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灵灵幽魅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忧起戒意

    孤心漫漫,长流生烟。

    长安城孤廖默色一褪却,方得翌日浮光阳下,明媚撩尘,繁声欲起。

    芮秋与芮裳同荞儿三人被那鸡鸣之声早早闹醒,便在这霍府门口前待其府人落府开门。

    临门的咯吱声让芮秋、芮裳心下愈发紧张,一旁的荞儿自是一脸漠色,又是抬头挺胸。这一风景可像对家仇人砸官府报官一般。

    幸是无人注意到这苏府门口,若不然这长安城可又要热闹了。

    “姐姐……”芮秋搀扶着芮裳,紧握着她颤抖得厉害的手,细声细语道过。

    荞儿只冷冷抛眼一望,转眸间,那苏府大门便开了。

    临面而来是两个小门卫,见了这面前三人自很是惊讶,先是互望了一眼,又立马上前来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一门卫悉言问道,临眉一皱,亦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毕竟这三人可是当初被送去苏府的人,如下见她们如此光景,定是在苏府不好受被赶回来了。

    可是送出去的人,就像泼出去的水一般,若是在苏府得了好光景,便是风风光光地回来了,如下这模样,怎般皆会被瞧不起的。

    二人很快便摆起一副架势来,临眸也变得高傲了。

    “小哥,我们……”芮秋初口一开,那荞儿便紧眸一瞪,再扬声而道:“我要见霍大人。”她双眸自傲,亦是携了一阵风而来,足足把这面前的两个门卫的势力给压了下去。

    便让芮秋慌身一怔。

    二人见她如此傲气,自是不能被她占了士气。其中一个拔势而道:“你们可是送去苏府的人,如下怎么回来了?”

    “如何回来,我自会向霍大人禀报,何时轮得到你们两个来询这询那的?”荞儿冷眼一抛,足发厉气而出,未待他们回话便又咬紧牙关而咋舌道:“赶紧去禀报霍大人!说是荞儿回来了,耽误了大人的事你们如何担当得起?”

    恍惚便让二人吓了一跳,二人面上的傲气一股子淡了下来。就连身旁的芮秋和芮裳也被怔了一怔。

    “这……”另一小门卫心下纠结,再与身旁之人对望一眼,实在拿不下主意。

    忽望到了那霍府院内有一熟悉的身影,荞儿再向二人落撇一眼,缓缓一叹,可没时间陪他们玩了。

    “小孤!”须臾,荞儿忽声向那霍府院内一喊,让众人放了目光而去。

    那厮速速绽了目光向荞儿这来,讶色一张,便款款落步跑来。

    两个门卫见他匆匆而来,便速速让了路来。

    “我要见大人。”荞儿与小孤对眸而望,便落声而下,亦是昂首挺胸而入。

    小孤做了手势让她们赶紧进去,再起了势气冲那两个门卫哄道:“没眼力见的东西,你荞儿姐也敢拦!”

    让二人心里狠狠一怔,疾疾低头而下,自讨好处道:“是是是,小孤哥,我们错了……”

    荞儿撇眼向那院子一望,方初醒的霍府,如下正繁声未下。

    “快进来。”荞儿转头让芮秋与芮裳速步而入,再近了那小孤的耳朵细声询道:“大人呢?”眼神极为谨慎。

    “书房呢,同那二夫人在一块。”小孤低声回道,“快去罢,等你们许久了。”

    “走。”三人疾步而去。

    这小孤便是那日与荞儿在那长安街头交手递信的小厮。如下几多时日未曾在那街头与这荞儿会面,便被霍泱知晓,定是被苏府人盯得紧了,日后行动亦是不便了。

    荞儿是霍泱身边最亲力的人,当初霍泱将其同这芮秋、芮裳一起送去苏府,霍府人皆是不敢相信的。如下三人一同回来,不免得要被口头议论一番。

    当然,荞儿自是当成耳旁风了。屈腰而过的芮秋、芮裳二姐妹可便像受了奇耻大辱一般,如下走在这霍府里头,便再也抬不起头了。

    二人不愿落想今日在这霍府的日子。她们最想见的人,是白夫人。

    霍泱落笔如蛇,在这书房赏着自己的潦头笔字,再加上身旁殷夫人的足足赞口,自是自得其乐了。

    方才忽露一笑,便闻那殷夫人讶口一开:“你们怎么回来了!”殷夫人满面讶色,临眉急急而皱,这让霍泱绽眸望去。

    “荞儿?”他忽声而出,手下临笔一落,再往那纸上再划添一笔,倒是出彩得多了。

    殷夫人见此状,疾疾落步而出,将临门的人都赶远了去,再关上了这书房的门。

    “大人。”荞儿临步而上,疾语不止:“我们中了她们的计,被施计赶出来了,请大人治罪。”

    身后的芮秋、芮裳疾疾往那孤冷的地上一跪。

    “大人饶命。”二人异口同声道,身子随着微微颤抖,亦是怕这霍泱的勃然大怒,此前她们可是见识过了的。

    霍泱还未开口,那殷夫人便临口而出,恍声一骂:“你们真是废物。”

    “夫人息怒。”荞儿屈膝而下,再缓声道过。身后二人便随着疾口而出:“夫人息怒,大人息怒……”

    霍泱深叹一口气,再缓缓落步走来,心下的怒气正慢慢积攒着。

    “如下我们该如何是好,又如何近得了那苏霖的身……”殷夫人皱眉而道,落眸便向那霍泱看去。

    “奴婢有一法子,应该可行。”荞儿屈头而道,像是胸有成竹。

    “什么叫应该?若是一定,便快疾疾道来,我可没信心陪你玩,老爷更是没信心。”殷夫人厉语一出,再速速挽了那霍泱的袖子去。

    “老爷……你说这如何是好?”她临手一过,娇声娇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半响,霍泱终于粗口而开。即便不似那般疾厉,但也狠狠地让芮秋、芮裳二姐妹紧心一抖。

    “我此前且同老爷道过,那寄居在苏府的云灵姑娘,她也早早便发现了我有秘密,所以,奴婢觉得,此次苏魅儿将我们赶出来,是得了那云灵的道。”荞儿细细道着,让那殷夫人越听越觉得气愤。

    “什么……你们且是被那苏魅儿赶出来的?那更得狠狠处罚你们了。一群没用的东西!”殷夫人疾言匆匆,怒目圆睁,转眸一过便似换了一副模样,再娇言慢语地喊了一声:“老爷……”

    “奴婢知错。”荞儿疾声一回,很是镇定。倒是身后的芮秋与芮裳,疾疾落目而下,再随着她紧声认错道:“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云灵?”霍泱临眸一止,细细思索这个名字。

    “是。”荞儿点头道,“老爷可还记得,此前奴婢在传信中道过,此女子不是寻常人。”

    “不是寻常人?”殷夫人听了捂嘴娇声笑过,“难道还能是妖怪?可笑……”临声一下,她便慌慌地变了脸色,笑容也疾疾止下,双眸一撇,眼神变得愈发谨慎。

    “妖怪……”殷夫人续言而道,双眸临下垂望而过,心下偷偷自索。

    “不错。”荞儿回声应道,便更让殷夫人心里怔怔颤抖,只一挑眸而起,再孤声一道:“哦?是么……”

    殷夫人眼神变得愈发不自然,她可是想到了前几日突袭皇宫的妖怪,更是想到了她烟雨楼中的那些姐妹,便转眸而去,想打探出些什么。手里的扶扇也跟着往她的脸上紧贴而去。

    她可不想被旁人发现了秘密,便身上抚了抚自己挂在手上的浮珠手串。

    “莫要忘了,这云灵和那苏魅儿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如若只是凑巧,那这未免也太凑巧了,这天底下那么多人,偏偏让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碰到了。”荞儿声声道过。

    “我想起来了。”霍泱一敛眼帘,沉声落道。

    殷夫人如此一听,倒是想起什么了。此前两回在那皇宫中,她可未曾注意过那云灵同苏魅儿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如下听这荞儿说道,才方暗心自索着:易容术?

    “那你可有看清她是什么妖怪?”半响,殷夫人悉言追问道,荞儿临眸一索,只静静道:“像一阵白雾一般,倒真看不出是何方妖怪。”

    让殷夫人低眸沉沉,双眸一转,只缓缓应她道:“如此。”

    “那苏霖可是随那廉生观的魔师一同去了?”霍泱再询道,开始玩弄起自己手指的大串戒。

    “是,我们未能等到他回来。”荞儿孤心漫道,又垂眸一定。

    “若是这样,你们也拿不到他身上的卜玉了。”霍泱垂眸道,只缓叹其气而过。

    “他把那卜玉给了苏魅儿。”荞儿静声一落,让那霍泱与殷夫人诧声一出:“什么?”

    “那卜玉可是个宝贝,他怎得会如此轻易地就给了那苏魅儿?”殷夫人疾口一出,如水鸿流。

    “我不敢断定。”荞儿话里有话,稍稍一转眼眸,又似看破天机。

    身后的芮秋与芮裳完全不敢说话,只孤眸定身此处,很是怕霍泱突然发起火来,又盼着白夫人赶紧来拉她们一把。

    “云灵的目的,或许就是那卜玉。”荞儿一语惊人。

    “你说什么!”让殷夫人诧了心思,急语一出,怔眸恐落。

    霍泱近眸探去,再放低了声线道:“她一个妖怪,要这卜玉做什么?”

    “奴婢也只是猜测。因为那苏魅儿拿着卜玉许是闹着玩,可她身旁的云灵与月儿便很是奇怪了。”荞儿头头是道,片刻又接言而上:“想来她们二人寄居在这苏府如此之久,怎么可能什么皆不求?”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