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北洋新军阀 >

第271章 被打上门?

    毛珏的嘴角有些抽搐,这头他还计划着讨伐降服咸镜女真,好家伙,人家先打上门了。

    咸镜道咸镜道,取名由来就是这咸兴与镜州,当初占领咸镜道时候,李氏朝鲜也是以这两地为重要据点,如今毛珏借地,这儿也是东江与李氏朝鲜争夺的重要据点,范文举在咸兴北面的黄草岭修建山堡,把东江所在的势力辐射到咸兴小平原上,而出事的就是这儿。

    就在三天前,居住在黄土坡,双青,雪领一带的女真部落突然袭击了咸兴城,攻破城池,掠夺走人畜上千。

    如今咸兴城尚且在李朝手中,按理来说其实与毛珏没关系,奈何这事儿被当地的李朝人居然推到了东江头上,他们认为是东江一系列的开垦,铸城,强多了咸镜女真的地盘资源,刺激了这些女真人下山抢掠,由咸镜士族牵头,要发兵驱逐东江势力。

    当地的守备官见势不好,飞鸽传书到白马城,请求援助。

    说实话,当地李氏朝鲜士族考虑的还真没错,李氏朝鲜与华夏一样,都是彻彻底底的农耕民族,占据咸镜道之后,李氏朝鲜的主要势力还是盘踞在挨着大道的各个山间小平原中,山区主要还是女真人的地盘。

    咸镜道多山,八山一水一分田,这也是咸镜道如今这么荒芜的原因之一。

    奈何毛珏不按套路出牌,东江所入侵的地方大部分是山区,和李氏朝鲜人不同,如今东江的主要作物玉米,土豆,地瓜都不挑地,什么平地山地照种不误,这样一来,就难保不入侵女真人的地盘了。

    要是寻常,讲道理是东江抢了咸镜女真的地盘,要报仇也得是找东江报仇吧?奈何却是,这些女真部落不是没打过东江的城寨,奈何,他们打不过!

    这帮家伙和长白山黑龙江那头的野人女真差不多,箭头还是骨制,严重缺乏铁器,更别说盔甲了,可东江派出去垦荒的全都是经过军事训练的,而且还有钢筋水泥这俩作弊器,一个村子先起碉堡,一个不注意,三四天时间碉堡就修好了,里面再装备一两门虎蹲炮,二十几杆正规军淘汰下来,旧了却还能用的刺刀燧发枪,这头一二百号女真人一来,那头铜锣一敲村里人就全躲碉堡里了,然后枪炮一放,来多少女真也只能看着这个乌龟壳子发傻。

    看着发傻都是轻的,有的村子村里有军属或者商人,家里趁钱配得起棉甲,还哇哇叫着杀出去,还反杀他十几号首级,拿到指挥所里去换取功赏,有的则是七八个屯垦村儿联合在一起,主动出击,反倒把女真人的寨子给端了,尚武起来的东江就是地痞无赖,这些原始社会的倒霉鬼敢惹吗?

    都挑软柿子捏,打不过你东江,我去抢你李朝总行了吧?这半年来,逼迫的没招的咸镜女真下山袭击李氏朝鲜的次数超过了历史上几十年加一起的总和。

    也难怪范文举这么着急解决咸镜女真的问题,他不是怕这些游猎民族,实在是怕把李朝的城镇打哭了,人家叫家长。

    不过看着报告,范文举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咸兴可不是个小城市,这儿一但引起李氏朝鲜朝廷的反弹,他和李山海的压力都得大了,一想到那老头跑义州来跟自己叨逼叨的,毛珏就是头大几分。

    “哎,今晚不睡了,你去传令,让游击文孟,参将孔有德,都司田涛马上到到副将衙门来见我!”

    “标下遵命!”

    烦心事儿一个接着一个,按下葫芦浮起瓢来,这头丰臣家的事儿还没解决,那头又闹出个咸镜道来,毛珏是烦躁的又坐了回去,不过托着下巴发呆了会,他忽然又是打开镜子箱,从里面抽出了一大一小两面包裹着貂皮,背后用黄花梨做面,精工雕刻,正面用宝石与东珠装饰的镜子来,打的单独拿一个盒子给装了,小的则是搁在一边。

    把镜子箱重新装进书架后的暗格来,毛珏旋即拉了拉铃铛,又是刚刚那个白痴书童屁颠屁颠的进了来。

    “老爷,您吩咐!”

    “这个给夫人送去!”

    看着那珠光宝气,却分毫毕现的镜子,这书童眼睛都直了,生怕拿不好掉地下,自己这辈子都赔不起,赶忙又是抱在怀里,屁颠屁颠的就像外跑去。

    “回来,知道给哪个夫人送去吗?”

    “小的知道!知道!毛府就一个夫人,那位是素衣姑娘,小的下去了!”

    眼看着这货屁颠屁颠出了门,毛珏是终于松了口气般的摇了摇头。

    “应该不欠这妞人情了吧?”

    …………

    在别的军镇,要是动员出兵,最起码要三到五天,调动粮食,更换装备,可对于东江来说,仅仅需要一个晚上。

    边境都有大型仓库,这次毛珏带回来百万多石的粮食,装都装不下不说,还得怕坏了,和兵士商量,用粮食来代替实银发放下去,搞得东江米价都下降了,至于东江镇内地,没个村子都是军屯,屯有足够的粮食,大的军屯还有军备,在内部行军,甚至东江军空着手就可以上路。

    也幸亏与后金的贸易,马毛珏也不缺,本来皮岛,云从岛等东江原镇是作为李氏朝鲜养马地,如今也恢复了这个作用,如今养在皮岛上的马有两三万匹之多,各地小一点的马场加一块也有个一万多匹,如果不是船上运力不够,怕战马在运输途中大规模死亡,入侵倭国的两次战争,主力部队一人一马毛珏也不是做不到。

    再说士气,别的军镇打仗还得动员,从三皇五帝讲到太祖朱元璋驱逐蒙古人的事儿,可在东江,打仗抢着去,一个脑袋三十两银子,顶的上两年半的饷银,而且东江想打赢太简单了,战损率还低的很,就算死了家里都不用愁,如今的东江,恰好有点当年虎狼之秦的味道。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团的兵力就连夜汇聚到了义州,在那儿,庞大海临时调集了三百多辆军用马车,野战炮,粮食,行李什么都直接往马车上一扔,随时都可以出发。

    一大早晨,毛府也是忙碌成一团,流水线作业,毛利樱这妞也换装了,漆黑发亮的皮盔,上面还插着翎毛,身上穿着也是灵活的漆皮甲,还专门为女性的她在胸前做出了足够的凸起来,穿着也不气闷,一套非但没有遮掩魅力,倒是把这个女武士打扮的英气勃勃的。

    还是固执的抱着她的武士刀,这妞和毛珏一起尽职尽责的吆喝着亲兵骑马队,最后检查着装备。

    背后跟着两员重甲护卫,毛珏也是重新披上穿了半年多的甲,抱着头盔,很有《新三国》里董卓董太师气势,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府门,一辆马车中,阿德蕾娜则是最后整理着作战地图。

    “少爷,千万要保重啊!”

    实在没想到,这才刚回来,毛珏立马就要出征,素衣的眼圈都微微红了点,这次没份跟着出征,余乐儿也是有点依依不舍在后头,弄得毛珏无可奈何的点着头。

    “放心好了,这次又不是什么大战,你家少爷我就坐镇中军,看小的们立功就行,几天就回来,在家乖啊!回来少爷我给你们带礼物!”

    “别再带回来个大美人就行了!”

    说到这个,余乐儿禁不住酸溜溜的说着,听的毛珏倒是愕然了下,旋即还真是汗颜的尬笑一声。

    还真是,这江南山东动兵,带回来了陈娇与余乐儿,跑了趟倭国,带回来个毛利樱,照着这个速度,虽然三宫六院谈不上,可没几年毛府也能开麻将馆了。

    不过想到陈娇,毛珏下意识的回头张望了一眼,这女人没有出来相送,可是她却在毛府一进的二楼张望着。

    犹豫了下,毛珏还是伸出手,对着她挥了挥手,明显是意外了下,下一刻,提着裙角,这女人很是端庄的到了个万福。

    最后回过神对着素衣两个点点头,踩着武士叠在一起的手,毛珏利落的翻身上马,头盔扣在脑袋上,猛地一甩缰绳,大队的骑兵打着血红的毛字大旗,潇洒的狂奔而起。

    目送着毛珏的身影开始渐行渐远,陈娇那淡泊平静的脸上,终于也微微露出点温馨来,低下头去,一面亮晶晶的小镜子赫然在她的素手中。

    义州,官道,在上千的步兵精神抖擞的扛着寒光闪闪的刺刀火枪,盔甲整齐,好整以暇,拖着沉甸甸的野战炮,一匹匹战马也是躁动的喷着鼻响。

    随着那血红的毛字大纛行到中军,在家闷了大半年,都快闷的发霉了的文孟是亢奋的猛地抽出战刀来,扯着公鸭嗓嘶吼了起来。

    “传将令,进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