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0088 夜战腾家院 铁锤似海浪

    封多智问完小卜侍,又转头问想臭美的小东西:“你们那里有多少人啊?”

    一心扑在自己美丽绝世容颜的小东西脱口而出:“你是问山梁郡的家中,还是山……”

    小卜侍当即打断插言:“还是山脚下的村里?”

    封多智道:“就说说山脚下的村里吧。”

    小东西接答:“200多人。”

    封多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200多人的村子不小啊,你们居住的是什么房子啊,土房,草房,石头房子?”

    小东西道:“村里可苦了,冬天大雪又厚实,住的是最便宜又相对坚固的木屋。”

    封多智来了兴趣继续问:“你们村子里有多少户人家,平时吃什么呀?最好吃的又是什么?“

    小东西刚想说最好吃的是烤兽腿,被小卜侍拦住。敲了小东西脑门一下,帮着答道:“最好吃的是肉。”

    小东西刚欲气鼓鼓臭骂卜侍,忽而想到自己说的太多连忙住嘴。转而把气撒到封多智身上,不悦道。

    "你的话好多哦,我们两个小孩玩,一个大人家家的就别凑热闹了。“

    封多智也不强求:“笑骂了一声,没良心的小家伙。不许告诉余掌柜和庞老他们我来过,不然以后没有小糖人儿吃了。“

    出了房间找到李二狗子:“你不会多嘴告诉掌柜的我来过吧。”

    后者钻心自己的铸造,简单回了一句:“没空。"

    封多智连连抱拳作揖:“不打扰了,您忙着“。不等李二狗子回复,也没想等他回复。封多智哼着小曲离开。

    腾家大院外,两位老人一位少年汇合后。大致说了一下各自盯梢的位置,得出的结论是,刑真看守的东门最有可能。也许两个大箱子里面,装的是卖糖葫芦的老头儿,和他的孙女桃花。

    时间紧迫,庞老头在刑真内衣贴了一张夜行符箓,遮蔽自身气息。三人悄无声息的从东门潜入。

    黑暗中树荫下,三人相隔不远。余山心湖传音告知庞老和刑真,院落中众人的资料。当然两位老头相互交流商议对策,刑真只有听的份,没有提意见的能力。

    华服中年男子,是腾家家主腾茂,凡俗人没有踏足武道和神修。拄拐老妪是付家供奉孟谈,神道境的神修。

    瘦小男子是锅家供奉江浩,一名驭风武者。腰挂玉佩的年轻人,是付家长孙付晓宇,实力应该在神修二境。

    庞老细心提醒:“他亲自对付老妪孟谈,余山对付武者江浩。刑真隐匿在暗处不得轻举妄动,一个小小的神修二境付晓宇,不能对他们造成威胁。”

    刑真想反对,可是却无法心湖传音。直接说出会暴露行踪,无奈下自己憋着。

    庞老继续道:“先不着急动手,看看他们会做什么。再仔细观察一下,暗中有没有隐匿高手。”

    余山接着传音:“付家和郭家都不是好东西,勾结官府尽做些欺压百姓的事。他们的供奉没少为虎作伥,一会出手不用留情,最好全部斩杀。”

    只见腾茂一挥手,家丁仆役立刻会意。打开摆放在地面的两个大箱子,果真如猜测一般。分别是卖糖葫芦的老头儿,和他的孙女桃花。

    二人被五花大绑,口中塞有布团。呜呜咽咽想说话,确又发不出听得懂的语言。特别是老头儿,连呜呜的生音都没有。

    桃花年轻,在大箱子力憋闷良久,除却呼吸急促外,没有其他不适。卖糖葫芦老头就没这么好运了,年老体衰长期憋闷。起身挣扎两下便又倒回大箱子当中。

    桃花泪如雨下,挣扎着想跳出箱子去救老人。可是被大汉死死摁住,无法动弹分毫。

    庞老心湖传音刑真:“别冲动,老头已经断气有一段时间了,据我观察应该是在你看到大箱子被抬进院门之前。”

    “刚刚只不过是诈尸而已,你冲动会影响出手的主动,切记不可妄动。“

    刑真不能语言回复,轻轻点头表示同意。

    腾茂走近老人家的箱子,踢了两脚见没动静。恶狠狠诅咒:“老鬼东西便宜你了,没受什么折磨。”

    又转头看向桃花,露出一个可怜眼神后,缓缓走回刚才位置。转身对着付晓晓宇道:“付公子,有劳这次付家出洞供奉,帮我腾家带回桃花。”

    “换做我家这些没用的奴才,听说桃花儿和山匪有勾结,吓得腿都软了。”

    “按照约定,该有的神仙钱一分不少。这个桃花也归付公子所有。您看是先审问救他们的山匪下落,还是先由付公子处理。”

    付晓宇看了眼旁边的老妪,见对方点头示意随意。顿时来了底气,仄仄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先交给我处理。被你问完话,还是个人形吗?还能入得眼吗?”

    腾茂道:“好好好,全凭付公子安排,不差这一时半会。”

    随后又对精瘦男子抱拳道:“有劳江供奉了,稍后会把酬劳给您。您看看是在这里多看一会,还是有其它事要做。“

    江浩眯缝着眼道:“不急不急,小美人挺水灵,不知我江浩有没有兴分上一杯。”

    滕茂为难,看向付晓宇又看向江浩,不知如何作答。

    反而是付晓宇丝毫不介意,大笑道:“能和江供奉平分秋色,是晚辈的荣幸,荣幸至极。”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笑音未落,一尊三丈多高的金甲力士凭空出现。轰隆一声落地,若非老妪孟谈躲得快,会被结结实实砸个正着。

    三丈多高的金甲力士落地后,脚下青石板瞬间龟裂。庞然大物毫不犹豫的一拳递出,金光璀璨的拳头犹如大日,照耀的夜色通明。

    拳头势大力沉,一拳将措不及防的老妪砸飞。途中口吐鲜血咳喘不已。不等老妪落地,又一尊金甲力士凭空出现。

    还是老妪上方,这次孟谈没办法躲避,结结实实被砸落地面。只见新出现的金甲力士,一屁股坐在老妪身上,轮着磨盘大的拳头便开砸。

    几拳下去老妪面庞扭曲变形,幸得老妪实力不弱。短暂蒙圈后惊醒,抬手举起拐杖,挡住如雨点一般密集的拳头。

    不然真闹出大笑话了,堂堂神道境神修,被一尊金家力士坐在屁股底下打死,传出去绝对是个大笑话。山泽野修还好,无门无派的没有牵连。如果是宗门出身,连带着身后势力会一起被人病诟。

    这就是神修之间厮杀,先出手和后出手的差距。

    怒极的老妪一声爆喝,周围的水之精华全部汇聚于拐杖。横在身前的金色拐杖,猛然爆发出一挂洪流。宛如横向冲击的瀑布,轰鸣有若雷鸣。

    巨大的冲击差点将金甲力士腰斩,可见老妪的术法之高明。

    崩飞金甲力士的老妪,刚刚起身再度陷入危险。另外一尊庞然大物紧接着杀至,同样的拳头不断呼啸。猛谈迫不得已,放弃能击毁被轰飞的金甲力额大好机会。

    无奈的钻心对付眼前敌人,水韵洪流改做一闪而逝的水剑,每次都会在金甲力士身躯留下前后透亮的窟窿。

    隐匿在暗处的庞老,至始至终没有现身。手中掐诀不断,平静夜色中狂风皱起。一道道粗大的龙卷风,如同盘旋巨龙。呼啸着冲击老妪的水剑。

    第一尊金甲力士出现的时候,余山同样有所动作。有两颗脑袋大小的锻造锤,不偏不倚砸中江浩。当即胸骨碎裂面色潮红,一次重击受伤不轻。

    高大老人身形紧随而至,抓住飞跃的铸造锤。轮动起来呼啸轰鸣,当真是有千钧力,开山断河不在话下。

    至于腾家的家丁,被余山轻轻跺脚震荡出的罡风轻松击飞,压根儿就没有资格参与这等战斗。

    老人家平日看似年老体衰,抡起锻造锤后完全变了个人。只听余山大喝一声:“看好了,武道力量可以叠加,如同海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话显然是说给黑暗中的刑真,老人也在用实际讲解。锻造锤真如惊涛骇浪一般,一锤比一锤狠。而且是一往无前以攻为守的纯粹不要命打法,反而逼的对手无机会出手。

    被砸重伤的江浩,抽出长刀进行阻击。开始还算好,堪堪和老人战的不相上下。

    可是当余山的锤子不断叠加力度时,江浩连连倒退双臂酸楚是小。一直跟随他杀伐的长刀,早已和他心心相通。

    居然被锻造锤砸的在哀鸣,一轮火星四溅后,锋锐的刀锋变成了牙齿一般的锯齿。凹凸不平大大小小的豁口,快连成一排了。

    火星当中夹杂着崩飞的刀忍,在江浩看来就是他的心头肉。一战过后长刀是费了,今天行动的报酬,估计能买几个崩飞的火星。

    况且这高大老人好似没有想让他活着离开,到底有没有机会在购置一把宝刀,眼下的情况有点儿难说。

    刑真看得入神,差点忍不住喊出声:“余老前辈,您倒是告诉我怎样能有这种叠加效果。就我这脑子让我自行参悟,这不是为难人吗。”

    似心有灵犀,余山战到兴奋放声大喊:“经脉中的武道胎芽可以产生武道热流,每次对战之前,先要激活武道胎芽。使之释放的热流由少变多,才能达到这种一击更比一击强。”

    “你也可以每次出拳的时候,控制热流别全部使用,留有少许。第二次出拳留的在少一点。以此类推,自己算计留有余量。达到饱满后,将余量由少到多分发到后继拳头上。

    刑真汗颜,心底暗道:“这么公开说出,就不怕江浩现学现用?”

    余山果真人老成精,不用说便知道刑真心中所想。大声安慰:“放心吧,他已经没机会了。”

    果真如此,锤子的力道已经接近第一锤的二倍,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苦了他的对手江浩,想逃跑都看不到希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