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0256 剑神杀威显 道士计谋深

    袁淳罡惊骇:“该死的婆娘,宗主不帮她推演天机。居然拼着折损修为,越过一州之主强行参透龙兴州的命数。她疯了吗?跃池窥探天机有违天和,容易引发整个一州的变数。为了一个后辈,值得吗?“

    老秀才要直接的多,早已将酒葫芦抛向云层。看似晃晃悠悠,却是转瞬间追上激射的绿芒。

    酒葫芦跃过绿芒并未干扰,而是先一步冲向天幕。更快的酒葫芦,好似碰到无形中的障碍。使之周围泛起阵阵涟漪,随即平静的天空瓷器一般支离破碎。

    老秀才摁住旁边的袁淳罡正色:“你别乱动,你发的力在龙兴洲内。一个搞不好,会造成生灵涂炭,我自己来就行。”

    安抚好袁淳罡,老秀才轻喝:“同舟共济。”

    只见破开的天幕分为上下两层,顶层天血红一片,凝实厚重缓缓向下压落。底层天蔚蓝通彻。也不反抗,任由顶层天压落。

    射向天空的绿芒,径直穿透蔚蓝晴空。笔直射入鲜红的顶层天幕,如坠泥沼溅不起丝毫的风波。

    异象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三个呼吸间。绿芒消失殆尽,顶层红色天幕退却。这片天空,重新恢复清明。

    通天峰传来叹息:“哎,为了一子何苦来哉。龙兴洲与龙断州气数相连,将来要面对和龙首州同样的命运。不过依然感谢老秀才,借他州之力磨灭户三娘的秘法。”

    老秀才气息略显急促,回应道:“小事一桩不客气!”

    袁淳罡就没这般好脾气了,高声喝问:“二十年前宗主被他人算计错过一次,难道今日还想眼睁睁看着再次犯错吗?”

    通天峰的声音悠悠传来:“老夫岂会不知当年的错,故而没答应户三娘的请求。奈何户家有远古遗传秘法,我阻拦不及。”

    随即声音突然变得凌厉:“户三娘你可知错?为一己之私影响一州气数。若不是看在户家对困龙大陆有功,今日岂会留你活命。即日起自行面壁五十年,不到时间不得出关。”

    只听得通天峰传来女子惨叫后,再度传来声音。这次要平和得多,平和道:“你们师兄弟继续叙旧,老朽便不在叨扰。”

    几句隔空对话,户三年成了万人敌。不可谓天作虐有可为,自做虐不可活。

    袁淳罡关心道:“师兄无碍吧?”

    老秀才没理这茬,反问道:“你就放心让刑真一人去送剑,不怕路上遇到危险?”

    袁淳罡不以为意:“刑真葫芦内的古怪,想必师兄能看得出。有她在,谁能伤的了刑真?”

    老秀才坦言:“我在镇西郡外和刑真见过一面,要求他无论如何不得使用葫芦内的东西。”

    见袁淳罡又要发火,老秀才连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嫩芽主人的意思。通过嫩芽你也大致能猜出那位的实力,她说的话自然有她的道理。“

    袁淳罡无奈道:“可惜我把刘顺送走了,不然他可以当刑真的护道人。”

    老秀才玩味儿一笑:“既然你没有人选,我通知刑真的师兄,让问道前去照拂一二。”

    “哪来的师兄,刑真是我门下弟子,怎能和你徒弟师兄弟相称。”

    “谁叫你人手不足,再说了,刑真没有正式拜师,谁抢到是谁的。”

    “你大老远跑来是想打架的吧,好好好,我奉陪到底。”

    “打就打谁怕谁!”

    剑宗的底蕴到底惊人到什么程度,寻常人等无法揣测。少数有足够实力驻足修士界山顶的少数人知道,困龙大陆每一州都有一位州主。

    获此殊荣的修士,首先要有足够的实力技压群雄。当然身后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稳定此座。

    一州之主可借用一州之力,同时也要护佑一州平安。得其福缘分就要负其责任,机遇与承担并存。

    然而龙兴洲年龄三十岁以下,公认最有希望进阶上五境的剑神唐晋,并非出自占据龙兴洲气运的剑宗。而是曾经的一流势力天机宗,只是该宗二十年前的动荡中一蹶不振,从此销声匿迹罢了。

    天机宗再次被世人认识,正事因为后起之秀的唐晋。五年前大卢王朝谍报机构风行营,看重唐晋潜力。一位十境神游境的神修,带领两位分别是七境御风境,和八境金身境的武者找到唐晋。

    七八十境同行,中五境堪称无敌的存在。一同找上当时八境神海境的剑修唐晋,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剑神。

    先是好言相劝招揽,许下承诺做了大卢王朝的供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龙兴洲可以横着走。

    被唐晋一口回绝后,三人怒气顿生。既然不能为大卢王朝所用,干脆将之镇杀一了百了。

    没想到心生警觉的唐晋,毫不犹豫祭出飞剑。一袭白衣干净利落御剑远走,大卢皇朝的三位强者干瞪眼追不上。

    无奈下准备退走时,唐晋的飞剑坑突出现。快到就连十境神修都无法察觉,等感应到飞剑存在的时候,也是被飞剑洞穿头颅的时刻。

    袭杀了最有威胁的神海境修士,唐晋不在躲躲藏藏。而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两位武者面前。

    从与三人见面 ,至始至终只说了一个“不”字。面对两位武者,只是回以轻轻浅笑。然后飞剑瞬间祭出,只身飞剑去,挂着两颗头颅回。

    唐晋一战成名,同时上了大卢王朝的必杀名单。在大卢王朝无休无止的追杀中,五年过去了。唐晋安然无恙,从神海境突破到神游境。修为提升速度堪称惊人,同辈中人只能望而兴叹。

    七境可斩杀十境,如今唐晋自身达到十境。自然而然的,被誉为龙兴洲中五境第一人。

    与唐晋结下梁子的大卢王朝,不想让这样的敌人成长,千方百计的除之而后快。有来而不往非礼也,唐晋则大摇大摆的进入北凉。担心大卢王朝不知道他的行踪,途径南凉时,以一己之力将南凉军武供奉几乎屠戮殆尽。只剩下一个刘宪做光杆将军。

    至于为何不杀刘宪,任由外人随意猜测,进入北凉的唐晋,好像忘了此事只字不提。

    更令大卢王朝愤怒的是,唐晋顺利加入北荒郡。而且据谍报反馈,唐晋的长辈与苏昀、商武乃是旧识,相互间分别以叔伯和世侄相称。

    无需考察,唐晋便得到北荒郡信任。而唐晋不负众望,亲率一万黄头郎军攻城拔寨。一人连下三郡,北荒版图扩大三倍。

    唐晋在北凉风头无二,北荒随之实力大增。原来的北荒三龙,现在成了北荒四龙。

    提及唐晋,不得不提另一位加入北荒的奇人。肥胖道士观星河,不以个人战力见长。善奇门遁甲排兵布阵,懂得夜观星象预测吉凶。

    观星河入北荒以来,战绩比起唐晋丝毫不差。亲率黄头郎军五千,进攻佣兵两万的荒北郡。

    观星河令将军白鹤率两千军武叫阵,命令只许败不许胜。尽最大可能引诱军城内守军,越多越好,引诱到观星河埋伏三千黄头郎军的地点即可。

    白鹤不负所托,一人一枪连杀荒南郡三将。气得南荒郡出兵白鹤五倍,势必要将其拿下。

    然而一万军武步入三千黄头郎军布下的困兽大阵,当真是困兽斗。打不着敌人,杀不出包围。还不敢停下休息,稍有停歇就有箭羽传射。

    耗时一个时辰,追击的万人阵亡四千俘虏六千。饶是久经沙场的白鹤,一直观战愣是没看明白大阵的玄机所在。

    当时白鹤的疑问是:“一万军武,伸长脖子等着三千黄头郎军去砍。估计没大半个时辰结束不了,真困兽大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观星河卖了个关子说:“天机不可泄露。”

    然后观星河命人将荒南郡一万军的将领尸体抬入自己的马车,一刻钟后,出来了一位身穿道袍的敌军将领。

    白鹤先是一愣,随后听到是观星河的口音和语气。大呼神乎其神,唯独这声音太容易露馅。

    观星河正了正嗓音,收紧肚皮换上敌军将领的甲胄。拿起敌军将领的长矛,跨上健壮的战马后。

    白鹤提枪就冲了上去,若非胖道士观星河反应迅捷,自行翻身跌落马背。估计这位布阵高手,真就被白鹤一枪洞穿,来个出身未捷身先死了。

    观星河速度做出了敌军将领的面皮,给黄头郎军的将士纷纷带上。留下七百黄头郎军看管俘虏,剩余四千全被带走,大摇大摆进入荒南郡。

    有人会问,明明是五千黄头郎军,这回怎么变成四千七了。战场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对于士兵来说,战场没有真正的胜负。

    所谓的胜负,大多是将领或者掌权者,通过战役得到了足够的利益。观星河灭敌一万自伤三百,堪称奇迹。

    只是北荒不想让此战战况四处传播,毕竟留有自己的底牌才能出其不意。

    四千改头换面的黄头郎军,大摇大摆进入荒南郡。然后,荒南郡就成了北荒的附庸势力。

    观星河打响的这场战役,看似没有豪迈的激情,没有喷涌的热血。然而从珍惜士兵的角度去看,这样最大化减少己方士兵的伤亡,才是上上策。

    破城当日,观星河命令荒南郡所有人,不分军武和和百姓。全部出城远离城镇,吓的荒南郡百姓认为要屠城。

    荒南郡一时间鸡飞狗跳哀嚎四起,观星河不顾白鹤反对,对百姓也不管不顾。命令黄头郎军收缴全部铁器,将百姓和降兵聚集在城外统一看管。

    没有兵器也就没有多少战力,留一千多黄头郎军看管即可。剩余三千黄头郎军则被观星河带走,径直杀向旁边的望野郡。

    子夜时分大地跳动轰鸣不已,荒南郡城墙顷刻间轰然倒塌。更别说郡城内的房屋建筑,在大地无情的震动下无一幸免。

    至此百姓方才知道,原来是观星河预料到有大地震来袭。将所有百姓迁移到空旷地带,保了他们的姓名。

    房屋倒塌钱财损失虽然心疼,但是至少命还在。有命在,其他的可以赚。命没了,即使坐拥金山银山,不过是一顿废铜烂铁罢了。

    百姓不傻,知道命和钱财之间孰轻孰重。经此事后,对观星河的态度立时改变。北荒不仅得了荒南郡的城,也得了荒南郡的心。

    紧邻的望野郡就没这么幸运了,知道邻居城破,正全军守在城墙丝毫不敢有所疏忽。一场地震过后,望野郡不攻自破,北荒再多一郡。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