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 >

第1701章 秦王夜宴

    这是以退为进,为他以后篡位留下后手。

    毕竟皇帝当不了,一个秦王,总是能够被人认可的,看起来,也稍微名正言顺一些。

    赵高能做的只是如此了,但国不可一日无主,于是便只能听从所有大臣的建议,暂时立了秦皇室最后一个血脉,子婴为秦国的新王了。

    他当然是想想控制秦二世一样,控制着子婴。

    可惜这却是赵高悲剧的开始。

    子婴身边多了个小太监。

    这小太监皮肤极水嫩,那模样看起来着实是俊俏的紧。

    可惜,他总是低着头。

    韩谈,他叫韩谈,把自己当到了当铺,然后又被子婴当到了皇宫。

    准确的说,子婴只是想去当一句话罢了,谁曾想竟当回来一个人。

    而且当回来的时候他刻决不是一个太监,而是一个女人,一个长得还十分漂亮的女人。

    可是这女人却是让子婴时常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惧意。

    “子婴,子婴,我终究是小瞧了他。”

    赵高双手背在身后,眼睛看着远处,一双狭长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里面射出惊人的寒芒。

    “岳父息怒,一个小小子婴而已,如今秦国之权,尽在岳父手中掌控,这子婴不受岳父的操控,不若直接杀了就是,之后岳父大人直接称王,谁敢不从,尽皆杀了就是!”

    阎乐在赵高的身边,冷声说到。

    现在,他是赵高身边唯一可用可信之人。

    赵高的眼中闪烁寒芒,心中做了决定。

    他这一生,第一件大事儿已经完成,剩下的,便只有一件。

    赵国,他的赵国。

    无论如何,他必须要让赵国这二字,重现这世间!

    “阎乐!”

    赵高回过头,看着阎乐。

    “在!”

    阎乐抱拳。

    赵高捏着阎乐的肩膀,声音深沉而坚定:“杀子婴,复赵国!”

    阎乐眼中寒芒惊现,对赵高一抱拳,转身离去。

    秦王宫,子婴的小太监拿着一枚竹简,快步的走到子婴身边。

    “大王,与门外砖石中,发现竹简一枚。”

    子婴伸手接过,粗一看,脸上顿时神色一变。

    一旁的韩谈目光瞥了一眼。

    字儿是火焰烧出来的黑字儿,那是她的火焰,如果不是那地方来人了,那就只有当铺掌柜了。

    他将她的火焰看了几眼便就学了去了,偷窃的是如此的正大光明。

    这竹简上的字儿很少,少的很容易就能够让人看得懂。

    “邀群臣,夜舞宴。”

    简短的六个字,却是已经让子婴的脑门儿上尽是汗水。

    子婴慌忙的起身,到了门外一看。

    他在看时辰,这事儿他本可以问侍从,但是他却不问,因为此事太重大,他必须确定一切。

    太阳已经西沉,距离天黑,绝不会超过半个实诚!

    “快命人,备好久好菜,邀咸阳最好歌姬,请群臣,今日夜宴!”

    子婴大吼,身边宦官一个哆嗦,立刻退去安排了。

    少顷,十数匹快马出了皇宫而去,直奔秦国诸位大臣家中。

    半个时辰,他只有半个时辰!

    “十余匹快马出皇宫,这子婴,欲将何为?”

    赵高站在高处,看着从皇宫中奔出的快马,再看那些快马的走向,忽然脸色变了变。

    “传令阎乐,将那些快马拦下!”

    赵高下令。

    阎乐很快得到命令,但是传讯毕竟太慢,那些马匹和骑马的人,已经散的很开。阎乐要拦人,只能一个个的追!

    但是快马奔驰,岂能让他轻易抓住?

    “刺啦”一声,阎乐终究是追上了一匹快马,将马上之人斩杀。

    阎乐从死人怀中摸出请柬。

    “秦王夜宴……”

    毛笔写的,很简单的字儿,很简单的请柬。

    阎乐盯着请柬上的字看了看,忽然脸色一变。

    “不好!传令所有人,立刻放弃追踪,回去将宫门封锁!”

    阎乐吼到。

    他知道,即便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将所有快马全部拦下。

    不只不能,而且大部分都将拦不了。

    他不知道子婴是是否已经知道他要在今晚,故技重施,上门逼死他,但是阎乐清楚的是,如果这些大臣在的话,他是无法动杀手的。

    毕竟赵高想要名正言顺的成为秦王,还需要这些大臣撑个场面,到时候就算是像个木头一样站在那儿,也行。

    所以这些大臣今夜绝不能到了咸阳宫。

    为今之计,只有回头堵住宫门,不让任何人进出,直到天黑。

    “秦王忽然夜宴?”

    接到请柬的人皆是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何秦王会忽然邀请他们。

    毕竟他们与子婴可未曾有多好的关系,就算是玩乐,也根本无需带着他们。

    “不好!”

    有些心思活络的大臣立刻便更衣起身,乘坐马车,迅速去了临近的大臣家中。

    消息一个传一个,就算未曾收到请柬的大臣,也都知道了这事儿。

    在仅存的两位六卿的带领下,所有的大臣几乎是集结着,浩浩荡荡的冲向了皇宫。

    子婴在皇宫中来回踱步,是不是的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

    今日夕阳落下的似乎异常的快,子婴之觉得自己未曾看几眼,这夕阳便彻底落下了山头。

    子婴只觉得自己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夕阳落山,夜幕,也不远了。

    子婴咬着牙,站在大殿门口。

    大殿内,美酒美食美人,皆以准备完毕。

    但是却没有任何客人。

    王给了那些大臣们半个时辰,可是现在,半个时辰已经过去。

    忽然,子婴隐隐听见门外有闹哄哄的吵闹声。

    “阎乐!你一个小小咸阳令,焉敢如此与我说话!怎么,你敢杀我不成?!你若杀我,我便让你等永远无法名正言顺!”

    宫门外,老太师伸着脖子,用手指着阎乐的鼻子,破口大骂。

    他一生容忍,圆滑,如今却知,再也不能圆滑。

    秦国皇室,只剩那么一只血脉,若是死了,那秦国,可就真的灭了!

    届时,他们这些秦臣,怕是连个秦人都做不了!

    亡国之臣,他们见过太多!

    所以这数十位大臣皆是什么也不怕了。

    即便是死,也并不比亡国之臣,来的可怕许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