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

第1400章 卢氏

    尽管所使出的剑招俱浸淫于毒辣招式之中,却是只顾进取,忘了守备,自将敞开门户,空档自然是不少,还怕别人攻击你的死穴吗。若是林回天在此,只须一招半式就可将你击败。你自创的‘丧心病狂’剑法毫无半点仁慈悲悯情怀,哪配得上练乾坤剑法,空耗了半生心血。”

    古格国,干尸洞,垛堞层障,山寨绵延

    柴荣受伤后躲进一家妓院,冯道手下一官员查无实对妓女道:“石敬瑭被劫好极了,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时时担心大辽皇帝收到宝盒后会发现宝盒里不是宝物。”

    妓女问道:“皇帝被劫你为何高兴?又如何地高枕无忧?”

    查无实道:“你可知道石敬瑭献给大辽皇帝是件什么宝物吗?”

    “你快说吧,我怎么知道。我知道我还有命吗?”

    “是一部书,中原汉人的千古秘笈《登龙术》,那可是一部王道秘笈,谁要是得到了那本书就可以一统天下。”

    妓女道:“你们这些挨千刀的,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献给大辽国呢。那样我们汉人哪还有好日子过,你们真是缺八辈子德了。”

    “唉,大辽皇帝就是得到也看不懂。”

    “怎么会看不懂?”

    “那本《登龙术》不是登龙术。”

    “是什么?”

    “是《灯笼术》。”

    “还是登龙术呀。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不懂了。”

    “哎,不是坐上皇帝的《登龙术,》而是糊灯笼的《灯笼术》。大辽皇帝得到了又能怎么样。”

    “哇,是你给偷偷给倒换过来了,你真是大英雄,你才是咱们汉人的大功臣呢。”

    “唉,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不是我换的,是小皇子换的。”

    “小皇子?也是大英雄。他有多大了?”

    “才七岁。”“七岁,七岁就有这等胆识,石家也算是人才辈出呀。”

    “嗨,不是。是小皇子把那本《登龙术》给毁了。他把《登龙术》那本书撕开糊灯笼了。我在翰林院教他读书识字,那天他问我那本书是什么书,我说是登龙术,他问我是干什么用的,他问我那本书是什么?我说是糊灯笼用的。结果他以为就是用书页糊灯笼,就把旁边那本《登龙术》给撕开了,糊了个大灯笼,我一看,吓坏了,几乎晕死过去,那可是献给大辽皇帝的宝物,这时有人传话过来,要把《登龙术》装入紫檀宝盒中献给大辽皇帝,无奈之下我就找了一本《灯笼术》装进宝盒里充数,若是皇上问罪下来,我也好狡辩,登龙和灯笼二字音同义不同,也好推脱罪过,谁知那宝盒于半途中遭了劫,那宝盒失落了,从此谁还知道我曾犯下了欺君之罪。”

    骁骁依在林战的怀里,只觉得千般的温暖,万般情深,信口道:“陆哥哥,我不知为什么,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就发誓要一生跟着你,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想要嫁给你。”林战道:“嗯,是的,我也是,不知为何,就是要娶你,也许这就是爱吧。没有任何理由,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就觉得你是我一生中可以依赖的人。”骁骁听了不觉流下泪来,更加抱紧了林战,轻轻道:“陆哥哥,你知道吗?这一切都不知是为什么,只是在最初见到你的那一刻时,我的心跳得好快。”林战喜道:“真的吗?我也是一样,见到你的时候,心扑通扑通简直快要跳出来了,原来你和我的感觉也是一样。”骁骁将头埋进林战的胸膛,拱了拱,林战抚摸着她的头发,觉得好舒服,道:“就是现在你把我抱在怀里,我还是感觉心跳桑得好快好快,还是有那种初次相见的感觉和冲动。”林战道:“骁骁,我会好好待你,一生都不会变。”骁骁听了他一番话,异常感激,咬了咬嘴唇,悲情地说道:“不,陆哥哥,要是我走了,你就再娶一个知道疼你的,性格温柔的,不要像我一样疯疯张张的好姑娘来陪伴你服侍你。”林战道:“不,不会的骁骁,这一生除了你我不会再娶别人,我不要你服侍我,我要对你好,我就喜欢你这样傻傻的张狂的脾性,喜欢你活泼无赖,喜欢你叽叽喳喳,我只要你陪着我,一路天涯海角地游荡,寻找个没有清扰的地方,和你朝朝暮暮长相厮守。”骁骁道:“陆哥哥,谢谢你这样对我,其实只要你对我好,心时在有我,何必在意朝朝暮暮,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会等在你的路口,等你。等到来世,我会寸步不离地陪着你,永不分开。”林战一时感慨难抑,忽然垂泪道:“不,骁骁,我不要来生,我只要今世,没有你,我岂能独生,我林战一辈子别无他求,在这个世上,我愿意放弃一切,只要有骁骁。我发誓,上天,如果你不能给我骁骁,我便舍弃一切,独来独往,孤独到终死。”骁骁道:“陆哥哥,你为何不说终生却说终死?”林战道:“没有了你,终生与终死又有何区别。”骁骁道:“陆哥哥,便是有你这句话,骁骁此刻便是死去,也一生无悔了。这一生遇见你,我值得。”

    FFFF芦芙荭

    骁骁甚为奇怪:这十八层地狱谷既为禁地,为何还有人在此说话,莫不是爹爹的死敌对头,被爹爹囚在了这里么。便顺着百丈溪洞口进了地狱谷,掩于花木之后,看是些什么人。看那说话的两个人象是母子,母亲约40岁,却是颜面白皙,姣美绝色。那孩子也有十八九,身材魁梧,却犹如婴儿一般偎在妈妈的臂弯里,。那妇人手中执一石笔,认真于石板上写了个字,对那少年道:“这个字念‘妈妈’的‘妈’,左边一个女字,右边一个骑马的马字。”那少年听了,一脸兴奋地说道:“哦,我知道了,这个字就是母马的意思,是不是?”那妇人莞尔一笑,柔声道:“好儿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骁骁听那妇人夸奖儿子,原来是个傻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