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乡村神医 >

第2004章 找冤大头

    张凡和美娘相携进到屋子里。

    这里是美娘的办公室。

    收拾得跟闺房似的,相当温馨,像它的主人一样,很有女人味。

    美娘拉着张凡,来到桌前,让张凡坐下,然后双手端来一杯温茶,轻轻放在他面前,“一路开车,渴了吧。喝,这是我给你泡的峰顶冬茶,里面加了山枣儿,味道很好。”

    说完,挨着他坐下,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张凡没有喝,却已经闻见了茶香,还有一缕野果的清香,这清香之中,更夹杂着近距离坐着的她身上散出来的香气。

    怪不得茶馆要有茶艺表演:有美女在场,茶的味道都不同。

    张凡深深地嗅了嗅,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好茶好味,人也好。”

    美娘微笑着,伸手拍了他一下,嗔道:“喝你的吧,喝茶也堵不住你的嘴?”

    张凡与她对视一眼,感到美娘今天格外漂亮,不但精细地化发妆,而且眼里那火辣辣的目光,更是无与伦比地能让男人深陷其中不愿自拔,至死方休。

    女人的目光厉害。

    即使丑女,有了这种深情目光,也会显得美丽万丈。

    何况美娘这种标准乡土风的美女呢。

    张凡看得有些发呆,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美娘似乎害羞,轻轻推了他一下:“光看!有什么可看的,一个又丑又脏的农村女人。”

    张凡一笑。

    一路开车,正好口渴了。

    低头大大地喝了一口。

    一阵清香,透彻全身。

    温润如玉,香馥如花,真是好茶。

    “美娘,好茶,真是好茶。”张凡由衷地赞叹道。

    “喜欢?”

    “当然喜欢。”

    “你走时,我给你带上一包,回家让你老婆给你泡,那就更好喝了。”美娘道。

    “这个味道最好。换个人泡茶,恐怕就不是这个口味了。只有美娘才能泡出这山野风的茶。”

    “巧嘴!”美娘含羞一笑,伸出手来拧了张凡一下,“你的女人一定不少。就为了你这张嘴,能把人心都说化了。”

    “你是骂我花言巧语吧。”

    “我哪敢骂你。惹你生气了,甩了我不管,我生不如死了。”

    “咦?”美娘的话,令张凡心中一震。

    她为什么忽然提到死字?

    “美娘,你……好像有什么事?”

    美娘眼睛眨了一眨,两颗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哭了?”张凡一惊,忙把茶杯放下,一把揽住美娘,“发生什么事了?”

    美娘嘴角抽搐着,哀怨地看着张凡,过了许久,忽然转过身,撩起衣服,把后背亮出来。

    即使是从医生的眼光,从中医妇科医生的角度来观察,眼前的情景也是罕见的!

    “啊?”

    张凡大吃一惊,脸色大变。

    只见美娘的后背上有一道一道的伤痕。

    一看,就知道是抽打的。

    而且,可以判断出是先把人绑起来,失去活动能力,然后从容抽打的。

    因为,那些伤痕的走向是一致的,平行的,可见美娘挨打时没有因疼痛而翻滚挣扎,一定是被绑得紧紧地,像古代受刑那样被打的。

    这么好的肌肤……美娘身体健康,因此肌肤极为润滑,因为并不在田里干活,所以未经曝晒,白晰如玉,现在竟然在上面有这么多的伤,对比相当明显,更显得打人之人残忍无比。

    就像在一块绝世美玉上乱砸乱刻一通。

    伤痕太多了。

    一道挨着一道。

    互相叠加着……

    有些结疤了,有些渗着血丝,有的结疤之后又掉了,留下了粉白色没长出新皮的凹坑……可以说,整个后背的情景完全是“不堪入目”!

    “这是怎么了?”

    张凡声音有些颤抖,在颤抖之中杀机顿起。

    其实他不用问,当然是老槐打的。

    老槐……你敢打美娘?

    这说明你不了解我张凡的性格。

    动我女人的人,必死。

    张凡脸上渐渐地由惊愕变成冷森森的笑意,看来起来相当可怖。

    一个在心里把仇家判了死刑的人,脸色应该都是这样。

    “怎么了?还用问吗?”美娘怒嗔道。

    “是老槐打的?”

    “不是他打的难道是狼抓的、狗啃的?”

    “这……新伤旧伤……打了你几回?为什么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美娘把衣服往下一拉,盖住后背,脸上哭着、冷笑着,“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女人都快被人给欺负死了,你却躲在京城吃喝玩乐!你要是不把我当回事,你当初别要我呀!你不分清红皂白,便要了人家的身子,把人家的心给偷去,然后你一转身走开,让人家在这里受洋罪……呜呜……”

    这番控诉,犹如猛搧张凡嘴巴,字字都*他心中。

    “美娘,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要真是的话,我还能回来?”

    张凡苍白地解释着。

    他的解释,当然没有半点说服力。

    美娘提高声音,怒嗔道:“你回来?你回来干什么?还不是要买玉石?还是不在城里吃腻了山珍海味,到这里里尝尝山菜?”

    这一句,更是有如重磅炮弹,炸得张凡魂飞魄散,无地自容了。

    “美娘,你不是山菜!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一个备胎,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想想,我业务那么多,京城离这里又远……”

    美娘泪眼冷峻,“别跟我解释好不?我不想听!你要是知道我心里有多恶心,你肯定会马上走开!”

    “美娘!”张凡拉了拉她的手。

    “别碰我!”美娘把张凡的手甩开,“我不是你的女人!我这个人就是自讨没趣,自视过高,自以为找个男人当靠山,满心指望着从此不再被老槐欺负,结果找了个窝囊废,缩头乌龟,一个负心汉……我死了算了!”

    美娘说完,猛地一扭身,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抓起一支裁纸刀,向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刺去。

    张凡手疾眼快,挥手把刀打掉!

    一揽,将美娘重新收入怀中,摁住道:“美娘,你别冲动!”

    “不要碰我!让我去死!呜……”美娘委屈地大哭起来。

    “美娘,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不是我的女人便罢,只要是我的女人,我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美娘,都是我的错,我以为以后可以慢慢想办法,让你和老槐分手,然后把你弄到京城去……没想到出了这事……很疼吧?”

    这番真情话语,美娘听了心里受用,不再挣扎,顺从地伏在他怀里,把带着泪水的脸在他脸上蹭着,小声哭泣。

    张凡慢慢抚慰一阵,等美娘不哭了,才把她松开。

    然后从怀里拿出天极无量珠。

    “来,我给你把伤治一治。”

    “治什么治!不治!就让它那样吧,反正我也是毁容了,你看了心里早就开始讨厌我了,以后也不会要我了,还治什么治!”美娘娇嗔道,把身子退后一步。

    “不治,会发炎,会得败血症!到时候你真死了,叫我到哪里去找第二个美娘?”张凡吓唬道。

    美娘一听,眼里出现一丝亮色:“你说什么?”

    “我是说,世界上没有第二个美娘了!”

    “你是说,在你眼里,我是唯一的?不是备胎?”

    “你当然不是,绝对不是。”

    美娘脸上一红,忍住怒放的心花,转过身去,轻轻把衣服撩了上去,重新露出背上的伤痕。

    “你伏在桌子上。”张凡伸手轻轻一拉,拉她到桌子旁边。

    美娘顺从地把上身伏在桌子上,双肘支住身体,小声气喘地道:“人家有点冷,你别*啊!”

    “很快的。我用一个特殊仪器……”

    说着,把天极无量珠捏在两指之间,然后小妙手上下飞舞,天极无量珠在伤痕上掠过,有如一个熟练的瓦工大匠,泥抹子所到之处,墙面光滑平整,那些伤痕纷纷消失……

    天极无量珠治疗伤痕相当有效,像这种将癒未癒的伤疤,在天极无量珠的摩擦之下,从来都是化腐朽为神奇。

    好在这些伤疤都是皮肉伤,没有先天痣那种皮里肉外的黑色,所以,只需要“平整”一次,就可以不留痕迹。

    半个小时过后,美娘身上的伤疤全都消失了,代之一正常的肌肤,看不出有一点痕迹。

    “好了。”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道,“可以站起来,去镜子前照一照,可以说是旧貌换新颜了!伤疤姐重新变成美丽妞!”

    美娘伸手在后背上摸了摸,果然没事了。

    她惊奇地瞥了张凡一眼,小声嘟囔:“难不成你真有两把刷子?”

    张凡笑着,走过去拿来一面镜子。

    美娘冲着窗户的阳光,对着镜子。

    当她看到重新恢复的皮肤时,脸上终于挂着泪珠乐了。

    “你真行!”美娘放下镜子,一边穿衣服,一边娇嗔道。

    “老槐太狠了。”张凡帮美娘一颗一颗系上扣子。

    “你打算怎么办?”美娘抹掉眼泪。

    “你说呢?”

    “依我说,你还是回京城去吧,给老槐腾空子,让他再打我一次……反正你能把我治好……”美娘酸酸地说,眼里露出哀怨和深情的复杂目光。

    “别扯了!你和老槐这样下去不行!早晚你会被他打死。我这回不解决这个问题,绝不回京。”1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