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上品衙内 >

一三三章 吴用?无用?

    到了会客室,种大少又看到了那位我见犹怜的年轻夫人,张贞娘其实并不是个好名字,五代朱友桂的皇后也姓张名贞娘,朱温残暴好色更好乱伦,儿媳妇几乎都被他玩了个遍,这个张皇后先和公公扒灰,后来又帮朱友桂刺探到消息,进而协助丈夫弑君杀父……

    张老教头没什么文化所以给女儿弄了这么个名字,不过林娘子到也配得上这个贞字,水浒里无论是林冲发配前嚷嚷和离,还是后来人们都传林冲已然死了,林娘子都依旧没有变心,可谓坚贞不渝!

    面对高衙内的威逼利诱,林娘子更是宁死也绝不就范,这个忠贞坚韧的劲头让种彦峰打心眼里佩服,上辈子就对她的遭遇十分同情,这辈子有能帮她的机会当然是义不容辞,只可惜佳人已然许配给林冲那个渣男,不然种大少就算不能把她娶了,也得帮她寻觅一个良配!

    另外说句跑题的话,种大少对施耐庵这个老头儿有些地方也很反感,这老汉对女性极不尊重,看她描写的女性哪有个结局好的,里面水性杨花者很多,而且死都不让人家好死,被扒光后杀的就好几个。

    其实这些轻视女性的观念在宋朝尤其是朱熹出名之前还不算太厉害,那会哪有什么三从四道的大帽子,更没有守节一说,你特么三妻四妾玩的不亦乐乎,却让女子守节孤苦一生,做人要点逼脸行吗!

    既然上天给了种大少第二次生命,又恰逢出生在那些个狗教条还没成型的时代,种彦峰觉得自己有义务拯救女性,将未来那场迫害女性千百年的运动彻底扼杀在萌芽中,种衙内已经下定决心,大不了让那位朱大圣人永远不要出世好了。

    培养特工是干什么的,就是做这些见不得光,又不能留于史料的破事,当然这恐怕也远远不够,程朱理学今天没了朱说不得明天还有个程王程李,所以这事得从根子上下手,让这门伤天害理的学说彻底滚出历史舞台……

    “见过衙内!”林娘子和张老教头一起见礼,总算打断了种彦峰的胡思乱想,种彦峰缓过神来赶紧回礼,打眼一瞧发现林娘子面颊有一丝红润,才想起自己刚才看到对方后的片刻失神,估计落到人家眼里可能就是另一番解读了……

    “呵呵、嫂夫人又清简了!”种彦峰先假模假样的叹了口气,随后才道:“二位定是为了锦儿姑娘的事,不敢相瞒,经过多番打探之后,已经有消息了!”

    “真的,锦儿如何了!”从水浒中就可看出,林娘子和锦儿虽为主仆但情深更胜姐妹,林娘子心急之下哪里还有什么顾忌,竟然直接抓住了种大少刚刚拱起还未收回的双手。

    光论姿色,林娘子甚至不比姚兰芝差上半分,种大少相信若是精心打扮一番,虽然气质上不如那些名妓华贵,但容貌上林娘子一点也不比任何女子差,即便和风彩绝伦的大宋双绝也敢拿来一较高下。

    被一直欣赏的绝色美人握住双手,种彦峰心里却没有半点旖旎,入手冰凉的感觉刺痛着种大少的心房,这真是个令人不能不心生怜爱的女子,“夫人不必激动,我们坐下慢慢说吧。”

    种大少既没抽出手也没有任何附加动作和表情,让缓过神的林娘子避免了失礼的尴尬,林娘子感激的看了一眼种大少,随后才和父亲缓缓坐了下来。

    “根据打探来的可靠消息,锦儿姑娘并没有受到玷污,也没有被虐待!”种大少放慢语气开口道,女子被绑架最担心的一来是生命安全,二来便是贞洁问题,古代一些被绑票的家属必须在天黑前把女儿赎出来就是这个原因,过了夜即便是没事也有口难辩。

    林娘子听到这总算松了口气,绷着的神经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多谢种公子为我们操劳,小女子厚言请问公子,锦儿何时能被营救出来,为了锦儿我愿倾尽所有。”

    “夫人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瞒夫人,本来我也以为花点银子就能把这事办了,我托朋友拿了一万贯去赎人,结果却未办成,这事现在并不是钱的问题!”种大少叹了口气无奈道。

    “一万贯都不行?”张老教头咋舌道,本来他们父女商量好的,林冲是指望不上了,只能先把张老汉的棺材本和林娘子的嫁妆拿出来应急,但他们的钱加起来还没种彦峰多呢。

    “事情有点复杂,一时半刻解释不清楚,不过我种彦峰在神明面前发誓,锦儿姑娘的事我绝不会敷衍,但凡有一点希望,我都会尽全力施救,否则,我种彦峰……”种大少举右手伸出中间三指发誓,话还未说完却被林娘子出口打断。

    “公子不可!”林娘子急切阻止道:“劳烦公子帮忙已经让奴家感激不尽,哪能让公子再发毒誓!”

    种彦峰这个后世人对发誓这种事并不太在意,何况他也是真心实意准备帮助这对主仆的,但古人对誓言诅咒一事却十分敏感,林娘子父女都是厚道的老实人,哪会让恩人再发毒誓。

    “我们叨扰多时也该回去了,大恩不言谢,下辈子我父女做牛做马定要报答小衙内的恩情。”张老头没读过什么书,翻来覆去就这两句,不过种彦峰也不在意,亲自起身将二人送出大门才收住脚步。

    “武松那小子还没醒吗?”回到书房后,种大少一边吃着早点一边对头号特务贾书申问道,爱惜文房四宝和书籍的人是不会在书房吃喝的,种彦峰这个假读书人当然没那些顾忌。

    “二郎宿醉还未醒……,看着架势估摸着得睡到明早了!”贾书申幽幽道:“这汉子太过危险,以后可不敢再让他饮酒了。”

    “他喝少了发挥不出威力,喝多了又容易直接就醉过去了,这个度还真难把握,何况即便就算喝得刚刚好,这厮谁也不认识就知道胡打一通,真是头疼啊。”种彦峰记得水浒里武松就因为喝多了才成了落汤鸡更被孔明孔亮那种货色抓了起来……

    “对了,你去把吴先生叫来吧,之前让他谋划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种彦峰随口说道。

    “先生正等你传唤呢,事情他说已经谋划好了,不过他却叮嘱我不要告诉你,什么时候你想起叫他了,让我再开口提醒!”贾书申笑着道:“我这就去叫他过来。”

    种彦峰知道这位吴先生的意思,早早告诉贾书申事情谋划好了,是要证明他才思敏捷能力出众,不让贾书申给自己汇报,是表明他淡泊从容不张扬不邀功,种大少心道这个水浒梁山泊的狗头军师心机还蛮深的。

    前面提过跟着朱富同来了一文一武,武的自然是武松武二郎,文的便是水浒里大名鼎鼎的军师吴用,这姓吴的表面是文绉绉的学究,骨子里却是个脑生反骨的狠角色,水浒好汉多是走投无路逼上梁山,这个吴用却不同,人家天生就是不甘寂寞的(zhao)反派。

    种彦峰当年读水浒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军师很水,坑人虽然是一流,但军事上出的谋和划的策没一个好用,简直是个蹩脚的狗头军师,种大少甚至怀疑对方身份本就是朝廷埋伏的卧底,大宋皇城司虽然没有明时的锦衣卫和东厂那么牛,但能量也不容小觑。

    所以种大少上来便给吴军师出了个考题,一来看看他能力到底如何,真要是草包就赶紧让他滚蛋,还是祸害晁盖那种傻财主去吧,二来也测测这老小子到底是不是二五仔!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