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刘旭驾崩?

    暮色慢慢降临,乌云密布,眼见着一场暴雨将至。

    “马上要下雨了,我们去前面的客栈躲躲雨吧。”莫子玉说道。

    随后,莫子玉与司徒摘星还有秦逸,三人一道前去客栈内躲雨。

    “老板,三间客房,再上些酒菜。”司徒摘星留下一锭银子说道。

    小二很快就上来了酒菜,三人正在吃着,司徒摘星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这一晃又是一年过去了,明儿我得先离开了,我师父八十大寿,我得去看看他老人家了!”

    莫子玉笑道:“你还有师父,以前从未听你说起过啊!”

    “若是没有师父,我这一身的本领从何而来?”司徒摘星说道,“不过我这个人喜欢闯祸,那老头子怕我连累了他,不让我对外人说他是我的师父。老头子这些年一直很低调,我也走了那么多年了,是时候回去看看他,我现在也算是闯出些名堂,这盗帅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算是没有给他丢人!”

    这时候秦逸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莫子玉顺着他的眼色偏过头看了一眼,只见着刚刚进入客栈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多年未见的邱铭。

    他沧桑了许多,这些年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看到莫子玉三人,他明显也微微楞了一下,随后将目光转向了一边,并未上前打招呼,当做并不认识一般,坐到了另一桌上。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叛徒?”司徒摘星不屑的看了一眼邱铭,“瞧他的模样,这些年应该过得不怎么样,不知道有没有后悔当初背叛咱们。”

    “也不必这么说他,他当初也应该有不得已的原因吧,不过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就像现在这样,大家当陌生人也挺好的。”

    “算了,我也就是大人大量,不跟他计较就是了。”

    这个时候只见着掌柜的上前来,抱拳小声说道:“属下见过公主。”

    莫子玉微微挑眉笑道:“卿光阁的?”

    “是的。”掌柜笑道,“在这里见到公主实在是太好不过了,陛下让属下给公主传个话。”

    “什么话?”

    “公主跟属下前来就知道了。”

    莫子玉不疑有他,准备跟他走,这个时候司徒摘星与秦逸两人也想要起身。

    掌柜的有些为难的说道:“公主,事关机密,此事属下只能够跟公主一人说起。”

    “好吧。”莫子玉点头,又对秦逸与司徒摘星说道,“你们在此等我一下。”

    随后莫子玉起身,跟着掌柜的到了后面的院子。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莫子玉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那掌柜的忽然转过头盯着莫子玉,眼睛里面全是杀机,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瞬间便是朝着莫子玉的胸口刺了过去。

    莫子玉惊了一下,急忙退后了几步,想要往大堂赶去,但是这个时候背后却已经被两个小二拦住了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莫子玉喝道,“谁指使你们的!”

    没有人说话,只是眼神越发的冷厉,三人同时攻向了莫子玉,莫子玉脚尖轻点,飞身向上,躲过了三人的攻击,随后与三人缠斗在一起。

    数招过后,莫子玉躲过了一人受伤的匕首,将匕首刺入了一人的胸前,但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他根本没有死,而是将匕首拔了下来之后,继续朝着她攻去。

    外面大堂,司徒摘星与秦逸两人还未发现里面的异常,正在吃饭。

    这个时候,邱铭突然走到了他们的桌子旁。

    司徒摘星挑眉看着他,问道:“干嘛?”

    “她有危险。”邱铭说道,“方才那掌柜的根本不是真正的掌柜。”

    “不早说!”司徒摘星将筷子一扔,与秦逸两人直接冲进了后院内,果然见着三人正在围攻莫子玉。

    他们立即加入战斗之中,可是叫他们意外的是,这些人的武功不是顶顶厉害的,但是他们根本打不死!

    “都是些什么人啊!”司徒摘星骂道,“一剑刺入心脏都不死,我们是不是见鬼了?”

    莫子玉在刚刚的交手中发现了这些人手臂上的纹路,冷声道:“他们应该是犬戎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杀不死,我们小心为上。”

    “不错,我们就是犬戎人。”那假冒的掌柜的说道,“我们要为我们少主报仇!”

    “少主?”莫子玉略微冷一下,“拓跋余?”

    “正是!你们受死吧!”说着,他们再一次朝着莫子玉他们三人袭去。

    这些人的武功实在是太过怪异了,也不是铁布衫,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弱点是什么!

    这个时候,邱铭跑了过来,说道:“这些人都是药人,早就不是真正的人了,你们要小心,他们身上都是毒!”

    “那要怎么才能够杀死他们啊!”司徒摘星问道,“这些家伙实在是太恶心了!”

    “他们的弱点是……”就在邱铭要说话的时候,三人突然改变方向,朝着他攻了过来。

    邱铭退后两步应对着,急忙说道:“他们的弱点是风门穴!”

    “风门穴?”莫子玉眸子轻轻转了一下,随后将随身携带的银针朝着其中一人扔了过去,正刺入那人的风门穴,风门穴正是他的死穴!

    他人突然倒地,这个时候司徒摘星以极快的身法,上去便是又点了另一人的风门穴,那掌柜的见此情形便是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秦逸将他的去路拦住,与司徒摘星两人前后合击,也点了他的风门穴。

    三人倒地不能够再动弹。

    莫子玉看了一眼邱铭,说道:“多谢相救。”

    邱铭垂眸,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曾经答应过你要做你的保镖的。”

    “那个时候说是做我三年的保镖,三年时间早就已经过去了。”莫子玉说道,“不管如何,如果没有你出手相助,我们三人很难应付,多谢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危险的啊?”司徒摘星好奇的问道。

    “是啊,一开始我一点都没有怀疑。”莫子玉说道,“这里的确是卿光阁的一个据点。”

    “卿光阁遍布各地,多么恐怖的情报网,你觉得各国的皇帝真的会放任下去吗?”邱铭说道,“虽然卿光阁很隐秘,但是各个国家都相继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网,卿光阁再隐蔽也会被挖出来的,而这里不过是被监控之下的一处罢了。西魏一直有些动作,进来跟一些还残留在中原的犬戎勾结,此处便是他们想要对你下手的一个地方,我追查这件事情有些日子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故而一直在周围观察着。”

    莫子玉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想到卿光阁有朝一日会成为大家的眼中钉。”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国家之内有这么多的眼线的,自己国家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不是吗?”邱铭说道,“不过眼下三国签订了盟约,除了西魏,南楚跟北夏应该不会对卿光阁动手的,只是你们在西魏的据点,要多加小心了。”

    就在三人说话的时候,方才地上躺着的那假冒的掌柜突然一跃而起,朝着莫子玉便刺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却是见着邱铭一把将莫子玉推开,而那把匕首却是将他的胳膊划伤了,他反手将长剑刺去了此人的喉咙,司徒摘星与秦逸两人见状也是一左一右的夹击。总之弱点就是他身上的某个穴位,两人便是超准机会,逐个开始尝试。

    莫子玉开始检查邱铭的伤口,紧张的问道:“没事吧?”

    “应该死不了吧?”

    “你中毒了。”莫子玉说道,“这个毒不简单,别运功,我来解毒!”

    莫子玉开始为邱铭处理伤口,同时司徒摘星与秦逸两人也将那假冒掌柜的穴位找到了,那家伙总算是到底化作一具尸体了。

    “他怎么样了?”司徒摘星上前问道。

    “没有伤到要害。”莫子玉说道,“不过这毒很麻烦,我已经解了这毒药,不过可能会对你的左右产生一些影响。”

    “无妨。”邱铭倒是不怎么在意,“一只手而已。”

    他看着莫子玉微微一笑:“我也算是兑现了我的承诺了,我欠你,还清了。”

    莫子玉叹了口气:“我没有真正怪过你,我知道当初你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你今后打算做什么?”

    “有不少犬戎人还混迹在中原各国,我想要将这些人都找出来。”邱铭淡淡的笑了笑,“我不能够再做捕头了,不过还是可以行侠仗义的。我很高兴认识过你们,真心的!”

    司徒摘星坐在邱铭的身边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怪过你,不过现在都一笔勾销了。如果以后我们还能够再见面的话,我还是会跟你好好的喝上一杯的。”

    暴雨倾盘而下,四人坐在檐下躲雨,享受着此刻的宁静。

    那些恩怨,便是随风而去吧。

    翌日,司徒摘星辞行,前去给他的恩师祝寿,邱铭留了两日继续养伤,莫子玉与秦逸两人则是继续前行。

    不过却是受到了一个叫莫子玉分外吃惊的消息,刘旭驾崩。据说是因为在狩猎的时候,从马上摔了下来,然后不治而亡。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莫子玉只觉得脑子里面似炸开了一般,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怎么可能呢?他久经沙场怎么可能从马上摔下?北夏皇宫内那么多的名医,又怎么可能不治身亡呢?”莫子玉惊诧的说道,“这一定是假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我一定要搞清楚,一定要将其中的问题搞清楚!我要去北夏帝都,除非我亲眼看到刘旭的尸体,不然我是不会相信他死了。”

    虽然她知道,陛下驾崩,这个重大的消息必然是从官方发出来的,搞错的几率几乎没有,但是她还是想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一切都是假的,希望这不过是有人在跟她恶作剧!

    她随即赶往京城,不眠不休的赶了好几日路,总算回到了京城,不过回来之后的景象却是叫她心头一凉,百姓披麻戴孝,京城到处都是素缟。

    莫子玉随后去了皇宫,此刻皇宫的主人已经换了,刘昶清已经登基,成为了北夏新的帝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子玉入内之后急忙质问道,“你父皇,怎么会?怎么可能!”

    刘昶清穿着孝服,将手上的奏章放下,平静的看了莫子玉一眼,说道:“你来迟了,父皇已经走了。他在临终前只是想要见你一面,终究还是留了遗憾。”

    听到刘昶清亲口说起此事,莫子玉只觉得心中被人捅了一刀一般,可真疼啊,疼得好像不能够呼吸了一般。

    她的身子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咽了口唾沫,哽咽的问道:“告诉我,昶清,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父皇怎么可能就那么就死了呢!”

    “父皇的身体你应该知道的,多次受到重伤,早就不是以前了。数月之前,父皇就染病了,但是父皇一直不肯让御医好好的医治,导致身子越来越虚弱,这一次狩猎的时候体力不支,到底之后被马踢到了胸口,这才……”刘昶清叹了口气,“若是你没有一直拒绝父皇,如果你一直在父皇身边,为他医治,父皇肯定不会出事的。”

    “都怪我吗?”莫子玉退后了两步,捂住了胸口,“原来是我害死了他?”

    “朕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但是父皇的确是去了,你也想开一些吧。”刘昶清叹道。

    “你父皇现在在哪儿?我想要去看看他。”莫子玉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我还有很多的话想要跟他说。”

    “父皇一直下葬皇陵了。”刘昶清说道,“如果你想要跟父皇说话的话,朕会让人带你去的。”

    “多谢。”

    皇陵内。

    “姑娘,里面面上停放着陛下的棺木,奴才不方便入内,姑娘自己进去吧。”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莫子玉淡淡的说道。

    “是。”

    “倒是给你陪葬了不少的珍宝。”莫子玉看着陪葬的那些金银器还有珠宝古玩,苦笑了一下,“可是有什么用呢?”

    刘旭的棺木停在最里面室的正中央。莫子玉围着棺木走了一圈,轻轻的触摸着棺木,随后蹲了下来,捂着心口的位置,痛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就这么去了?你知不知道我还有很多的话想要跟你说?”莫子玉哭诉道,“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身后爱上你的,但是不知不觉间,我对你的爱越来越深。中间发生过很多的事情,我恨过你怨过你,但是从未停止爱过你。这些年我们聚少离多,我一直都在思念着你,从未有一日不曾想你。我知道我们可能不能够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活得好好儿的,让我好有个挂念,为什么你会丢下我就那么去了?”

    她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要是我早些回来就好了,我为什么要那么倔强?我如果早些回来,你或许就不会出事了,昶清说得对,是我害了你!你为什么不等等我?这些话我一直藏在心里面,你为什么不听听我的心里话再走?”

    “我现在听到啦!”一道声音传来,莫子珏浑身一僵,她急忙抬头朝着门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着刘旭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嘴角含着一抹得逞的笑意。

    莫子玉目瞪口呆。

    刘旭朝着莫子玉走了过去,笑问道:“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莫子玉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讶异的问道:“你没死?”

    “我没死。”刘旭笑了笑,“如果我不诈死怎么能够听到你的心里话呢?”

    莫子玉有一个巴掌扇了过去,骂道:“刘旭,你混蛋!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混蛋!”

    说着手上的巴掌便是胡乱的朝着刘旭打了过去,刘旭强行将莫子玉抱在了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要生气了,不要生气了,乖!”

    “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你混蛋!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吓死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差点想跟你一曲去了!”莫子玉在他的怀中委屈的哭了起来,“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刘旭轻轻的拍着莫子玉的背,“你打我吧,骂我吧。”

    莫子玉哭够了,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擦了擦眼泪,问道:“说吧,你为什么要开那么大的玩笑?好玩吗?”

    “什么叫玩笑?谁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刘旭笑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不是北夏的皇帝了。”

    莫子玉楞了一下。

    “你答应你哥哥不能会跟北夏的皇帝在一起,现在我已经不是北夏的皇帝了。”刘旭摊手笑了笑,“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

    “不是,你……”莫子玉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为了跟我在一起,连皇位都不要了?”

    刘旭与莫子玉并肩在地上坐着,他笑了笑:“这个皇位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想要过,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皇位应该是大哥的。如果三国签订了和平的盟约,我也没有什么其他担忧的事情了,现在昶清做的很好,他已经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皇帝了,所以我……”

    “所以你就诈死?”

    “当皇帝是可以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活,对于我来说,皇位与你,当然是你更加的重要。”刘旭笑了起来,“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连你也不要我,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这位好心的姑娘,你就行行好,收留我吧?”

    莫子玉噗嗤笑了出来:“你也太胡来了,原来这个世上真的还有人不要江山要美人的!”

    “不要江山是真。”刘旭抬起莫子玉的下巴,看着她哭成花猫的脸,“可有人说自己是美人的吗?”

    “讨厌!”莫子玉在刘旭的胸口锤了一下。

    刘旭夸赞的叫了一声:“好疼啊,你想要谋杀亲夫啊,你方才不是好说一直都爱着我吗?”

    莫子玉脸一红,偏过头去:“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刘旭从怀中拿出了一块手绢,给莫子玉轻轻的擦拭着:“玉儿,我们之间经历了太多了,也分别了太久了,以后我们不要再分开,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吧。”

    莫子玉垂眸,轻轻的点头。

    刘旭将她抱在怀中,叹道:“这一日,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两人出了皇陵,准备离开京城,今后他们便是相伴游历江湖。

    “我想要去看望一下父亲跟大哥。”莫子玉说道,“大哥成亲的时候我都没有回来,听说嫂子有了身孕,我正好前去看看。”

    莫子珏是在三个月之前成婚的,那个时候莫子玉正好在一个村子里面正好突发恶疾,许多人被感染,她不得不留下,走不开,故而也错过了大哥的婚期。

    据说,莫子珏回去之后,前来提亲的人快要踏破了莫府的门槛,京城里面思慕少将军的也不在少数。有翌日莫子珏出外游玩,突然有一个女子从天而降,恰好被他给接住了。原来这名少女为了想要一睹威名赫赫的少将军的模样,便是准备躲在树上,却不曾想脚下打滑摔了下来,不过这么一摔,却也摔进了少将军的心里,半年之后两人便成了亲。

    “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拜见一下岳父大人啊?”

    “你就不用去了,我怕你会吓到他们。”莫子玉说道,“父亲跟大哥一向以北夏为先,若是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做出诈死这么荒唐的事情,必然会怪我魅惑你的,你就不要现身了。”

    “怎么弄的我跟个奸夫似的?”刘旭不满的说道,“你先去吧,咱们在城门口汇合。”

    “好。”

    莫子玉整理了一下心情,随后快速去了莫府。

    如今知道刘旭没有死,而且两人之间的心结也已经解开了,故而她此刻的心情格外的轻松,越周围的人脸上的悲伤格格不入。

    入了莫府,莫子珏亲自前来迎接。

    “大哥成亲,小妹没有来参加,希望大哥不要怪罪啊!”莫子玉说道,“这是我为大哥准备的新婚礼物,算是给大哥赔罪了。”

    莫子珏将礼物收下,他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莫子玉,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陛下驾崩的确是很突然的事情,你也要想开一些。”

    莫子玉在想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装得伤心一点,如果一点不悲伤,是不是显得太没心没肺了?

    就在她踌躇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一道女子温柔的声音传来:“相公。”

    莫子玉抬眸望去,一个白衣女子缓缓而来,这女子谈不上绝色,倒是却也十分的可爱清丽,想必就是她的大嫂了。

    “熙儿。”莫子珏唤道,“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我的……义妹。”

    “嫂子。”莫子玉福了福身,“嫂子跟大哥大婚,未曾前来祝贺,希望嫂子不要怪罪。”

    “怎么会呢!”女子温柔的一笑,“我时常听相公提起你,听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对你一直很敬佩,很好奇,今日终于得见真颜,没有想到还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实在是太叫人意外了!站着做什么,快些里面去说话吧!”

    “大哥,我先去给父亲请安。”莫子玉浅笑道,“大嫂,失陪一下,我稍后再来跟你说说话儿!”

    随后莫子玉便是小跑着去见父亲,女子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愣:“小妹之前来过咱们这里吗?我瞧她的模样,对莫府好像十分的熟悉!”

    莫子珏笑了笑:“是啊,以前经常来,她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莫子玉一路小跑到了父亲的书房,整理了一下衣衫,敲门入内:“父亲,女儿回来看你了!”

    “玉儿!”莫晟高兴至极,“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自然是前来看望你老人家!”莫子玉上前亲密的挽着父亲的手臂,“父亲近来身体如何?女儿不孝,不能够在你膝下尽孝。”

    “你且放心,我的身体很好。”莫晟有些怜悯的看着莫子玉,“你是为了先帝的事情回来的吧?你跟先帝之间的事情,这一年多以来,我也陆陆续续听说了,孩子,节哀顺变。”

    这都是刘旭干的好事!

    莫子玉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下,随后说道:“其实这些年我已经将他忘得差不多了,所以现在知道噩耗,虽然伤感,去也不曾十分伤心,父亲不必为我担心!”

    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我方才来的时候看到大嫂了,大嫂美丽可爱,看上去也十分贤惠,与大哥感情也好,恭喜父亲得了一个好儿媳还马上要做爷爷了!”

    “你嫂子来了莫府之后,的确是让莫府热闹了起来。”莫晟说道,“她是个好姑娘,嫁给你哥,算是委屈她了。”

    “什么委屈,说得大哥很差似的。”莫子玉说道,“不过眼下瞧着父亲身体康健,大哥嫂子夫妻恩爱,我心里面也十分的开心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