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修真小说 > 宋辽英雄野史 >

第272章 黄知州初遇强敌,五百卒始有危殆

    听到黄知州如此言辞,这贼寨众人顿时一片哗然,纷纷大骂黄知州不懂江湖规矩,诸贼的士气竟然较前一片振奋,一时之间将杀到寨前的五百士卒都打退了。

    对于此种情况,黄知州真是一头雾水。他身为一名文官,于排兵布阵都是按照兵法生搬硬套的,哪里会晓得这些贼人口中所谓的‘江湖规矩’?只是眼见自己率领的士卒有所损失,黄知州赶紧下令撤退。

    本来想着将士卒带下来,稍事休整,再继续攻击。谁料想这五百士卒尚未等到黄知州下令,便一哄而散的溃逃了,让下令士卒鸣金收兵的黄知州都愣在了当场。这位文官相公起先没有发觉,自己手下的这五百士卒,根本就不是曾经自己带过的那五百士卒了。这五百士卒,乃是黄知州再次领命,厢军随意拨给他的。

    而要知道在大宋国,厢军可是很神奇的哟!

    大宋国五百军州,名义上似乎以兵将为尊,然而实际上,文官士大夫才是与赵官家‘共天下’的群体。至于行伍之中的丘八?呵呵!就算有一天科举之中高中举人进士了,也难免被同僚嗤笑曾经身为‘贼配军’的经历。

    君不见,狄青一介‘贼配军’,战功累累,差点儿在战场上拼掉老命,最后官至枢密副使,位同副相,满朝的文官们,不还是照样瞧不起他吗?

    而厢军,则是‘贼配军’发配的去处。

    当然,也不可能数百万厢军都是‘贼配军’啊!只不过这些剩余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些灾民之类,因为流离失所,文官相公们为了政绩,自然不会让他们一直流离失所下去。但是如此多嗷嗷待哺等着吃饭的嘴巴,总不能任由他们挨饿,不然迟早又是另一帮‘宋江’、‘方腊’让他们头痛,让他们丢官。

    甚至,这些灾民祸乱起来,杀得狠了,将这些文官相公的命都能取了。

    所以,还是将这些灾民编入厢军,为国效力,同时也交由厢军管束吧!这样一来,让自己这位文官相公头痛的灾民问题就一下子解决了。至于他们会不会给厢军带来什么麻烦,自己乃是文官老爷,管他们这些‘贼配军’作甚?!

    至于这些‘贼配军’肯不肯接受灾民这种压力,那真是简单的很。论到身份地位,士大夫可是与赵官家‘共天下’的啊!论到手段,这些‘贼配军’能玩儿的过士大夫吗?只要几道弹劾的折子上去,厢军便有将领要革职甚至丢命啊!

    所以,厢军就成了整个大宋国的‘垃圾桶’,哪里的‘贼配军’都丢进去,不丢到厢军,难道丢给咱们皇帝陛下的禁军吗?哪里的灾民都丢进去,灾民本来就朝不保夕,为了活命几乎丧失尊严,又有几个能像狄青一般出人头地的?

    故而厢军之中,士卒素质之差,几乎与贼人无异。遇到大胜都有莫名其妙阴沟里翻船的事情,遇到强敌更是只顾得自己逃命,哪里会管军法和军令怎样?

    若是曾经黄知州带过的那五百士卒,多少还会对黄知州有信心,然而换了眼下这些素日懒散惯了的老油子,又犯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大忌,后果简直让黄知州目眦尽裂!只见原本大占上风的部下瞬间溃败,而刚刚还疲于奔命的贼人们则趁势掩杀,让溃败的士卒死伤更是惨重不已。

    黄知州闹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面前的一幕。他连身边得令鸣金收兵的士卒逃了都顾不上,孤身一人就冲进了贼人群中,大开大合的拍、踢、抽、捶。

    贼人们正追杀的起劲,谁能想到突然从天而降黄知州这个杀星?而且黄知州对于自己的实力和对手的实力根本就没有概念,出手都是全力以赴,对于那些武功低微的贼人而言,这简直就是天降判官索命,碰着就伤,擦着就亡啊!

    正当黄知州大开杀戒之时,一名贼人挥舞着长qiāng杀了过来。这贼人早在旁边看了半天,发现黄知州之所以能够威风八面,大杀四方,并不是靠着精湛的武艺,似乎仅仅是因为其内力强悍,硬生生以飞石和佩剑硬抗并且击溃对手,实际上黄知州一直没有用处什么精妙的招式,似乎根本就不会精妙招式。

    这很反常,因为武功招式修炼起来比内功简单,从没听说谁招式奇差,却是内力很高的。然而这贼匪发现面前的这位‘将军’就是一直利用纯粹的内力虐菜,丝毫不会以精妙的招式对敌,让这位贼匪准备赌上一把。

    因为这位贼匪自知退缩或许也是死路一条,便觉得还是用长兵器试探一下比较好。果然,用长qiāng之后,这位贼匪借着招式诡异,将黄知州的飞石和佩剑躲开,并且招招都在攻击黄知州没有顾及的地方,让黄知州一时之间格外的危险。

    毕竟,黄知州平时都是远远的丢石头打人,何曾如此近距离的跟人厮杀?起先黄福州曾经只不过也就是一个文官,无奈之下才遵了大宋国皇帝陛下的旨意开始剿匪,否则又怎么会开始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又何需过这种生活?

    只不过,现在被逼无奈之下,他这位进士出身的文官老爷倒是开始习惯战阵厮杀了。然而黄知州曾经只不过和普通的贼匪交手,而且都是在远处就被黄知州飞石解决掉的,这些贼匪几乎都没有能够近他身的机会。

    然而,今天这帮贼匪比较厉害,让黄知州手下的士卒都跑光了,以至于得黄知州亲自上场,先是用飞石和佩剑与普通的贼匪厮杀,已经吓得他一头冷汗了,又与这个手持长qiāng的贼匪头子厮杀,被其qiāng法惊得魂飞天外,左支右拙。

    倒是在这个贼匪的逼迫,让黄知州内力运转的更加迅速,应对也越来越快,突然一个反手抓住了对方长qiāng上的红缨,直接一拽便将这个贼匪的长qiāng拽走。这贼匪突然遭遇长qiāng被夺,反应不及,茫然的看看自己的双手。

    黄知州怎会放过这个机会,长qiāng都来不及调转,便以qiāng柄抽在这个贼匪的身侧。匆忙之间,黄知州哪里控得住自己的力道,直接就是全力一击。这贼匪猝不及防之下,只觉得如同瞬间被烈马飞蹄踹到,几乎瞬间就飞了出去。

    这一击让其五内移位,吐出一口鲜血,便昏迷了过去。

    “来人!给本官拿下!”

    黄知州见状,大喜过望,招手呼唤手下,就要将这个被打翻的贼匪头子拿下。然而他呼喊之后,半天都没有人回话。黄知州奇怪的望向后方,这才想起,自己手下的士卒都已经跑光了,顿时,本来已经趾高气扬的黄知州,瞬间就怂了。

    看着正在贼寨之中跃跃欲试的众贼匪,黄知州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孤单,刚刚他对于大宋国士卒的突然溃败心生的愤慨,以及击败贼匪头子的这份昂扬雀跃,瞬间都化为了乌有。眼看局势不妙,尤其是那些贼匪都已经开始弯弓搭箭,准备将他射成刺猬,更加的让黄知州心中后怕起来。

    这对于一个面对郭药师这样黑衣蒙面的人都要闭着眼睛举起双掌反拍的文官来说,有些恐怖,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一甩袍袖,直接闪人了。这一次的决定,黄知州做的十分的及时,当他跑路的时候,一根接着一根的箭矢就追在他的屁股后面,插了整整的一排。而黄知州,终于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些追命的箭矢。

    就这样,后怕不已的黄知州及时的躲过了一场灾劫,孤身一人离去了。贼寨之中的贼匪则是趁机跑出来,赶紧将贼匪头子扛了回去。然而黄知州这一击实在是威力太大,他们发现这个贼匪头子已经毙命,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这些贼匪顿时如丧考妣,一番商议之后,几个信使便被派了出去,快马加鞭的跑去了白莲圣教和几个武林门派。白莲圣教乃是他们贼寨依附了的,而几个武林门派则是这些贼匪曾经学武的地方。他们的师门曾经教会了他们武艺,也是他们在贼寨之中极力保全师门的势力,不让他们的师门被自己的势力袭击。

    这种事情,在如今的大宋国几乎比比皆是。正所谓侠以武犯禁,若想在这个貌似歌舞升平的大世活得滋润,武林门派依靠武艺上街卖艺是不可能的。他们必须依靠武力和门路聚敛财富,甚至侵害赵官家的利益,贩卖私盐之类,获取暴利。

    至于依附白莲圣教,这件事情与曾经的黄巾之乱何其的相似?若能最终夺取天下,整个门派都会成为开国功臣,何其的值当!就算事情不成功,依靠自己门派在大宋国朝廷之中,将参与反叛之人说成是门派的叛逆,自然就可以将所有罪责推掉,而那些参与白莲圣教的门派中人,隐姓埋名,便逃了追捕。这种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江湖上盛行此风。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