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神通渡世 >

第十章 线索

    铁行云确实是作家,这一点倒不假,只是他的创作类型跟寻常人不太一样。

    多年前,他离开故乡的时候,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只是一路向南,走走停停,体会神州大地、大江南北的风土人情,在此期间,他靠打短工维持生活,干过发传单的,当过厨子,甚至还在工地上搬过几个月的砖,遇到很多人、很多事,有些温情脉脉,有些冷若冰霜,还有些则是恶意满满。

    话说回来,对一个孤身而行的外乡人,遇到坏事的机会比遇到好事的机会多得多。

    铁行云那时年轻气盛,有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之气,无论是他自己遇到的不平事,还是眼里看到的,都想管上一管,结局自然不出乎意料,或是对上盗窃集团,或者对上地痞恶霸,总是以少敌多,胜少败多。

    幸亏他自小跟叔父练过草原搏击术,体魄又极为强健,再加上孤身没有牵绊,该下手时敢下手,该撤离时能撤离,这才没吃过大亏。

    铁行云虽然没怎么吃亏,但看着这些人渣一个个活的自由自在,心里很是不爽,想找人倾诉一下,可他在外又没什么朋友,便将自身的经历写了出来,一段段发在某个小说网论坛。

    他这些经历既新鲜热辣,又贴近生活,瞬间吸引了一大批拥趸,时间一久,居然有书商注意到他,在论坛上与他联系,要他把写的东西整理一下,正式出一本书。

    铁行云并不认为在网上发牢骚也能挣钱,只是他当时确实也没什么钱了,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整了二三十万字,凑了一本书的内容,给书商发了过去。

    三个月后,在书商的运作下,铁行云的第一本书《当代丐帮解密》闪亮登场,没想到居然大受欢迎,短短几个月时间,便两次翻印,销售数十万册,一时洛阳纸贵。

    书商大喜,支付给他一笔极为不菲的稿酬,铁行云则是大惊,没想到这玩意真能挣钱。

    在书商的极力劝导下,主要是金钱的劝导,铁行云在接下来几年,连续出了好几本书,包括《东*行——活色生香的一周》、《雪域行——穷人的旅游生涯》,居然全都大卖,一时间声名鹊起,成了书商的摇钱树。

    从那以后,铁行云便过上了半是漂泊,半是写作的生活,倒也过的惬意,直到前年,在此处遇到越青颜,才算定居下来。

    三人一见投缘,边吃边聊,边聊边喝,一直从中午聊到下午,直到日头擦黑,越青颜才要离开。

    临走之前,她给庞谢说了去学校的注意事项,包括在什么地方吃饭,什么地方上课,直到庞谢全都记清楚了,方才离去。

    ……

    次日清晨,庞谢一早离开住处,前往南诏大学,从这一日开始,便正式入学。

    庞谢本以为,在班级里面,忽然多一个人入学,会引起很多同学的注意,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没想到,现实与他的猜测完全相反。

    与初中或者高中不同,大学里面的人际关系已经接近社会了,人与人之间,多了一种淡淡的疏离感,除非牵扯到彼此的利益,否则谁也不会关心其他人的事情。

    如果庞谢住校的话,也许同宿舍的人会问东问西,可是他住在校外,自然也就没人真的关注他。

    对于大学的课程,庞谢一开始是赶不上的,不过,很快就能听得懂了。

    这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当初李天华自忖必死的时候,曾经花费几天时间,把自己的平生所学总结成一本笔记,想要全部教给李月牙,后来李天华没有死,笔记却留了下来,庞谢对这本笔记很感兴趣,就把笔记借了过去,有这本笔记打底,再加上一些参考书目,庞谢很快就对各学科的基础知识有了些了解。

    第二,庞谢已是踏入蜕凡六关的修士,精力比寻常人强得多,几乎可以做到过目不忘,学习起来的效率非常人可比,再加上他体力悠长,一次学上十几个小时也不会感到疲倦,效果自然强的可怕。

    此外,越青颜偶尔也会过来,遇到一是弄不明白的,庞谢便去问她,有这么一位学霸指点,自然是事半功倍。

    种种原因之下,庞谢花了不到一周时间,便达到大学入门的水准,这等强悍的学习能力,就连越青颜也直呼可怕。

    庞谢和越青颜在学校厮混的时候,铁行云则一直宅在家里,天天闷头守在屋里,不知在写些什么。

    只有凑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铁行云偶尔会讲到,最近的写作内容。

    他前一阵子去了荆州南部一个叫做六河府的地方,遇到一件不吐不快的事情。

    六河府顾名思义,府中地界有六条河流交错,多山多水,崎岖难行,外界对这里一向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当然,铁行云去了一趟之后才知道,外界的说法是错的,哪里是“一分田”,分明连“半分田”都不到。

    铁行云去这里的原因很简答,大概在三个多月前,在荆州一带采风的时候,偶然在某个工地上,听几个工友聊天,其中一个人说了一件事。

    这个工友姓张名瑜,是六河府下老山镇的人,说是两年之前,他们那的某个山上发现了铜矿,于是当地一个极有势力的王姓家族,通过种种运作,将这个铜矿买了下来,成为私人资产,开始雇人挖矿。

    事情到这一步,都还算正常,只是一幢普通的交易罢了,可是就在王姓家族买下铜矿不久,国际局势不稳,大额矿产交易下跌,铜价随之大降,一直降到挖矿成本高于铜价的地步。

    这下王家可坐蜡了,要知道他们买铜矿花的可不是自家的钱,大部分都是通过融资手段来的,每个月的利息就不是少数,他们也知道,铜价能跌,自然能涨,问题是他们等不起,否则,高额的利息就能将他们拖垮。

    面对这种情况,王家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思前想后,居然想了一个阴招,铜价是上不去的,那就只能想办法把成本降下了,机械、能源、运输这些成本都是死的,能降下来的就只有人力成本。

    于是,他们开始在矿工的工资上打主意,招到人之后,先让下矿干活,到了领工资的时候,再想办法扣钱,一直扣到所剩无几。

    这些招来的工人若是识时务,捏着鼻子认了,便拿一点钱走人,若是不识时务,非要讨个公道,便非倒大霉不可,轻则鼻青脸肿,重则骨断筋折,要是真有硬顶的,荒山野岭死个人可真不叫事。

    这个张瑜是第一批去的工人,后来发现形势不好,也知道王家势大,便拿了一点工资走人,对王家这种做法虽然不满,但也敢怒不敢言。

    有工友问他,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招的到人,答案也很简单,先在府里招,府里不行还有州里,州里不行还有国内,国内不行还有东南亚那一片国家,总之,只要狠下心,没有招不来人的。

    几个人边喝边聊,说过也就散了,铁行云却记在心里。

    第二天一早,他找工地的工长结过工资,独自前往六河府,想法子混入铜矿,在里面干了两个月,把情况都摸透了,这才赶回来,打算就这事写上一本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