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第【98】章:当面威胁

    神婆的话。

    我听完就震惊了,回头看着这个白袍少年,眼睛都没有转一下。

    怎么也想象不到,面前这个少年竟然是传说中的白龙王。

    在想象里面,那个白龙王应该是老态龙钟的人,像这么有势力的人,想来想去也不可能是一个弱冠少年啊。

    缓了一下情绪之后,沉声问神婆:“你说的难道是真的?面前这个人真是传说中的白龙王吗?”

    神婆点了点头。

    神婆对我说:“白龙王那么大的一个人物,我难道敢拿他来开玩笑吗?”

    看神婆的眼神,比较的坚定,没有任何弄虚作假的成分在里面。

    看来面前这个白龙王,真的是如假包换了,既然神婆都承认这个人是白龙王,那还有什么虚假的地方呢?

    我对神婆说:“既然他是白龙王,你们为什么会合作?”

    在之前的印象里面,神婆的组织和白龙王的组织是相对的两个组织。

    两者之间不可能产生合作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能够把这两个相对的组织融合在一起。

    这实在有些让人感到惊讶和意外。

    神婆说:“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们之间合作,就是为了共同找回香炉。”

    这让我非常的奇怪。

    香炉是白龙王的信物,跟神婆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为什么神婆会帮助白龙王找回香炉?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利益关系吗?

    那个白龙王在身后说到:“圣使,你把我的东西拿去玩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还没找出秘密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原物奉还。”

    这个白龙王为人说话,看起来比较温和,跟想象中的白龙王大相径庭。

    但是有些人表面看起来非常温和,为人做事却非常果断,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势力。

    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被别人的表面所欺骗,还是保持着非常强的警惕心。

    对面前这个白龙王说:“就算那个香炉是你的东西,现在它也不在我的身上,如果你们想得到它的话,那你们得保证我的安全。”

    我知道香炉不在自己的身上,这才是对自己安全的最大保证。

    如果香炉在自己身上的话,对方得到了香炉,那很可能立马把自己处理掉。

    所以幸好这次没有把香炉给带出来,可以用这个来要挟一下对方,成为缓冲手段,当然要看对方吃不吃这一套。

    看到我有恃无恐的样子。

    其实在场其他的人都非常的愤怒,你见过哪个小偷把自己东西偷走了,然后你抓住小偷的时候,小偷竟然反过来要挟你?

    神婆在旁边咬牙切齿的说:“臭小子,你不要以为香炉没有在你身边,我们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你可要知道你身上已经被人下了降头。”

    神婆用下降头这个事情来说话。

    我冷声问道:“我身上的降头是不是你下的,或者说跟你们有关系?”

    直接就这样问了。

    如果这两帮人是一伙的话,那很明显就是合起伙来对付我的,既然两帮人是一起对付我的,在我身上动手脚,那肯定是大概念的事情。

    后面那个白龙王哈哈哈的笑出声来。

    他非常鄙视的看着面前的我:“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对付你,我们没必要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听了白龙王的话,我有些惊讶,难道这些人还讲道义吗?

    我抬头盯着白龙王:“你们的手段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你们真正讲人道的话,我当时也不会把小女孩带走。”

    “圣女艰信那是她自己的职责,每个人活下来都有自己的职责,你破坏了这种规则,你应当受到惩罚。”

    白龙王说一套是一套看起来高高在上的样子,但是我不吃他那一套:“我不是你管辖下的人,我没有必要接受你的惩罚。”

    我还是很傲娇的。

    虽然现在看起来孤身一人,但是面对这么多人的包围,一点也没带怕的。

    可能对于我来说,自己已经毫不在乎了,没有什么把柄抓在别人手里面,现在光杆司令一个,就算被对方抓起折磨,那伤害的也只是自己而已。

    可能对方看穿了我的这个心思,只听到白龙王冷哼了一声:“你不要以为你没有把柄在我们的手里,我们能够把你弄到手里,就能够把你身边的人也弄到手里。”

    听到白龙王的话,我心里震惊了一下:“你是什么意思?”

    “把人带上来给他看看吧。”

    白龙王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非常俊俏的脸上,突然拂过了一丝杀机。

    果然不愧是白龙王,不经意之间,就浮现出了杀伐果断的气概,难怪能够掌控这么多人,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比较有手段的。

    白龙王的话刚刚说完,大殿左侧开了一道门,只见一群黑衣人押着四五个人走了上来。

    那群黑衣人把这四五个人押到了我面前,我定睛一看,这几个人刚好是自己的同伴啊。

    这些人正式欧夜他们,还有叶飞飞和圣女也在里面,看他们这个样子,很明显是被一锅端了。

    我向欧夜他们喊到:“你们怎么会被他们抓了的?”

    但是那些人没有回我。

    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呆滞,虽然是张着眼睛,但是一个个就像是抽空了灵魂一样,变成了任人摆布的木偶。

    看到他们的表现。

    我心里面突然紧张了起来,转过身问神婆:“你们在他们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是一种简单的镇魂法。”

    神婆对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再加上一句说:“我用我的手段抽空了他们的灵魂,在你把香炉还给我们之前,他们的灵魂永远会被我抓住。”

    听了这神婆这个说法,我心里面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不相信神婆能够把一个人的灵魂抽走,这些人之所以会这样的表现,那一定是被人下药或者怎么了。

    他们用这些人来威胁自己,显然是抓到了自己的把柄,现在情况就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如果我不跟白龙王他们配合的话,那自己的这些朋友,命运就有点前途未卜了。

    我问白龙王:“你想把我的朋友怎么样,他们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我希望你放了他们。”

    “我知道他们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但是他们跟你有关系,因为他们是你的软肋,所以我就要好好的利用他们。”

    白龙王对我阴险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我把香炉还给你们,你们真的能够把我朋友放了吗?”

    为了自己朋友的安危,我不得不审时度势。

    现在不缓住对方的情绪的话,如果把对方逼急了,肯定会对自己的朋友做出不好的举动来。

    所以只得退一步,先把对方缓住再说。

    那个白龙王,眼睛里青光一闪:“你不要跟我玩缓兵之计,我能看出你的心思来,你只是一个凡人,不要奢望能跟我作对。”

    我心里一颤。

    妈的,这个白龙王难道真的是神仙吗?能够一眼看穿别人的想法。

    自己想什么,而且还不动声色,对方竟然一眼就看出来的,所以在对方的面前是不可能有任何秘密而言的。

    我对白龙王道:“我会很快把你的东西还给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保证我朋友的安全。”

    现在我不能有任何的心机。

    因为那个东西在我的手里面,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们还没有找到那个东西的秘密。

    既然没有作用的话,那不如把那个东西拿出来,用那个东西把自己朋友的性命保下来。

    先把这一步危机化解掉。

    所以我只能选择妥协,我要了一个电话,把电话打给了剃刀:“兄弟,你能不能带着香炉来泰国一趟?”

    听到我说了这样的话。

    剃刀在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之后,反问了一句:“如果我们把东西还回去,他们能够保证把你的朋友放走吗?”

    剃刀不愧是聪明之人,他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如果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我不会向他求救的,一旦我打电话向他求救的话,那情况一定是变得非常凶险了。

    他已经猜到我的敌人拿我最在乎的人来要挟我,所以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我才会拿出香炉来。

    希望能够保自己朋友一命。

    这是最艰难的一种选择,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了一下:“如果他们不把我朋友还回来,那我会灭了他们。”

    我在电话里面对剃刀所说的这个话,让其他人也听了过去。

    白龙王和神婆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其实他们也非常清楚,我的手段不是一般的,这个人只要说出口的话,那就一定能办到。

    除非把这个家伙弄死,否则的话这家伙就是一个后患,对于他们来说,就像一个定时**一样,随时悬挂在自己脑袋上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了。

    剃刀在电话那边听到这么说,一下子就来了信心:“好吧,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不少了,我马上带着东西,坐今晚上的班机过去。”

    放下电话之后,我转过头来看着白龙王和神婆。

    白龙王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小子口气不小,想要一锅把我们给端了是不是?”

    “如果你敢对我的朋友做什么手段的话,我会灭了你们这个组织。”

    我十分冷静的说出了这个话。

    可能在别人看来,这只是一句威胁的话,但是在自己看来,这是一个警告,如果对方不信守条件,那就不要怪他自己不客气。

    白龙王微笑着点了点头:“口气是不小,但是就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说完这句话之后,白龙王挥手对神婆说:“把圣使带走吧,他还有十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十个小时之后我见不到香炉,我会让他的朋友一个一个的死在他的面前。”

    我被神婆带了出来。

    离开酒店之后,再一次被这些人拉到了车上,神婆对我说:“你为什么当着白龙王的面来威胁他,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做很愚蠢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