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天降媳妇姐姐 >

第193章 目前,在乎的感觉

    天空上的云端,十二名穿着白色边蓝道服的青年人,正运转着真气催动着脚下的飞剑向着城市的天空飞去。

    “大师兄,师傅这次交给我们的任务到底有何用意啊?”一名站在飞剑上的男子,用真气传音说道:“还有之前那群带着虚空兽来见我们的又是什么人?感觉就是一群搞科学的凡人。”

    “说来这件事我也非常不能理解。”一名穿着白边蓝色道袍的紫发女子开口道:“父亲为什么要让我们带着这头虚空兽去丹药大赛的决赛场,还特别叮嘱说,这头虚空兽会成为我们这边的一大战力。”

    这名开口的紫发女子,在12人的队列之中是飞在最前面的二人之一,相貌娇美,气质脱俗。

    而在她旁边的,正是那名被称为大师兄的男子。他相貌非常英俊,留这一头长发绑着,脸上带着一抹让人舒心的微笑,相比于身旁的紫发女子,他的气质倒是只有一些微妙脱俗感。

    此人,表示天下人皆知的剑道鬼才,宋莫卑。

    “师傅他老人家心系天下苍生,做事也都是为了人类能够早日脱离虚空之下的苦难。虽然当今已是大修真时代,但科学并不是完全无用,他们也在为了人类的社会努力的做着贡献。”宋莫卑说道:“那几位科研人员说,这头虚空兽有可能会是我们人类对于虚空理解的一个重大飞跃,师傅交给我们的任务,万万不可轻心。”

    “莫卑师兄说的极是。”紫发女子听完宋莫卑说的话,立刻笑着说道:“虽然我等修士是这个时代的最大战力,但科学确实也是在为同族默默的付出着。说不定这头虚空兽,真的会有他们所说的那么神奇。”

    ……

    就在几人的谈话之间,飞速穿行的飞剑已经将他们带到了炼丹大赛接近尾声的城市上空。

    “大师兄,下面好多的人,想必都是想来见你一面的。”紫发女子看了一眼下面布满人群的街道,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宋莫卑笑着说道。

    宋莫卑目光看着下方的人群,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一面罢了,见我与不见又有何区别,我们还是快些赶路吧。”

    紫发女子开口道:“大师兄先等等,我记得这个城市是一个丹药大赛的赛区,在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是大赛的尾声,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吧?”

    后面的一名男弟子也随之开口道:“是啊大师兄,芙兰师妹这次来参加大赛,正好这边的赛区又是尾声阶段,我们下去也正好也可以让芙兰师妹见见她决赛上的对手。”

    宋莫卑脚下的飞剑停在了空中,目光看了一眼下面的兰竹特级炼丹师公会,开口道:“也好。”

    言罢,一群天道剑派的弟子都开始随着他,向着下面的城市降落而去。

    ……

    “啊!下来了!他们下来了!”

    “快!在兰竹公会的方向!能见天道剑派的公主了!”

    “宋莫卑!我要见宋莫卑!”

    ……

    人群忽然呼啸躁动起来,纷纷向着兰竹公会的方向涌去,其中有些部分修士直接运转真气,腾空飞了过去。

    整个大街上都开始拥挤不堪。

    方任然站在原地看着天空中不断下落的一群天道剑派子弟,目光停留在了宋莫卑的身上。

    相貌英俊潇洒,身上的真气缓和平淡,不以强者姿态降临市区,目光不视为他喧闹的众人,身上的气质就像个快要融入自然的人……

    几眼而已,这宋莫卑确实是个很不一样的青年男性。

    轩阳境初期超级强者,世界上仅次于穆嬅卿的一群妖孽般的存在;剑道鬼才,剑道天赋是当今时代登峰造极的境界;二十七岁成就全人类男性最强修为,被几乎所有人认为是全世界最配玄女的男性……

    每一个条件单独拉出来,都是他人穷尽几辈子也追不上的。

    好吧,除了修为,方大少爷和宋莫卑之间不存在任何差距,甚至在各个方面都远超宋莫卑。

    修为天赋,炼丹天赋,剑道天赋,炼器天赋……以及和穆嬅卿的关系。

    宋莫卑没一样东西能跟开了挂的家伙比,目前能把方任然虐成渣的条件,也就是修为上的碾压。

    目光在宋莫卑身上停留了几秒,方任然的目光又盯在了宋莫卑身边的紫发女子身上。

    很显然,这个紫色头发的女子,就是那众人口中的天道剑派的公主,夏芙兰。

    “哎!”

    就在方任然收回了目光,脚步开始向着兰竹公会走去的时候,忽然身旁有一个人撞到了他的身上。

    他回过头一眼,竟然就是他刚刚出门寻找的那个傻丫头。

    只见白栖已经换了一身休闲服,头顶却依旧戴着一个鸭舌帽,可即便是换了服装,她身上的熟悉气息,方任然依旧能一眼认出她来。

    “对不起对不起。”

    白栖连忙道了歉,转过头就要继续向着拥挤的人群中再次挤去。

    方任然眨了眨眼,这丫头是真的彻底傻了,见到宋莫卑就这么着急的吗?

    好吧,方任然想了想如果前面降落的是穆嬅卿的话,他估计也会直接真气全开的飞过去,能理解。

    “这边。”

    方任然身上的灰色真气涌出,直接形成一根枝条的形状缠绕白栖的一个胳膊。

    白栖感觉到自己胳膊上传来熟悉的感觉,立刻回过头看了一眼。

    在看到方任然的时候,她心中忽然有一丝慌张,脸上也不知该作何表情,口中更是有些语无伦次:“我……那个……我也不是太着急去见宋师兄……我刚刚就是被人挤到了……”

    方任然看着这丫头语无伦次的样子,又开始猜不透她那个脑袋瓜子中想的是什么了,想见就去见,干嘛和他在这说这些假解释?

    看着方任然一言不发的样子,白栖心中更加乱了。

    方任然这么喜欢她,她竟然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之后,就那么不顾影响的跟着一群人挤……

    方任然看在心里会是什么感觉?想必一定会很酸楚吧……她是这么想的。

    不知为什么,她很顾及方任然的感受。

    如果刚刚方任然就在她的身边,她一定不会选择跟着人群慌忙的挤过去,甚至可能会因为不想看到方任然酸楚,就选择不去见宋莫卑。

    目前,她就这么在乎他的感受。

    她可以不去见,只要方任然不难受就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