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313章 那少年是谁的弟子?

    “宗主,这有些不合规矩吧?”

    北方座椅之中,噬心师太身形未动,脸色却变得有些阴沉,虽然说着不合规矩,其实她心头也颇为纠结。

    “如果是我心毒宗的年比,自然只能比试毒脉之术,但那严皓君却并非我心毒宗之人,先前也没有说只比试毒脉之术,至少我们这些个老家伙,是没有理由出手阻止的!”

    杨问古的脸色自然也不怎么好看,但他所说也是事实,严格说起来,此刻已经不算是心毒宗的年比,而是两大宗门天才之间的比试了。

    之前的两次比试,严皓君对上鲁世遗和柳寒衣的时候,倒还遵循着毒脉比试的规则,但是现在突然想要用脉气修为来碾压马文生,却是谁也不能说什么。

    在这个大陆之上行走,可不是单单看毒脉之术的,也就是万素门心毒宗这样的毒脉宗门,才对这一门副职业极度看重,连年比都只是比试毒脉之术,而忽略了脉气修为战斗力。

    严格来说,脉气修为战斗力,才是这个大陆的主流,你毒脉之术再强横,人家的战斗力比你强,那些强悍的毒脉之术,也会一朝再无用武之地。

    更何况现在是年轻一辈的比试,严皓君又是万素门出来的天才,如果是在一些隐秘的场合,杀了也就杀了。

    可是此时此刻,不仅有心毒宗的诸多修者,还有万素门的其他两大天才,甚至还有苍龙帝宫的特使顾先文在此,噬心师太等人要是现在出手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甚至可能因此引来万素门和心毒宗的最终大战,将原本来维持在一个点上的平衡生生打破,到时候结果可就难以预料了。

    因此在这一刻,诸多心毒宗的长老们,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广场之中的那个万素门天才,离马文生越来越近,他们心神也是揪到了极点。

    比如说杨问古这位马文生的老师,只能是暗暗祈祷那严皓君下手不要太狠,否则这刚刚根治了圣毒斑,重新恢复修炼天赋的马文生,可就要再次跌落谷底了。

    不过大多数心毒宗长老们,都认为那严皓君再如何暴戾,也是不敢在心毒宗总部,对一个心毒宗天才下杀手的,若真是那样,恐怕连他自己想要脱身都极其困难。

    毕竟这里心毒宗强者如云,严皓君固然是能在年轻一辈称雄,但在至圣境强者的面前,却依旧如同蝼蚁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在旁观众人或愤怒或无奈的当口,严皓君的身形已经是离马文生不过数尺的距离,见得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眼眸深处甚至是噙着一丝杀意。

    事实上杨问古等人猜得也没错,严皓君确实是不敢在这明面上将马文生击杀,那会让他出不了心毒宗,但毒脉师杀人,又岂会像普通修者那么直接?

    别说眼前的马文生了,就是刚才的鲁世遗和柳寒衣身上,严皓君都趁着施展剧毒的时候,打入了一种另外的特殊剧毒,待得潜伏期一至,就会倏然爆发。

    虽然严皓君不知道马文生为何对自己施展的剧毒一无动静,但他相信自己脉气修为压迫之下,这心毒宗天才一定会身受重伤,到时候自己的剧毒就能奏效了。

    马文生固然是吸收了圣毒斑的能量,强势提升到了半步洞幽境的修为,但他的战斗力和先前的鲁世遗比起来也就半斤八两,又岂会是真正洞幽境强者严皓君之敌?

    在这个世上,能在半步洞幽境修为抗衡洞幽境初期强者的,恐怕有且只有云笑这个妖孽了,而这些,绝不是马文生所能具备的。

    砰!

    再下一刻,只见马文生一个身子倒飞而出,在空中喷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明显就是在严皓君这强力一击之下身受重伤了。

    看到这一幕,诸多心毒宗天才脸上的怒意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但他们无论是脉气修为还是毒脉之术,都远远比不上马文生和鲁世遗,更不要说敢和严皓君放对了。

    原本还有一丝希望的这些心毒宗天才们,看到马文生和刚才的鲁世遗似乎没有什么两样的时候,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

    刚才的他们,以为马文生强势回归,又控制了圣毒斑突破到半步洞幽境,可能会为心毒宗扳回一城,没想到最终带给他们的,依旧只有失望。

    这种在希望升腾起来之后的失望,比刚才鲁世遗或是柳寒衣直接失败的失望,似乎还要更强烈一些,可他们又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感觉实在是憋屈之极。

    或许也只有某个灰衣少年,在看到马文生倒飞出去的时候,眉头才微微皱了皱吧,甚至那眼眸之中,还闪烁着一丝难言的愤怒。

    以云笑的眼光,自然是能看出那些年轻天才看不出来的东西,而且作为龙霄战神转世,哪怕是那些心毒宗的长老们,也未必有他的眼光高。

    比如说此时此刻,那些心毒宗的大佬们,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马文生的伤势之上,却是忽略了另外的一些东西,反倒是细心的云笑感应到了一丝不同寻常,这才是他愤怒的原因。

    原本云笑是不想管万素门和心毒宗的这桩闲事的,毕竟就算是严皓君下手狠上一些,马文生也没有性命之忧,将养个十天半月也能痊愈了,最多就是丢一些面子。

    可是现在,当云笑感应着严皓君那些隐晦的小动作之时,心头一股怒意不由升腾而起,同时将目光转到了柳寒衣所在的位置,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奇怪的光芒。

    “这个严皓君,真是该死!”

    当云笑感应到从柳寒衣体内传出的某些异样时,其眼中的戾气愈发浓郁了几分。

    同时心头打定主意,就算是今日不能直接击杀严皓君,也得给这个狠毒的万素门天才一点苦头吃吃。

    如果说马文生身上的异状,还让得云笑有些犹豫不决的话,那从柳寒衣身上感应出来的东西,就是让他下定决心的导火索。

    这严皓君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来招惹柳寒衣,而且还用那些阴毒诡异的手段,对于这样的人,或许杀一个能救上千千万万的人吧?

    云笑无意做济世救民的圣人,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他的行事准则都是有一定标准的,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一世由于商家的变故,云笑两位至亲之人都已失散,而从潜龙大陆就一起跟着他的那些小伙伴,在他看来就是自己的亲人,也是属于他的逆鳞。

    本来云笑只是想悄悄前来心毒宗,和柳寒衣暗中见面叙叙旧就走,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却没有想到一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那些万素门的家伙只是对付心毒宗也就罢了,现在既然扯上了柳寒衣,那云笑就不可能再置身事外。

    更何况马文生乃是云笑亲自出手救回来的,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将其圣毒斑治好,却这般莫名其妙死在了严皓君的手中,那未免会让他觉得遗憾。

    呼……

    因此在下一刻,所有人都是眼前一花,紧接着一道灰衣身影掠空而出,竟然抢在马文生落地之前,将之接住了。

    这些心毒宗的天才们,原本以为马文生就要狠狠摔在广场边缘,受到第二次冲击的时候,陡然见到一个面目陌生的灰衣少年挺身而出,当下都是下意识地生出一丝好感。

    事实上刚才也并不是没有人想要去接住马文生,但一来他们没有那么快的反应和速度,二来是不敢,在为一旦站到广场之中,或许就会被严皓君视作对手。

    这些心毒宗的天才们,固然是对严皓君恨之入骨,但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连鲁世遗和马文生这两个半步洞幽境的天才都败了,他们上去的下场还用多说吗?

    到时候恐怕马文生没救成,自己反而会成为严皓君的靶子,今日心毒宗的脸已经丢得够多了,他们可不想再成为那家伙的一块垫脚石。

    也只有云笑这个外来者,才没有这么多的顾忌吧,无论其修为战斗力如何,至少这份胆气还是值得称赞的。

    “那少年是谁的弟子?”

    北方座椅之中,噬心师太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紧接着开口问了出来,作为心毒宗的大长老,她居然对那个灰衣少年并不认识。

    “我也……不知道!”

    一旁的二长老乃是专门负责人事的,却不料他在仔细打量了一番广场之中的那个少年之后,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得一众长老都是面面相觑。

    “那少年好像是和文生一起回来的,莫非并不是我心毒宗的人?”

    另外一名长老似乎是记起了一些什么,此刻说出一个事实,让得杨问古和噬心师太不由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异样。

    刚才说话的二长老就是负责人事的,连这位都认不出来,那说明灰衣少年确实不是心毒宗所属,不过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人去刻意揭穿罢了。

    “这少年的气息很有些古怪,你感觉到了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