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爆】0432 双童童乐行 久病病难缠

    骏马白加黑的后背,成了一片崭新的战场。

    粉衣女童坐在上端,遥指四方老气横秋:“此马名我取,马背归我有,若想坐此马,给钱也不行。”

    一夏先后打败了文轩,墨迹服气了小狗崽儿。终于得愿以偿,一人霸占马背。

    就差立一杆旗,宣誓自己的领土主权了。

    文轩和一夏年龄相仿,性别不同性格也截然相仿。

    前者唯唯诺诺,总是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

    明明略比一夏高出一点点,身体看着也要健壮些许。

    可是每次对上粉衣女童,都是毫无意外的败下阵来。

    两个小孩儿的战争,刑真懒得去理会,小狗崽儿更没兴趣参与。

    没人约束,一夏愈发的明目张胆。做所有事情,她是大姐,文轩是小弟。

    堂堂皇室子弟,无缘无故成了一夏的小跟班。

    每天早起,青衣小童要向粉衣女童问安。

    每次吃饭,青衣小童要先照顾好粉衣女童,自己才能安心享用。

    文轩有过几次雷声大雨点小的反抗,皆是被一夏各种狠毒话语给吓了回去。

    或许是被魔头剪肆掳去的那段时间学会的,一夏的狠毒方式委实不少。

    什么等你睡着了,抓只毒蜈蚣方你被窝里,让它在你身上爬来爬去。

    或者等你睡着了,砍掉四肢,耳朵鼻子和眼睛。只要是身上凸出的地方全部砍掉,削成人棍。

    头下脚上钉进土里,按时浇水施肥,明天秋天就能长出个一模一样的文轩。

    一夏讲的有声有色,说是亲眼见过。她现在还记得那处埋人棍的地方,等秋天了会跑去收获果实。

    文轩彻底拜服,心甘情愿做小弟,唯一夏命从。

    一夏说的认真,自己有时也会冒冷汗。怕不怕不知道,嘴上肯定不带吃亏的。

    途经十万大山,不仅有夜间出没的阴物,还有各种各样的野兽。

    刑真虽然受伤,但是小狗崽儿的战力还在。

    况且普通的野兽,根本不被刑真放在眼里。奇怪的是,都说十万大山十万匪,可是他们一路行走畅通无阻。

    途中,刑真生擒活捉了一头虎头狮。狮身虎头,生于深山老林中。

    七杀福地独有的一种野兽,刚刚懂得修炼算是初开灵智。

    食肉动物,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仅有寥寥无几的几种天敌,不是运气不好很难碰上。

    森林中几近无敌的存在,自然是以其他动物为食。

    刑真活捉后并没击杀,而是询问一夏和文轩,这头野兽该如何处置。

    这种出风头没危险的事,肯定是作为大姐的一夏先回答。

    粉衣女童声音清脆:“吃了好几天野菜,终于可以改换吃肉了。”

    刑真面无表情,反问:“为什么要杀他?”

    一夏理所当然道:“虎头狮吃别的小动物,比如兔子、野鸡等。自然也要有被吃的觉悟,比如我,肚子正好饿了。”

    刑真默然不语,看向文轩问道:“你说说看。”

    青衣小童刚要开口,眼角看到一夏的怒视。到嘴边儿的话憋了回去,弱弱的说。

    “一夏姐说的对。”

    刑真黑着脸,命令小狗崽儿把一夏带到远处。

    粉衣女童临走时,不忘做鬼脸恫吓文轩。张牙舞爪的,颇有几分魔头气势。

    文轩缩了缩脖子,见一夏走远还是不敢直言,声音越来越小:“是该杀了吃肉。”

    刑真也不劝解,放开脚下的虎头狮,走近文轩低头凝视。

    后者有一丝的惊慌,片刻后恢复平静。

    刑真笑道:“是因为我在这里,你不怕虎头狮子?”

    青衣小童点头承认:“是的。”

    毫无征兆的,刑真轻轻跺脚身形拔地而起,几个跳跃消失在文轩眼中。

    只留一句声音:“我去看看一夏和小狗崽儿。”

    青衣小偷蹬蹬蹬连续倒退,差点被蔓藤绊倒。

    他见虎头狮一直趴在地面不动,或许也知道自己根本跑过这头野兽。

    双退颤抖不已,艰难的捡起一块山石。举起做投掷状,威胁道。

    “不许过来,否则我,我,我砸死你。”

    见虎头狮仍然没有动静,青衣小童反而胆子大了起来。

    试着挪动脚步,走近栓在一旁四条腿都软的白加黑。

    青衣小童个子不高,解下马缰绳颇为的费力。

    力气又小,牵扯半天四腿无力的白加黑纹丝不动。

    文轩的小脾气也挺固执,一边盯住远处趴着不动的虎头狮,一边拼命的拉动马缰绳。

    终究是一孩童,用力良久始终拉不动大马。一屁股坐到地面,扔下所有嚎啕大哭。

    刑真适时出现在文轩身边,将其拉起,不安慰也不责问,平淡的问。

    “胆子不小,为什么会害怕一夏。”

    青衣小童给了个让刑真哭笑不得的答案。

    “她是女孩儿,应该让着点儿才是。”

    刑真半天无语:“谁教你的?”

    “兄长说的。”青衣小童回答的理直气壮。

    最后刑真将刚刚开启灵智的虎头狮放了,修行不易得过且过。

    一夏的小眼神,恨不得将刑真当成虎头狮子,扔火堆上烤熟了吃。

    一路上所见所闻,和预料当中的差不多。商国暂时没有战乱,百姓的生活仍然难以温饱。

    刑真听到最为头皮发麻的一个事情,百姓冬日时饥饿难忍,又不忍心食自己子嗣。

    便想到了换子食之,特别是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女孩儿的命运最为凄惨。

    易子食之在七杀福地自古就有,其他国家也常有发生。

    商国皇室自顾不暇,对百姓的事无能为力。

    要怪就怪商国的地理位置,四面八方皆有敌人。

    北方和孟过接壤,东北方向和生存在孟国和赵国夹缝间的倭族接壤。

    东面接壤赵国,南面接壤越国,西面接壤刚刚战败的大宜。

    这样的中枢位置放在强国明君手中,占据地利可气吞八方。

    但是放在庸主的手里,便成了百战之地。谁家没钱没粮了,就来掠夺一番。

    要说商国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是魔教光明教。教主杨祁,高居魔头榜第二。

    有杨祁坐镇的光明教,在商国境内威风八面,就连皇室也要退让三分。

    在这样的社会当中,一夏的命运比之刚刚生下来便被换食的女童,要幸福太多。

    不但可以长大,还出生在大户人家。至少以前,她没受过多少苦累。

    嚣张至极的粉衣女童,再次临近月圆夜时,终于安静下来了。

    刑真打趣道:“已经是第三次了,一次比一次痛苦,要不要放点血给你喝?”

    一夏使劲摇头:“不要。”

    “要不要提前喝点酒水,或许痛苦会轻一些。”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怕疼。”

    春秋郡,位于商国东北方位。比邻黑龙河,土地肥沃,每年的收成还算不错。

    在商国,屈指可数的几个安详镇子,只是今年有些意外,入夏以后一直黑云压顶。

    即不下雨也不散云,每个时辰都会响几次轰鸣雷音。

    雷霆在云层中闪烁,却始终不降落。充满诡异,以及城郡无时无刻都显得压抑。

    起初时,城郡的居民烧香拜佛,好像没什么用。

    传闻黑龙和中有河神,当然商国朝廷,没实力册封山水正神。

    七杀天下灵气限制,也不可能出现困龙大陆那般,可调动一方山水的正神。

    百姓不管是正神还是伪神,只要能保平安便是真神。

    以前春秋郡一直风调雨顺,多少有些传言是黑龙河的河神保佑。

    百姓就是这样,对神的能力无限度夸大。今天出现天气异象,烧香拜佛没用便祈求河神。

    活牛活羊等各种祭品,一股脑往河里面扔。

    然而天上的黑云依旧在,河水里的牛羊消失的一干二净。

    开始都认为是天灾降临,城郡里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腿脚健全的,大多跑到外地避难。

    春秋郡陷入了长时间的荒凉,结果被倭族游骑抓住机会来扫荡了一次。

    黑云一直存在,保持着某种平衡。郡城逃跑的居民,割舍不掉肥沃的土地。

    见黑云长时间保持一个样,便又老老实实的返回春秋郡,继续过安稳的小日子。

    每个时辰的雷鸣,听习惯了也就那么回事。哪天声音响的慢了晚了,居民反而不习惯起来。

    镇子恢复了原有的生活,纺市和铺子等相继开张。

    一些米店布料店的掌柜,因没能带走大量物品。逃走时被倭族打劫损失惨重,回来后各种物价疯狂上涨。

    即便如此,纺市还是城郡离最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每天都是如此。

    一面色苍白的负剑男子背着一位粉衣女童,旁边一高头大马上坐着一青衣小童和一雪白小狗崽儿。

    刑真黑着脸问:“已经第七天了,还是没力气自己下地行走吗?”

    粉衣女童原本红扑扑的小脸蛋儿,现在红晕全无。

    小脸儿苍白,说话有气无力:“莫得力气,你若是累的话,把我放马背上吧。”

    刑真没好气:“你你你,没大没小的。见到长辈,应称呼您。”

    粉衣女童力气没多少,脾气可倒是不小。翻了个白眼嘀嘀咕咕。

    “比我父母小多了,算哪门子的长辈,勉强能算一个兄长吧。”

    “好,那叫声哥听听,否则给你扔地上去。”刑真笑着威胁。

    粉衣女童尝试着说道:“刑真,嗯,嗯,哥,好奇怪的叫法。算了算了,还是叫刑真吧。”

    负剑男子一笑置之,俩脸色都不健康的人,谁也没资格笑话谁。

    刑真试探着问:“喝点葫芦里的酒怎么样?不尽快回复体力,下次月圆夜你挺不过去。”

    一夏摇头声音落寞:“不了,距离下次月圆夜还早。”

    刑真解释:“每逢初一十五都是月圆夜,以前你是每逢十五毒体发作。可是上次初一的时候,我发现你躲在被窝里身体颤抖。”

    “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初一那天也有轻微反应?”

    一夏或许是思路清奇,或者是有意转移话题。大叫道:“你变态,偷看女孩子睡觉。”

    这里是人来人往的纺市,听到这种声音,呼啦一下全部齐刷刷看向这边。

    一夏知道自己失言,略带羞赧,低头来个眼不见为净。

    刑真更干脆,厚者脸皮与众人对视。各种讥讽谩骂,都当成了耳旁风。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