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妖孽高手 >

第177章 云志恒的猜测

    第177章 云志恒的猜测

    云志恒说道:“这事其实说来话长……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因为唐家的保密工作做的好,可等到后来,就是因为唐家这个小儿子的工作性质的关系,必须要保密。”

    “工作性质的关系?”

    陈晓丽闻言不由一愣,随即问道:“他是军方的人?还是某个保密部门的?亦或者,他是负责研发尖端技术的科学家?”

    云志恒说道:“他继承了唐老爷子的衣钵,进入了部队,据说当时他做的十分出色,而且参加过几次大战,立下过赫赫战功,让唐老爷子很是引以为豪!”

    “战功赫赫?”

    陈晓丽闻言不由问道:“那这么说,他既然能够参战,显然也不是保密部队的,这怎么就不能公开身份了?”

    云志恒说道:“因为在战争过后,他被调到了卫戍区,负责拱卫上京的安全,同时也负责一些特殊的工作。”

    “原来是这样!”

    陈晓丽这才恍然,云志恒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自然明白,“老云,你的意思是,唐天跟唐老爷子的这个小儿子有某种关系?是不是这位唐家的老三丢过孩子?

    可这也不对呀,以他的能量和工作性质,如果他的孩子丢了,他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以唐家的能量,如果他们家真的丢了孩子,不要说掘地三尺,哪怕是大海捞针也绝对会把海洋翻一遍,怎么可能找不到?!

    云志恒沉声说道:“那是因为,唐老三不光是孩子丢了,就连老婆也丢了。”

    “什么?!”陈晓丽陡然惊呼出声,“老婆孩子都丢了?!这,这怎么可能呢?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云志恒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这些消息我还是从唐元基那里听到的,有一年我们喝过酒以后闲聊,他跟我说起过这些,但也说的含含糊糊的。

    我只知道,唐老三不光是老婆和孩子丢了,就连他自己的处境似乎也不是很好,但更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这,这……”

    陈晓丽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满脸的惊愕之色。

    云志恒沉声说道:“其实以前刚见到唐天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他看起来有些面熟,尤其是在他坏笑的时候,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但是,当时我却没有往这方面去联想,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唐老三,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因为唐天跟唐元基兄弟俩的眉宇间也都有些相似。

    其实如果不是今天说到这里了,我都快忘记这件事情了。”

    “那你就因为唐天打听了几句关于唐家的事情,就怀疑他可能是唐老三的孩子?”陈晓丽愕然问道。

    这消息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也太过让人震惊,让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云志恒摇了摇头,说道:“他跟我们打听唐家的事情,这只是一个引子。其实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开始追查自己的身世了。”

    “啊?”

    陈晓丽脱口问道:“他知道自己是唐家的孩子?”

    “他应该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知道。”

    云志恒摇头说道:“只不过,前不久的时候,在他长大的那个福利院,他听说了一个消息。

    据说,当年曾经有人见过把他送到福利院的那个女人,所以他才起了追查自己身世的心思。

    后来他还让我帮忙介绍了一个画像方面的专家,找当初的目击者,画下了那个女人的画像。”

    “那个女人,是唐天的母亲?”陈晓丽不由问道:“也就是唐老三的妻子?”

    “不知道!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

    云志恒缓缓摇头,说道:“这一切都是未知,但却也是一个缘由。”

    看着陈晓丽有些不解的神色,云志恒说道:“唐天追查自己的身世,时隔不久,他就向我们打听关于唐家的事情,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按照常理来看,如果说这中间没有什么联系,实在是很难说得过去。”

    唐天前脚追查自己的身世,后脚就向他们打听关于唐家的事情,这中间太连贯了,也太过巧合了。

    如果说唐天只是因为听到了唐家的一些奇闻野谈,或者说知道了唐家是很辉煌的家族,他自己又姓唐,所以觉得与有荣焉,这个理由实在是很难站的住脚。

    虽然云志恒不了解其中的内情,但是他却更倾向于唐天是查到了一些线索,而这个线索,很可能是指向了唐家。

    “老云,我们在这里再怎么琢磨,也不会琢磨出什么结果。”

    陈晓丽说道:“要想验证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让唐家的人跟唐天来做一个DNA鉴定,如此一来,他们之间是不是有血缘关系,那就一目了然了。”

    “不妥!不能这么做!”

    云志恒闻言立刻摆了摆手,说道:“刚才唐天在这里的时候,我反复的追问他打听唐家的原因,他都没有说起这件事,反而只是以好奇做借口,敷衍了过去。

    这就说明,他在心里是有些排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也没有把握,所以他没有轻易的开口细说。”

    陈晓丽问道:“那,会不会是唐天对我们有所戒备?”

    云志恒摇了摇头,说道:“防备肯定是有的,但要说有多深的戒备,却不至于,但话又说回来,他肯定是有他自己的顾虑,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初唐天可以坦然的跟他说自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并且让他帮忙介绍一个画像专家,这显然是对他没有太多的戒备。

    而今天唐天之所以会这么敷衍过去,恐怕更多的是因为他自己心里都还不确定,或者是有其他的顾虑。

    “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我们是唐天的话,恐怕也会有这种顾虑。”

    云志恒说道:“毕竟唐天还这么年轻,涉世未深,如果他突然间得知自己很可能跟唐家那个庞然大物有关系,换做谁恐怕心里都会有些无措的。”

    “这倒也是!唐天的确还是一个孩子,有顾虑也很正常。”

    陈晓丽赞同的点了点头,而后又问道:“老云,那你打算怎么做?咱们家老爷子跟唐老爷子可是生死战友,那是过命的交情,你跟唐元基兄弟俩也是发小。

    现在我们既然知道了关于他们家的一些线索,是不是要跟他们说一下?”

    “暂时不能说,我们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

    云志恒当即说道:“毕竟这还只是我们的猜测,唐天跟唐家到底有没有关系,谁也说不好。”

    说到这里,他略微顿了顿,然后又说道:“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唐天跟唐家真的有关系,而且就像我们推测的这样,他是唐家老三流落在外的孩子,我们也不能贸然的告诉唐家这个消息。”

    陈晓丽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呀?能够找到流落在外的孩子,这是好事啊,怎么就不能说呢?”

    云志恒说道:“我问你,唐天如果真的是唐家的孩子,那他为什么会流落在外?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把唐天送到福利院的女人又是谁?

    如果那个女人是唐天的母亲,那她为什么不抚养自己的儿子?是有什么难处?还是遭遇了什么压力?”

    陈晓丽沉默了片刻,忍不住轻叹一声:“这倒也是,如果这中间真的有什么内情,万一我们好心办了错事,那反而会害了唐天。”

    “害了他倒也不至于。”

    云志恒摇头笑了笑,说道:“你可别忘了,唐天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倒也对!”

    陈晓莉对这话深以为然,就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唐天送的符篆,还有护身符,这无一不证明唐天那奇人的身份。

    “通过这几次跟唐天的接触,我能看得出来,这个小子很有主见,而且心志坚定,就更不用说,他还有一身神乎其神的本事了。”

    云志恒对唐天很是欣赏,“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唐天可不止炼制符篆这一手本事,他曾经炼制过一种药液,能够让骨折的人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就复原!”

    “骨折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复原?老云,你在开玩笑吧?”陈晓丽愕然不已。

    云志恒指了指茶几上符篆,笑道:“这些还不能证明唐天的本事吗?”

    陈晓丽哑然。

    的确!

    如果说唐天能够让一个骨折的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复原,这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那这符篆难道就寻常了吗?

    她可是亲眼看到过静神符的神奇效果的!

    “以唐天的这一身本事,也不是谁想威胁就能威胁到的,他的安危不用担心。”

    云志恒微笑着说道:“所以,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我们最好是静观其变,既要防止给唐家带来什么影响,也要小心不能好心办了坏事,反而给唐天带来不必要的威胁。”

    “那渺渺跟唐天的关系……”

    陈晓丽说道:“我们是不是提醒一下渺渺,不要跟唐天走得这么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