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

第1285章 狂妄

    陈抗鼎听得真切,心内大怯,如惊弓之鸟,一把拖起陆成,收拾了行李与穆司于告别道:“哥哥,我得先走了,咱们玉门关再会吧。”到了马厩牵了枣红马就打马北上。刚行了半里地,又回到店里叫醒了穆司于,求道:“哥哥,再把你那药拿些来,我看这小子吃了你的药夜里竟自己起来吃了不少的饭。该是你的药有些灵验吧。”

    穆司于胡凌曹说:“你不怕我俩的药烧死了他。”陈抗鼎一呲鼻子:“怎么,给我还要拿一把吗,妈的,不就一点药吗。”穆胡二人也不与他一般见识,拿出各自的药袋来要分些给他。陈上前一把抢过来道:“你们两个小娘生的,真是小气得紧,全给我吧,这小子还有30天的活命,吃好了我给你们两个嗑头谢你们俩。”说着将药袋揣进怀里,又怕穆胡二人不舍得约再抢回去,转身跳出房外,翻身上马,策马而奔。

    47

    大宛马神速极其,真是日行千里。隔数天,已来到了张壁县境内。

    张壁地处黄土高原,梯陡如旧壑,窑洞遍布,满坡苍翠,较之江南眼界大阔,适值雨过天晴,漫山翠碧嫣红,树木清荣,林润涧澈,景致怡人,陆成倍感神爽目朗,周身轻松。每天晚上,每当深睡入梦,总觉有人将自己扶起,替自己引导真气,贯注全身通络运行周天,醒来就会觉得浊气下沉,清气上扬,骨骼一天比一天轻便,只是内脏还隐隐作痛,痛得摸不着,挠不到,恨不得自己粉身碎骨化去那般蚀骨噬肠的痛楚。

    每当如此,陆成便觉得自己来日无多,只怕难得再见父亲一面,也更加牵挂妹妹星儿的下落。三叔连清川已死于非命,妹妹的下落便无从得知了。还有母亲离开祖居之地十多年了,结果客死江南。这短短几天,历经了生死,让陆成感觉自己长大了。为什么这些事都要在这几天里突然降临?为什么到了十几岁才知道自己的族籍是彭城。这些事件背后又有多少隐秘?那个宝盒里面究竟装的是件什么物件?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舍却生死为它拼杀抢夺呢?难道中原万千百姓的命运真的就系于这宝盒一线吗?倘若丢掉了这个宝盒中原就会跌入水深火热之中,遭受生灵涂炭之灾吗?这宝盒真的有这么大的威力吗?种种疑团让陆成尚未成熟的心智更加困惑。

    怀疑,信念,总让陆成有种活下去的愿望,他要在死前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倘若是自己身亡,父亲一定会天涯海角地寻找自己,必然心痛着魔。只是自己从未一个人出过门,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到哪里寻找父亲,现在又不能离开陈抗鼎,好在他对自己也不太坏,还要依靠他帮自己找到父亲,但愿死前能见到爹爹一面。

    陆成正一个人独自思忖,陈抗鼎一个飞身上马,在平坦的坡地上一阵驰骋,看着他身手不凡骑技,陆成羡慕不已,便说:“陈大头,你教我骑马吧?”陈抗鼎一愣,勒住缰绳道:“陈大头?你在叫我吗?”陆成说:“你看这里还有第二个姓陈的吗?”陈抗鼎说:“没有呀,就咱们两个。”陆成笑说:“不对,还有一个,是小红。”陆成拍了拍枣红马说:“不过它不姓陈,也不叫大头,它叫小红马。”

    陈抗鼎一听也笑了,说:“陈大头,陈大头,哎不错,这名字听起来挺顺口的。你小子帮我起了个好名字,我来教你骑马。在家你爹爹不教你骑马吗?”

    陆成摇了摇头说:“我家没有马,我自小住江南,那里的人不骑马,出门全坐船。”

    陈抗鼎想:这小子也没几天活头了,朝夕相处,心下早有了几分怜悯,便将他提上马,教他道:“你坐在前面,提缰,双腿一夹,小红马就走。轻拍它的左脸,它就右拐,一抖缰绳它就纵前蹄。等你练熟了,我再教你侧飞,大飞转,飞马叼羊骑技,跟我陈大头学骑术,哈哈,不是吹,天底下没有几个敢与我争第一的。以前我在西域大漠上赛马,哼,老子想拿第一就拿第一,想拿第二就拿第二。那些龟孙子,骑术孬的老子还不屑与他们比试呢。”正说着一只野兔由草丛里蹿出,陈大头一看啊呵大笑,马儿飞驰不减,伸手在腰间一比划,但见弯刀飞出,兔儿当即扑倒在地,蹬了几下腿儿,就不再动弹了。陈抗鼎瞪着陆成问道:“想学这招吗?”陆成说想学。陈抗鼎点了点头说:“嗯,先学好骑马,到时再教你飞刀,等你练成了,纵马飞马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不费吹灰之力。你胆子可够大吗?”

    陆成心笑:人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便说:“大,我的胆子比你的头都大,以后你叫陈大头,我叫陆大胆。”

    陈抗鼎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问:“哎,小娃儿,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我不能总是叫你小兔崽子吧。”

    陆成生气说道:“你才叫兔崽子呢。”陈抗鼎说:“你不愿我叫你兔崽子就告诉我名字吧。”

    陆成道:“先说说你的名字。有人叫你陈抗鼎,有人叫大你陈大锤,到底怎么回事?”

    陈抗鼎说道:“我这名字也就有点来历了,我爹爹以前是在官窑为皇家烧大水缸的,天天在窑里抗水缸。从没抗过过鼎。你知道吗?鼎是皇家庙祭用的神器。不是一般人能烧制的。我爹爹回家就向别人吹牛,说他在官窑里天天抗鼎。后来生下我后,就给我取名叫陈抗鼎。”

    陆成嘻嘻道:“你爹爹原来也吹牛。”

    陈抗鼎不以为然道:“切,这世上谁不吹牛?有些话你只能相信一半。就如那唐太宗吧,明明是弑兄逼父退位取得的皇帝,也要把自己吹捧得像圣人似的。”

    陆成道:“我听爹爹说过,唐太宗可是千古难逢的好皇帝。”

    陈抗鼎接道:“好当然是好,不过也没有史书上说得那般好吧。简直就是个圣人了。哎,小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还没告诉我呢。我就跟你说这么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