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853章 我也想要一个位置!

    “啊!我的脸……我的脸……”

    天阶高级的荡心毒果然名不虚传,在溅射到那人脸上的时候,瞬间就腐蚀出一个小洞,而且还在继续蔓延。

    此刻那通天境后期修者之所以惊惶大叫,倒并不是说感受到了多大的痛苦,而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这张脸恐怕会变得和那黄武的右臂一样。

    何况刚才的黄武还有挽回性命的机会,那就是将自己的右臂砍掉,但是这人总不能将自己的脑袋也砍掉吧?

    呼……

    而那边的黄武却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已经深受荡心毒迷惑的他,只觉场中每一个人都是要害自己的敌人,不将这些敌人杀尽,他难消心头之恨。

    “这荡心毒倒也算厉害,竟然还有通过血肉感染的效果!”

    不远处的云笑冷眼旁观,并没有想在这个时候出手,不过看到那脸颊已经腐烂见骨的修者模样,他也不由点了点头。

    “看那杜心的行事,倒像是万素门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毒脉师啊!”

    将目光转过杜心得意脸色的云笑,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个猜测,而且他认为这个猜测应该就是事实,毕竟他前世对万素门可以说是颇为了解。

    刚才黄武主动挑衅,杜心在其身上施毒无可厚非,哪怕是心毒宗的毒脉师,甚至是圣医盟的医脉师,也不可能对别人的挑衅无动于衷。

    可是一般来说,收拾一个主动挑衅的黄武就够了,并不需要波及旁人,而此刻那脸颊中了剧毒的修者,无疑就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如果那杜心二人真是心毒宗出来的毒脉师,必然会替旁人解毒,但看这二人一脸冷笑,并没有丝毫动作的时候,云笑就知道他们多半是来自那狠毒的万素门。

    “嗯?”

    就在云笑打量杜心二人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一道人影疾掠而来,感应那气息竟然已经锁定了自己,当下眼眸之中不由掠过一丝阴郁。

    “这是冲我来了!”

    当云笑转回头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那黄武正在靠近自己,当即明白了对方想要做什么,这是在荡心毒之下,将自己当成第二个目标了。

    说起来由于云笑对那最好的位置也有兴趣,所以他所站的地方颇为靠前,被黄武选中成为第二个目标,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此刻的黄武,早已经迷失了心智,他找准哪个目标就会出尽全力,这就是那荡心毒的厉害之处,在他死之前,恐怕还会有不少人遭殃。

    只是黄武第二个目标就选定了云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那些旁观之人的福气,这位可不是普通通天境的修者可比,一身毒脉之术也是鬼神莫测,想要伤到他,无异于天方夜谭。

    “又一个,嘿嘿,师兄,你说那老家伙身死之前,能杀几个人?”

    相对于旁观众人,荡心毒的施毒者杜心却是俨然进入了一副看好戏的状态,出身万素门的他们,可一向都是视人命为草芥,并不会对黄武此刻的举动加以制止。

    “死多少人我猜不到,但我知道那白衣小子恐怕是活不成了!”

    姓谷的师兄眼眸之中闪烁着一抹微光,不知为何,其脑海之中忽然掠过一道曼妙的身影,随即精光化为了戾光,看来是和那女子有着一段不小的仇怨啊。

    事实上云笑猜得不错,这两位年纪轻轻的毒脉天才,确实是来自万素门,其中师兄名叫谷之轩,当年在蚀城的时候,曾经和初入九重龙霄的柳寒衣有过一段不愉快的交集。

    那个时候谷之轩自恃出自万素门,万分看不起柳寒衣,最终被后者的仙胎之毒弄得惨不堪言,要不是万素门的绝户姥姥及时赶到,恐怕他这条小命就一命呜呼了。

    因此在谷之轩的心中,一直都对柳寒衣耿耿于怀,只可惜后来柳寒衣被心毒宗的噬心师太救走,凭他这最近才突破到半步圣阶的修为,可不敢再去找柳寒衣的麻烦。

    至于一旁的杜心,在万素门也是有数的毒脉天才,虽然名气没有谷之轩和排名靠前的几位大,但那一手毒脉之术,至少在这古木城是少有人能及。

    从万素门出来的天才,可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怜悯之心,比如说此刻挑衅他师兄弟二人的只是黄武,却是让得旁人被殃及,他们还在旁边仿佛看戏,心性之狠毒可见一斑。

    在谷之轩看来,那白衣青年的年纪和自己也差不多,又能将脉气修炼到什么地步了,如果猝不及防之下被溅射一滴毒液,下场可想而知。

    “师兄说得没错,这么一个年轻小子,竟然敢离古木如此之近,岂不是自取灭亡?”

    杜心很有些志得意满,又或许他是想用自己的毒脉之术,来震慑住场中这些修者,以免在古木之下修炼的时候,再出现什么变故。

    轰!

    说时迟那时快,黄武的攻击来得极快,而此刻他全身上下几乎都没有了一块好肉,尤其是左臂到左胸都是一片脓液,看起来又恶心又可怖。

    一般人在见识到刚才那通天境后期修者的下场之后,恐怕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便逃,没看到云笑身旁或是身后的修者们,尽都在此刻退出了十数丈吗?

    偏偏那个白衣青年身形纹丝未动,仿佛是被黄武的强力攻击吓傻了一般,看到这一幕,不少老成厚道的修者都是叹息着摇了摇头。

    因为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云笑能在小范围之内闪避腾挪,难道还能避过那些毫无规律四处飞溅的毒液不成,他的下场,看起来已经注定。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在黄武离着云笑越来越近的时候,刚才被荡心毒腐蚀了脸庞的那通天境后期修者,明显也已经迷失了心智,竟然和黄武一前一后,对云笑进行了夹击。

    “没救了!”

    看到这一幕,旁观众人更是摇头不已,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白衣青年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这根本就是避无可避嘛。

    砰!砰!

    就在众人为那白衣青年默哀的时候,一连两道大响之声陡然传来,紧接着黄武和那名通天境后期修者的身形同时倒飞而出。

    值得一提的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黄武二人的身体好巧不巧,正好摔在谷之轩和杜心师兄弟二人的面前,溅起的无数毒液,甚至是朝着二人猛烈来袭。

    此刻黄武二人都已经腐败不堪,这一摔在地上直接就摔得断了气,但是那些毒液要是溅到身上,哪怕是万素门的两大毒脉天才,也觉得颇为麻烦。

    呼!呼!

    因此这两人当机立断,根本不用别人提醒便是退了数步,终于是避过了所有的毒液溅袭,不过师兄弟二人的脸色,已是在这一刻变得异常难看。

    不过当谷之轩和杜心将目光转到那白衣青年身上的时候,满脸的阴沉又瞬间化为了冷笑,因为他们清楚地看到,那青年的右手手背之上,已经是沾染了一滴荡心毒的毒液。

    那虽然是由黄武二人血液所化,但这也是荡心毒的厉害之处,可以随着血液肉身传播,谁要是胆敢触碰中了荡心毒的人身,必然会瞬间引毒上身。

    原本那白衣青年突然之间的强力两击,将黄武二人给轰开,还让众人颇有些惊艳,但此刻他们无疑都是发现了其手背上的那一点脓液,当下都给其宣判了死刑。

    在所有人注视之下,那白衣青年似乎也是发现了这一点,见得他缓缓举起自己的手背,看着手背之上的那一点脓液,不由微微皱了皱眉,仿佛觉得有些恶心。

    只见得下一刻,白衣青年伸手在腰间一抹,然后施施然取出一张布巾,将那点脓液给抹了去,随之将布巾扔开,仿佛多捏一刻,便多一分恶心似的。

    “哼,那可是荡心毒,岂是你随意抹去就能化解的?”

    不远处的杜心看着白衣青年的动作,其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嘲讽,同时口中冷笑出声,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深以为然。

    看那荡心毒如此厉害,如果单单将触碰到自己皮肤的毒液抹去就能化解的话,那刚才的黄武和那通天境后期修者,也不会如此凄惨了。

    这少年刚才倒也确实是将黄武二人轰出数丈,但那二人明显都是强弩之末,在做最后的挣扎而已,旁观众人惧怕的也并不是这二人的修为,而是那会随处溅射的剧毒脓液。

    “那里的位置,我也想要一个,你们让一个出来吧!”

    扔掉布巾的云笑,并没有打算和万素门为敌,刚才要不是那黄武突然攻击自己,他都懒得出手,因此此刻直接转过头来,盯着那边的两位万素门天才轻声说道。

    不过云笑也不是怕事之人,若是那两位万素门天才不依言而行的话,那就只能凭谁的拳头大谁说话了。

    然而云笑此言一出,不仅是万素门的师兄弟二人,就是那些旁观的修者们,也在这一刻鸦雀无声,似乎都被这白衣青年的话语惊得呆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