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六朝仙侠传 >

第200章 八臂怒佛

    淮水两岸大军林立,随着一声声沉重的鼓声响起,李怀仙麾下叛军开始抢渡淮水。

    一时间两岸弓箭弩车开始疯狂互射,顿时天空之中箭矢如雨。

    淮南道节度使李知节一身甲胄亲临前线督战,这一场大战也关乎着淮南道的未来。

    “二位大师,这里拜托你们了!”叛军大营中,李怀仙对着两个胡僧说道,眼看大战已经开始,他这位主帅反倒要离开的样子。

    “将军请放心,此地便是李知节埋骨之地!”胡僧对着李怀仙微微施礼。

    下一刻李怀仙走出大帐,很快便消失不见。

    盘蛇谷中陈庆之同样身着白色战袍,正与七百白袍营士兵训练。

    这几日来陈庆之与白袍营同吃同住,在他手中这七百精锐白袍军已经脱胎换骨,虽然只有区区七百人,但气势已然胜过了数万大军。

    在盘蛇谷营地的隐蔽处,陈三贵和余氏暂居此地,而见到盘蛇谷如此气象,陈三贵这几日反倒过得战战兢兢。

    虽说天下大乱,富绅豪强都有私兵,可那毕竟都是有限的。陈三贵想过无尽荣华富贵,却从未想过自家实力能够组建军队。

    相比于陈三贵的战战兢兢,陈庆之生母余氏反倒镇定的多,甚至在看到自己宝贝儿子训练士卒时,这位母亲脸上还会露出满足的笑容。

    “我儿有定鼎天下之姿,加上瑶光辅佐,将来必定名震天下!”余氏满意的看着远处站马上的陈庆之,在她的眼中自己儿子就是整个天地的中心。

    “哎,我陈氏一族在这一代好不容易兴旺发达了,可千万别毁在了我儿手中啊……”一旁的陈三贵却是满脸担忧。

    “胡说八道,毫无进取之心,如何守得住这偌大家业?若我们陈家只有富贵而无全势,终究只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余氏很不客气的反驳道。

    国山陈氏似乎从陈三贵这一代起,就开始妻强夫弱了。

    “想不到这盘蛇谷中还藏有如此大军,若不是本将今日亲自前来,或许还真让你成了气候。”忽然天空之中响起声音,整个盘蛇谷中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之中一个身着铠甲的男人凌空而立,在他头顶虚空之上还有一座如祥云般的三色华盖,整个天空之中五色之气萦绕,仿佛封锁了这一片天地。

    “击鼓列阵!”陈庆之看着天空之中如魔神一般突然出现的李怀仙,他一脸凝重却又沉着冷静的对身旁亲卫下令。

    一声令下,盘蛇谷中顿时一片肃杀,qiāng戟如林无数的弓箭弩车对准空中。

    “还想反抗吗?”李怀仙一脸冷笑,嘴角露出不屑。

    在李怀仙的感知中,整个盘蛇谷连一个元神修士都没有,这个地方对他不能产生一丝威胁。

    “叛将李怀仙?”陈庆之抽出长剑,遥指李怀仙。

    “你就是陈庆之?传闻中土道门大弟子的转世之身?”李怀仙自然也察觉到了陈庆之,他对陈庆之的身份也非常好奇。

    “放箭。”陈庆之没有回答李怀仙,而是直接下令射击。

    无数的箭矢冲天而起,即便射向空中速度也是极快,眼看密密麻麻的箭矢就要射中李怀仙,忽然李怀仙的脚下出现一层黑色光幕,轻松的就挡下了所有箭矢。

    “找死!”李怀仙无视这一切,然而被无数箭矢当作目标也让他有些微怒。

    紧接着李怀仙抬起右手,手掌顺势向下一压。

    只是这轻轻一压,巨大的力量笼罩盘蛇谷,仿佛下一刻就要天塌地陷。

    无形的力量压下,让盘蛇谷中所有人都感到危险,眼看力量就要落下,在距离盘蛇谷十丈高的空中,也突然升起一道淡蓝色的光幕。

    光幕出现顺势挡住了落下的力量,这正是当年建设盘蛇谷时布下的防御阵法。

    “区区阵法就想挡住本将?”阵法的出现让李怀仙有些意外,而下一刻他直接一脚踏出,天空之中一只战靴的虚影重重落下,这一次盘蛇谷的防御阵法并没有挡住,只是瞬间便破碎开来。

    接着战靴虚影力量未竭直接砸在谷中,被力量轰击的地方大片屋舍倒塌,地面上也出现一个数尺深的巨大脚印。

    盘蛇谷中烟尘弥漫,除开七百白袍军还镇定的守在陈庆之四周,其它人都慌乱的四散逃逸。

    “这就是仙人之威”陈庆之的心也沉入了谷底,李怀仙展示出的力量让人生出无力抵抗的感觉。

    在盘蛇谷另一端的虚空之上,近十道人影隐藏于虚空之中。

    这是一处由至宝临时开辟的小洞天,便是一般的准圣强者也难以发现。

    小洞天之中正是瑶光和玄真八仙。

    不过此刻眼看陈庆之危在旦夕,瑶光却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师叔,在这样下去大师伯就危险了!”瑶光还未动倒是何秀姑有些紧张了起来。

    李怀仙只是太乙玄仙,八仙任何一位都能与他一较高下,甚至李玄和吕岩还有斩杀李怀仙的能力。

    “这还不算危险,李怀仙也不过是马前卒罢了!”瑶光的目光放在陈庆之身上,脸上也开始露出了凝重之色。

    八仙闻言都是神色微变,如果李怀仙只是马前卒,那真正的杀招会是谁?

    一个大罗金仙?甚至可能是来一位准圣?

    结合瑶光的表现看,后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如果有准圣出手,仅凭他们这些人如何破局?

    “白袍白袍”忽然盘蛇谷中响起有节奏的呐喊。

    这声音是从七百白袍军阵营发出的,这些士卒举着武器排着整齐的队伍,每踏出一步口中就大喝一声白袍。

    声音响彻盘蛇谷,掀起一道道气浪,原本弥漫的烟尘也被瞬间镇压,紧接着一股浓烈的意志在白袍军上空凝聚。

    这股意志蕴含铁血之气,如烈火燃烧,慢慢的凝聚成一个身穿白袍的武将虚影。

    “有意思,战意凝聚成型,你倒是一个天生的统帅之才。”李怀仙饶有兴趣的看着虚空中的白袍虚影。

    白袍战将是陈庆之在一种古老战阵中领悟出的类似神通的东西,其原理就是集合军队的气势,发挥出类似碧血丹心的力量。

    这是一种纯粹由意志组成的力量,也是完全由陈庆之意念操控。

    在陈庆之的操控下,白袍战将一步出现在李怀仙身前,挥舞手中长剑向李怀仙刺去。

    面对白袍战将的进攻,李怀仙也不敢大意,连忙侧身一闪,同时抽出腰间宝剑格挡。

    天空之中白袍战将与李怀仙战作一团,这种意志凝聚的虚影倒也不惧怕一般的神通术法,一时间竟与李怀仙斗得难分难解。

    “没想到大师伯还有如此手段,看起来李怀仙还略处下风。”小洞天之中何秀姑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看起来白袍战将步步紧逼还将李怀仙压制住了。

    “李怀仙还未出力,若大师伯没有其他手段,也只有落败的结局了。”一旁的吕岩倒是满脸的忧虑。

    不过吕岩话音刚落,虚空中的战斗已经暂时停了下来,李怀仙与白袍战将各自退开。

    在众人的注视下,李怀仙缓缓的抬起头来,此刻他的脸上竟多了一道剑痕。

    剑痕虽然不深,却也渗出血丝,显然刚才的战斗中李怀仙输了。

    看到李怀仙脸上的剑痕,陈庆之面露喜色,不过下一刻他看到李怀仙也看着自己笑了起来。

    “本来想给你个痛快,看来是不行了!”李怀仙脸上的笑容中带着几分残忍,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化。

    原本的李怀仙身上流露出的是战场武将的杀戮之气,不过现在反倒多了一丝祥和的气息。

    陈庆之心中大感不妙,下一刻他就看到在李怀仙身后出现了一个盘坐莲台,长着八条手臂,面目恐怖的巨大人影。

    “本将也修佛法,不过我的佛只杀不渡。”李怀仙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声音却是从那八臂怒佛口中发出的。

    八臂怒佛法相显现,顷刻间便极速变大,远远看去仿佛一座山岳笼罩在盘蛇谷上。

    “他果然是佛门弟子,只是不知道来的是哪一位佛?”瑶光看到李怀仙变化出法相,知道那位真正隐藏在暗处的是一位佛门准圣。

    佛门之中也只有准圣才能被称之为佛。

    随即八臂怒佛一只手臂砸下,白袍战将就摇摇欲坠,于此同时白袍营的士兵也气息一降。

    紧接着八臂怒佛八臂齐上,每一下都让白袍战将一阵摇晃,变得暗淡许多。

    盘蛇谷中白袍营士兵不断倒下,当白袍战将被彻底打散的时候,七百白袍军已经全部倒下,只剩下半条命了,就连陈庆之的精神也受到了巨大冲击。

    “还有什么手段?”李怀仙的声音响起,八臂怒佛开始缩小,最后变成一个成年人大小,直接落在了陈庆之几丈之外的地方。

    “保护少主!”八臂怒佛步步紧逼,那些还能站起来的白袍军拼命起身挡在陈庆之身前,不过任凭这些人前赴后继,都在靠近八臂怒佛的时候被远远震开。

    “庆之快跑!”不远处陈三贵和余氏也在向陈庆之跑来,这两个老人明知自己无济于事,却还是向自己的儿子跑去,哪怕只是挡在那八臂怒佛前面。

    李怀仙也感觉到了两个陈三贵夫妇,他自然明白这两个人对陈庆之很重要。

    只见八臂怒佛那狰狞的面目更显恐怖,似乎还多了一丝冷笑。

    忽然八条手臂中一只手臂上的降魔杵飞了出去,目标正是陈三贵夫妇。

    “爹娘小心。”陈庆之看着降魔杵向自己父母飞去,心中大急的喊道。

    “夫人小心。”降魔杵迎面而来,陈三贵也感觉到了危险,最后一刻用力推开了余氏。

    不过下一刻降魔杵直接从陈三贵胸口穿过。

    降魔杵穿过陈三贵的身体,而后在空中一折,竟然又朝着余氏飞去。

    “不娘”陈庆之双面血红,疯狂的咆哮着,只是隔着太远他也无济于事。

    下意识的陈庆之手中宝剑脱手而出,想要用宝剑挡下降魔杵。

    不过一切终究慢了一步,宝剑还在飞行,而降魔杵已经透过了余氏的身体。

    临死之前余氏的目光还看向陈庆之,而陈庆之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母亲闭上眼睛。

    “不我要杀了你!”亲眼看着自己父母惨死,陈庆之双面血红,他紧握着双拳仰天长啸。

    忽然那被投掷出去宝剑在空中一折,似有灵性一般的折返,又落回到陈庆之手中。

    与此同时,远在中土的巴蜀之地忽然大地震动,那座沉寂了数百年的wǔ hóu cí爆发出猛烈的光芒,紧接着一道宝光冲天而起,直接射入到混沌之中,光柱之中一座古朴的战车缓缓升起。

    战车升到wǔ hóu cí上空,立刻化作一道流光向李唐淮南道方向而去。

    另外一个曾经叫作“邺城”的地方,此刻也是天地异像大作。在邺城远郊的山中地脉翻涌,宝光大作。

    飞沙走石之中一座精致的别院破土而出,那别院似乎被埋在地下多年,但看起来依旧纤尘不染,院中陈设用具一应俱全。

    有床榻桌椅,有假山池塘,池塘中还有盛开的水莲,莲叶下偶尔还有鱼儿冒出头来。

    凉亭之中还有一张棋盘,上面还摆着一局没有完成的棋局。

    别院破土而出,院门大开仿佛在迎接他的主人归来,下一刻这座别院也化作流光射向了陈庆之。

    :。:19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