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女生频道 > 吾惜君命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号

    “人死不能复生,姑娘不要太难过了,老夫这就去看芷儿。”天霸看到此情此景眼角的泪水也是不自觉的留下来了,这样的重逢,已经是天各一方了。

    兰颜惊恐的看着,冲过去抱着百灵,巨剑刺向了兰颜的后背,兰颜忙检查百灵,发现只她的衣服只是被自己的血染红了。

    屋子里面充满了一种叫做尴尬的东西,但是原本最该尴尬的大祭司倒是一本正经的走到了芷白的窗前,然后把芷白的手给拉起来。

    芷白的大脑瞬间空白了,这是什么和什么啊,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调戏一个人,会被反调戏的,下意思的她想要把手给拉回来。

    “呵呵,弟弟呀,我刚才刚次”她边说着然后看着贵妃求救,然而这个人嘴角带着xié è的笑,然后上下左右四处看,就装作没有看到她的求救。

    “刚次怎么了?”

    吐气如兰这个词本来不因该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但是现在对芷白的感觉就是,弟弟说话和她隔着一段距离,但是她感觉这话就是贴在她的脸上说的。

    “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怂了,彻底怂了,她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怂过,以前她芷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现在摆在了一个别自己小的男子手里的了。

    “哈哈,你也就这点能耐啊?”贵妃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看来某人也只是狐假虎威啊。

    “你打算怎么做?”这是兰颜问出来的话,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多么的躁动,他原本以为芷白是和云亦算是重归于好了,就算是云亦之前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看在芷白的份上,他灵族的这笔恩怨也就可以消了,可是现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芷白是想要报复云亦的!而且是用最残忍的方法,让这个男人失去所有的尊严!

    “就在大婚的那一天,你们来参与我的婚礼,然后要把这个婚礼办的特别的壮大,然后我要狠狠的羞辱这个男人!”

    “可是,要是他恼羞成怒了,那怎么办?”报复虽然很痛快,但是他们都担心要是云亦真的发火了,那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其实这个问题芷白自己也想过的,但是她想通了,恐怕云亦那厮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特别了,所以才会这么不要脸的把她的心晚回来,既然都是相互利用,那么她有什么里面有相信,云亦会为了利益,而伤害她呢?

    那是个强大的女人,它的幻毒在那个女人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所以说它才会一直留在这个地方,保护了这些当初被那个女人救了的人之外,还守护这那个女人留下来的东西。

    经过这么一番,它也算是知道了,芷白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所以它现在的任务也就变成了守护芷白了,那是恩人的女儿,它也算会报恩了,所以跟着芷白出现的人,它不认识的都会大量一番。

    听了刚才这个女人的话,不管是喜庆假意也好,好在是这个女人没有攻击直白的意思。

    贵妃也是回头看了一样这种不同寻常的兽,幻毒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可是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有的时候言多必失,她也只是朝着后面的人抱拳,然后告退了,她现在的事情也非常的多,不单单是要照看小帝君。

    最重要的及时要研究怎么破了丞相那个老匹夫的阵法,那老匹夫就仰仗着自己周围的阵法强大,任谁都攻打不进来,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十分的嚣张,现在就更加的过分了,明显就是一个丞相府而已,竟然敢肖向着要拿走帝国的江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了!

    兰颜愤怒的盯着巨剑:“你有什么资格伤害她!你只是剑灵,为何总是忤逆主人的意志!”

    兰颜所有的愤怒和不安都向剑灵发泄着,想用意志强行的将剑灵拉出来。

    “颜,快停下,你会受伤的,弑天剑的剑灵不必其他剑灵!停下!”芷白焦急的叫着魔怔了的兰颜。

    云亦拍拍芷白的肩膀,看向兰颜:“你感应到了吧又何必逼她。

    百灵看着兰颜抱着自己是尸身,那样绝望。

    兰颜千千万万族人的性命和自己的性命,这要如何选择?

    其实小兰啊,我想大声的告诉你,我不要那个躯壳了,毁了吧,毁了你就可以拯救灵族不幸的命运,我不在乎的,我只要站在你身边就足够了。

    小兰啊,你的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我都参与了,只是你不知道。

    看着天霸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慕夫人看着面前的坟地,像是一个没有筋骨了的人一般,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光看药瓶的造型她就知道这是上届丞相家的药瓶,但是她以为只是巧合,在她打开药丸的一瞬间那股熟悉的味道直接钻入了她的鼻孔,没错这就是丞相秘制的专门用来隐藏自己气息的东西!

    “这东西你是哪里得到的?!”慕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云亦,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当年的帝君和丞相的关系算不上好,所以帝君一般是不会带着这个东西来到这个界面的!

    就算是当年帝君带着这个东西来到了这里,然后把东西悄悄给了她的姐姐,到现在也是没有要晓得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药炼制的时间不算是很长,很新鲜!“是不是那个内奸从少将身上偷来的?”

    这是慕夫人想到的最有可能的。

    “不是!”

    听着云亦直接否认了,慕夫人直接从自己的凳子上面站了起来,然后看着云亦。“你快说这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

    “呜呜为什么?明显都是我做错了,你为什么还要惩罚自己?她是小帝君又如何,当初不是你舍命救她,她岂能活着,她就算是跪在你面前给你磕头,你都是受得起的。”慕夫人一边哭着,一边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

    好多杂草就要把坟堆给淹没了,她小心翼翼的把坟堆上面的草给拔了下来,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是她现在跪着一步步的给坟头上面的杂草清理了。

    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原本高高的石堆慢慢的向下活动了,已经有一些滚落在周围的草垛上面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