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514章 暗度陈仓

    第五一四章暗度陈仓

    “还是打实心弹吧,”

    没有一丝犹豫,张晨枫就做出了选择,“我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不能像鞑子那样泯灭人性。”

    自穿越以来,张晨枫已经见过了实在太多的生灵涂炭,他始终觉得,手握如此强兵,去对付这种连近代化都算不上的军队,还要为了胜利而牺牲太多的老百姓,就是一种犯罪……

    就这样,时辰一到,“钦州号”便从黑夜中缓缓钻了出来,刚刚驶近码头,前后甲板上的两门大口径舰炮,便迫不及待地吼叫起来。

    舰炮的最大射程超过了八里,从这个距离发炮,黑乎乎的炮子全部越过城楼,呼啸着砸在了城内。

    虽然只是普通的实心弹,但这种冒着青烟的重磅炮子,还是引燃了城内的什么东西,一时间,有几处火苗立即窜了起来。

    虽然看不清城内的情况,当看到冒出的火光,站在艉楼上观望的张晨枫,依然有些尴尬地咕哝道:“这都能起火啊……”

    相比之下,舰长姜大栓就淡定了许多,问:“首长,那现在……是继续发炮,还是就地下锚?”

    张晨枫想了想,高邮的鞑子没有成建制的水师营,根本没有水上作战的能力,仅有的几条巡检船,估计已被水兵队控制,于是便说:“下锚停泊吧,传令,除值班人员外,全体水手休息。”

    张晨枫没有忘了水手,他知道,战士们辛苦,其实水手们更辛苦。

    连续航行之下,水手的工作十分繁重,体力消耗很大,已经非常疲惫了,他们没有作战任务,应该抓紧时间休息。

    对于明天的行动,张晨枫还没有想好,说不定还要继续赶路呢,要他们好好休息才是。

    “是!首长!”

    “提醒水兵队,要防备鞑子溃兵来抢船。”张晨枫补充道。

    一路行来,所有人中,水兵队是最轻松,状态最好的。

    他们早已习惯了船上的颠簸和怪味,即不用操船,也不会晕船,至今一个伤病员都没有,便是明证。

    舰炮一响,便意味着步兵攻城战的开始,张晨枫知道,其余三个方向一打响,必定会有部分溃兵从西门涌出。

    虽说夺路而逃的人不会太多,且有侦察连的部分战士协助,但水兵队没有重武器,掉以轻心的话,不一定压得住阵脚,万一出什么乱子,那就丢了大脸了。

    “是!我亲自上岸指挥!”

    姜大栓自然知道轻重,敬了个礼便匆匆离去。

    ……

    姜大栓走后,张晨枫又观望了一会,便走回舱内,在躺椅上坐了下来。

    各处密集的枪声陆续响起,偶尔还爆出几下迫击炮弹的爆炸声,他知道,各处的攻击开始了。

    这种十拿九稳的战斗,他没有必要亲自指挥,正好让三营长潘胜历练一下,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之前连轴转时,张晨枫没觉得多累,现在,高度活跃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他发现,自己也很疲惫了。

    当枪身渐渐稀疏下来时,“钦州号”指挥舱内,响起了如雷般的鼾声……

    ……

    扬州城内,虽然已是深夜,城里的气氛却十分紧张。

    提督府衙内西厢房,油灯亮了一宿,马进宝又是彻夜未眠。

    西门码头的陷落,宣告着扬州与外界的主要通道被卡断,通往仪真、六合、甚至天长的水道,由此断绝。

    加之运河上游的淮安早就被明贼占据,就连宝应、高邮都危如累卵,如此一来,扬州的守军就陷入了绝境之中。

    本来,孟铁头举荐的那个叶县令所献之计,火攻计划是要分两步走的。

    一方面,是派重兵出城南,去袁庄围剿那小股的明贼,另一方面,将粮食运走的同时,从各地运来大批的引火之物。

    这个迂腐的叶县令,还得意洋洋的自夸,他这计策,名叫暗度陈仓……

    此人的意思,马进宝自然清楚,即便消灭不了这股明贼,也一定要造出声势,借此掩盖真正的目的。

    可是,深思熟虑后,马进宝还是否决了全盘计划,只同意了其中的一部分。

    马进宝还记得,当时自己还鄙夷地说:“火攻的目的,是要反攻扬州城,将精锐都调去前线了,万一被明贼粘住,届时脱不了身,放火烧城还有个屁用!”

    是以,喝退了那个自以为得计的县令,他决定,还是不去招惹那些还在二十里外的明贼为好,白天只管运粮运火药,到了夜间,再将他最精锐的六千多人悄悄撤出城西就行了……

    为了掩人耳目、稳定军心,除了严令保密,今天白天,他还一整天都在四处巡视。

    在西城,观看刚刚换装新式火铳的火器营训练时,他隐隐约约地感到,朝廷花大力气搜集“先进武器”这件事,或许并不太靠谱。

    如果不用火攻,就算给扬州的军队全部装备上这种燧发步枪,他也觉得没几分胜算,何况,眼下他只有区区五百人,才装备了这种最新式的步枪。

    形势已经很明朗了,此次来犯的这伙明贼,与当初在浙江遇上的,是同一拨。

    他们不仅不祸害老百姓,行军作战、进兵撤退都极有章法,不愧是令满骑官兵都闻风丧胆的强敌巨寇。

    这样的强兵,就算没有船坚炮利这四个字,双方只拿着刀枪对阵,官兵一样不是对手……

    此刻,城中的守军和大小官吏,正陷入惶惶然不可终日的精神状态下。

    扬州城外的守军并不多,自从定下火攻计之后,本来除了北门守军,包括东西们参将、中路守备等精锐,都要趁夜依次出城,埋伏到城西十五里外的杨庙一带去的。

    然而,毫不意外的,消息很快走露了,老百姓还没怎么的,城内的各级官吏,却先自乱了起来。

    还没过晌午,他们便各显神通,带着家眷和众多的财物,抢坐本来准备用于运粮运兵的大小船只夺路而逃,使得他的主力反倒无船可用了。

    马进宝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自己只是一个管军事的提督,扬州城内的许多官员并不受自己管辖,即便在战乱时期,他也不敢随便翻脸抓人。

    他知道,越是在这种危险的时候,越不能得罪他们,以防一旦战败,这伙人非但不帮自己说话,反而趁机攻讦……

    可是,消息一旦走露,自然也会很快传至明贼的耳中,傍晚的炮击和西门码头的陷落,都宣告了扬州终将不保!

    主力都被堵在了城中,这火攻之计,还怎么实施?

    现在,虽说已经夜深,但是官吏兵丁们都在忙着打点行装,准备逃走,城中的秩序已经渐近失控,不时传来乱兵的喧哗,和百姓的哭号声。

    在这四面楚歌,危在旦夕的扬州城内,马进宝虽然愤怒却并不怎么惊惶,比起这些愚蠢而自私的本地官僚,他要清醒得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