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718章 补天

    就像白真人在果成寺里曾经说过的那样,这方天地并非绝对的自然。

    比如大海上的三个大漩涡,从自然法则来看便极难解释。

    无数的海水从漩涡里泻落,经由天地通道去往异大陆以及遥远北方的冰原底部?

    哪怕用最朴素的眼光来看都有问题。

    所谓的天地通道真是天地自然生成的吗?

    这些问题不需要现在解答,现在井九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堵住大海入冥的通道。

    太平真人用血魔教的通天杀阵强行改变了天地通道,白真人又用十方伏妖塔的真身对这座通天杀阵进行了补强,直接把海水入冥的通道变成了一个极大的洞口。就算是巨人这时候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往冥间泻落的海水太多,不管他往里面怎么填东西,都会被冲走。修行者把山门大阵搬到大漩涡里也无法抵抗天地的伟力。除非能想到某种办法把海水泻落的速度减缓,才能在此基础上再作补救。这就像是大河决堤,想要堵住那个决口,你首先得想办法让洪水的速度慢下来。

    井九准备怎么做?

    一道剑光照亮了由无尽海水形成的巨大瀑布。

    那些海水里面混着从海底与远处裹来的血与沙,瀑布看着极为浑浊,依然被这道剑光照亮甚至穿透。

    那道剑光在满天海水之间快速飞行,很难确定具体的方位,也没有什么规律,时而深入海底的泥沙,留下无数个小孔,时而进入大漩涡的底部,甚至抵达了冥界的天空,甚至有时候就像是同时出现在几个地方。

    海水里生出无数道气泡,看着就像是一道道白线。

    那些白线弱不着力,却散发着极其精纯而凝结的剑意。

    随着剑光的穿行,那些剑意越来越密,气泡消散之后依然停留在天海之间,停留在人间与冥界之间。

    泻落的海水遇着那些剑意自然分开,变成透明的海水块,彼此撞击、摩擦,泛起更多的泡沫,下落之势稍有减缓。

    但依然远远不足以达到填海的基础。

    海底被泥沙覆盖着的坚硬石块被那道剑光削碎,随着海水跌落大漩涡,就如羽毛一般,根本无法有片刻停留。

    于是那道剑光越来越快,数息之间便能绕着大漩涡无数圈,在海面与冥界天空之间来回十余次。

    那些剑意构成的无形线条越来越密,渐渐要变成一张网,网眼也变得越来越小,剑意之间的吸力终于能够兜住一些海水。

    然而随着海水下落的速度变慢,那张剑意织成的网承受的重量也越来越大,那道剑光想要维持现在的高速也变得更加困难。

    巨人站在大漩涡外,看着那道仿佛牵引着无数重量的剑光,憨厚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擦的一声轻响,那道剑光在大漩涡畔的崖畔掠过,带落一些碎石,飞行痕迹明显有些失控。

    巨人再也控制不住,喊了一声阿加。

    如雷鸣般的呼喊声压过了大海瀑布的声音。

    那是在劝井九放弃。

    ……

    ……

    一天一夜时间,井九做了太多事情。

    与太平真人的隐峰之战,以洗剑溪为鞭困住白刃仙人,又与手执仙箓的白真人做了最终一战。

    从冥界到人间,到处都能看到那道剑光。

    他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受了很重的伤。

    在这样的状况下,他还想用自己的剑意把整个大海都挡住,真的会出事。

    就算他的剑元再充沛,还有连三月给他的仙气,只怕也都会消耗一空。

    到时候他会怎么样?

    ……

    ……

    那道剑光没有停下。

    井九就像是没有听到巨人朋友的呼喊,继续沉默地前行。

    在天寿山陵墓里被白真人与萧皇帝偷袭后,他的剑光便有些不稳。这时候他承载着整个大海的重量,更是飞的歪歪扭扭,不时便会撞到某些地方,看着就像是喝醉酒一般,给人一种踉踉跄跄的感觉。

    但不管多难看,他还是在继续飞,继续布着自己的剑阵,想要挡住落入冥界的大海。

    巨人看着那道越来越慢、越来越不稳的剑光,眼里的忧色越来越重,而且还有很多不解。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

    那根粗大的古树在他的两手之间不停换着。

    好几次他都险些拿起古树向那道剑光砸去,想要阻止井九,最终还是没有动。

    海水被刺穿了不知几十万次,崖底不知道被切落多少万块碎石,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至夕阳西下,海水被照的红暖一片,就像是血一般的时候,那道剑光终于停了下来。

    井九站在暮色最深处的一朵云上,向着海面望去。

    他的脸色极其苍白,不管是纸还是白城的雪都无法形容,只不过被落日照着,不怎么容易看出来。

    大漩涡里的海面已经平静了很多,依然有很多海大在不停向冥界泻落,但已经不像先前那般狂暴。

    那道由无形剑意织成的网,兜住了难以想象数量的海水。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冥界往天上看,或者能够看到一颗无比巨大的、蔚蓝色的水球。

    这是一幕神奇的画面。

    这是一件神奇的事。

    巨人看着云上的井九,眼里满是佩服的神情。

    这并不是结束,想要完全堵住这条大海入冥的通道,还需要做很多事情。

    而现在他就要先完成一件事,那就是把这个无形的巨大剑网想办法系在天地之间。

    不然海水便会带着剑网一道冲进冥界。

    无形的巨大剑网是由剑意织成的,剑意便是线。

    那根线的末端是一道极细的剑意,这时候正缠绕在他的右手尾指之上。

    也就是说现在这道剑网里的无数海水的重量,都是被他提着的。

    如此沉重的事物,他不可能一直提着,等到朝天大陆的人们赶过来。

    事实上,他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

    那道极细的剑意已经深深陷进了他的右手尾指,甚至破开了皮肤与血肉,把指骨都割裂了一部分。

    能与万物一剑争锋的只有它的剑意。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办法把这道剑意系在海底的岩石上。

    那些岩石遇着他的剑意便会被切碎。

    他这时候需要寻找到一根稍微粗些的线,把这张巨大剑网与天地连在一起。

    问题是有什么样的线能够承受得住万物一剑的剑意?

    ……

    ……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世间万物,都有因果。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都是巧合。

    井九刚好知道有这样一种线,能够承受得住万物一剑的剑意,而且极其坚韧。

    而且他不需要离开大海,便能找到这根线。

    暮色越来越浓,真真如血。

    他伸出左手食指落在腰间。

    指尖落处,鲜血溢出,肌肤切开,血肉亦分,露出了玉般的白骨。

    那些白骨里隐隐有些异物,好像是什么线。

    井九用指尖把那些白色的线挑了出来,然后与左手尾指上的那道剑意相连。

    ……

    ……

    一百多年前,连三月在西海底偷袭西海剑神。

    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回复原本的境界与实力,反而落入西海剑神算中,被一剑重伤。

    井九带着她从海底逃离,也中了西海剑神全力一剑,伤势甚至更重,整个人都险些断成了两截。

    在那个满是树影星光的沙滩上,他用宇宙锋为针,用连三月的天蚕丝为线,把椎骨与内脏都缝了起来。

    到今天那些天蚕丝在他的身体里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

    这便是深入骨髓的因果。

    那些天蚕丝与他的剑意共生百年,当然不会被剑意所损,而且蕴养百年,坚韧程度更是难以想象。

    轰的一声巨响,被海水泡了无数年的那根古树被巨人用尽力量插入了坚硬的海底。

    剑光绕树而动。

    井九把天蚕丝在那根古树上绕了无数圈,现在只需要最后打个结。

    他打了一朵桃花。

    水月庵前有一棵桃树。

    很多年前,连三月沉睡不醒的时候,他去探望。

    在棵桃树上摘了一朵花,然后放在了她的脸旁。

    后来在朝歌城,连三月把那朵桃花插在了自己的鬓角,很好看。

    今天,这朵天蚕丝结成的桃花在海水里轻轻飘着,也很好看。

    井九看着那朵桃花,沉默了会儿。

    然后他昏了过去,在海水里无力地飘着。

    一道阴影遮住暮光,破开海水。

    巨人准备用手把他从海底捞起来。

    一道血色的剑光出现。

    赵腊月把他抱在了怀里。

    破损严重的弗思剑缓缓沉到海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