山弟子需要,过来吃我一口肉,还能有些用处。”

    不知道他为何要说这样一句像是遗言的话。

    隐峰无人,也不知道他这句遗言是说给谁听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