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纵横图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方唱罢

    霍瑨和秦虹等人的劝阻,让陆佐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朝局有多复杂,而是母亲的丧事让自己心有挂碍。陆佐深思熟虑之后,长叹一声后,“好吧!既然事情紧迫,明日一早我就向皇上请辞回乡守丧,看一下如果明天能够出发最好,如若不然,最快也得等后天方可出发了。”

    安静若安排好几个人的住宿之后,陆仁襄便回自己的府邸,秦虹、路曼希和霍瑨也都相继回各自的客房歇下。

    陆佐和安静若在客房闲聊几句之后,也准备回厢房休息,方走至门口,便看见霍瑨又折了回来,神色慌张的拉着陆佐回书房。安静若呆呆地看着他二人进书房后,才察觉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事,于是将门关实之后,回身也跟着进屋,接着进屋也问霍瑨,“出什么事儿了?”

    霍瑨拉着陆佐在桌旁,四下灯影里观察一番,确定没有旁人之后,才道:“前阵子陆仁襄回村的时候,带的那个女的有些蹊跷!”

    “哦!”陆佐惊呼,“你是说弟妹,何氏?”

    “对!”霍瑨继续道,“我们打听了,何氏是仁襄在宿州任职时娶的正室,此人也是宿州刺史何右年的女儿,来历不一般呐。据说何右年还是废太子的人。”

    安静若接话,“这些我们都清楚,可是仁襄自己喜欢,而且仁襄在宿州之时,也多亏何氏父女帮助,才能安然回京,想必何氏应该和她父亲不同吧。”

    陆佐表示赞同的点点头。

    霍瑨深不以为然的摇着头,“据大头领的可靠消息,说仁襄他们回陆家庄的头一天,何氏便派人到凤迹山打听情况,被我们的喽啰抓个正着。二头领他们要不是看在仁襄的面子上,早就杀了那个奸细。”

    “后来你们如何处置这个奸细呢?”陆佐问。

    “放回去了。”霍瑨眉头浮现一丝担忧,“陆大哥,所以大头领他们这时候才着急着请您回去,否则,这个何氏早晚有一天会查到您的底细。到时候悔之晚矣。”

    安静若将信将疑的看着陆佐,未曾想自己的丈夫的脸上毫无波澜。

    “我知道了。”陆佐旋即语重心长道,“是时候回乡了!”

    安静若有些不解,但是霍瑨在,所以并没有追问。

    霍瑨像是完成任务一般,忍着笑道:“那我这就去准备行李。”说罢正准备转身,便被陆佐叫住,便问,“还有何事?”

    “一会儿,你陪我一起去一趟宁王府。”

    “宁王府?”霍瑨不可置信的看着陆佐,没想到他会要求自己陪同,但还是断然拒绝道,“我才不去见什么狗屁宁王呢!”

    陆佐见他又要转身走,喝道:“不是见宁王。”

    “那也不去。”

    “此人可是关系到天下苍生!”

    霍瑨不屑道:“与我有何干系?”

    “那此人要是关系凤迹山兄弟的身家性命呢?”

    霍瑨脸色一沉,脸上满是狐疑,“见谁?”

    “一会儿你去了便知。”

    霍瑨眉头深锁片刻后,“去便去!陆大哥,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安静若见霍瑨走远之后,才问陆佐道:“相公,你说是时候回乡,是何意啊?”

    陆佐道:“如今看来局势要变。,我们必须抽身。”

    “要变?”安静若更加不解,“现在局势不是对宁王有利吗?我们跑什么?”

    “太子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如果再不抽身,我们可能就都得陪葬。”陆佐自从去年魏王一案之后,便懂得该退则退,切不可逞能。

    “太子不是还在天牢吗?”

    “正因为太子在天牢,我们所有人才会放松警惕,太子已经入狱,何氏却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太子打探我的消息。现在看来,我终究还是少算这一招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太子的心腹们已经布置好了反扑宁王的计划。”

    “那为何不去告诉宁王,让他赶紧准备好以防太子造反?”

    陆佐摇摇头,陷入了沉思,“恐怕是来不及了,现在只要宁王一有动作,恐怕太子的人会立即动手。”

    安静若也有些紧张起来,“这么说,我们现在只能是趁机跑了?”

    陆佐点点头,“别无选择。所以明日我以守丧为由,我们请辞回乡。”

    “可是……”安静若为难道,“我爹爹他们怎么办?”

    “岳父是开国功臣,而且这些年也不受皇上重用,又和宁王没什么瓜葛,留在京城没什么问题。而且你大哥现在又没有兵权,他们没理由下手。”

    安静若面沉似水,爹爹留在京城未必就是坏事,但是如果跟着一起离开这里,只怕会惹人怀疑,到时候大家都会有危险,现在看来只能如此了,于是又问:“那你这么神神秘秘的,要带霍瑨去宁王府见谁?”

    “刘行远。”陆佐的眼里透出一股杀意,“我们明天必须带上他一起走。”

    “刘行远?”安静若目瞪口呆的小声惊呼,“为何?”

    “如今朝中少不得一场血拼,太子和宁王一定会两败俱伤,但是现在看来,太子的胜算要更高一些,如果他把持朝政,我们在鄯州必须揭竿而起,否则还是会任人宰割。”

    安静若此时才真正明白了陆佐的意图,想要说动刘行之跟着一起离京是不可能的了,他现在肯定沉浸在成为太子的美梦之中,带上刘行远的可行性还更高一些,这样无非是为了将来出师有名,“那你准备将这件事告诉刘行远吗?”

    陆佐摇摇头,“不能,说了只怕刘行远会心软,一旦他把消息泄露给宁王,宁王肯定会集结兵力鱼死网破,只怕彼时我们也会没有活命的机会。”

    安静若闷闷不乐地低着头,这一切来的这么快,真正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才转眼的功夫宁王的势力就要面临真正的挑战,可悲的是宁王自己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

    月上中天,陆佐领着霍瑨一前一后,从杏花酒楼的密道前往宁王府的密室,彼时刘行远已经得到下人的消息,早就在密室等候。

    刘行远见陆佐身后有一个身材威猛的陌生男子,赶忙站起身先向对方行礼,未曾想对方竟昂着头视若无睹,这让刘行远颇为尴尬,于是微笑着向对方点点头,问陆佐:“陆先生,这位仁兄是……”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