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403章 401.一人排挤全宫(3更)

    谢不休扮做的“鹿剑”,似模似样,点点头,由那先天宫弟子在前面带路。

    他面上维持自己身为长老的威仪,心中则设法通知陈洛阳。

    而陈洛阳的声音则适时在他耳边响起:“跟他走。”

    谢不休便即沉住气,随那先天宫弟子经由一些僻静处,向宫里核心正殿方向行去。

    陈洛阳跟随谢不休的视角,浏览先天宫内的景象。

    谢不休眼下扮做鹿剑的模样,自然要注意礼仪,不能左顾右盼。

    陈洛阳的视角,也多少受到一些局限。

    不过他不着急,只是留心观察。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些许嘈杂声。

    谢不休便顺势朝那个方向望去。

    在那里,可以看到几个年轻人,似乎正因什么事情,发生争吵。

    景象也落入陈洛阳视野内。

    然后他便看见当中,居然有一个自己的熟人。

    之前曾经被自己无意间带到“树屋”的那个年轻先天宫弟子。

    对方此刻跟另一个青年男子站在一起。

    这个青年男子,倒是陈洛阳和谢不休都认识。

    不过跟先前的巽风长老乐正博一样,都只知道其存在,见过画像,但没有真正打过交道。

    姬重身边这个青年男子,名叫申屠井然。

    其祖父,乃先天宫内八大长老之一,坎水长老申屠厚。

    申屠井然并非不成器的二世祖,相反,他能为陈洛阳和谢不休两个古神教中人所知,是因为其自身修为实力超群,乃先天宫少壮派中最出色的人物之一。

    虽然不及程应天、练步一、沈天昭那般红尘十杰出众,却也不同凡响。

    年岁不高,已经达到第十六境修为,成就武圣之身,堪比宫中许多耆宿,在外则同南楚程龙元、程凤元,古神教林岩、汤乙明等人分庭抗礼。

    只不过因为先天宫本身较为低调,是以申屠井然也少在外走动,名声不如林岩、程凤元等人响亮。

    但因为古神教和先天宫之间关系不睦,针对先天宫的高手,古神教大都有情报收集,所以陈洛阳和谢不休都能认出申屠井然。

    申屠井然此刻正对着几个先天宫年轻弟子训话。

    “…………大家同为宫中弟子,纵使跟姬重的性情上合不来,也断不可有排挤欺凌之举。”

    他说话,对面几个先天宫弟子,只有老实听着的份儿。

    而姬重站在申屠井然一边,神情则略微有些不自然。

    陈洛阳虽然不清楚前因后果,但看了一眼,就大致明白什么状况。

    以那个姬重的性格,跟很多人,怕是都未必相处得来。

    其他先天宫弟子跟他之间,难免有些冲突。

    不过,按他的性格,估计干不出告状这类事情。

    现在这模样,很可能是申屠井然不巧碰见后插手。

    所以姬重的表情,反而有些不自然。

    而那些被申屠井然训斥的先天宫弟子,大都面露无奈之色。

    有个平日里跟申屠井然比较熟悉的人,苦笑着说道:“申屠师兄你可真是高看我们了,我们可排挤不了他。”

    这先天宫弟子说着,瞥了姬重一眼。

    “分明是他一个人排挤咱们全宫上下啊。”

    申屠井然不为所动:“总之,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面前一众先天宫弟子都无奈说道:“是,申屠师兄。”

    申屠井然转头看向姬重,姬重拱了拱手:“谢申屠师兄,我会时常自省,不给大家添麻烦。”

    “如此最好。”申屠井然点点头。

    面前一众先天宫弟子,便都连忙散去。

    姬重也想离开,申屠井然却叫住他:“择日不如撞日,我今日考较一下你的功课。”

    “是,师兄。”姬重似乎略微有些意外,不过总体情绪淡定如恒,当即跟着申屠井然一同离开。

    申屠井然临离开前,视线扫过这边暗处的谢不休,但目光没有停留,带着姬重自顾自离去。

    谢不休见状,便也收回目光,走自己的路。

    他尝试联系陈洛阳:“教主,那申屠井然刚才应该发现属下了,但没有揭破,他是不是跟乐正博、鹿剑一起的?”

    “不错,也包括他背后的坎水长老申屠厚。”陈洛阳语气若无其事。

    谢不休便安下心来,继续前进。

    陈洛阳心思却没有就此停歇。

    谢不休不认得姬重,不知道其特异之处,陈洛阳却不曾忽视。

    毕竟当初用神秘黑壶查询其信息,结果却提示琼浆不够,所需用量,远远超出其当前对应的修为境界。

    当时虽然把这个事情暂时放下,但陈洛阳并没有忘记这个年轻先天宫弟子异乎寻常。

    今天这一局,他会充当什么角色?

    先天宫里的人,当初收下他的时候,是否有察觉什么线索,知道他身上蕴含的秘密?

    陈洛阳心中沉思。

    他眼前原本还很简单的框架,似乎渐渐变得丰满起来。

    之前黑壶和血红琼浆,套不出这个姬重的信息。

    现在黑壶蜕变成白玉瓶了,如果在查询这个姬重,会否有所收获?

    陈初华、应青青、苏伟他们呢?

    陈洛阳思量间,眼前视角已经随着谢不休,来到先天宫正中的核心地带。

    不过,引路的先天宫弟子,并没有带着谢不休直奔中央大殿,而是带着他来到旁边一处偏殿里。

    进入这偏殿中,就见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坐着等候。

    陈洛阳和谢不休心里同时微微一动。

    殿内这两人,是跟鹿剑一样的先天宫外镇守长老。

    眼下,三个人都秘密潜回宫中。

    “老方,我还以为你这趟到不了。”谢不休如鹿剑一般,熟稔的同其中一人打招呼,然后又看向另一人,颔首致意:“高师兄。”

    高长老略有些矜持的点头回礼:“鹿师弟。”

    而另外一位方长老则笑道:“等了几十年就是等今天,怎么可能不来?”

    “鹿剑”言道:“要掩人耳目,属你最难,怕你心急,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方长老哂然:“你这头蠢鹿,未免太小瞧于我。”

    那先天宫弟子引谢不休来此后,便即退出偏殿。

    而殿中三人相互见礼,简单聊了几句,便都重新安静下来。

    默然片刻后,才听方长老又长叹一声:“成败,就在今朝。”

    谢不休扮做的“鹿剑”,点头不语。

    而另一边的高长老则说道:“稍安勿躁,静候游老他们的吩咐。”

    方长老也点点头,然后殿中便一起安静下来,三个人默然对坐,都不再多说什么,耐心等待。

    陈洛阳顺着谢不休的视角,打量面前这两个先天宫外门镇守长老。

    鹿剑和已死的成鹤,将这两人的生平经历信息对照,陈洛阳得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但还有不少细节,尚不清楚。

    例如方才的姬重,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不过,眼下陈洛阳没有继续深究的意思。

    他并不打算阻挠对方的计划。

    相反,他期待对方的计划能够成功进行,如此他好有机会在自己喜欢的地方,轻轻多推一把。

    死水一潭,难有他出手的余地。

    别管是好是坏,让静止的一切动起来,才有他的机会。

    眼下,静观其变,顺势而为便好。

    他只希望,对方不要让他失望才是。

    如果一定要说他此刻最在意的事情,其实是……

    程应天,眼下在做什么?

    是跟他陈洛阳一样,仿佛置身事外安静旁观,还是另有办法,本人进入先天宫?

    陈洛阳相信,对方就算没进来,但至少应该也像他一样,有办法实时监控接下来这一切变化。

    …………

    先天宫中另一处殿堂内,一个身着黑衣的皓首老者,负手而立,静静看着殿堂屋顶。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悄然无声走入大殿:“参见游老。”

    皓首老者转身,看着这个中年男子点点头:“你终于来了。”

    他上下打量对方:“小侯爷安好?”

    中年男子点头,伸出一只手,将衣袖向上挽起。

    其手上,带着一只像是玛瑙质地的手镯。

    而从这手镯上,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让游老多挂念了。”

    皓首老者言道:“小侯爷到了,老朽心里就有底了。”

    “岂敢,我今日是特来观礼的。”手镯中声音响起:“今天是游老的大日子,我先恭贺游老改地换天,重定乾坤。”

    皓首老者言道:“借小侯爷吉言。”

    他冲中年男子言道:“你去跟他们会合,稍后一起动身。”

    中年男子将衣袖放下,重新遮住手镯,然后朝皓首老者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自有先天宫弟子,带他来到偏殿里。

    殿内,谢不休等三人见中年男子进来,当即便一起跟对方见礼。

    陈洛阳通过谢不休的视角,静静旁观,心道这又是先天宫一位外门镇守长老。

    稍等片刻后,又有第五人进来,却是一个穿着打扮雍容华贵的老妇。

    八位外门镇守长老,有五人齐聚于此。

    五人相互见礼后,便一起静静坐着等待。

    这时,殿外传来悠扬的钟鸣。

    陈洛阳心里默数。

    响了六声。

    按照先天宫的规矩,八声钟鸣,是最高规格。

    六声,说明眼前召开大会,只是常规,并不特殊。

    不过,事实如何,可能会与主人家所料完全不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