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了结(大结局)

    凡沦宫的殿前广场已经不在,一块块巨石倒升浮空很缓慢,恐怖的时空道力短暂将一方灵墟法则压制,所造成的时空凝结之威,不只是镇封纪卓的肉身,就连他的意识也变得迟缓,犹如凝结了一样。

    一方尊山的空间,好似将爆未爆的气层,内有时空道力的汹涌扩张,而外有灵墟法则之力的汇聚。

    “怪不得纪卓有信心一战,这张大弓虽只能把握一方天地的灵墟法则,可一旦对这灵墟法则之力进行违逆,却会招来星界真正的灵墟法则之力支撑,长久下去只怕就要敌不过了。”纪凡在心中感叹,灵墟法则甚至能够葬古,更何况是他。

    “只可惜,你的时间不够,眼下也无法同我抗衡,死吧。”纪凡平凡的双眼杀意幻光闪耀,对纪卓本就迟缓的意识形成影响。

    此时的纪卓,只觉得自身注满了黏桨,完全无力同可怕的道力抗衡,他的记忆更是回到了孕胎之时,吸收同胞的先天长生灵根不成,反而自己一身火灵根在急速流失。

    “不!”

    纪卓欲要奋力挣扎,可是感觉身处孕胎中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更是没有力量抵挡身边的存在。

    不同于纪卓置身于如梦似幻的状态,纪凡对他所产生的杀意,并非是这一瞬间。

    到了踏仙道这第十一座古殿,确认了一些事情之后,纪凡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个了结。

    “隆!”

    沉重的时空道力光爆终于响起,大弓不敌破道棒,护不住纪卓的身形,使得光爆之芒刹那就将他的肉身和灵魂错乱。

    之前龙影被上下交错的空间所断,可此时被时空光爆冲击的纪卓,则是更加凄惨,身体好像是被切成了很多部分,拉扯着一点点溃碎。

    “叮铃!”

    时空道力集中释放爆发之后,锁链的声音响起,一根根金属柱连通着鼎炉,在破碎了一层的山体显现,将纪凡和宝物围困在了其中。

    “想用禁阵困死我,估计是不太容易,接下来轮到你们了。”纪凡借助破道棒的伟力,置身在时空光爆之中,传出的声音似乎都没受到影响。

    “呜!”

    纪凡右手的破道棒,就如同不规则充气流动了一样,棒体竟吞没了他的右臂,并且向着他全身淹没覆盖。

    “古解战甲形态?”

    眼见着破道棒流动吞没纪凡,化为了人形,就连殷宝儿也是极为的惊讶。

    以前殷宝儿就知道纪凡很强,可是到了此时再回想,却不知道他一直以来有多强了。

    从金属小葫芦显威,再到破道棒化为战甲,都是悠悠几女第一次见到。

    消失的殿前广场一方山体上,单单是鼎炉就连了七十四个,雷火交织所形成的禁阵,就像是击碎焚尽一切事物的密集匹练。

    “那链柱鼎炉,还是主子给她的。”

    花飞花只觉得慕芊芊对不起纪凡,背着的万古剑散发嗡嗡剑鸣。

    此时对纪凡出手的,不只是慕芊芊一个人,还有着姚紫凝,她同样得到了链柱鼎炉。

    与纪凡亲手赐予慕芊芊雷罚重宝不同,姚紫凝这一件焚古禁地重宝,是通过他所提供的信息获得。

    刑古灭雷虽与焚古之焱不一样,可是两件重宝却是同源,就像是纪凡的链锤和殷宝儿的链镖,以及两件宝瓶一样。

    “轰隆隆!”

    从尊山四面八方涌来的灵墟法则之力,没有立刻消退,而是形成了大范围的劫云翻涌,更助雷火鼎炉禁阵之势。

    纪凡处在柱链雷火鼎炉禁阵之中,一身金属道纹战甲,隐隐显露着极为玄妙的光华,他本想催动磨盘,不过发现阮晴身后悬浮的两颗黑色珠子之后,不由将磨盘保了下来,而是放出了拨浪鼓。

    “咚!咚!咚!”

    安置在半空中的拨浪鼓,被纪凡催动御宝诀摆动,两个圆形小鼓锤敲击在鼓面上,很快使得鼓面形成了两蓬旋涡光影。

    相比鼓面上不太真切的旋涡光影,在禁阵中所开的旋涡黑洞,就要可怕多了,极快吸收着击焚之力极强的密集雷火匹练。

    “轰!”

    就在火雷劫降下的同时,一身破道战甲附体高大壮硕的纪凡,一脚踏在山石之上,右手操上镰刀就已经化为丝光破划到姚紫凝身前。

    “阮晴。”

    发现纪凡的实力深不见底,姚紫凝呼唤阮晴相救,可是锋利的刀锋却已然撩过了她的娇躯。

    镰刀之锋自下而上,在姚紫凝泛着火焰的身体留下了一道竖线。

    纪凡脑海中想到了,在阙宫宗见到姚紫凝时候的情形,但随后这一幕一幕又淡忘了。

    “以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更不是,安静的消失吧。”纪凡的浮屠杀迷踪一式,就如同没有定点闪烁的鬼魅,在姚紫凝双手所抓抵挡的长鞭断开前,就已经带着各种异样的残像扑向慕芊芊。

    “快来吧。”

    眼下禁阵中雷火匹练流窜,又有两圆旋涡黑洞的拉扯,纪凡甚至恨不得被求救的阮晴也有所行动。

    纪凡一路走到现在,并不太害怕乱战。

    面对纪凡持镰的杀意,慕芊芊倒是要比姚紫凝镇定不少,双眸略显沧桑盯着迷踪身影的同时,她泛着雷光的身躯,也在左右不规则拉伸。

    “轰!”

    纪凡一道虚虚实实的迷踪身影一闪,镰刀尖端凿上了慕芊芊急速拉伸的头部,甚至携着数种可怕的道力冲击。

    禁阵的边缘,就在慕芊芊随乱雷光耀现身之际,神色不由大变,旋即躲避显出的身形成为了光影,本体则是受到一种极为奇异玄妙的道力影响,硬生生被摄回到刚刚纪凡镰刀尖端所凿的身形。

    “虽然不知道你古时候的记忆恢复多少,但你现如今的实力,却不足以支撑这一劫,你到此为之好了。”纪凡的镰刀凿入慕芊芊头部中,沉声的话语似乎有足够信心不让她再走下去。

    “那是怎么回事,应该躲开了才对。”

    站在凡沦殿前的阮晴,最终还是没有动,但观察着禁阵中的动乱开口问道。

    “看着是躲开了,实则没有,那是梦想成真的道力,将她拘在了遭受到攻击的留影中,破道棒是鸿祖之物,其中积蓄了极为浩瀚的道力,非同小可,但也用不着太担心,那小子看似强横,实则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苍老的男声在阮晴耳边响起,是她身后一颗黑色珠子所发出。

    “这天劫会不会失控?”

    看着一道道雷火劫还在向着禁阵落下,阮晴不免有些担心。

    在这灵墟界之中,就算是修士再强,还是怕法则天劫的,而驾驭链柱鼎炉禁阵的姚紫凝和慕芊芊又损落了。

    “钉苍鼎没有被破坏,能吸收这次灵墟法则所形成的雷劫,不能给那小子喘息之机,他一定是想让祖龙意志吸收鼎炉中所积累的雷火,让真正的祖龙之力觉醒。”老妇人的声音,似乎是让阮晴鼓动踏仙道的强者继续进攻。

    “不只是祖虚山鼓,那个小子所积累的根基底蕴极为不同寻常,一定得将他的尸体连带东西一同带走才行。”阴森的老者话语,明显透露着坚决。

    在纪卓、姚紫凝和慕芊芊损落之后,没待犹豫的阮晴示意,踏仙道上的一座古殿外,已然现身一名戴冠男子,其后则是跟了不少强者。

    在黄袍戴冠男子的身后,一名黑袍的男子,正是以前同纪凡进行过位面交易的繁仙界皇座男子。

    “这么可怕吗?”

    仙帝后期的黑袍男子,已经是半神,在繁仙界都是一方仙域之主,可看着破道棒化甲护体的纪凡,还是不免出乎预料惊叹道。

    一想到以前纪凡用星界盘交易的时候,多是将一些不太重要的古宝拿出,再与他眼下的重宝威能相比,黑袍男子甚至有着上当受骗之感。

    “如此逆天仙修,若是到了仙界,只怕仙域之主也制不住。”看到身形壮硕的纪凡脱离禁阵向着大殿前杀去,为首的黄袍男子转头看了一身黑袍的青帝。

    “他是如何得到这些机缘,变得这么强的?”一众强者之中,一名戴着飞鹰耳坠的妇人,眼见纪凡放出转经筒,一颗颗经文随着经筒转动而出,向着纪明轰上。

    “不为威严,不与人为难,行走隐藏在黑暗之中,灵墟界九州四海,单单是这么一个人,就将两州一海的重要机缘启出了多数,再加上杀死其他强者所得的宝物,这才让风起云涌的时代中,得以诞生了如此的存在。”截仙宗当初发现了纪凡的长发披散男子,此时依旧持着灯台般的器皿,上边盛有震元珠。

    对于宁桢跟着纪凡,截仙宗长发披散的男子,没有丝毫的意外。

    “成长为如此强的逆天修士,怕是亲人也不会想到。”繁仙界的青帝,向着心绪纷乱却呆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任素秋谷主和纪宝锋看了一眼。

    倒是宁安媛面容平静,不会为了纪凡对纪卓、纪明下手有任何情绪波动。

    即便纪明距离戴着面具的少女不算远,极可能被转经筒之威卷进去,宁安媛连眸子也没眨一下。

    “轰!轰!轰!”

    有着古源之力的经文,逐渐印在纪明身上,使得他的肉身出现了一颗颗经文凹陷,纪宝锋想要开口,还是没能说出话。

    “不只是纪凡,那几个女修士也不能留。”站在十二宫殿前的黄袍男子稍稍抬手,向着退到十一宫下方踏仙道上的悠悠几女挥下。

    “呼!”

    数名强者谨遵黄袍男子之意,带动其他强者向悠悠几女一举冲下。

    大战在凡沦宫所在爆发了,不同于踏仙道强者冲向悠悠几女,纪明和阮晴没想到,雷火天劫还不曾过去,纪凡杀了姚紫凝和慕芊芊之后,竟不管禁阵中之物如此突兀而出。

    拨浪鼓还在禁阵半空竖立悬浮,两圆黑洞并未收缩,雷火钉苍鼎依旧在容纳着雷火劫。

    纪凡不是不想管雷火钉苍鼎,可在天劫不断落下的过程中,他实难在两件鼎炉种下炼纹。

    不只是踏仙道的多数强者不想等了,纪凡的仙魂力和意识在变弱,他也不能久等了。

    “雷劫没有变弱,反而在越来越强,有神界的逆行通道之力在酝酿,得抓紧了,而且还得小心葬古灾劫。”链锤器灵的脆声,在纪凡脑海中响起。

    因为拜古道的一些强者,冲向了悠悠几女,大战的重宝之威,以及仙力波动很快就使得尊山震荡加剧。

    被经文所轰,身形一块块凹陷破碎的纪明,就连额头也被轰瘪,仙魂已经溃灭,金刚木身明显没能承受住。

    而戴着面具的少女,则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身形僵在原地,就算纪凡没对她出手。

    情势的发展,完全与面具少女的预计不同,之前她甚至将有着三十七个手印的天碑放出,可在纪凡对纪卓和纪明已不留情的杀意出手下,手印天碑没能起到什么作用。

    是的,在这样的大战中,面具少女什么都不能做。

    眼看着悠悠穿着一双宽厚刀底般的黑铜鞋,一腿甩出刀光击在一名仙帝强者的仙剑之上,将空间撕出密集裂纹,面具少女就只是僵站着。

    最为让人惊惧的,还是悠悠极为憨蛮,一举一动盘起灰发上的钟宝步摇,都会散发钟声,将一些仙修的宝物和身体轰出一圆凹陷。

    如果说钟宝步摇是作用在实体上,那么悠悠夺魂手链上的铃铛,则是对仙魂有着严重影响。

    尤其是夺魂手链指套尖刺,一旦刺入体内,灵魂立刻就会遭到重创,被吸入夺魂手链之中。

    纪家的众女,也只有悠悠在与人放手对攻,她修炼蛮古之体和祖荒经,肉身之力本就强横的可怕,再加上左手腕上还有替死珠串,受到伤害也是奇异转移到了不规则的珠子中。

    殷宝儿的链镖重宝,在一方山体上激荡,镖体尖锐锁链防护极强,旋转的同时,三十七条链镖所指,一旦击在宝物和修士身上,多数会产生击碎贯穿的情形。

    而且殷宝儿的千锤百炼金身,以及斩天经在肌肤上显现的十四层清晰链纹,也不免让人望而生畏,即便攻入链镖重宝的防御,也不见得能将她怎么样。

    封晓嫣放出了有着三十七道重力纹理的黑色珠子,她身形周围就像是形成了黑暗之域淹没一切,而且可怕的重力还在纷纷对仙修强者加身,配合悠悠几女施为。

    就连纪家的婢女宁桢,也是显现出了紫铜之身,一手紫铜大剑一手长生大剑,冲杀起来剑斩如同暴风,面对踏仙道的仙修强者也不落下风,这是她以前在截仙宗从未展现过的。

    至于花飞花和妙玉则是一起,两人的重宝有所互补,花飞花所持的万古剑,本就蕴含着时空之威,而妙玉的重宝则是有些异样,是个带着葫芦的手串,她持着手串,每用拇指撵动一颗珠子,都会造成时空的变化。

    反观纪凡,则是持着镰刀,攻杀拿出了平锤的阮晴。

    “竟然被你修复了!”

    对于阮晴眉心灵宇散在脸上的金属佛面,纪凡虽动用了链锤,可是还没能抓到借助佛面感知极强的她。

    “我的潮汐瓶,一样也落在了你的手里。”阮晴的话语飘渺,却不能在纪凡脑海中响起。

    纪凡非常清楚金属佛面可怕的威能,发现佛面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动用链锤的古息护身,不给佛面之威侵入体内的机会。

    “隆!”

    面对阮晴身后的两颗黑珠,纪凡也颇为在意,所背的无极大剑终于显现出了古威。

    动乱的尊山下峰,天地之间一时变得异常安静,使得黄袍男子持着十字大剑对纪凡刺来异常的显眼。

    黄袍男子的十字大剑很特别,剑柄横护手上,有着三十八颗晶石,层层叠叠的界力透过十字大剑释放而出,只有他还能接近纪凡。

    “呜!”

    缠绕无极大剑的布带松开,纪凡一把抓上鱼肚般的重剑,天地彻底黑了下去,让很多强者丧失了感知。

    剑鸣与交击声没有轰隆爆响,反而像是来自太古的悲凉呼啸。

    待到天地的绝对黑暗刚要退去,众人感知恢复少许,所能看到的,只有被磅礴剑风卷飞之人,宝物和身体在纷纷溃碎,就连阮晴也不例外。

    “走。”

    纪凡的沉声话语响起,没有被无极剑风所刮的,除了悠悠几女,还有宁安媛和面具少女,以及任素秋谷主和纪宝锋。

    正在被宁安媛拉扯,收了手印天碑的面具少女,突的感觉天地又是一黑,还以为纪凡再度催发了可怕剑器的威能,却看到了遮天黑色之物。

    “快。”

    纪凡持剑的身形一晃,不是要再度挥剑,而是意识和魂力已经很虚弱。

    乱战的尊山下峰一圆空间扭曲,纪凡右眼瞳力旋涡流转,显然是给了宁安媛四人出路。

    之所以纪凡让宁安媛四人先进入逝葬虚空,再开星界盘将四人送走,是他害怕直接动用星界盘威能,会被降临的古修大能看出送去了哪里。

    天空中的黑影,是一只布满粗犷鳞甲的遮天大手,而非纪凡挥动无极大剑造成的天地异象,这只大手探出的时机,抓到了无极大剑威能刚刚扩散的一刹,将整座尊山都罩在其中。

    而一方山地之上,三十七道链锤已经头一次化为了禁阵,浩瀚伟力释放为一方空间加持。

    看着尊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遮天大手由高向下抓碎,任素秋谷主和纪宝锋回过了神,惊恐随着宁安媛和面具少女没入逝葬虚空之中。

    “顶不住!”

    坚持着送走宁安媛四人,纪凡已经有了意识,再想走脱却晚了,如果他不撑着,只怕谁也走不了。

    “走。”

    纪凡几乎是吼出了声,可是悠悠几女却就是不动,有着死也要死在一起的决绝。

    完全压榨链锤和无极大剑的伟力,两件重宝必定是凶多吉少。

    “要想办法。”

    纪凡利用意念阻止了链锤和无极大剑再度无休止发力,尽管无极大剑还有着塔变,以及难以估量的伟力底蕴。

    “轰!”

    三十七圆链锤在山体上一砸,使得七十四座钉苍鼎震得倾倒,鼎炉被打开,雷火洪流般澎湃肆虐。

    九爪龙影疯狂吸收着雷火洪流和一方空间动乱气息,终于散发出撼天动地的龙威,龙影也渐渐凝实为九爪祖龙。

    “守!”

    纪凡利用虚弱的意念,强行驾驭蜕变的九爪祖龙盘空,而非向坚定落下的大手冲击。

    “呜!”

    就在纪凡要带着几女和一众宝物逃走之际,灵墟界星的法则却爆发了,空间被镇锁,逝葬瞳力所造成的一小块空间扭曲,也被沉重的空间介质堆叠。

    “遭了……”

    就在纪凡察觉到星界盘和逝葬瞳力失去了对外界联系的同时,两颗黑色珠子却趁机冲向了他。

    “轰!”

    一直悬浮在纪凡身边的磨盘,被他瞬间伸手拉上了摇臂,不但阻挡在身前,更是爆发出威能,将两颗黑珠抽入其中。

    磨盘转动研磨,轰响声连绵不断泛起,可是纪凡很快选择将磨盘抛离,因为一道道粗壮的古藤,已经从尊山地下倒冲而起,不但冲碎了尊山,而且见人就卷。

    “葬古灾劫!”

    这是还有意识之人,一瞬间想法。

    “隆!”

    就在密集古藤吞没祖龙守护的一刹那,纪凡将左眼抠了下来,星界盘爆炸的光辉泛起,破碎了一圆空间与疯狂生长的古藤,但转眼间空间爆炸乱流的所在,就又被古藤所吞没。

    岁月洪流奔腾不息,灾劫伴随破灭与新生,一个纪元一个纪元的光辉被埋葬,又有多少搏击命运与时代的人会被铭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