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42】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司蜓听了连忙致谢:“谢谢大哥,大哥你真是好人,好人会得好报的……”

    “别说我是好人,也别给我发好人卡,我也不需要得到什么好报……妹坨,你听过一句话吗: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车里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司蜓偷瞄着司机的侧脸,不知对方那是什么表情,不像哭也不像在笑,司蜓连忙解释:“大哥,你别误会了,我不是发好人卡,我是真心谢谢你……”

    “如果你要真心谢谢我,那你今晚嫁给我好不嘞?”

    司机突然这么一说,司蜓呆住了,张着嘴十几秒后,表情僵硬的说:“大哥,你可别开玩笑,我只是打车而已……”

    夜色阴森森,司机的笑容更加阴森。

    面包车在黑暗的国道上疾驰,就像一颗发怒的子弹,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司机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他说:“妹坨儿,你知道不嘞,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恶心的东西不是蟑螂,也不是蛆虫,而是你们这种,喜欢贪小便宜的女人……”

    “大哥,我想你误解了,我真的不是贪小便宜,我不是。”

    司蜓听到司机那么说,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她平时也喜欢搭免费的顺路车,遇到的司机都很正常,偶尔也会被好色的司机调戏一下什么的,但是今晚遇到这个司机却不一样,这司机不但看起来好色,而且说的话不像是调戏,她预感到将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她不敢去想,她希望这个预感是错误的。

    该死的是,手机也没电了,现在这种情况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司机对司蜓的解释好像根本不在意,自顾开着车,说着自己的话:“我活了五十八岁,一共遇到上百个贪小便宜不怕死的女人,你就是其中一个。”

    司蜓心里一紧,司机那话太割心了。

    贪小便宜而已,怎么会扯到死不死的,难道我搭个顺风车,你还要杀了我不成?

    司蜓连忙从坤包里掏出钱包,抽了两张百元大钞塞到司机面前,求情到:“大哥,这是今晚的车费,我真的不是贪便宜,我给钱的,给钱的……”

    “你想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问你要不要嫁给我吗?”

    司机对司蜓递过去的钱无动于衷,只是一脸淡然的反问,司蜓愣了,她怎么会知道司机的想法?

    在她看来,那只是司机想占她便宜而已。

    司机从自己左侧抽出了一张纸,递给司蜓:“把你的联系方式写在上面吧,今晚这事一笔勾销,我也不要你的钱。”

    司蜓低头看到司机递来的那张纸,上面歪歪斜斜写满了各种企鹅号,白纸正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我的老婆”。

    司蜓整个人蒙了,她此刻终于明白,今晚遇到了一个——变态!

    司蜓盯着这张纸,发出了一声冷笑:“大哥,我有男朋友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可能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这上面的……”

    “好,很好,有志气,有个性,大哥很喜欢。”

    司机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对方笑的越大声,司蜓听了越心惊肉跳,她甚至有些想跳车的冲动,紧紧攥住自己的腕表,腕表滴滴答答的跳着,就像司蜓跳动的心脏一般,难以平静下来,甚至牙齿都在打颤了。

    司机笑完之后,前面的路道出现了灯光,从玻璃上反射进来,照得司机的脸有些迷幻。

    司机对司蜓说:“妹坨,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其实不是什么顺风车司机,我之所以在路上免费拉你们,那是因为我要替天行道。”

    “可笑,神经病。”

    司蜓实在忍不住了,这司机是不是有神经病,替天行道,他替哪门子的天,行哪门子的道,开个昌河车就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了吗?

    司机继续自言自语般的说着,他好像根本没被司蜓的话激怒:“你手里那张纸上留下联系的人,在我看来,是还可以拯救的人,而不留下联系,那就理应接受惩罚!”

    司蜓怒了:“你有什么资格,凭什么惩罚别人,就因为别人坐了你的车吗?”

    面对司蜓的怒质,司机淡然一笑,哈哈道:“你想不想知道有些什么人被我惩罚了……”

    “我不想,我快到地儿了,你把我放下来吧。”

    面包车开过了春都第八中学的门口,外面是正在吃宵夜的学生们,看到有人,司蜓的胆子也大了不少,结果司机加速冲过了学校门口,差些儿撞到了人,司蜓吼起来:“你开什么车啊,不看人吗,撞到人怎么办?”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一共有两个女人受到我的惩罚……”

    司机不为所动,继续说着他的话,司蜓看着车外,面包车已经开进了村子,司蜓伺机逃走,那司机继续说:“第一个叫王三花,是我们一个村子的,我十八岁那年她贪吃了我的一碗饭,然后被我日了,带到春都,五百块钱卖给了一个春都人,赫赫赫赫……”

    司机像说家常事一样说着自己的“辉煌过往”,渺渺几句,就把自己十八岁时强.奸拐卖妇女的恶行给说了出来,看他那样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司蜓有些后悔了,此刻她才明白,自己已经坐上了恶魔的车子,面前这个司机就是一头恶魔,十八岁就能干出丧尽天良的事,那现在……后果不敢再想!

    司机继续说:“就在十多天前,我遇到了第二个需要被惩罚的人,她十六岁,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她是第八中学的一个学生,但是她坐上了我的车,被我带回了家……女孩年轻,漂亮,听话,哈哈哈关键的是水多,润啊……不过老子玩腻了,该换了,所以就拉上了你……”

    司机面目狰狞,终于露出了狼的獠牙。

    他双眼冒着绿光,像一头饿狼一般盯着司蜓,面包车停住那一刻,司蜓大声叫起来:“救命……”

    结果司机扑过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一把捂着嘴,硬生生把司蜓拽下面包车,拖进了一栋独栋小破楼。

    司蜓被绑住之后,嘴上也封了胶带,司机打开了卧室的一个暗格,把司蜓推了进去,一股屎尿味扑鼻而来。

    灯打开,狭小的地下室,挂满了结婚用的纸花,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女,赤.身.裸.体面色苍白,被一条狗链套着,蜷缩在角落里,像一只受惊的老鼠,旁边堆满了排泄物,甚至连长发上都沾着暗黄色的粪便。

    那司机提着一桶冰凉的冷水,照着少女头顶兜头浇了下去,边浇边骂:“老子把你洗干净了弄死你,弄完这次把你扔到公路上,自生自灭去吧……”

    边说边把水淋淋的少女拽了起来,手脚像绑十字架一样绑住,斜靠在地下室墙壁上,恶魔司机继续用凉水浇少女身体,在他认为冲洗干净之后,他打开了旁边的影碟机,电视里播放着不可描述的画面,一看就是岛国片。

    司蜓看得面红心跳的,恶魔司机向她走了过来,伸手撕她背心:“别看了,过来一起玩吧!”

    司机撕开司蜓的嘴上封纸,正准备动粗时,司蜓叫到:“等一下……”

    司机见司蜓主动说话,愣了一下,停止了动作。

    他嘻嘻一笑,抬手捏了捏司蜓下巴,色眯眯的说:“怎么,你还有什么想表达的吗,我先警告你别跟我耍花招,我折磨人的招式可多着呢!”

    司机在警告司蜓,当然,司蜓也明白现在不能激怒司机。

    她望着地下室里挂满的纸花,念头一转,问道:“大哥,小妹我有点不明白,这些纸花不是结婚时才用的吗,你怎么会挂在这地下室里来?”

    “因为对我来说,这几天就是结婚的大好日子。”

    司机得意洋洋的说着,回头看着被绑在墙壁上的奄奄一息的少女,就像看着一个战利品,不无得意的说:“我这辈子,也算是值了,快死了还能睡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就算死了也值得哈哈哈。”

    司蜓心里大概明白了,面前这少女必定是被这魔鬼绑架来的学生,看少女的样子,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再想到自己也有可能跟这少女一样被魔鬼折磨,想想就背麻。

    现在这个时候,必须冷静,跟魔鬼周旋,才有逃出去的希望。

    刚才看到魔鬼司机在地下室挂满了结婚用的纸花,感觉得出来,这个魔鬼司机肯定内心很渴望结婚,既然他如此渴望,那为何不利用起来呢?

    司蜓望着纸花,对魔鬼司机说:“大哥,我相信你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来没结过婚吧?”

    司蜓这话说到了魔鬼司机的心坎里。

    的确,五十八岁了,他从来没结过婚,正因为如此,他才这么特别渴望结婚,就算做了丧心病狂的恶事,也会在作恶的地下室挂满了纸花,把这个肮脏罪恶之地,变成了自己的婚房。

    魔鬼司机听司蜓那么说,嘿嘿一笑:“怎么了妹坨,如果我没结婚,难道你还想跟我结婚吗?”

    “大哥,我爸妈养我二十一年也不容易,只要你不杀我,留我一条命……我跟你结婚,跟你结婚好吗?”

    司蜓眼泪汪汪痛哭流涕,表现出很怕死的样子。

    不怕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柔弱的女人,面对这样变态的禽兽,都没有办法保持镇定,果真如变态自己说的那样,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这个变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恶魔啊。

    看到司蜓哭得梨花带雨的,又说可以跟他结婚,魔鬼司机好像动了恻隐之心,竟然把司蜓的绳子给解开了,边解还边说:“你只要真心跟我,我保证会好好疼你,但是你如果想耍花招,我会让你死得很难堪……”

    解开绳子后,司蜓第一时间按下了手上腕表的信号发射器。

    那是一只追踪定位腕表,在接到精确定位后,我和猴子迅速出动,撞开了嫌犯独栋小楼的卷帘门,直扑地下室。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