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女生频道 > 绝世月妃 >

原来我只是个累赘

    欺骗阿丑的事我确实做过,可那都是为了活着,只怪我现在**凡胎,周而复始的轮回之命让我感到厌烦。若非大哥送我的生辰礼物,或许我早就把家仇国恨全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或许我的记忆中只有他送我日月珠时的记忆,那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或者只有他一直在我身边,我就是快乐的。

    那日他将一颗黑而发亮的宝珠递到我面前,他说:“阿旌,你看!这是日月珠,也可唤作天涯海角。”

    我一把抓住珠子,将珠子全身上下打量一番后,问道:“大哥,这是给我的吗?”

    飞辔轻笑着说:“不给阿旌给谁,你靠近些,大哥帮你戴上。”

    我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五哥跟我讲过的雪山,便问他:“大哥,世上可有雪山?御凰哥哥说他亲眼见过。”

    那时问兄长之事,他还不曾相告便再也不归了。

    麒麟阁中,溟洛看向窗外东边升起的旭日,对我说:“又夏,你快看外面,今日艳阳高照,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走到窗前,将一只手掌放到眼前晃了晃,道:“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风无人扇而自动,水无人推而自流,草木无人种而自生。大哥,阿旌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你到底还活着吗?”

    语声中,我早已泪流不止,溟洛走到我身边问道:“又夏,你怎么哭了?我真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你不要哭啊!”

    我这一哭可把溟洛急坏了,他在一侧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回过头去笑着对他说:“九州山河,王侯事业,千里烽烟尘埃,是非成败,都如一局棋枰。”

    算起来这溟洛也是我王族中的哥哥,不晓得为什么我每回见他,都有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一个熟悉的亲人在你身边,那种久违的陪伴,好像重新回来了。

    没错,他身上有二哥天晷的影子。

    透过我的眼睛,溟洛仿佛看到身处蛮荒的我,还有二哥。

    那次我和二哥外出采药,我两头上虽说都带了斗笠,但外面下着大雨,衣裳也就被淋湿了。二哥见我的衣裳让雨水给浸湿了,他立即脱下自己的外衣递到我手上,我捋了捋额间的湿发,有几片残渣叶子混着泥沾了我一半的头发,看起来甚是狼狈。

    二哥见状,立即夺过我手上的衣裳,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你平素不最爱干净的吗?怎么今天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我抬眼间,眼泪不禁已经夺眶而出,见我眼睛红肿的厉害,二哥这才回过神来,他一个劲的道歉:“阿九,对不起,二哥不是故意的,你别哭呀。”

    我擦擦眼泪,撇笑着说:“二哥你说什么呢!我会是如此小气之人吗,再说…二哥你也没说我什么,不是吗?”

    二哥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那你为何哭呀?”

    我解释道:“那个…在山里采药的时候,我发现了好多红甘草,就采了些回来。在回来的路上我遇到山下的村民,村民大多都在议论扶桑君亲酿的药酒救了村中很多人,我跟他们说我是扶桑君的妹妹,所以村民就硬塞了半框的胡萝卜给我,一路回来我嘴馋就偷吃了两根,这不…就染上了眼疾。”

    “阿九呀!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胡萝卜和甘草都是忌食吗,分开食用都有一半的危险,你还一起吃,你这是吃着玩呢,还是不要命了!”

    见二哥又是责怪又是担心的模样,我打趣的对他说:“二哥,别骂我了,你看…我现在可是残疾人了,以后你可得经常来看我,陪我说话,还要陪我出去玩。”

    二哥闻言,立即丢下衣裳,一脸怒意道:“你说你…敢情是……,你故意伤害自己,原来就是想要粘着二哥?”

    二哥把脸转到一边去,我抬起手揉揉眼睛,眼泪居然一个劲的往外流,疼痛难忍,我却还是忍不住去抱住他,说:“对,我就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我不要被关起来,我是人,又不是牲口,父王为什么要关我,我在外面听说别人都是有娘疼的,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有关娘的事,二哥,娘呢?我们的娘去哪里了?”

    我发了疯的在二哥怀里哭诉着,他强忍着眼泪不往外流,可我说的那么煽情,他再听下去怎么受得了。于是他抓住我的手将我推开,冷声说:“天神怎么会有娘!父王为何会将你关起来,还不都是因为你是女儿身,身为焰族最勇猛的战士,怎么可以出现女孩,你是我们族人的耻辱,只会拖我们的后腿,若非你我之间有着血缘关系,你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将你关起来是对你最大的仁慈,阿九,知足吧!”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