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113】所长被害

    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活跃着许多网络文学作者,这也是一批怀着伟大梦想的人们,他们每个人都幻想着有一天会变成大神,但是九成以上的人都会变成扑街。

    梦想和现实,有很大的差距。

    有的人明明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却选择性忽视,认为只要自己坚持了,就一定能够获得回报。

    但是很多现实表明,这种所谓的坚持,也不过在浪费时间而已。

    我问林彦儿:“在你的心目中,网络文学家是什么样子的。”

    “死肥宅吧!”

    林彦儿毫不犹豫的回答到,好像在女孩子的潜意识里面,那些写书的人就应该是这种样子。

    我苦笑到:“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写书的人在你印象里就这么差吗?”

    林彦儿耸了耸肩,回答说:“我用死肥宅来形容他们已经算对得起他们的了,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很多作家是死变态和同性恋患者,还会猥亵儿童什么的。”

    听他这么说,我非常的尴尬。

    之前在网络上看过某些劣迹作家的事迹,虽然大多都是绯闻,但是如果仔细想一下,还是能寻找到一些破绽。

    林彦儿说:“你想想啊,这些作家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胡思乱想,很少跟人交流,虽然他们在创作,但是大多都是一种自闭症的体现,他们的心理肯定已经扭曲了,否则怎么可能自己把自己囚禁起来?”

    林彦儿的一席话,就像窥破了天机一样。

    写书难道也是一种自闭症吗,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不是写书的人,我也不知道那些写书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话说模仿犯罪在我国曾经发生过好几起,被模仿的案子都是世界显著有名的大案,黑色大丽花,开膛手杰克,阴阳相爱等等。

    只要凶手公开自己的凌迟作品后,一旦取得了出名效果,那么其余的艺术家就有了犯罪的理由,他们会模仿着凶手的作案手法。

    大街上的路人说不好在这些艺术家眼里面就是一件艺术品,只不过这件艺术品会说话会走路而已。

    整个夜晚都非常热闹,那些艺术家为了向别人展示自己的作品,似乎不知道疲惫一样。

    每当有人问起,他们都会乐此不疲的为路人讲解自己的艺术品。

    第二天早上侯杰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说李翰已经找到凶手当时藏身的地方,我和林彦儿赶忙来到案发现场。

    李翰嘴里叼着一根烟,看样子有些兴奋,他说:“想不到我居然找出了隐身大师藏觅的地点,如果对外公开这个消息我一定会很出名的。”

    我让他坐下慢慢说,这厮因为太激动所以说话含糊不清,倒是边儿上的顾大壮接过话来说道:“我们昨晚分析了地下室的周围环境,光纤的强弱以及视线角度,分析出凶手当时的藏身地点,墙壁上没有一点血迹的原因是凶手害怕破坏了四周环境,对于人体彩绘这方面,只要周围环境和预想中的有一丁点不一样,那么这次的彩绘就宣告失败。”

    顾大壮指着四周的墙壁:“当时凶手还利用了你们警方的心思,你们警方肯定认为凶手作案后会逃之夭夭,从而忽略了对案发现场的细致检查,毕竟每个警察来到现场后,精力总会被被尸体吸引,从而忽视了周围。”

    “我看过房间的墙壁,这些都是同一个颜色,凶手在进行自我彩绘后,可以利用一些简单的道具进行隐身,但这些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随着角度的不同,彩绘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也就是说凶手当时必须根据人的走动来不断移动位置,从而保持最佳视线角度。”

    说话的同时,顾大壮给我们指了几个地方:“这些都是我分析出来最绝佳的角度,只要站在这几个位置,一般不会被别人发现,特别房间里面这盏节能灯的光线,他让凶手移动起来非常方便。”

    在感叹凶手是个天才的同时,顾大壮补充道:“人体彩绘虽然能简单的融入周围环境从而达到隐身效果,但是只要细心注意,还是可以发现那个人的。”

    张海从当地警方调来了宽幅足迹灯,果然在这几个位置找到了凶手的脚印,通过对比,这个脚印和那几个血印一模一样。

    因为房间地面全是血液的原因,根本无法仔细分辨出凶手的脚印,然而昨晚凶手打伤看守民警留下的脚印为我们提供了最直接的证据。

    与此同时,欧夜那边的尸检结果也出来了。

    死者被人凶手用锐器切下全身的血肉组织,死者一共被分割成354块,致命伤在于大动脉出血。

    死者被凶手分割时没有接受过任何麻醉,就是说死者生前处于清醒状态。

    在死者尸体里面发现了凶手的毛发组织,衣服纤维,甚至是指纹。

    在口腔中发现了满是咬痕的舌头,从齿痕检测中,一共发现了两个人的咬痕和唾液,可以断定凶手之前跟死者接过吻,而且咬过死者的舌头,不过死者并没有受过任何侵犯的迹象。

    至于另外一道咬痕,很有可能是死者痛苦中咬的,她手腕处红肿淤青,在凶手实施凶杀的过程中,死者曾经剧烈挣扎。

    而且眼瞳呈现分散状态,她受过了严重的惊吓,欧夜说任何的惊吓都不及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人一刀一刀分割来的恐怖。

    随后欧夜说从死者骨骼上发现了锐器的切割痕迹,看来凶手的作案手法不是很娴熟,为了切出模样大小的肉块,凶手应该花费了一天以上的时间。

    剩下的就是将尸体中提取的各种证据交给痕迹检查小组,一旦分析结果出来,就可以对比数据库找出凶手是谁?

    “小林继续调查一下死者的电话,找出最近这个月的通话记录,然后一一排除,我有预感凶手肯定和死者打过电话。”

    林彦儿点头后,抱着笔记本独自离开,她每当出现在这个凶杀现场时,总会呼吸急促,脸色泛白,这些都是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

    同时我打了个电话给黑子:“黑子,你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在收集本县隐身大师的名单时,不管用什么方法查一下他的电话,如果有这个电话号码的话就立马控制起来,死者的号码等下我会发给你。”

    黑子在电话里面说:“嗯,差不多了,本县的隐身大师也只有那么几个,至于电话我会尽快。”

    李翰和顾大壮分析了很多,最后确定了房间内的四个位置,这四个位置分别对准房间内的各个角度,无论从哪里看都无法发现凶手,加上这四个角度移动非常方便。

    顾大壮说凶手可以根据房间里面人的位置来移动角度,他涂彩时添加了腻子粉作为伪装道具,这样能与人体身上的颜色与墙壁接近。

    各方面凶手把握的都非常好,这绝对是个大师,顾大壮连连感慨。

    李翰搓着手:“我已经做好了,你们说邀请我吃饭的,事后还会给我一笔钱。”

    我点点头,带着李翰他们离开凶杀现场。

    顾大壮说:“我也参加了,所以必须算我一个,我都快好久时间没吃肉了。”

    不出名的艺术家到底有多穷呢?

    这一点李翰和顾大壮给了我们答案,他们平常的收入就是靠表演一些艺术作品,如果被人看重了,可以邀请去一些地方做表演,但是报酬很低。

    顾大壮什么活都接,表面上他是一个艺术家,但和街边那些挂着写有维修阳台,水电防水,刮腻子粉牌子的人差不多。

    他什么活都接,只不过不会修阳台,刮腻子粉。

    他曾经被人请去嚎丧,他说到时候只要尽情的哭就行了,一定要哭出感情来,一个中午有五十块钱。

    事后喝杠子酒的时候,他向别人推荐自己的艺术品,被人轰了出来。

    我似有若无的问了一句:“在你们艺术家这群体里,有没有做文字工作的,比如说写书什么的。”

    “有啊,我就认识一个大神,像夜猫子一样,昼伏夜出。”

    他嘴里面的大神,应该也不是什么很出名的人物,要不然也不会跟他这种人结交。

    我打趣说:“你是刮腻子粉的大神,那你认识那个,不会是搬砖的吧?”

    “其实你或许不知道吧,这个大神写了一本很火的书,一下子火遍网络,这就是人生的逆袭知道吗,我们身边活生生的标杆。”

    这家伙一脸崇拜的说着。

    从他表情上看得出来,他没在说假话,所以我有些好奇:“你的这个大神有过什么作品吗?”

    “他的作品说出来吓你一跳,神作《看着自己死去》知道吗,这是一本牛书啊,火爆网络的神作……”

    我有些懵逼,没有听说过这个作品,见我这样,李翰说:“你不相信我的话吗,那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见这个大神。”

    我正要答应他时,突然来了一个电话:“白队,张所长被人杀害了。”

    什么,张所长被害了,就是张海吗?

    什么样的人,这么丧心病狂,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下手杀害了张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