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女生频道 > 彪悍农女病娇夫 >

222大结局

    住在自己的房子里,韩一楠觉得呼吸都要顺畅许多。

    因为早就知道是双生子,所有的东西都是准备的双份,儿子女儿都有准备。躺在床上,看着旁边两个小床上睡着了的两个小家伙,韩一楠也进入了梦乡。

    这几天轩辕玉晟没有休息好,莫小翠让他去休息,两个孩子和一楠有她和梁氏、王嬷嬷照顾。不舍的看了一眼媳妇儿,轩辕玉晟去了隔壁卧室。

    有了孩子,这个房子就更加热闹了。

    一家人围着两小只团团转,这两小只哭一起哭,饿一起饿,闹人也一起闹。最让人头疼的是,两个小家伙的觉睡反了,白天呼呼大睡,晚上精神特别好。不要睡在摇篮里,必须抱起来四处走才行。

    好在伺候的人多,不然真的很够呛。

    京城里听说生了一对龙凤胎,轩辕沅陵一高兴,赐了名字和封号,欢欢大名为轩辕卿久,赐柔嘉长公主。乐乐大名轩辕懿轩,赐永安王。

    父皇对孩子的期盼都在名字和封号中,韩一楠和轩辕玉晟解了圣旨,看看襁褓中的儿子,任重而道远啊!

    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越来越漂亮。

    每次王嬷嬷抱着欢欢的时候总是说,“哎呀,长公主的眉眼越来越像殿下了。”

    都说女儿肖父,轩辕玉晟也看出来了。有个长得像自己的女儿,很自豪。

    “我看乐乐长得像一楠,更英气。”莫小翠看看大外孙的眉眼,再看看一楠的,高兴的说道。

    第一胎,又是双生子,这个月子韩一楠足足做了四十五天。出月子,已经出了正月。

    青城郡通往京城的桥梁已经竣工通行,江对岸的官道已经修好,从青城郡到京城一条平坦的大路,再不用爬山涉险。

    再说老路,在挖隧道的时候挖出了煤矿,工部派人去勘测,哪里有大量的煤矿矿藏。无意中,发现了这么大的宝藏。

    满月后,韩一楠和轩辕玉晟带着双胞胎兄妹回了京城,

    终于见到自己的孙子孙女了,轩辕沅陵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高兴得不得了。一手抱一个,乐呵呵的,“哎呦,朕的大孙子,大孙女儿,终于回来了。”

    “哎呦,皇上你看,两个都像晟儿,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呢。”双生子,长得这么可爱,还是自家的,赵贵妃稀罕的不行,拿着拨浪鼓逗孩子。

    “草,抱抱。”已经两岁的玉瑶公主,有一年没看到嫂嫂了。人一回来,就搂住韩一楠,要她抱抱。

    韩一楠抱起玉瑶,“好,抱抱,今晚去晟王府好不好?”

    “好!”太高兴了,玉瑶公主给了韩一楠一个亲亲,让嫂嫂跟自己玩新玩具,办家家。

    那边皇上和贵妃逗弄孙子,已经忘了小女儿了。

    突然咕咕两声,乐乐尿了,还有一股臭气冒出来。紧跟着,欢欢也尿了,拉了。

    “呵呵呵,没事,给朕送财来了。”犹记得玉瑶公主小时候拉臭臭后,退避三舍的皇帝,这会儿开心笑,一点都不嫌弃。

    要不是两个孩子是韩一楠亲自喂奶,轩辕沅陵就把孩子留在宫中了。

    看出轩辕沅陵的想法,韩一楠接过孩子,赶紧出宫。玉瑶公主也跟着去了晟王府,变成了飞出笼子的小鸟。

    玉瑶公主洗漱好坐在大床上,一手戳戳两个小宝宝的小脸蛋,“草,弟弟,妹妹。”

    “不是弟弟妹妹。”在宫里的时候就叫弟弟妹妹,跟她说了两次,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是这么叫。

    韩一楠无奈的摇头,“小侄女儿,小侄子。欢欢,乐乐。”

    玉瑶公主咧嘴笑,“欢欢,乐乐。”

    “对,真乖。”韩一楠摸摸玉瑶公主的小脑袋,给她外套脱了盖上被子。“睡吧!”

    “嗯嗯~”

    把玉瑶哄睡着了,韩一楠把两个小家伙放到小床上,盖好被子。轩辕玉晟洗漱好从盥洗室出来了。

    看看大床上的妹妹,再看看大床旁边的两个小床,“媳妇儿,我睡哪儿啊?”

    韩一楠指着隔壁,“你去隔壁睡吧,一会儿王嬷嬷要睡旁边的软塌照顾孩子。”

    轩辕玉晟委屈,“我已经一个人睡了是一个月了,媳妇儿~”

    “乖啊,等孩子再大一点。”韩一楠上前拉着轩辕玉晟的手,给他披了意见厚衣裳,“去睡吧,做了一天的车也累了。”

    “好吧。”自从有了孩子,自己就失宠了。

    两孩子这睡觉的习惯,在满月之后被韩一楠给纠正过来,大人和孩子都能好好的休息。满月就会笑了,轩辕玉晟每日闲来无事,就带着玉瑶公主逗两个孩子笑。

    孩子满一百天,轩辕玉晟请宫里的画师,给两个孩子画了一幅肖像画,留作纪念。

    五个月的时候,学会了吐泡泡。逗他们的时候会咯咯的笑,欢欢在六个月的时候长出了两颗上门牙,整日的流口水。

    玉瑶拿了磨牙棒塞进小侄女儿的嘴里,“哟~,流口水~”

    嫌弃的小模样和哥哥一模一样。

    小家伙们可以吃些辅食,韩一楠用胡萝卜煮了磨碎加在米粉里给他们吃。玉瑶看着流口水,每次和嫂嫂一起喂饭,自己一勺,小侄女儿一勺。

    七个月,两个孩子会坐了。一开始坐不稳,坐一会儿,两个孩子扑通扑通都倒了,然后抓着对方的手,吃。

    八个月会爬了,韩一楠让玉瑶公主先示范一次,让两个小家伙学。两个小家伙肉嘟嘟的,爬不动。

    没办法,韩一楠只好将两个放在毯子上玩。

    轩辕玉晟进来,后面跟着大白小白。两只白蹲在毯子外面,歪着脑袋看两个小主子学爬,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学会,两只白着急了。

    大白扑通一声趴到,后腿蹬直,两只前爪努力往前爬,尾巴竖的高高的,边爬边有节奏的摇晃。

    玉瑶公主一看,高兴极了,学着大白的姿势开始跟着爬。

    小白也趴下,后腿蹬直前腿动力,晃动这尾巴往前爬。大白过来小白过去,玉瑶在中间插科打诨。

    欢欢兴奋的摆手,乐乐笑得咯咯咯,趴下去,学着大白的模样往前爬,小屁股上没有尾巴,跟着一扭一扭的。

    欢欢看弟弟爬走了,要去找弟弟,跟着弟弟的路线爬过去。

    卧室里,两只白、玉瑶和欢欢乐乐爬来爬去,乐乐高兴坏了,要去抓大白小白摇动的尾巴,欢欢就跟着弟弟身后,奋力的要赶上。

    韩一楠笑了,“没想到我没教会他们俩,大白小白倒是教会了。”

    “大白小白是好先生。”轩辕玉晟搂着媳妇儿,“媳妇儿,今晚给为夫搓搓背吧。”

    “好~”

    九个月,两个小家伙会站了,可是不稳。每次要倒的时候,大白和小白会第一个冲过去,用身体接住两个小主子。

    等到两个小家伙学习走路,大白和小白摇着尾巴在前面走,两个小的在后面开心的追。

    会走了,晟王府到处都让两个小的给逛完了。乐乐继承了韩一楠的性子,对什么都好奇,老鼠洞都要去掏一掏。欢欢就是个打酱油的,弟弟去哪她去哪儿。

    玉瑶公主来了晟王府,就更热闹了,三个孩子加两只白闹成一团。

    每次轩辕玉晟都乐呵呵的看着,晟王府再也不冷清了。

    满周岁,抓周。

    把两个放在一个大大的簸箕里,簸箕里扑了毯子,毯子上放了许多东西。有金银珠宝,首饰、书籍、bǐ shǒu和玩具等等。

    抓周还没开始,海公公急吼吼的来了,“晟王殿下,这是皇上送来的东西。”

    “谢父皇!”轩辕玉晟接过来一看,是父皇的做王爷时的印章。韩一楠冲他点点头,轩辕玉晟亲自把印章放了进去。

    两个小家伙一进去,就被琳琅满目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欢欢对金银珠宝和首饰一点都不感兴趣,拿了一本书,开始吃。韩一楠过去拿走书,“这个不能吃,是看的。”

    “嗯~”欢欢点点头,韩一楠又把书给她,结果接着吃。

    乐乐一开始拿了个玩具,玩了一下没什么兴趣,拆了。又拿了一个,看了看,拆了。在场的宾客觉得永安王有点小破坏,只有韩一楠和轩辕玉晟心中高兴,这么小就能拆玩具,将来作坊能在他手里发扬光大。

    拆完了所有玩具,欢欢朝金银珠宝和首饰过去了。把金银珠宝拦在怀里,首饰看了看,推给了欢欢。

    欢欢一看弟弟送自己东西,高兴的收了。顺手拿了那枚印章,啪的一声,给乐乐脑门上印了个红红的印子。

    这下力气可不小,大家都以为乐乐要哭了。谁知他咯咯咯的笑起来,拿过欢欢手里印章,霸气十足的在欢欢的书上印了个印子。

    两人一起咯咯咯笑不停,紧接着,两人轮换着给对方盖章,一脸都给盖满了。结束的时候,乐乐连同那把bǐ shǒu也拿走了。自己拿不下,“娘~乌璐乌璐哇。”

    欢欢也跟着爬出来,拉着韩一楠的衣袖,“娘~乌璐乌璐哇~”

    “好,娘给你们装起来。”韩一楠让香露拿出一个大大的锦盒,给两个小家伙把所有的东西都装了起来。

    轩辕玉晟笑着道,“不愧是本王的儿女,一点不贪心。”

    是不贪心,霸气的包圆。

    在两个小家伙周岁的这年春天,金仓江大桥修建完工。竣工这一天,轩辕沅陵亲自到场,剪彩,放鞭炮。

    这一天,金仓江沿岸人山人海,江中,客轮货轮都挂着彩旗庆祝。有多少人特意在这一天赶到京城,见证这一盛况。

    踏上金仓江大桥,轩辕沅陵看向两岸,激动的道,“这桥终于建成了,天堑变通途啊!”

    轩辕玉晟和韩一楠站在他的身边,这是自己参加建设的最长最宽最高的桥,很自豪。轩辕玉晟道,“父皇,大秦会是最强国。”

    “好!”轩辕沅陵站在桥上,能清楚的看到桃花岛下的观音像和山顶的卧佛。明月新城也尽收眼底,两年的时间,明月新城又发生了变化。作坊增加了,居民区扩大,那边正在建设的是陆路运输站。

    等皇帝和官员离开,才分批让来观赏的百姓上桥。

    第二天,桃花谷开业,真是接待游客。按照桃花岛能容纳的游客数量,每天限量销售入岛的门票。来游玩的游客众多,桃花岛开通预售一个月内的门票,依旧一票难求。

    这年秋天,范俊毅的祖母母亲亲自到了五峡镇,为儿子提亲。自从那次被韩碧萱嫌弃太老,范俊毅就开始消沉,有点自暴自弃,也从莫家沟搬回医馆宿舍居住。

    那一刻,韩碧萱才知道,这个平时自己厌烦的人,其实早就住进了自己的心里。韩碧萱跟着韩一楠这些年,也养成了敢爱敢恨的性格。

    跑到医馆找到范俊毅,“你怎么不回莫家沟了?”

    “住在宿舍上下班比较方便。”范俊毅看向韩碧萱,几个月不见,她越来越漂亮了。

    这一看就有些失神,韩碧萱迎上他的眼睛,“你喜欢我,对不对?”

    “我”范俊毅没想到韩碧萱这么直白的问自己,心跳得太快。

    “我不介意年龄。”

    “啊?”范俊毅头晕乎乎了。

    “笨蛋,我喜欢你。”说完,韩碧萱走了。

    看着呆愣楞站在原地的范俊毅,萧何从内室走出来,推了他一把,“二傻子,还不赶紧去追,不然媳妇儿可就飞走了。”

    三两下脱了医馆的衣裳,范俊毅跑得飞快,“碧萱,等等我”

    莫青婷等了两年,终于等来了她爱慕的人来提亲,王大儒亲自上门给自家大孙子提亲,结成了两家秦晋之好。

    两个孩子一周岁之后,韩一楠和轩辕玉晟带着孩子在京城住半年,在五峡镇住半年。每次开会、研究新产品都把两个孩子带在身边,安排好作息时间,最大可能的陪着孩子。

    七岁后,乐乐在京城的半年每日都要进宫,跟着皇爷爷学习。欢欢从小就比较老成,七岁的时候已经帮着父母管理作坊。

    乐乐任务重,学的东西多。他聪明好学,继承了父母的好记性,过目不忘。在儿子女儿十八岁的时候,一家四口共同努力,终于研究出来了第一辆骑车,圆了韩一楠的梦想。

    建立了第一个水电站和风力发电站,大秦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成了这片大陆的最强国。

    在乐乐二十二岁的时候,年近古稀的轩辕沅陵禅位,自己带着赵贵妃和玉瑶公主出了宫,住进了明月新城的别墅里。

    等两个孩子独当一面,作坊有欢欢,朝廷有乐乐,轩辕玉晟和韩一楠便长住在了莫家沟。韩一楠有操起了她的老本行,养猪。

    这天,轩辕玉晟拎了一桶水过来喂猪,问旁边的韩一楠,“媳妇儿,话说当初你真的是被为夫的美色所迷才救了为夫吗?”

    脸上已经长出皱纹的韩一楠看着他笑,“我实话你会不会生气?”

    “不会!”轩辕玉晟摇头,“媳妇儿说什么为夫都不生气。”

    笑了笑,韩一楠指着猪圈里的猪,“你看猪向你讨食的时候,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和你当时的模样,是不是很像?”

    “我当时看到你,就想到这个。”韩一楠没发现旁边的轩辕玉晟笑容没有了,“你的眼睛就跟它们一样,想要我救,那么直白。人的眼睛不会说谎,有这么纯净的一双眼睛,这个人肯定也纯净。

    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跟别人绕弯子,就喜欢纯粹。所以,我便救了你。”

    一转身,哪里还有轩辕玉晟。

    哎,这个人,说好了不生气的。

    韩一楠赶紧去追,回到屋内,就见他拿了箱子在装衣裳,“怎么了,不是说不生气吗?”

    “哼,为夫不是猪。”

    “我只是打个比喻,说你纯粹。”韩一楠赶紧解释。

    “哼,就是说我傻呗。”

    这家伙拧脾气有上来了,自从有了两孩子,他就有了这拧脾气,每次哄哄就好了。韩一楠拉拉他的手,“没有,真没有。”

    轩辕玉晟收拾好衣裳,拎着箱子往外走,“哼,我要离家出走!”

    哎呦,小样儿。韩一楠脾气也来了,“门在哪儿,慢走不送。”

    哎呀,哄了这么多年,今天不哄自己了。轩辕玉晟拎着箱子走了,边走还边回头。路上遇到胡子头发花白的韩友力。

    韩友力拄着拐杖看女婿拎着箱子,“玉晟是要和一楠回京城去啊?”

    “岳父,我回盛景名都。”

    “哦,一个人回京都。”韩友力耳背,还特别会圆话。目送轩辕玉晟离开,韩友力去找韩一楠,“一楠啊,玉晟怎么一个人回京城,赶紧去追回来。小夫妻不能一点矛盾就分开,伤感情。”

    还真回京城啊?

    韩一楠赶忙追上去。

    轩辕玉晟拖着箱子往前走,一路上遇到不少认识的人打招呼。不一会儿,走到小树林,迎面走过来三个人。

    二十多年没见了,三个混混改邪归正也变老了。可是轩辕玉晟依旧一眼就认出来了,看到三个人,扔了箱子撒丫子往回跑。

    正巧遇上来找人的韩一楠,抱住韩一楠的腰,轩辕玉晟可怜兮兮的道,“媳妇儿,为夫又被打劫了。”

    “乖,我疼你!”

    ***

    一生很长,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共渡一生,是最幸福的事情。愿小仙女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快乐幸福安康!

    ------题外话------

    此文完结,谢谢一直支持微雨的小仙女们,么么哒!1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