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零七章 苏醒

    震撼的一瞬间,一道剑光已至。

    “啊……”惨号声刺耳,人影从中间疾冲而过,两面的黑影向两侧倒,顷刻间,留下的黑衣人就应声跌下,只余下两个。

    去而复返的苏子籍冷笑望着:“想走?把命给我留下!”

    “大人,有人逃了,追不追?”奚巡检眼都红了,坝炸了,在场的人都有责任,而自己负责巡查,责任更重,眼见着炸坝的人逃去,急急问着,心中却是震惊,不想平时文雅的府丞,却有这样的武功。

    “追,你立刻派人追上去,并且联系着所到之处的捕快、弓兵、民兵,务必要组成天罗地网。”

    “我倒不信,这些人能飞出去。”

    苏子籍抹了一把脸,冷声说着:“余下的人,跟我抢险救人要紧!吩咐下去,所有差役都立刻到河坝,组织民工,给我连夜把这些窟窿堵住!”

    不提奚巡检应命而去,顺便拿了两个黑衣人,也不去听几个人叫苦“大人,这已经炸开了,根本堵不住啊!这里危险,还是先撤吧”,苏子籍就要过去查看河坝被毁的情况。

    “苏先生!”有人在这时拦住了自己,一看,却是一个穿着蓑衣,把面孔都遮挡住的人。

    周围几个亲兵这时拔刀出鞘,大喝:“谁,立刻站住,把蓑衣脱了。”

    苏子籍定睛看去,就是一怔:“是你?”

    先前苏子籍并没有认出贝女,因他到了时,示警贝女已幻化出蓑衣,遮挡了有别于人类的容貌。

    此刻这个拔刀相助的“江湖人”走得近开了口,才被苏子籍认出,一挥手:“你们退开些,我和她说话。”

    亲兵有些迟疑退开,贝女急急上去,就压低了声音,第一句就是:“苏先生,姬君渡劫,且出现了困境。”

    “什么?”苏子籍不由头疼,这事怎么凑在一起了?

    “现在,只有同样修炼过蟠龙心法的您,可入梦相助姬君,为她守正僻邪,驱散试图谋逆的小妖。”

    “旁人如我,因是妖族,纵想要相助,此时也无法靠近姬君。”见苏子籍沉吟,她咬了下唇,将龙女瞒着苏子籍的原因说了出来。

    “姬君其实也知自己这一次渡劫危险,更知苏先生您可相助她渡过此劫,但因您在凡世也十分繁忙,亦是紧要关头,她不敢也不忍劳烦苏先生您,这才隐瞒了此事。”

    “是我不忍姬君渡劫失败,特来禀告您这件事,还请苏先生您能施以援手!若渡劫失败,姬君怕是会有性命之忧!”

    苏子籍顿时觉得十分为难。

    一方面,对龙女隐瞒自己的事,他是又气又感动,毕竟她虽然瞒了这样的大事,可也的确是为了他好。

    但另一方面,此时也正是顺安府危急之时,龙女情况紧急,可这里同样情况紧急,需要有人坐镇后方。

    就在他迟疑该怎么选择时,大雨中,有人飞奔而来。

    “报!大人,祁知府醒了!已带着人过来了!”

    “什么?”苏子籍这次真的震惊了,本来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祁弘新,在这节骨眼上醒了?

    半个时辰前顺安府府衙后院

    紧闭着的门窗外闷雷声时不时响着,大雨将至,天空黑沉仿佛能拧出水,呼呼的风,吹得外面的树疯狂摇摆。唯有房间内,虽是油灯昏暗,但有着一种别样的寂静。

    卧房的榻上,紧闭着双眸的干瘦男子,这时忽然胸口一阵剧烈震动,随后咳嗽了起来。

    一直守着丈夫,此时才用手支着下巴打瞌睡的周夫人,猛被这剧烈咳嗽声惊醒,忙起身过去,扶起祁弘新,外面丫鬟同时进来,捧了痰盂,让祁弘新俯下身,咯出了堵塞着呼吸的浓痰。

    痰中带血,看着这刺眼的血红,周夫人心里就是一揪。

    正要扶着一直昏沉着的祁弘新重新躺下,忽然听到靠在自己肩上的人,轻轻唤了一声:“夫人……”

    “老爷,你醒了?!”丈夫突然醒转,实在是巨大的惊喜,让周夫人憔悴的脸上也迸现出光彩。

    她望着丈夫消瘦干黄的脸,心里酸涩,还要勉强露出笑容,柔声问:“你饿不饿?渴不渴?要不要吃点东西?”

    这段时间,祁弘新每天大多用参汤肉羹维持,现在醒来,能吃些米粥,总要好过肚中无食。

    祁弘新望着自己的夫人,见她比前段时间又瘦了,此刻用这样殷切祈求的目光望着自己,虽并不饿,可还是点了下头:“好啊,那就有劳夫人了。”

    “快!将温着的粥盛一碗过来!”这时,儿子也赶了过来,周夫人也不支使别人了,直接让儿子去盛粥。

    祁简俊哎了一声,挑帘跑了出去,片刻就捧着一碗热粥重新进来了。

    这位小公子这段时间也是着实体会了一把人情冷暖,祁弘新安静看着他忙前忙后,成熟了不少,心里多少有些欣慰,可更多亦是自责。

    周夫人不假手他人,从儿子手里接过碗,就亲自给祁弘新喂饭,见他吃了小半碗热粥,额头冒汗,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心里一颗大石头落地。

    这时,外面又是几声闷雷,随着咔的一道极亮的闪电,大雨倾盆而至。

    “这是……下雨了?”祁弘新冲着夫人摇了摇头,不想再吃了,望着窗外摇晃着的树影,问着。

    听着这闷雷,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当日苏子籍的提醒。

    事情居然真的如苏子籍所说,哎,当日果然是自己太过偏执了。

    祁简俊从周夫人手里接过了碗,放到了不远处,见母亲没有开口说话,父亲也望着窗外发呆,他到底还年轻,一个没忍住,就嘴快地说:“是啊,爹,这雨怕是要连着下几天。”

    又趴在窗缝往外看去,惊叹:“好大的雷雨!”

    说话间,又是轰隆几声巨响。

    下意识就是一慌的祁弘新,被周夫人一把扶住了,拦住了他挣扎往下走的动作,无奈提醒:“老爷,您是不是忘了?咱们顺安府刚刚才修筑完了河坝,就是连下暴雨,也可无惧。”

    被周夫人顺势瞪了一眼的祁简俊,这次反应挺快,接着话:“是啊,爹,您啊,就好好地养着你的身体吧!”

    “怕是您还不知道,府里传言,说朝廷可是要给您加封官职了,您啊,只要养好身体,说不得以后还能做个宰相!到时也可以说是苦尽甘来了!”

    “休要胡说!咳咳!什么宰相不宰相……”被儿子这么一打岔,祁弘新瞪了过去,可没教育几句,又咳嗽了起来,周夫人忙轻轻拍打着后背。

    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