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乡村神医 >

第1540章 群魔乱舞

    三个测绘人员见有人走过来,便放下手里的活,直起腰打量张凡和巩梦书。

    他们的眼色里,都含着警惕。

    他们最怕的是当地人来打听动迁信息,更怕被当地不想动迁的人暴打。

    因此,张凡和巩梦书走近时,几个测绘员不自觉地聚到了一起,做出准备打架的样子。

    张凡招了招手,很和善地道:“几位好!”

    “啥事?要问动迁?”

    张凡道:“没大事儿,我们俩不是当地人,和动迁没关系,只是路过这里,随便过来看看。”

    三个测绘员神色稍显和缓,但仍然不失警惕:“你们想做什么?”

    巩梦书掏出烟,给三个人敬烟。

    有两个人接过了香烟,另外一个把香烟一推,不客气地道:“有话直说!用不着这个。”

    看这情景,对方警惕性极高,想套他们的话,根本没用,张凡只好直接把话问出来:“几位,请问你们测绘……要在这建什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又不是本地人。”一个测绘员冷冷地道。

    “没事,就是闲着没事问问。”张凡苍白无力地道。

    “我们也不太清楚具体要建什么,我们是测绘所的,人家花钱雇我们测绘,我们只管拿钱,不管闲事。”一个人冷冷地道。

    另一个人接着说:“即使我们知道点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规矩!在土地上建什么,这是商业机密,我们测绘部门不会说出去的。”

    “就是嘛,你们俩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村民雇你们来打听消息的?请你们死了这份心吧。”

    三个测绘员,你一言,我一语,连讥讽带打击,把张凡和巩梦书弄得没鼻子没脸。

    不过,张凡不想打这些人。

    他们遵守自己的职业规矩,无可厚非,不但不应该打他们,而且应该尊重他们!毕竟,人家凭什么告诉你实话?你跟人家沾亲还是带故?

    不沾亲,不带故,那就只有出钱来买信息嘛。

    张凡从提包里抽出一叠钱,递过去,道:“这点小意思,三位分了吧。”

    咦?

    一万?

    出手好大方!

    三个测绘员的眼睛发亮了。

    他们的工资一个月也不过三千五千的,眼下有人直接出一万块钱!

    抹地!

    不拿白不拿。

    不管干什么,最终目的不就是为了钱吗?

    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把钱收了,笑道:“两位师傅,有什么话问?我们知道的,会如实告诉你们。但你们要保证替我们保密啊!”

    “这块地,要在上面建什么?”张凡郑重地问。

    一个测绘员挠了挠头,看了两个同伴一眼,那样子好像有大秘密不舍得露出来的样子。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会功夫,似乎在眼神里取得了一致意见。

    领头的测绘员耸了耸肩:“既然拿了你的钱,我们就透露个真实消息给你:甲方要在这建一个人工湖,在湖里养鱼,周围盖仿农式宾馆,搞个休闲垂钓项目。”

    “对,是休闲项目。”另一个测绘员附和道。

    “先生,我看你们俩人不像是本地农民,是不是要在前面的小区买房呀?这几天,有好几伙要买房的人过来问我们同样的问题。我跟你说实话,先生,要买小区的房,就赶紧下手吧,晚了就升值了。你想想,旅游休闲项目一上马,以后,这一片儿的房地产不都跟着增值吗?!”一个测绘员很“生动”地说着。

    咦?

    张凡内心一惊。

    休闲项目……

    如果是休闲娱乐场所,那么对于小区楼价是有所促进的呀!

    可是,为什么鬼星骰却发出警告?

    “真的?”张凡皱眉问。

    “真的。先生出手这么大方,我们凭什么撒谎?真是人工湖项目,方案规划我们已经看过,我们现在就是根据规划,进行施工前的测绘工作。”

    不得不承认,这三个人说得绘声绘色,很逼真。一般人听了,都会相信他们说的是真话。

    但张凡不信。他看了看巩梦书。

    巩梦书跟张凡一样,对这三个人的话,半信半疑,而且疑点比信点多!

    不过,看眼下的情形,再追问也没有可能得到进一步的信息了。

    巩梦书明智地朝张凡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们走吧,别耽误了人家测绘工作!”

    张凡跟巩梦书走了几步,回头对三个人道:“你们拿了我的钱,如果糊弄我,可别怪我不客气!”

    “哪能呢,哪能呢!”三个人齐声道。

    张凡和巩梦书在田埂上走着,走了几十米,来到洼地的中心。

    这里,地势最低,因此积了一个小湖,面积大约有几百平方米,微风吹在水面上,荡起一片片水纹。

    张凡舒了一口气,睁开神识瞳,向水面望去!

    这一望,把他吓了一跳,不禁低声惊叫:

    “不好!”

    巩梦书扭头,看见张凡眼里放出紧张神色,死死地盯着水面,像是大白天见鬼。

    巩梦书有些担忧,拉住张凡胳膊,小声问:“小凡,什么情况?”

    “巩叔,情况不对呀!”

    “怎么?你快说!”

    “我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巩梦书一惊:“鬼?”

    张凡用手指在嘴上挡了一下,嘘了口气:“小声!它们在嬉戏!”

    “在哪?我怎么看不见?”巩梦书问。

    张凡笑了:“你要是看见了,那不是大白天撞鬼?我已经看见了,水面上,十几条鬼,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在水面上跳舞呢!”

    “啊?”巩梦书惊叫。

    “抹地,哪来这么多鬼?”张凡疑惑地说着,扭头向四下里张望一下。

    “你找什么?”

    “我在找坟地!这附近是不是有墓群?”

    二人睁大眼睛,向四处望去。

    可是,一览无余的是,这附近根本没有墓地!

    大片的农田,而且是收过庄稼后的空荡荡的农田,只有一片片半尺长的玉米楂子,在垅头上排着,像是天兵布下的竹签阵,等着找死的人来落网!

    偶尔,能看见几棵树。

    但树下不是坟墓,而是冒着炊烟的农家。

    “没有吧!根本没有坟墓。”巩梦书道。

    张凡神色凝固,思忖地道:“没有墓群,哪来这么多鬼?”

    若是换作别人,肯定会以为张凡胡说。

    但巩梦书坚信张凡的判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