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838章 倒戈的脉灵

    “二长老,一起出手!”

    帝宫所大长老刘正别看表现得愤怒,却是半点都没有轻视这个帝宫总部通缉的要犯,听得他大喝一声,已是脉气涌动,一道巨大的黑影掠空而过,极具威势。

    “那是大长老的脉灵:飞鸿魔鹰!”

    其中一名旁观的帝宫所长老,目光闪烁地看着那巨大的黑影,不由感慨出声,看来对于那庞然大物,他曾经见过不止一次。

    至于刘正所炼化的这只脉灵,赫然是一只飞禽脉灵,听其飞鸿魔鹰的名字,就知道这已经达到天阶高级的脉灵,攻击力绝对是非同小可。

    “黑魇狼!”

    与此同时,帝宫所二长老蔡庸也是如法炮制,祭出了属于自己的脉灵,那同样是一只黑色脉灵,只不过看在众人的眼中,很有些异样的感觉。

    黑魇狼可不是普通的天阶高级脉妖,相传修炼到这个层次的黑魇狼,体内会产生一种叫做黑魇的特殊力量,这种力量专门针对人类修者的灵魂。

    一旦不小心吸入了这种黑魇气息,便会让这名人类修者顷刻之间进入一种古怪的梦魇之中,如果没有外力相助的话,想要从梦魇之中清醒过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无论是刘正还是蔡庸,对于自己的脉灵都是极有信心,他们完全没有轻视云笑,仅仅是第一次的出手,就拿出了自己最为强力的手段。

    “两只天阶高级脉灵?”

    看到一左一右两道黑影朝着自己袭来,云笑的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微光,紧接着他的身上,便是爆发出一股极为特殊的气息。

    没有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气息,但是当那所谓的飞鸿魔鹰在感应到这股气息的时候,身形骤然一僵,竟然不受控制地便要朝着后方转回。

    “飞鸿,你怎么了?”

    就算是一只已经被抹除了灵智的脉灵,刘正对其也像是对待自己的老朋友一般,这一道惊呼声出口,让得旁观众人都是目瞪口呆。

    那可是天阶高级的脉灵飞鸿魔鹰,怎么毫无征兆地便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根本就不受其主人刘正的控制了呢?

    事实上刚才从云笑身上爆发出来的那一抹气息,乃是由上古天凰红羽所发,这位可是身怀天空霸主的血脉,其气息又岂是区区一只飞鸿魔鹰所能抗衡的?

    就算那飞鸿魔鹰已经被抹除了灵智,却终究是属于飞禽脉妖的范畴,那血脉深处的震慑力与生俱来,这或许比直接用脉气控制,更要让其言听计从。

    “给我咬他!”

    只听得下一刻,从云笑的口中赫然是传出这么一道声音,让得听到这道声音的诸多帝宫所长老,还有一旁的范玉林都是脸现古怪。

    那可是已经由刘正炼化过的脉灵,自被炼化的那一刻起,便只听其主人刘正一人的命令,这是众所周知,甚至是根深蒂固的铁理。

    就这么一只被炼化过的脉灵,怎么可能听一个外人的话,反而去咬自己的主人呢?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甚至在众人看来都是一种天方夜谭,那粗衣小子是失心疯了吧?

    呼……

    然而让所有人震惊莫名的一幕,很快就出现了,那刚才仅仅只是扭了一下头的飞鸿魔鹰,下一刻竟然真的掉转了鹰首,朝着刘正疾掠而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目光尽皆呆滞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一只已经被炼化的脉灵倒戈相向,那个粗衣少年,实在是太诡异了一点。

    利用上古天凰气息,让得那飞鸿魔鹰朝着刘正进攻之后,云笑再也没有去管这个帝宫所大长老,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只见一只全身长满了黑毛的巨狼,正在朝着云笑猛扑而来,在其散发着幽幽黑光的狼眼之中,还噙着一抹异样的光芒。

    说实话,刚刚看到那飞鸿魔鹰竟然朝着自己的主人攻击时,还真是将蔡庸给吓了一跳,他都有些怕自己的黑魇狼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出现那种糟糕的情况,当蔡庸看到黑魇狼已经离云笑不过数尺距离的时候,他眼眸之中的兴奋之光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

    由于那云笑是帝宫总部通缉的要犯,在没有得到范玉林的首肯之前,他是肯定不敢伤其性命的,哪怕未必伤得了。

    因此蔡庸才在这第一时间祭出了黑魇狼,要是那少年被黑魇狼控制,一切皆大欢喜,此后的一段时间内,都只能是任由蔡庸摆布了。

    黑魇狼产生的梦魇,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力量,蔡庸相信,就算是一名半步圣阶的强者,在猝不及防之下中了那黑魇力量,恐怕也会失去灵智一瞬间。

    高手之争只在一瞬之间,因此这一刻蔡庸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粗衣少年,他要抢在最为恰当的时候对云笑出手,务求一击而中。

    “魇蚀!”

    眼看时机成熟,一道低沉的喝声从蔡庸口中传出,紧接着那离云笑不过尺许距离的巨大黑魇狼眼中,陡然喷发出一道黑色雾气,看起来颇为的诡异。

    “啧啧,黑魇狼啊,真是多年不见了!”

    以云笑的见识,自然是早就认出了这是黑魇狼,而这样的脉妖,在潜龙大陆和腾龙大陆都是绝无仅有的,和火云鼠一样,都是九重龙霄独有的产物。

    而对于黑魇狼有哪些特殊的手段,云笑肯定也是知之甚深,他能让黑魇狼靠这么近还没有出手,显然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就让我看看是你这黑魇厉害,还是我的两条灵魂祖脉更强横?”

    当云笑心中这道念头升腾而起的时候,那两道黑色雾魇已经是袭临他本体,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蔡庸无疑是欣喜若狂。

    或许连蔡庸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顺利,那少年看起来并不是省油的灯,若是选择闪身而避的话,黑魇狼的黑魇气息,未必就能准确地喷吐到其身上。

    哪知道那少年竟然不闪不避,如此一来,蔡庸心想就算其有着什么其他的手段,从此刻开始也终将再无用武之地,他对自己黑魇狼的黑魇力量极其自信。

    嗖!嗖!

    然而就在下一刻,就在蔡庸志得意满,想要控制黑魇之力,让云笑陷入由他制定的梦境之中时,却看到那粗衣少年的眼中,赫然是同样喷吐出两道黑色雾气。

    这两道从云笑眼中喷发而出的黑色雾气,和刚才黑魇狼喷吐的黑气如出一辙,但看在蔡庸的眼中,却是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那两道黑色雾气速度极快,让得那离得极近的黑魇狼,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反应时间,就被两道黑色雾气喷中,转眼之间融入了狼身之内。

    “嗷呜!”

    一道显得略有些古怪的狼嗷之声传将出来,帝宫所二长老蔡庸忽然之间发现,自己炼化的脉灵黑魇狼,竟然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再下一刻,旁观众人就看到了有些熟悉的一幕,那只早已经被蔡庸炼化为脉灵的黑魇狼,赫然是一个转身,朝着他先前的主人猛扑而来。

    包括蔡庸在内,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飞鸿魔鹰和黑魇狼都会突然化友为敌呢,这简直就太古怪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难不成那粗衣少年,竟然还是一名兽脉师不成?”

    其中一名帝宫所的长老一想就想得有些多了,此言一出,旁边几大长老都是对他投射过来一抹嘲讽之意,让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胡说八道,兽脉师再厉害,也只是针对普通的脉妖而已,岂能让已经炼化的脉灵倒戈?”

    帝宫所三长老冷哼一声,总算是让那人化解了心中的疑惑,暗道事实果然如此,终究还是自己想多了。

    诚如三长老所说,兽脉师手段固然是高明,可是已经被抹除了灵智的脉妖,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脉妖,哪怕是圣阶巅峰的兽脉师,也不可能再让其为己所用。

    如此一来的话,那个叫云笑的粗衣少年,手段可就有些诡异难测了,这别人炼化过的脉灵,都能轻易让其反噬自己的主人,如此手段,简直可畏可怖。

    “小心了!”

    就在所有人包括范玉林在内,尽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个粗衣少年口中却是发出这么一道声音,然后众人就见得其身形微微一晃,赫然是来到了大长老刘正的身后。

    呼……

    一记蕴含着强力气息的手掌,狠狠朝着刘正的后心拍去,让得他心头一凛,下意识地便朝着左侧避过。

    “不好!”

    只是在避过这一掌的同时,刘正的心情却没有半点的好转,反而是心头一惊,因为在那个地方,正有着一只鹰喙在朝着他的右眼怒啄而来。

    原来云笑这随意的一掌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早就计算好刘正会朝着哪一个方向闪避,而在那个方向,却是有着一只天阶高级的飞鸿魔鹰。

    这也是刘正心中的惯性思维,他下意识地就没有对自己的脉灵有过多防备,这一下终于是在云笑有心算无心之下悲剧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